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蛇窝取宝

    一条小路上,一个十一二岁的的小男孩后跟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这个就是陈啸了,他看着手中的那把刀,说道:“老龟真不够意思,只给了把妖兽器给我,而且样子还这么丑。”

    “呵呵,陈啸哥哥,这武器只是辅助我们的,如果太好,对我们以后的修炼会有阻碍的。”凌洁儿听他唠叨了一路了,大陆上的武器的等级也和阶别一样,越往上越珍贵,其实妖兽器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了。

    “好吧,就先用着吧。”连凌洁儿都说了,陈啸也不能多做纠缠。

    他们出发了五天了,一路上没什么意外,而且还碰到了许多去参加拟兽测试的。有他们做路标,陈啸即使路上开个小差,饶个道什么的,也不怕。

    而陈啸得知路程只有一个多月,所以总是往森林小道上走。凌洁儿也没怎么出来玩过,很乐意陪着陈啸瞎玩。

    他们吵吵闹闹地来到一个森林深处,陈啸跟凌洁儿完全没注意周围环境,只是顾着完了。

    等他们注意到,已经有些不对劲了。这个领域之内,温度明显比外面低的多。陈啸吸收了一丝戊土之气,发现周围千米之内没有任何动物,甚至连异兽也没有。

    “洁儿,这里的环境不太对劲,我们原路往回走。”陈啸谨慎地注意着周围的环境。

    “嗯,我们快走吧。”凌洁儿也感觉到气氛有些异常。

    “嘶嘶……”就在他们回头那一刻,蛇吐信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一股腥臭的味道从他们后方传来。

    “别动!”陈啸在凌洁儿耳边轻声说道,之后转,用整个躯护住了她。

    一条巨蟒出现在了陈啸眼前,长有近二十米,有小水桶粗细。

    陈啸心中暗道:糟了,这么粗的蛇,肯定是条异种蟒,说不定还有灵了,这回玩大了。

    蟒蛇的眼中散发着寒光,上下打量着陈啸,半截蛇人立而起,这是一种攻击的信号。

    陈啸不顾其他,转拉着凌洁儿开始跑。他故意在树间走着曲线,试图阻碍蛇的速度,可是这里是大蛇的地头,还有谁比它更熟悉。粗壮的躯异常灵敏,树完全不构成阻碍。

    陈啸全力施为下的速度只是比它稍微快那么点,这是陈啸终于意识到危险了,纵一跃,跳上树枝,背着凌洁儿往树顶方向攀去。

    大蟒看着他的动作,严重居然有嘲讽的意味,一条巨大的蛇尾劈向了陈啸所在那棵树。

    “嘭!”树应声倒地,陈啸只得立马跳向另一棵树,幸好树与树之间的距离不是很大,否则陈啸要会飞才行。

    大蟒见他跳到另一棵树,蛇尾摔动,那棵树也倒了。两方开始了拉锯战,陈啸刚跳上一棵树,蛇尾就追着打断了他。一来一往之间打断了十来棵树,陈啸跳的也有些累了,可是陈啸不能放松,慢下来他们两人就完了。

    “陈啸哥哥,你没事吧。”凌洁儿在她耳边说道。

    “没事,洁儿,等会我缠住它,你立马跑,能跑多远跑到多远,我会多争取一些时间的。”陈啸直到今天凶多吉少了,只盼洁儿能逃跑。

    “不,要死一……。”凌洁儿话没说完,陈啸被蛇尾擦了一下,掉落到地上。

    “洁儿,听话!快走吧。”落地后,陈啸放开凌洁儿,自己却冲向了大蟒。

    他抽出妖兽器战刀,双手紧握,释放出庚金之气,包裹着战刀,顿时战刀一阵亮光,大蟒眼睛受强光刺激,反应有些慢了。

    这招是陈啸按照闪光弹原理创造的,虽然没多大攻击力,但是可以占得先机,很实用。

    陈啸察觉大蟒受影响,便跃起,一刀砍在他的鳞片上。

    “叮!”火花四溅,可大蟒只是碎了几片鳞甲。

    “这防御力,真是太惊人了,我全力一刀只是碎几片鳞片。”陈啸双手一阵发麻,反震的力道也委实强劲。

    凌洁儿这时也抽剑,跑了过来。

    “洁儿,不是叫你跑吗?怎么这么不听话啊。”陈啸看着大蟒,焦急地说道。

    “我刚说了,要死一起死!”平时柔柔弱弱地凌洁儿,其实也是很倔犟的。

    就在这时,一声鹰叫响起,大蟒顿时警觉起来,注意力也从陈啸上转移了,一双冰冷的蛇瞳盯着天空。

    陈啸似乎猜到了什么,刀上又是一阵强光,凌洁儿带着黑水晶的墨镜,完全没感觉,可是大蟒分了心,又被这照给了一把。

    此时,一只巨鸟也从天而降,爪子直接抓向了蛇的眼睛。一击得手,它立马后退,飞向了陈啸,还冲他名叫示意,似乎感谢他刚才的帮忙。

    陈啸也朝它拱拱手,接着便看向了大蟒。此时的大蟒一只眼睛被抓瞎了,往外流着血,疼痛不已的它在地上不断打滚,弄地尘烟滚滚。而大鸟则停在陈啸上方的一棵树上。

    “陈啸哥哥,怎么回事啊?”凌洁儿看着这瞬间发生的一切,有些迷糊。

    “如果我没猜错,鹰跟蛇是宿敌,尤其两者都是有灵的异种,争斗肯定更多。而这鹰在体形上有些吃亏,所以估计是输时候得多。今天它看有人挑衅大蟒,估计是来占些便宜的。”陈啸冷静地分析着这一切。

