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治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逐梦的翅膀 书名:五行剑尊
    金黄色的光倾洒大地,透过窗户的缝隙,在屋内形成斑驳的光影。

    屋子里,袁红衣眉毛轻颤,幽幽的醒来。

    揉了揉还有些眩晕的脑袋,袁红衣忽的发现自己上几乎**的趴在上,脸色蓦地大变。待到看清楚自己的状况后,轻轻的舒了一口。

    看了看上的白布,袁红衣开始仔细回想起自己昏迷前的记忆。

    当时自己刚从后山回来,上挨了一记飞刀。本想洗完澡后再仔细处理伤口。没想到,自己竟然在浴桶里睡着了。奇怪,自己怎么会好好的睡着呢?

    想到此处,袁红衣不皱了皱眉头。

    接下来就是门外一道响声将自己惊醒。自己立刻披上边上的浴袍,夺门而出,就看见一个小孩慌慌张张地往外跑。

    这个小孩也真有趣,自己还没说什么,他就把什么都招了。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一想到那小孩窘迫的模样,袁红衣就忍不住笑了笑。

    然后只记得自己刚想说什么,就忽然昏倒了。昏倒之前,隐隐感觉有一只手扶住自己,同时大声的在自己耳边疾呼。

    难道是他替自己包扎的?

    双手轻轻抚过上的白布,袁红衣暗暗思索着。

    对了,那个小孩呢?

    一想到此处,袁红衣急忙从上爬起,穿上衣服,想要找到对方问个究竟。如果真的是他救了自己的话,还要好好感谢他。

    目光在屋里扫,并没有发现什么影,袁红衣正准备出门找找,还没走到门口,就望见一道影躺在地上。

    “是昨天晚上那个小孩!”

    袁红衣走近一看,发现躺在地上的人正是昨天晚上闯进自己院子里的小孩后,惊呼一声。

    微微硬朗的五官,略显分明的棱角,眉宇之间还带有孩子特有的稚气。

    这是袁红衣看见谭笑风的第一印象。虽说昨天晚上就已经见过面,但那毕竟是在晚上,而且月光也不明,只是匆匆一瞥,根本来不及细看。

    看他的样子,也像是门内弟子,只是不知道怎么会跑到自己这儿来。

    袁红衣没有细想,只要将对方叫醒,问清楚一切后就都明了了。

    伸手探向对方,想要唤醒对方,但手指刚接触到对方的手腕,她的脸色霍的一变。

    “糟糕!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一念及此处,袁红衣连忙用力将其摇醒。

    “师弟,你快醒醒!”

    谭笑风幽幽地睁开眼睛,一醒来便看到一张倾城的容貌略带焦急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我这是在哪?”

    谭笑风一边问道,一边想要站起来。可双脚刚刚用力,一阵酸痛感险些让他再次摔倒。

    袁红衣眼疾手快,急忙扶住将要倒地的谭笑风,道:“我先扶你进屋吧!”

    一边说着,一边将他搀扶着回到屋内的上。

    端坐在头,谭笑风已经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事了。

    “这位师姐,我昨天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我只是迷路了。”望着旁的女子,谭笑风急忙开口解释。

    袁红衣挑了挑眉头,昨天晚上昏迷以后的事她根本不清楚,所以不知道对方口中的冒犯指的是什么。

    “你把昨天你到这里以后的事都告诉我。”

    谭笑风整理了一下思路,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昨天由于迷路乱闯乱撞来到这个院子,然后碰巧看到她在洗澡,本想马上离开,哪知不小心发出响声,惊醒对方,被其发现。接着刚想解释,对方就突然昏倒,最后帮其疗伤。做完这一切后正想离开,可还没走几步自己就突然晕倒。

    “接下来的事你也都知道了。”

    谭笑风缓缓地解释道。说道自己“偷窥”的时候,小心的瞟了一眼对方的神色,发现并没有露出羞怒的表后,轻轻的在心里舒了一口气。待到讲自己替她疗伤时,更是一笔带过,不敢多讲。

    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忽然昏迷,早上起来也是浑酸痛无力,谭笑风急忙问道:“师姐,我是不是也中毒了?”

    “中毒?也?什么意思?”袁红衣皱眉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昨天中毒了?”这回轮到谭笑风惊讶了。

    “你说我昨天中毒了?”

    看到谭笑风点头,袁红衣脸色连变,手掌紧紧握拳,恨声道:“这个混蛋,暗算不成,竟然还敢用毒。”

    感受到对方上的怒气,谭笑风识趣地闭上嘴巴,他能察觉到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缘由。

    或许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吓到了对方,袁红衣收敛住怒气,问道:“既然是我中毒,那么你又怎么会以为自己中毒?”

    听到她的问题,谭笑风脸色一红,难为的开口道:“昨天我替你疗伤后,发现还有少部分的余毒残留在体内,所以就......”

    “就什么?”

    谭笑风一咬牙,反正自己是为了救对方,也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自作主张用嘴帮你吸毒。”

    说完就羞愧地将头低下。

    “呵!”

