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伪装的真好

    第九章:伪装的真好

    “搏击训练!不会吧,我来到这的第一个科目就这么变态。这个大块头少说也有100公斤左右,我哪里把持得住?”我说是这么说,其实我并不害怕,我小的时候养过狗,也经常跟狗在一起搏斗着玩。只是故意这么说,也算是没乐子和老婆聊天打趣找乐子了。

    “你不用担心,我和你说过,没有我的许他是不会咬你的的。只会撕咬你带在胳膊上的棉,然后将你拽倒在地上,就算它完成任务了。正好这个搏击训练的强度有点大,我自己做不来,你也算帮我的忙了。还有,你多久没有锻炼体了?我觉得,你现在是极度地缺乏锻炼。”

    听老婆这么说,我走过去把棉取了过来。我在电视上还是看到过类似的训练,于是便熟练地将其在了自己的胳膊上,然后便对着德国黑比划了起来。

    我刚在它的面前比划了两下子,这条德国牧羊犬便条件反般地扑了过来,一口咬住我胳膊上的棉,狠狠地向后拽我,嘴里面还不时地发出阵阵警告声。

    其实,老婆说的对,我确实是很需要这样的训练。回想一下,我上次锻炼体的时间,那应该是六年前大学的军训了。自从上一次军训结束,我好像从体力劳动中解放了一般似地,就连最基本的晨跑都没有做过,整里就泡在书海里面学习,或者对着电脑、白纸做设计,累了就在网上找一些网络游戏玩,比如穿越火线,我可是一流的步枪高手。

    我现在25岁,一米七五的标准高,接近70Kg的一,算是典型的宅男了。我上初中的时候,还坚持每天锻炼体,那个时候经常和别人打架,只要对手不是武校毕业的,我就吃不了亏。可现在不同了,随便一个十**的年轻的小伙子就可以干翻我啊。

    虚什么概念?不经常锻炼体的宅男都懂的,它和女人那没有骨头般**的软是有区别的。

    军犬是什么素质?要是连一的宅男都干不翻的话,还谈何跟穷凶极恶的匪徒作斗争呢?毫无悬念,我很快就被拽倒在地上。还别说,这条牧羊犬还真是点到为止,拽翻我后,立刻就不管我了,而是跑到老婆那里邀功去了。

    “哎呀,你真没用,才两个回合就败下阵来。跟着你没有一点安全感,还不如跟着......”老婆的话没有说完,估计是怕我生气。

    “我草!你说什么呢?是不是,想说还不如跟着狗?那我走了,你跟着狗过吧。”

    “你说脏话了。去死,你才跟着狗过呢!我就是说你体素质实在是太差了。万一路上遇到个劫匪什么的,你拿什么来保护我?”

    “这算什么?现在社会玩的是头脑,不是结实的肌。你该不会是怕,我体素质差,以后房事不举吧。”我故意逗她道。

    老婆脸色一红道:“你还说脏话,我不理你了。”

    “好,好,我不说了。来继续吧,争取把我的肌练出来,以后也好保护你。”

    “恩。”老婆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示意尘尘重新开始。

    我又和尘尘在一起玩了几个回合,正在兴奋的时候,远远地又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李帅,我你吗,又让我见到你了。没错,这位就是我在前面说过的在华夏国立动物园混到园长助理的那位敌了。

    这个敌还有点特别,他从来没有当着我老婆的面,说过我你,更没有公开追求过我老婆,就是那种伪装成哥们接近你,带你出去疯玩,然后趁机下手的男人,上过某个女人之后他就会再换一个目标。大学期间,在男生宿舍中,据传他用这种手段骗过的女人不止十个了。

    我一向对他提防地很紧,大学的时候只要是知道老婆和他单独在一起,立刻就想办法监视他,才使他没有占到我老婆便宜。我俩的关系虽然没有公然决裂,但是走路互相从边经过的时候,看对方那种眼神,我们两个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李帅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和老婆打招呼,道:“如曼,好久没见啊?”

