第八章 擦,树妖皇

    “当我还是背着龟壳的男孩,被折磨,被虐待。从过去,到现在……”

    清晨的沙滩上,一阵悲壮的歌声,打破了往的宁静。

    吼着歌,背后背着龟壳的陈啸,领着三人慢跑

    这首歌是陈啸改编自,挥着翅膀的女孩,以抒发他背着三十斤重龟壳跑步的不满。

    金天池、岗猛和皇甫谦也偷偷跟着学,但只敢在龟灵者不在的时候唱。

    “陈啸别吼了,我还想要我的耳朵呢,快去大叔要吧。”

    龟灵者抱怨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等会,歌不让唱完,和屎不让拉完,在我眼里是同一级别的。”

    陈啸才不管天上的龟灵者呢,继续我行我素。

    “啊!老龟,你玩真的啊!”

    看着从天而降的巨大火团,陈啸赶忙逃开。

    “幸好,哥是练过的。”

    说着头也不会地往丛林里跑。

    “树妖,我们又来了!”陈啸一进丛林就大喊,仿佛在跟老朋友打招呼。

    而这群树妖,则恨死他们了,每天来捣乱一次,每次就会跑,自己的树藤鞭最多打疼他们,也伤不到他们。

    这一个月,他们躲避的本事大大提升,现在自己的树藤鞭连沾到他们衣服角都很难。

    树妖们也试过不动,可这几只猴子,完全就是疯子,什么招都来。烧、砍、拉、挖、拔,无所不用其极。

    所以今天他们找了它们的王,来教训他们。

    “陈啸,陈啸,快过来啊!”金天池指着旁边的大树,大喊道。

    “咦?这么大树哪来的?昨天还不在这的。”

    陈啸看着眼前这棵巨无霸,足有两棵普通树高,树的直径最起码有百米。

    “管他呢,看看它是不是树妖。”皇甫谦满脸坏笑,一刀砍在树干之上。

    接着,大树猛烈地抖动着,形慢慢缩小,高度也慢慢降下来。

    这时陈啸才看到了位于树顶部的标记,那是一个小小的皇冠,非常精美,中央镶嵌着一颗金灿灿的树种。

    “我擦,树妖皇,小谦这回玩大了。”

    陈啸看着皇冠,终于回想起了它的份,灵智树妖王者,拥有强大的修为,这东西比炎魔王还可怕。

    树妖皇的形将至一米六左右,成了个干瘦的老人家,绿油油的胡子拖到了地上,眉毛也同样是绿的。

    现在的它双目圆瞪,气的直吹胡子,似乎很在意那一刀。

    “你们这些小家伙,不仅欺负我的子民,而且居然敢砍本尊,简直找死。”

    金天池他们几人看着它的形,并没有感到压力,还面带笑意。

    “几位老大,你们还不知道惹了什么麻烦啊?还在笑,快逃吧。”陈啸急忙招呼道。

    “陈啸,你怕什么啊,不就是个瘦老头吗?”金天池笑意更浓,戏谑地看着树妖皇。

    “哼哼,瘦老头!”树妖皇怒极反笑,显得十分冷。

    突然,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它上散发出来,压制着四人。

    金天池三人这时才知道事严重,想认个错,缓和下气氛,可是却连话都说不出了。

    “树、妖、皇,我们、的、老师、叫龟灵者。”陈啸极为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

    “嗯?你小子连个阶别都没,居然还能说话,不错不错。龟灵者,哈哈哈,他成名前,我就是树妖皇,你觉得能用他压我吗?”

    树妖皇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没把龟灵者放在眼里。

    “老树怪,别太自信。”

    龟灵者坐在大鸟上,出现在空中,然后慢慢落下。

    “神兽火羽鲲鹏!”当树妖皇看到龟灵者的坐骑时,心头巨震。

    “呵呵,还有呢。”龟灵者笑着召唤出两只异兽。

    变异炎魔王、变异火纹牛。

    “这些……”

    树妖皇看着它们,心里慌了,火羽鲲鹏它根本不是对手。而另外两只变异的,虽然比不上神兽,可是高级异兽的资质摆在那,同样是异兽中的王者,再加上属相克,任何一只同样可以收拾了它。

    而且,能收服他们,龟灵者本的实力也肯定强的惊人,树妖皇的底气一下子没了,不敢再说什么。

    “老树怪,当年你欺负我们的时候,还记得吗?今天你要还债了。”龟灵者笑着说道。

    “说吧,你想怎样?”树妖皇的声音有些苍老,不复刚才的中气了。

    “很简单,帮我虐待他们,但是不可以杀或者重伤他们。”

    陈啸听完,额头上冷汗直冒,其他三人也是。

    “虐待?我知道了。”听到这词,树妖皇开始笑,向龟灵者使了个眼色。

    龟灵者也同样笑了几声,一人一树猥琐地眼神交流了一下。

    “老龟,你不可以这样的,真的。”

    陈啸看着他们,仿佛看到了老鸨的和龟公,笑中达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协议。

    “有什么不可以啊?”树妖皇YJ地朝陈啸笑了下,眉毛更是大幅度挑动了一下,猥琐程度不言而喻。

    接着,龟灵者离开了。

    陈啸他们也能动了,无数的鞭影,铺天盖地地飞来。

    “啪!”“啪!”“啪!”

    鞭子抽打皮的声音,不绝于耳。

    “啊!别打脸啊,靠脸混饭吃的啊。”陈啸大声叫嚷着。

    几人不在像先前那样轻松了,作为树妖皇,肯定有所凭仗。

    它的速度几乎可以媲美豹类异兽,它埋在泥土中的根须可以带着它快速异动,出手速度更是离谱。

    成千上万的树藤,形成了一张完美的攻击网,在这区域内,四人完全就是活靶子。

    更恶心的是,树妖皇为了不伤到他们,专门找股下手,那里多,力道好控制。

    陈啸只能加快脚下的速度,这样才可以少挨几下。

    树妖皇的树藤还可以钻地,落地的一瞬间就有可能被缠住。

    所以他们只得在树上来回窜,落地也只敢蜻蜓点水似得点一下。

    这一回陈啸他们吃瘪了,想要逃出这区域,可是树妖皇早有防备,几棵大树完全挡住了出路。

    金天池被惹急了,抽出战刀,快速的削砍过来的树藤,可是树藤看似脆弱,实则坚硬无比。

    柔软的只是外面的一层树皮,内部的木头结构,坚硬程度完全超过了钢铁。

    金天池疯狂挥舞着战刀,挡开攻向他的树藤,不一会手上的战刀只剩一个刀柄了。

    虎口也被反震之力弹得阵阵发麻,可是现在不是疼的时候,密密麻麻的树藤,如同有灵的青蛇,找准他的破绽,直接攻击过来。

    天黑之时,龟灵者再次出现,终结了这次虐待。

    陈啸他们没力气动了,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抬头望着附近树上的脚印。

    他们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了,只觉得全火辣辣的,尤其是贴着地面的股。

    可是实在没力气了,懒得翻了,痛就让它痛吧。

    “呵呵,今天不知岗猛,我们几个的部也翘了不少啊!哈哈哈……”陈啸是唯一一个还能讲笑话的。

    “没…力气、笑了!”一边的金天池这回是真受罪了。

    “一帮傻小子。”

    龟灵者看着他们,不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不也是这么傻吗?

    一股柔和的气息,将他们一一送上鲲鹏的背上,鲲鹏展翅飞上天去。

    树妖皇挥着手,向龟灵者告别,他们两已经协定好了,之后每天都让树妖皇来训练他们,他们的苦子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了。

重要声明:小说《涅盘之霸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