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月底考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逐梦的翅膀 书名:五行剑尊
    “那么,我以后可以来这里工作吗?”谭笑风期盼地问道。

    中年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扭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当然可以!以后你就来这里,专门负责打铁,每月工资五两银子。”老人笑着回答道。

    “谢谢老伯!”谭笑风高兴地道谢。五两银子,说多不多,但说少也不少。足够他支付平时的花销。

    “不过我只能下午的时候过来,上午还有事不能来。”谭笑风有些犹豫地道。

    “没关系!好了今天时候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明天下午再来。”

    看到谭笑风二人离开,一旁的中年人终于忍耐不住了:“父亲,学徒怎么可以只知道打铁呢?而且他一天只能来半天,这样还全额付工资。会让其他学徒心里不满的。”

    老人惬意地吐了一口烟,没有直接回话,而是缓缓地道:“你去看看刚才他打的铁。”

    中年人依言走到谭笑风刚才打铁的地方,拾起还微的金属,放在眼前仔细端详了一会,旋即忍不住失声叫道:“这...这是铁精!”

    “小小年纪就迈入后天,可惜啊!他志不在打铁,不然一定会成为一位著名的锻造大师。”老人看着谭笑风离开的方向,用一种轻不可闻的声音喃喃地说道。

    如果谭笑风听到老人的话,一定会震惊地跳起来。连先天强者都无法看出一个人的具体实力,这个看上去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老人难道会是超越先天的强者?

    另一边,剑宗外门东院某座屋子里,一个着红衣的少年微微皱眉看着躺在上裹得跟粽子似的连成志,问道:“怎么回事?”

    站在一旁的余易连忙哭丧着脸回答道:“朱师兄,连师兄知道昨天南院新来了一批师弟、师妹,所以特意好心跑过去鼓励一番,顺便指导一下他们,哪知他们并不领,还鲁骂连师兄,于是师兄便出手将他们教训了一顿,谁知其中一人趁连师兄不注意,二话不说就朝连师兄打来,本来以连师兄的本事,根本不会有事。可哪知这家伙天生蛮力,再加上是偷袭,连师兄一时不慎,就...”

    “哼!指导师弟师妹?别以为你们干的什么勾搭我都不知道。没用的废物,竟然还被新来的反教训一顿。”

    听到红衣少年的话,连成志假装羞愧地将头低下,眼里却闪过一道恶毒。

    “朱师兄,他还说...说...”

    见余易吞吞吐吐的样子,红衣少年眉毛微竖问道:“他还说了什么?”

    “他说东院也不过如此,早进来那么多年,却连他一个新来的都打不过。他还让我们东院的人别在南院出现,否则见一个打一个。”

    “放肆!”红衣少年猛地一拍旁的木桌,强劲的力道直接将其拍成两段,“真以为打赢了我们东院一两个没用的废物,就可以把整个东院的人不放在眼里了!”

    余易心里得意的冷笑,朱邵年虽然脾气暴躁,但一实力却是十分出众,平里对他也是没少训斥,这回刚好利用他去教训一下那狂妄的小子。

    “朱师兄,你要替我做主啊!”躺在上包的跟木乃伊似地连成志趁机叫道。

    朱邵年不屑的瞥了一眼连成志,道:“放心,他竟敢不把我们整个东院放在眼里,你不说我也会出手教训他的。再过十几天就到了月底考核,到时候,我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好好的羞辱他!”

    余易与连成志偷偷对视一眼,两人都露出了计得逞的冷笑。

    次清晨,天刚蒙蒙亮,南院练武场上就聚集了一群少年少女,经过昨天刀疤男的恐怖惩罚后,所有人都一大早便起来了。

    “很好!今天你们没人迟到,作为奖励,所有人的训练量增加一成!”刀疤男一脸笑意的说道。

    看到众人一副惊愕的样子,刀疤男继续道:“怎么,觉得奖励不够丰厚?那就再加一成。如果还有谁觉得还不够的话,可以继续站着,我会继续增加奖励,直到他满意为止。”

    “轰!”的一声,人群以百米冲刺的恐怖速度飞快散开。

    “恶魔!”

    “这个魔鬼!”

    “简直就是变态!”

