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压倒性的胜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逐梦的翅膀 书名:五行剑尊
    巨大的剑罡带着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席卷整个斗剑台,作为目标中心的端木皓衣更是首当其冲,此刻他的脸上再也无法保持先前的从容与淡定!

    “去!”

    狠狠一咬牙,端木皓衣指挥着九把剑气,宛若藤蔓似地缠绕上剑罡。

    但这把剑罡实在是太巨大了,九把剑气只能缠住剑尖,而且刚碰到剑罡没多久,便被其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方式尽数破掉,毫不停留地朝端木皓衣的脑门劈来。

    咻!

    巨大的剑罡突兀地停留在离端木皓衣脑门几寸的地方,那看似不锋利的剑罡带动的气流割断了几根墨绿色的长发。

    端木皓衣脸色苍白,一滴冷汗顺着鼻尖滴落在地。

    砰!

    巨大的剑罡突然消息,带起一股清风。风清云收剑而立,眼神中并没有获胜的喜悦,反而带有一丝微微的怒意:“为什么?”

    端木皓衣微微一怔,不明所以。

    “为什么你不出绝招,不要告诉我你没有绝招,或者还是觉得我还不够资格让你出绝招。”风清云压抑住心中的一丝怒意,沉声问道。

    端木皓衣心智坚毅,一场比赛的输赢并不能对他产生太大的影响,此时的他也逐渐恢复正常,略微苦笑道:“你不要误会!我的确还有底牌没摊开,但不是我不想使用,而是施展这一招需要特殊的场合,在这种地方施展那一招的话,只能发挥不到五成的威力,五成的威力我不认为能挡住你的这一招,况且就算能挡住,也需要时间。”

    顿了顿,他有接着道:“风清云,你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对手,这场比赛,我输了!”

    说完,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不理会台下的动,转离开。

    “皓衣,你...”跟在他旁的蓝衫女子冷月立刻迎了上来,刚想说话,就被端木皓衣抬手打断。

    “让我静一静!”

    “唉!”冷月轻叹一声,看着端木皓衣一个人离开的背影,心里微微有些担心,从一开始遇见他,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的上对方,她跟在他边已经两人了。

    她深知他的为人,表面上看上去对方始终一副淡然的模样,但骨子里却是骄傲异常,只不过一直隐藏的很深罢了。当然在这个遍地天才的剑宗内门,能够在年轻一辈排名第九,他也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输一场比赛或许没有什么,但输给半年前在自己手上坚持不住三十招的人,对于他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希望他能想开!”冷月心中轻叹一声,默默祈祷道。

    “真厉害啊!”谭笑风呆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无不感慨地道。

    “是啊!”袁红衣也是一脸感慨:“半年的时间,风清云竟然进步到这般境界,真是天才中的天才啊!”

    “师姐,刚才他凝聚出的那把巨大的剑气是什么玩意?”罗翔问向旁的黄敏。

    “那不是剑气,那是剑罡。比剑气更高一层次。”

    袁红衣接话道:“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剑罡,比我之前靠功法凝聚出的半成品剑罡高好几个档次。”

    谭笑风没有具体问剑罡是什么,因为他很清楚此刻的他只是后天境界,连先天都没有达到,更不用说化出剑元,凝聚出剑气。这个所谓的剑罡更是别提。

    看到刚才的比赛,谭笑风血沸腾,此刻的他突然异常渴望突破到先天境界,但一想到自己怪异的属,他顿时感到一盆冷水当头淋下。

    “希望师傅能够找到破解之法吧!”谭笑风心里默默祈祷。

    “快看!书生和秦风上台了!”人群中的惊呼声打断了谭笑风的思绪,抬起头看向斗剑台。

    “东生,你这次在搞什么乌龙啊!为什么好好地突然找人挑战,而且一挑战就是找我,难道我就这么好欺负吗?”原本一脸冷酷的秦风此刻脸色却是郁闷连连。

    “呵呵!师兄莫怪!这次我也是事出有因。至于找你嘛——呵呵!刚出来不想搞得太显眼,前五的话太招人眼球了。第六名刚好合适。”

    言下之意,好像第六名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令人意外的秦风是,秦风听到这话却并没有生气,反而无奈的摇摇头:“你这家伙...”好像默认了对方的话。

    台下的众人面面相觑,虽然一直都认为书生很强大,甚至有挑战前三的实力,但即便如此,想要不动手,就让排名第六的人默认不是对手,根本是不可能的。

    每个高手都有自己的荣耀,除非是压倒的差距,不然不可能出现这种结果。

    “虽然我清楚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也很想看看自己跟你的差距到底在哪?出手吧!”秦风拔出自己的佩剑,双脚微微岔开,沉声道。

    “呵呵!如此,那师弟得罪了。”

    哗!

    人群一片哗然,秦风的直接承认,不仅让刚才暗暗猜测的人议论纷纷,更是激起了一股八卦潮。但他们还没来得及激烈讨论,便通通停住了,因为抬上的比赛已经开始了。

    不同于先前狂人与绿魔的激烈打斗,台上的局势呈现出一面倒的现象。

    外号书生的东生手持一把木剑,古朴的木剑上散发着丝丝金黄色的光芒,那是被剑气笼罩才出现的现象。

    书生步步紧,比赛一开始的他,整个人仿佛大变样,一改先前儒雅的气质,浑上下透露出阵阵凌厉的气息。

    秦风抬剑苦苦支撑,整场比赛的节奏竟然完全被对方掌控,他每次出剑仿佛都要按照对方的意图出招,令他头一次产生憋屈的感觉。

    “书生这家伙竟然这么厉害!原本还想下个月去挑战他的!”台下的某个角落,风清云获得胜利后没有立刻离开,他也十分期待东生与秦风的对决。

    “虽然他没有凝聚出剑罡,但直觉却告诉我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况且这秦风可是风属的,变异属往往有些基础属无法比拟的优势,而风属更是以飘逸莫测著称,但现在...”

    风清云扫了扫台上的况,暗自道:“难怪秦风还没交手就承认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感这家伙很清楚自己与对方的差距。”

    东生瞥了一眼脚下的石板,暗自点了点头:“是时候结束了。”

    心下想着,原本步步紧的他突然抽而退,让秦风和台下所有的人突然一愣。

    “黄金困杀阵!”

    五个凛冽的字从他的口中吐出,话音刚落。无数道金黄色的剑气直接将秦风笼罩。最后化成一座高宽皆为一丈左右的金色牢笼。

重要声明:小说《五行剑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