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懒起蛾眉弄妆梳洗

    第三章:懒起蛾眉弄妆梳洗

    我抱着老婆,亲了又亲,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我心想:人啊,活着一定要会享受,一定要懂得珍惜,哪怕是每一秒都不能放过。

    “哎呀,你烦不烦啊?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亲,现在你让我再多睡会。”老婆猫在我怀里撒道。

    我坏笑着道:“卢梭说,人是一株有思想的芦苇。你懂吗?”

    “恩?人和芦苇怎么能联系起来呢?”

    “看吧,就知道你不明白。你想一下,芦苇的茎秆是不是又细又长,是不是很脆,很容易折断呢?”

    老婆点了点头,但还是不明白这和人有什么关联。

    “人啊,就像一颗芦苇一样脆弱,不是吗?就比如,现在我还抱着你在上睡觉,万一发生地震了,估计就...”

    我还没说完话,老婆就狠狠地掐了我一下,道:“去你的,结婚第一天,就跟我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你是不是欠扁啊?”

    我疼的哎呀一声,道:“我说的很现实啊,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以后的事谁能够预料呢?所以,我就要抓紧每一秒钟好好享用你了。”

    “哦,你说的,听着也蛮有道理的嘛。”

    “是啊,那就赶紧起吧,我们要利用这短短的婚假出去溜达一圈啊。”

    老婆伸了个懒腰,笑着道:“好啊,那你给我穿衣服吧。”

    汗!人家取了个老婆,就像找了个保姆。我娶老婆,好像抱养了个婴儿。

    老婆看我面露不愉快的神,便道:“怎么?你不答应啊!哼,你追我的时候,怎么说的?”

    “额,我有说过,要伺候你更衣吗?”

    “怎么没有?你说过会好好照顾我一辈子的,你说的时候,言辞恳切,感动的我都快哭了,我能忘记吗?现在,这就是照顾我啊。快啊,快伺候本宫更衣。”

    我顿时语塞,没错,我追她的时候,是说过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的,并且这个也是被我说的放在第一位的事

    “额,那好吧。我给你穿衣服,但你也得给我穿衣服。”

    “我不,你这是跟我提条件。”

    “你不,我也不。反正我已经娶过你了,也没有什么怕的了。你不答应我,我就不给你穿。”

    “就知道,你靠不住。好,我答应这个条件了。”老婆还是做出了妥协。

    给女孩穿衣服,我这真是第一次。还别说,这样摸着我的美丽宝贝,别有一番风味啊。老婆就带着得意的笑脸,眯着单眼皮的发萌眼睛享受着。

    “好了,我给你穿完了。你快给朕更衣吧。”

    “哦。你准备好了吗?”

    “恩,快点吧。”

    我刚说完,老婆便拿起我的一件T恤衫在了我的头上,又三下五除二的拽了下去。

    “啊,你慢一点。”

    “哦,那你刚才还催我。”

    我穿上T恤衫之后,感到有点不舒服,往下面一看,头都大了。

    “我去啊,看来,以前不仅仅是我对你宠过了头,你家人也宠你过头了,穿衣服都费劲。你把衣服给我反了。”

    “奥,那脱了重来嘛,没有耐心的男人,我可不喜欢。”

    她又笨手笨脚地忙碌了一番之后,这才算给我穿完衣服。我心说,现在才刚开始,不能要求太高,便鼓励道:“恩,不错。就知道,老婆大人是心灵手巧的嘛。”

    “切!你别挖苦我了。我很笨的,所以,以后什么难题,都要交给你来解决。”

    “好,好,没问题。我乐意为女王陛下效劳。”老婆这才满意地笑了笑。

    这才算把老婆哄下了。此时,我突然想起了温庭筠写的《菩萨蛮》中的句子,“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虽说表达的思想有点悲怆,不适合我现在的处境,但是写女人早起梳妆的事,这才是我比较感兴趣的。

    于是,起之后,我便紧紧地跟在了老婆的后面,想要看看她梳妆时候的可模样。

    我说过,老婆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型的美女,一般不会涂脂抹粉,只会简单地用一些护肤产品,当然,都是我买给她的。品牌吗?都是世界一流的,一来,舍得花钱才能证明我她。二来,老婆的青是无价的,尽一切方法延长是我的责任。

    “啊,不好。我这里起了个痘痘。”老婆照了照镜子,摸着自己的下巴的位置,不开心地道。

    她的下巴摸着很软而且很滑,手感特别好,因为她那里有块软乎乎地,那个叫做“婴儿肥”。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的,比小酒窝还要好看,就是可

    “让我看看,怎么回事?”

    “恩。”

    我仔细地研究了一会才发现,她下巴上方确实隐隐约约有着一颗红点。

    “不会吧,该不会你的青期还没过。”我故意逗她道。其实,我青期的时候,脸上就起了不少痘痘,当时确实心烦的要命。一来,脸上不舒服,有的时候就是刺痛啊。二来,不好看啊,搞的自己在美女面前都没有了自信。

    “瞎说,我的青期早就过了。我这肯定是上火了。”老婆道。

    “额,那你最近是不是小便短黄、大便干结、口干口苦、腹胀纳差...”

    “没有啦,你说的真恶心。”

    “我晕,看病总得有症状啊。那你是不是虚火旺、五心烦、潮红盗汗、夜不能寐。我说的前者是虚火,后者算是实火,要对症下药啊。”

    “也没有啦,我比谁睡得都香。不说了,不就是一个小点点吗,搞得你大惊小怪的。”

    “哦。”我又开始拖着下巴呆呆地看她梳妆。

    她洗过脸之后,我才真正地确定她的眉毛不是画上去的,就是那种浅浅的、细细的柳叶眉,和我又浓又密墨黑般的剑眉,构成了明显的对比。

    “小样,看什么啊?”老婆看着我色眯眯地盯着她看,便道,

    “怎么,眼睛长在我上,你管得着吗?再说了,你是我媳妇,我怎么看,就怎么看。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老婆谈恋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