    “是啊,你不在游览区忙,今天怎么跑到驯养区这荒郊野岭了?”老婆道。

    “哦,游览区的马戏团现在急需几个驯兽师做节目,所以我就过来看看谁合适,顺道在看看你。对了,你有这个意愿吗?有的话,待会就跟我走呗。”

    这个东西真不是人,一直在和我老婆说话,好像是在装没看见我。

    “哦,不用了,我今天刚把男朋友带过来玩,新鲜劲还没过呢?改天再说吧。”老婆道。

    “哦,这不是贺傲尘吗?好久不见啊。今天真是巧了,待会我请客,一块出去吃顿饭,咱哥俩好好地喝两口,怎么样?”李帅道。

    “好啊,好啊。”老婆兴奋地道。

    “还是别了,我一会还有事。”我看到老婆对这个老色狼没有一点心理防备,很是不爽地道。

    老婆瞪了我一眼道:“为什么啊?咱们好歹也是同学,聚聚呗。”

    “就是,要不然。如曼就咱们两个去,也行啊。”李帅还不死心。

    “不行,今天我太累了,要早早地睡觉。要是如曼不在我边的话,我没有枕头,睡不香啊。”说着话,我故意紧紧地抱着老婆,在一旁秀恩

    李帅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也不知道是恼怒还是嫉妒。老婆被我抱的紧紧地,不由得她不听我的,毕竟还是自己老婆啊,哪有不向着自己丈夫说话的,便红着脸道:“李帅哥,不好意思了。小贺不去,我自己怎么能丢下他,独自去呢?”

    听老婆这么一说,我内心一阵感激,又狠狠地亲了她一口。

    正在李帅感到很尴尬的时刻,郭蓉蓉走了过来,道:“李帅啊,要不然咱们两个一块去。”

    我老婆就是心肠,一心想成人之美,当然是很简单的那种想法,便道:“对啊,晚上蓉蓉没人陪,李帅你就请蓉蓉吃饭吧。”

    要说这个郭蓉蓉的长相,虽说和我老婆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没得比,但也五官端正,长相清秀,可以称得上素颜美女了。

    李帅有了一个台阶,并且他也是刚刚才注意到郭蓉蓉在这里的,便慌忙道:“太好了。蓉蓉,那我请你。”

    老婆是真的不明白这个李帅心里安插的什么想法,才会那么说的。我既然明白,又岂能眼睁睁地看到这个小子去糟蹋其他的良家女孩,便道:“蓉蓉,这荒郊野岭的,你吃过饭回来的时候可要摸瞎了。”

    “没事,到时候我让李帅开车送我啊。”

    郭蓉蓉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了。估计,她是看上这个混蛋了。李帅虽然很黑,但长得不能说很丑,也算一般吧。主要是他这么年轻便有了现在在这里做助理的地位,确实能够吸引不少年轻女驯兽员的芳心。

    “哦,那祝你们玩的愉快。”我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想,郭蓉蓉我可是劝过你的,要是某天你发现了这家伙的真实面目,可不要怪我了。

    李帅看了看表,道:“时间也不早了,咱们现在就走吧。正好,多余的时间,我可以开车带着你在山区兜兜风。”

    李帅领着郭蓉蓉刚走出犬类驯养区,老婆便狠狠地掐了我一下,道:“喂,为什么不让我去?”

    我装作很疼的样子‘哎呀’了一声道:“你怎么还没看出来那个家伙是什么人?我告诉你,要是在古代,那货就是采花大盗。”

    “你少来,还说别人采花大盗。我的体,他怎么没碰过,就你自己碰过。你才是采花大盗。”老婆嗔道。

    “我跟你说。我呢,就采你这一朵,但是那个家伙就不同了,已经糟蹋很多朵了,你是他以后的目标之一啊。”我解释道。

    “我不信。你肯定是小肚鸡肠,大学的时候跟他闹过什么别扭,又不肯原谅,才看他不顺眼,这么说的。”老婆道。

    “好吧,信不信由你。反正什么虚伪、诈、邪恶,时间统统地都会让他们原形毕露。”此时,我心想,这个家伙伪装的可真好啊,到现在还让我老婆拿他当做哥们对待。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老婆谈恋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