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留下后手

    陈啸自从偷听了猎齿与母亲的对话之后,便产生可很大的好奇心,是什么样的事,居然能够让雪狼族重回豺狼帝国,这个秘密看来不容易出来啊。

    陈啸便在孤狼城住了下来,反正他也不是很着急。每天他都在那个饭馆里等着猎齿的再出现,自己出找他会让他产生疑心,只能守株待兔了。

    这天陈啸正吃着面,猎齿进来了,向店小二要了一些食,准备打包回去。

    小二似乎跟猎齿很熟,寒暄道:“猎齿啊,这回又打到什么异兽了啊?又给你娘加菜了。”

    猎齿只是笑了笑,说道:“这回运起好,碰到了一只金纹豹,不仅晶体卖了点钱,连豹皮也买了不少钱,娘的药钱也有着落了,呵呵。”看来这收获让他心不错。

    “哟,臭小子,运气不错嘛!”一个尖细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又是上次那帮虎族人。、

    猎齿警惕地盯着他们,防止他们抢自己的钱,母亲的医药费全指这个了。

    “小子,今天打的那金纹豹,是大爷我先预定的,既然被你杀了,交十个金虎币给我吧。”带头那人带着手下十几个人,笑着说道。

    “不可能!”猎齿坚定的回答他,他一共才卖了十一个金虎币,晶体一个金虎币,皮毛十个,他们狮子大开口。

    “好小子,你找打啊!”说着,几个人慢慢地近他,呈半圆形包围了他。

    猎齿这回是真的恼火了,一双狼爪已经变化出来,双眼透着丝丝寒光,牙齿紧咬着,发出“咯咯”声。

    虎族人见状,都产生了一丝寒意,开始有些退缩。

    带头那人却冷笑着说道:“猎齿,你要记得你的份,我叔叔是泰鲁大人的管家,伤了我们,你知道后果。”

    陈啸一听泰鲁这个名字,心中暗道:泰是皇族姓氏,看来这个泰鲁不简单啊,怎么回来到这小小的孤狼城呢?

    “你们别我动手,大不了我离开孤狼城。”猎齿本来就是个高傲的人,这些年他忍够了,早就想爆发了。

    “我保证你走不出孤狼城!”带头那人嚣张的说道。

    虎族的一众狗腿子听得他的保证,胆子大起来了,有几人已经扑了上去。虎爪在空中变化出来,直刺猎齿的脑袋。

    猎齿这回是真的怒了,“烈狼奔!”双爪交替朝着那人攻击了十多下,那人被他攻击的余劲撞击在墙面上,掉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了。

    “猎齿,你居然敢动手。”带头那人也有些惊慌了,他如果被杀了,猎齿肯定会被杀,但是他眼里他的命可金贵多了。

    “是你们我的!”猎齿双眼通红,愤怒地说道。

    那人对后狗腿子说了几句,然后那狗腿子拔就要跑。

    猎齿知道没好事,便冲上去,准备拦截,可是狗腿子们这时耍无赖了,并不攻击他,这是围成人墙拦着他。

    陈啸看准这个机会,偷偷跟上那人,那人只顾逃跑,陈啸则有意偷袭,一掌砸昏了他,提着那人返回了小店。

    带头那人正等着救兵呢,突然看见陈啸拖着他的小弟回来了,不由急的跳脚,大声骂道:“你个混蛋,敢打昏我的人!”