    “这老鹰还精明的啊!”凌洁儿笑着说道。

    “这老鹰可不普通啊,看它头上那撮金黄色的毛,估计是鹰类的皇者海冬青,看体形貌似还没有成年,否则这大蟒不会是它对手的。”陈啸说话期间,大蟒已经停止打滚,剩下的那只眼睛盯着大鸟,眼中尽是愤怒,张着嘴,发出嘶嘶声,似乎在挑衅着大鸟。

    大鸟也不是安分的主,展开翅膀,飞向大蟒,一双爪子直抓向蛇头。

    “洁儿,还记得怎么对付蛮狼的吗?”陈啸眼里满是狡黠。

    “当然。”凌洁儿说着从地上捡起石头,运起五行之气,砸向大蟒躯。

    陈啸则更加过分,石子朝着大蟒的眼睛而去。

    大蟒正专注于战斗,被石头一砸便分心了,而陈啸刁钻地往它眼里砸石头,更加让它慌乱,大鸟则乘胜追击,锋利的鹰爪直接撕开鳞片,直抓皮,大蟒见形势不妙,只得立马扭头跑,大鸟趁机又啄瞎了它的另一只眼睛,这是的大蟒也不顾吃痛了,赶紧逃命要紧。

    大鸟也不追赶了,落在了陈啸的旁边。

    这时陈啸才看清楚了这只鸟,油亮的鹰嘴,一看就是及其锋利。一棕色的羽毛。大概有七八米高,三四米宽,宽厚的鹰背坐五六个人没问题。

    这是它翅膀指指天上,然后低下了头。

    “大鸟,你是让我们坐到你背上吗?”陈啸试探地问道。

    大鸟点点头,并且欢快地名叫着,似乎很高兴陈啸能明白他的意思。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陈啸说完,拉着凌洁儿上了鹰背。

    大鸟扑扇着翅膀,升空了。

    “陈啸哥哥,它要带我们去哪?”凌洁儿在空中有些害怕。

    “没事的,看得出来,这大鸟应该是个正面角色,大蟒属于坏人。”陈啸知道动物没有人那么多的怀心思,如果要害他们,肯定直接动手了。

    “嗷!”大鸟似乎听懂了陈啸的夸奖,欢快地叫着。

    飞了一会,大鸟听了下了,落在了一个巨大的洞口。洞里传来了一股腥臭的气息,估计是大蟒的巢

    只见大鸟的头朝洞指了指,带头走了进去。

    “陈啸哥哥,我们要进去吗?”凌洁儿有些害怕那大蟒。

    “洁儿,没事,那大蟒不在这,估计逃跑了。”陈啸吸入了一丝戊土之气,感觉不到其他动物存在。

    洞内传来了大鸟催促的声音。

    “大鸟,我们来了。”陈啸回了它一声,拉着凌洁儿的手走了过去。

    这个洞相当宽敞,大鸟走在里面都没有丝毫阻碍。

    在大鸟的带领下,不一会他们便到了最里面。洞里一片漆黑,只有大鸟那两只金黄的眼珠,在转动着。

    陈啸拿出了龟灵者给他的雷火珠,摇了两下,珠子便发出了光亮,照亮了整个洞

    洞之中有许多骸骨,有人的也有动物的。兵器铠甲散落一地,大多都生锈了。

    “啊!”凌洁儿一看到这满地的尸骨,吓得尖叫起来。

    “没事的,洁儿,只是些死人而已。”陈啸握着她的手安慰道。

    “老龟说过有灵之物一般都是为了守护什么而生的,大蟒这种天资不高的动物都能产生灵智,估计是为了守护什么。大鸟,你领我们来这是有什么宝物吗?”陈啸猜测地问道。

    大鸟欢快地叫着,一个翅膀轻轻还拍了拍陈啸的肩膀,貌似很喜欢陈啸的聪明。

    “好吧,那我找找吧。”陈啸说着将雷火珠夹在了石头缝里,开始低头搜索。

    “陈啸哥哥,我帮你吧?”凌洁儿强打起精神说道。

    “不用了,洁儿,你站在大鸟旁边吧,它会保护你的。”陈啸笑着说道。

    “嗷!”大鸟似乎听懂了,用翅膀拍了拍脯。

    “呵呵。”凌洁儿被他的动作逗笑了。

    陈啸先把洞里的宝石什么的放进了龟灵者给的空间背囊,然后那些把那些没生锈,完整的兵器,铠甲一一给大鸟看,让它鉴定。

    它摇头的一律扔掉,它点头的再扔到背囊里。

    一个多小时后,所有的东西都捡遍了,可是大鸟仍是让陈啸找,貌似最珍贵的东西他还没找到。

    陈啸又走回那堆废弃的兵器,走进之时,陈啸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低头仔细查找,一截圆形物体露在了外面,大概露了二十多厘米在外面,陈啸看不出那是什么玩意。

    大鸟这时却兴奋地叫起来,走过去,一爪子抓住露出的那截东西,使劲往外拽着。

    慢慢的,那东西露出了它的真面目,是一根长一米五左右,直径十厘米左右的棍子。大鸟把它扔给了陈啸,陈啸伸手去接。

    棍子刚一入手,沉重的分量让陈啸大吃一惊,他一只手居然抓不住那棍子。要知道千斤巨石他是单手随便举举的,这根东西他两手居然挥不动,这玩意至少要有五千斤重。

    陈啸心中一喜,如此小的体积,居然由此分量,肯定是好东西。

    既然宝物找到了,大鸟就带着他们出去了,两人跟大鸟道别之后,便踏上了去往玄武城的路。

重要声明:小说《涅盘之霸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