    每个人心中都忍不住暗骂道。

    “谭笑风,你过来。”刀疤男突然叫住正准备开始晨练的谭笑风。

    “王师傅,有事吗?”虽然心里叫他魔鬼,但当着他的面,谭笑风还是恭恭敬敬的叫一声王师傅。

    “从今以后,你用这把剑训练,同时训练量是别人的两倍。”刀疤男像变魔术般丢给谭笑风一把铁剑。

    “两倍的训练量!”感受到铁剑传来的重量,谭笑风眼前一黑,不有种想就这样晕倒的冲动。

    这把乌漆吗黑的铁剑长约三尺,宽至二指,厚一寸,重五十多斤,是一把真正的重剑。

    “怎么,有问题?”看到谭笑风呆呆的表,刀疤男淡淡地道。

    “没,怎么会”谭笑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开玩笑,一旦自己说有字,恐怕迎来的是更变态的训练。看来昨天的事已经传到刀疤男的耳里了。

    哀叹一声,在刀疤男如刀般的目光中,谭笑风开始了今天悲剧的晨练。

    下午,谭笑风拖着疲惫的子来到铁匠铺后院,昨天的老人依旧坐在那儿抽着仿佛永远抽不完的烟。

    看到谭笑风进来,老人朝他笑了笑。

    “老伯,我要做什么呢?”

    老人朝不远处一堆烧得通红的铁矿石努了努嘴,道:“诺,将那些铁块全部敲成瓦片般的厚度就可以了。锤子就用昨天你用过的那把吧。”

    “瓦片般厚度?”谭笑风走过去看了一下,这些铁块厚约一指,想要敲成瓦片般厚度,每块至少要敲上百下,而这里加起来有十几块,看来下午自己又有得忙了。

    “这年头,赚钱真不容易啊!”感慨一声,谭笑风拿起锤子,按照昨天的方法,开始了他的打工生涯。

    就这样,子在不知不觉中一天天过去,谭笑风也逐渐适应了刀疤男变态的训练和铁匠铺枯燥的打铁,虽然很苦很累,但最让他欣慰的是自己的力量在缓缓的增加,内劲也在稳定的增长,现在他能举起近五百斤重的东西,相信如果继续坚持下去,就能突破到后天中期。这也是他能够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之一。

    而在这般不知不觉中,十几天眨眼便过去,明天就是每月一次的月底考核。

    晚上,夜色如水。

    谭笑风和罗翔躺在各自的上,出神的望着屋顶。

    “疯子,你在想什么。”沉静了一会后,罗翔开口问道。

    “我在想我的父母,还有我那调皮的弟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说到自己的弟弟,想起他那调皮可的模样,谭笑风嘴角忍不住微微上翘。

    “我也在想家。不过我想我那没心没肺的老爹肯定过得很开心。他一直嫌我啰嗦,巴不得我走。”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罗翔话题一转,道:“明天就要考核了,疯子,你准备的怎么样?”

    “准备?准备什么?”谭笑风疑惑地问道。

    “你不会还不知道吧!哦,我想起来了,你下午去铁匠铺,难怪不知道。”罗翔猛然醒悟道。

    “到底什么事啊?”

    “下午的时候,刀疤男宣布了明天考核的基本内容。明天的考核总共有三项,分别是举重,试剑,还有指点。具体来说,就是先考核一个人的力气,之后再同门间比试基础剑术,至于最后一项...”

    罗翔顿了一下,道:“最后一项则是试剑中的前十名,可以得到向师兄指点的权利。”

    “师兄指点?就是跟前几年收的外门弟子比试?”

    “嗯!疯子,你要小心一点。我前段子就一直纳闷,按照那连师兄的行事风格不可能会就这么罢休。现在看来,他们是想借这次机会好好的羞辱你。我最担心的是他们会怂恿更厉害的师兄来教训你。”说道此处的时候,胖子脸上的表有些担忧。

    “这确实是个问题。”谭笑风仔细思考了一下罗翔的话,虽说他已迈入后天,而且经过这些天的锻炼,内劲确实大有增长,但他们毕竟比自己早进门好几年。这其中肯定有实力比自己厉害的。如果这些人真的要对自己出手的话,很可能会被修理的很惨。

    “要不,你明天试剑的时候放水,故意输掉,这样他们就不能找你麻烦了。”

    “不行,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如果他们真的要我难堪,还会找别的方式的。”

    “那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谭笑风有些苦恼的揉了揉头,“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明天再说吧。”

    一夜无语。次清晨。

    宽阔的练武场是早已站满了人,一个个互相交头接耳,谈论着今天的考核内容。每个人的脸上写满了期待,兴奋,紧张和忐忑。

    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平里早早便到了的刀疤男才姗姗来迟,与他同来的还有十个少男和少女。想来便是今天最后一项考核中指点的师兄和师姐。

    谭笑风的目光从他们上一一扫过,当看向一个着红色衣服的少年时,他看见对方的嘴角微微翘起,眼角流露出一丝轻蔑。

    “看来,他便是今天会找我麻烦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五行剑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