    “大哥,不是我打的,他走得太快,脚绊着脚,头磕地上,磕昏了,我只是好心带他回来的。”陈啸又开始装傻,连语气都是傻乎乎的。

    “这么巧啊?”那人不敢确定陈啸是什么实力,或者有什么家世背景,也不知道他是真傻假傻。

    “真的,不信我把过程演给你看,那个哥哥材跟他相似,让他配合下。”说着陈啸直奔猎齿,拉着他的手,并向他使了个眼色,由于陈啸是背对虎族人,所以并没被发现。

    猎齿也不是笨人,看着他的眼色,明白陈啸是帮他的,也由着陈啸把他拉出来。

    那些虎族人这时居然傻了,一动不动的看着两人。

    “这位大哥,你往前跑,接着听我的指示。”陈啸继续那傻乎乎的腔调,“我当时是拿着一根棍子的,刚刚拉他的时候放包里了,我现在拿出来。”说着拿出棍子。

    而这时猎齿早就跑出店门,远远地跑开了。

    “大哥,我们好像上当了。”这是才终于有人反映过来。

    “当然了,一群傻子。”陈啸用正常的声音说道,并飞快出手,给了十几人一人一棍,速度极快,虎族人还没看清就被打昏了。

    在场众人都哈哈大笑,陈啸向众人拱拱手,接着也离开了。

    而那几人就横七竖八地躺那,没人去管他们。

    陈啸走出店门,就看到猎齿在附近的一个拐角口转悠,看着自己出来,赶忙招招手让自己过去。

    “你还没走啊,不怕他们找上来吗?”陈啸恢复了原有的语调。

    “我怕你有危险,所以在这等你。今天真的感谢这位大哥了。”猎齿向他鞠了一躬。

    陈啸连忙扶住他,说道:“不用这样,你还是赶快离开孤狼城吧,他们估计一会就醒了。”

    “离开?呵呵,我们雪狼族人离开孤狼城,还有哪可以容。除了因为战争,或者各阶别测试,我们族人擅自离开孤狼城那便是死罪。”猎齿想起自己族人的悲凉处境,不由眼眶通红。

    “虎族对待所有附庸都这样吗?其他国家对附庸还重视,并没下这种命令。”陈啸对于他们的处境也很同

    “虎族对其他附庸并没有这样,之所以对雪狼族人如此,是因为第一代豺大帝的原因,因为……”猎齿似乎有些难言之隐,不敢再说了。

    “呵呵,我知道,这事关重大,兄弟不能讲,就别勉强。”陈啸玩起了擒故纵。“对了,兄弟家中是否有亲人啊,他们醒来,肯定会去你家的。”

    “娘!”猎齿意识到不好,赶忙跑回家。

    陈啸也跟着他来到了他家,猎齿推开门,他娘还躺在上,并没有虎族人前来。

    “既然没人来,我就先告辞了。”陈啸来到他家之后说道。

    “这位兄弟,如果不嫌弃这简陋,一起吃顿饭吧。”猎齿真心地邀请。

    “呵呵,如果我走了,不就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了。”陈啸笑着说道,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小猎,这位是?”猎齿的母亲听得他们的谈话,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娘,刚刚我被虎族人围攻,是这位兄弟帮我解围的。哦,对了,兄弟你叫什么啊?我叫猎齿。”

    “我叫陈啸,呵呵,大娘你生病了?”陈啸说着走向了边。

    “谢谢你啊,陈啸小兄弟。我这是老毛病,也拖累了小猎很多年了。”说着声音有些哽咽了,绪一激动引起了剧烈咳嗽。

    “娘,别说了,好好休息吧。”猎齿轻轻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大娘,我学过一些医术,我帮您看下吧。”陈啸上辈子是学医的,所以这辈子他也对医术感兴趣,而龟灵者也是有名的神医,所以陈啸的医术也很厉害。

    摸着她的脉搏,十分虚弱,她的况很差。一旁的猎齿一眼不眨地盯着陈啸,他没看出陈啸还会这个。

    “大娘,你生猎齿的时候是不是受过伤啊,流过很多血啊,加上生产流失了不少血,导致你的体损耗过度,气血两虚,而且生产后也没休息好,伤了元气。”陈啸依照脉象和症状说出了病因。

    “陈啸兄弟,你真是神了,这都看得出来。”猎齿似乎看到了希望,以前的几个医生都只说他母亲损耗太重,基本没救了。

    “这样的话,就还有点希望,不过治起来有些麻烦,药材也很昂贵。”陈啸说的是实话,她的体状况很虚,只得用药很温和的补气药材,这种药材是很贵的。

    猎齿掏出上所有的金虎币,问道:“这些够不够啊!”