    一声轻笑传入耳朵,谭笑风愕然地抬起头,本以为对方就算不大骂也会恼怒,没想到竟然这这副表

    “你不怪我?”

    袁红衣心里本来也是微微羞怒的,但看到对方比自己更不堪,而且想到他还是一个孩子,就忍不住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我怪你做啥,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你一个小孩子,被你亲几下又不是什么打不了的事。”

    闻言,谭笑风的脸又是一红,但心里还是松了口气,同时又暗暗自恼道:“自己还真是想多了。”

    其实倒不是谭笑风心里不纯洁,怪只怪他心智比一般同龄人早熟,别看他十岁都不到,心里年龄比起十五六岁的少年都不遑多让。

    “那我到底有没有中毒?”微微回过神来,谭笑风继续追问道。眼下他最关心的事还是自己的体状况。

    “我看看!”

    袁红衣伸出手指搭在谭笑风的手腕上,过来一会儿,又看了看他的脸色。收回玉手,道:“你体内到是没有中毒的迹象。不过,你受了不轻的内伤。”

    内伤?

    谭笑风略一思索,便明白肯定是昨天跟陈玉辉交手后留下来的。

    “你把衣服脱掉。”

    “什么?”

    还在思索的谭笑风猛然听到这样一句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问了一遍。

    “我说让你把衣服脱掉!”

    “你要干什么?”谭笑风忍不住后退了两步,看向对方的眼神也是怪怪的。

    望见谭笑风脸上惊恐的表,袁红衣一时好笑,马上便明白自己没有把话讲清楚。

    伸出玉手轻轻敲了敲谭笑风的脑门,笑骂道:“你这孩子竟是歪脑筋。我的意思是让你把上半的衣服解开,我好帮你疗伤。”

    被对方看破自己的意思,谭笑风也有些尴尬。

    傻笑两声,谭笑风忽然想到自己上还有半瓶多的药水,不知道这个对治疗自己的内伤有没有效果?

    想到此处,谭笑风从怀中掏出瓶子,递给袁红衣道:“师姐,你帮我看一下这个能不能用来疗伤?”

    袁红衣疑惑的接过瓶子,打开瓶塞,琼鼻凑到瓶口闻了闻,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这是......”

    似乎害怕自己判断错误,袁红衣再次仔细闻了一遍,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浓了几分。口中喃喃道:“麦冬草,苦人参,百年何首乌......”

    看着袁红衣有些痴呆的表,谭笑风急忙唤道:“师姐,你怎么了?”

    听见谭笑风的声音,袁红衣也终于回过神来,眼睛灼灼地盯着前者,问道:“这东西你哪来的?”

    谭笑风有些受不了对方的目光,他不明白这种玩意怎么会让对方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口中还是回答道:“这是我师父给我的,有什么奇怪的吗?”

    “你师父给你的,你师父是谁?”

    “家师名号玄风。”

    “玄风?没听说过哪位长老叫玄风啊?”袁红衣认真回忆自己知道的长老名字,可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印象。

    “师姐,这个到底有什么问题吗,怎么你的反应这么大?”谭笑风不解地问道。

    袁红衣轻叹一声,将瓶子丢会给谭笑风道:“也不知道是哪位长老,这么客气。这里面的药材,都是十分珍贵的。就这么半瓶多的药水,如果用门内贡献点换的话,至少要数千点。”

    “这么多啊?”谭笑风暗暗瞠舌,他从藏剑阁看门老人那已经了解到,一本先天低级功法需要一千门派贡献点,在一层每待一个时辰,就会扣除一百贡献点。没想到自己手中一直不起眼的药水竟然值这么多贡献点。同时也再一次深深感受到师父对自己的疼

    “我一直以为这东西很普通。像它这样的,山谷内还有几百瓶。”

    “什么?几百瓶?”

    这句话袁红衣几乎是尖叫着喊出来的。

    谭笑风捂着快要被震聋的耳朵,头疼地喊道:“师姐,你淡定!”

    袁红衣刚刚尖叫完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现在一平静下来看到谭笑风这副欠揍的模样,忍不住想出手教训一番。深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袁红衣看着谭笑风,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讪讪地笑了两声,谭笑风急忙转移话题道:“师姐,这个到底能不能治疗内伤?”

    袁红衣摇了摇头道:“这个只对外伤有效,能够锻炼人体的肌,筋脉,骨骼,却不能用来治疗内伤。”

    “啊?!”

    谭笑风苦笑一声,本以为靠着这瓶药水就能避免脱衣服的尴尬,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要脱。

    望着谭笑风的苦瓜脸,袁红衣一阵好笑,佯怒道:“你到底脱还是不脱?难道还想让我亲自为你宽衣?”

    说道最后宽衣两字的时候,袁红衣语气一变,妩媚地道。

    谭笑风一哆嗦,连忙解开长衫,道:“我脱,我脱还不行吗?”

    没一会儿,谭笑风就将上半的长衫褪下,露出结实的后背。

重要声明:小说《五行剑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