    “这些就够吃一副药的。”陈啸摇了摇头,笑着说到。“钱的事是小,猎兄不必担心,关键是先要排出你母亲体内的淤血。”

    “怎么排?陈啸兄弟。”猎齿有些着急。

    “需要一个幻兽阶别以上的人,用乙木之气出淤血,并回复那些暗伤,可是我阶别不够,猎齿,你是什么阶别,属?”

    “还好,我已经幻兽了,而且还有木属。”猎齿很激动。

    接下来的五天,陈啸教导着猎齿,出了他母亲体内的淤血,并修复了暗伤。而陈啸也偷偷去了趟城里,买回了一大堆补药。

    虎族人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来扰他们,似乎是慑于陈啸的阶别。

    经过这些天的休养,猎齿的母亲已经可以下了,但还是很虚弱。猎齿则把陈啸当作大恩人。那些药材至少要上千金虎币,陈啸却只是说山上采的。猎齿也不傻,这附近的山头他全去过,根本没有这些药材的踪迹。他也是个实在人,心中已经把自己的那条命记在陈啸名下了。

    这天,陈啸正坐在猎齿家门口,夜楼醒了,爬了出来,叫着向他要吃的。陈啸拿出一块黄灵石,喂它吃着。

    猎齿也走出来,坐在了他的旁边。开口说道:“陈啸,我刚问过我娘了,她同意让我告诉你,我们雪狼族的秘密了。”

    陈啸一听,也是一惊,转头向他看去。

    “其实,当年豺狼大帝将我们一族,送给白虎帝国是有目的的。当时白虎大帝缺少强力的附庸,在征服大陆战争中,虎族人损失惨重。豺狼大帝就将我们送了过来,并定下规定,擅离孤狼城的雪狼族人,杀无赦,而当之后的豺狼大帝找回雪狼族人时,白虎帝国必须无条件放行。”猎齿顿了一下,抬头望着天。

    “那么,当时的豺狼大帝有什么秘密呢?”陈啸也很好奇。

    猎齿慢慢地凑近陈啸的耳朵,轻轻说道:“其实,孤狼城埋葬着狼族的另一件神器,而我父亲的使命就是拿回那件神器。”

    陈啸听完,心里也是一惊,一件神奇的分量,可是可以让整个大陆震动的。

    “不对啊,那白虎大帝怎么会不知道?”陈啸抓住了关键点。

    “因为它被封印着,只有狼族的启封祭才能解开。”猎齿缓缓说着,他也明白这件事让人很难相信。

    “那你们怎么不去拿,反正没人知道,有这么个东西。”

    “没那么简单,那件东西的位置在城主府之下,这些年我们雪狼族人不断潜入,已经让历代白虎大帝起疑心了,这次更是把泰鲁亲王派来了。”猎齿说到这有些哽咽了。

    “你父亲的死是不是跟这有关,你母亲受伤也是这个原因?”陈啸猜到了一些。

    猎齿点点头,表示默认。

    “猎齿,这些天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并不是那么简单,我告诉你,其实我才只有十二岁多,不满十三岁,说句实话,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能我使出全力。”陈啸也不顾猎齿惊讶的表。接着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五年后,我会带些人回来,如果你能达到妖兽七八级的样子,我会帮助你,如果不行,那么我会在等一年再来。”

    “陈啸,你是说真的?”

    “是的,我会记住的,但是这五年期间,你不可以独自去城主府,免得打草惊蛇。”陈啸计算了下时间,五年之后,他正好参加完幻兽测试,有足够的力量了。

    陈啸又在这待了几天,确定虎族人没有再出现,他便向猎齿告别了,离开了孤狼城,去往飞虎城。

重要声明:小说《涅盘之霸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