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闹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逐梦的翅膀 书名:五行剑尊
    “喔喔喔——”新的一天在公鸡的啼叫声中到来。谭笑风爬下,推开房门,遥望东方,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

    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罗翔,谭笑风无奈的笑了笑。剑宗外门的房间是二人制的,也就是说每个房间随机分配两个人来住。而谭笑风很无语的跟罗翔分到了同一间房。

    当罗翔知道自己和谭笑风在住同一间房时,他高兴的勾搭着谭笑风嚷嚷道:“兄弟,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分。以后咱两就是室友了。你放心,以后你有什么困难,都告诉老哥我,哥肯定会罩着你的。哈哈...”

    “...”

    谭笑风走到罗翔前,叫道:“翔子,起了。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罗翔:“呼噜噜——”

    看着睡得还跟死猪一样的罗翔,谭笑风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深吸了一口,谭笑风凑到他耳旁,大喊道:“地震了,快起——”

    “什么!地震,地震来了吗,快跑!”罗翔被谭笑风的狮吼功一下子震到了下,一边慌乱的爬起,一边说道。

    “哈哈!”看到他的样子,谭笑风忍不住大笑。

    听到谭笑风的笑声,清醒过来的罗翔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故作凶恶地说道:“好你个疯子,竟敢戏耍哥,看哥怎么收拾你。”说完还作势扑。

    谭笑风连忙笑道:“你能不能把我收拾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如果你再不起,就会被王师傅给收拾了。”

    “王师傅?你说那个刀疤男。靠,你怎么不早叫我。”惊呼一声,罗翔飞快的穿好衣物,与谭笑风一起向练武场奔去。

    二人来到练武场时,发现那里已经三三两两的聚集了几个人。刀疤男正气定神闲的站在那儿。

    二人对视一眼,都长出了一口气,看来并没有迟到。

    几分钟后,剩下的几个人也陆陆续续的赶来了,刀疤男皱着眉头看着迟来的那几个,喝道:“你们几个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哼!给我绕着院子跑十圈,半个时辰内必须完成。没有完成任务的别想吃早饭。”

    迟来的几个还没来得及张口解释,刀疤男便咆哮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跑!”

    看着那几个苦着脸跑步的人,罗翔心有余悸地说道:“疯子,幸亏你把我叫起来,不然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了。”

    谭笑风也有些庆幸。十圈啊!这院子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十圈加起来大概有几公里。让几个十岁不到的小孩在半个时辰内跑几公里,即便是他从小就锻炼都有些难。

    “你们几个也别愣着,给我锻炼去。”

    在刀疤男的咆哮声中,谭笑风开始了他在剑宗外门第一天的晨练。

    *******(我是分割线)*****

    剑宗内门,某个幽静的山谷里,伫立着一座石屋,石屋前正对着一个湖,湖面在微风吹拂下起阵阵涟漪,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芒。湖的正中央有一间凉亭,此时亭内正坐着两个人。

    二人围坐在一张石桌前,桌上正摆着一副围棋。其中一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老者拈棋笑道:“几年没下,师弟棋艺大有精进啊!”

    被他成为师弟的是一位约摸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听到老者的话,他微微一笑道:“是师兄技艺生疏了。”

    老者微微一叹,答道:“大师兄沉迷剑道,一直在闭关,宗派的事都交托于我打理,想闲下心来的时间都没有啊!还是羡慕师弟你,一个人住在这宛若世外桃源的山谷,不问世事,多么逍遥啊!”

    “师兄此番前来不会只是向我发牢这么简单吧!”中年人落下一子后,淡淡的道。

    老者正准备落子的手一顿,看了一眼中年人,将子落下后,道:“那件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师弟难道还放不下吗?”

    听到老者的话,中年人的体微不可见的一震。老者是何等眼力,虽然动作很轻微,但还是被他察觉。轻轻一叹道:“当初老师收我们三人为徒的时候,就曾要求我们每人将来都要至少收一名徒弟。由于当年的事,我们没有强迫你收徒,但现在我和你大师兄都已经收了,就剩下你一个...”

    看见中年人沉默不语,老者顿了一下,继续道:“今年内门有几个不错的弟子,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中年人仍旧沉默不语。

    老者只得继续道:“外门今年也收了几个不错的弟子。听星儿说,他带回来了一个基础五行全系的弟子。”

    “哦?五行全系?”

    看到自己的话终于引起了中年人的兴趣,老者精神一振,点点头道:“是的,不仅是五系,而且天赋也很好。叫什么名字呢?让我想想,哦,对,想起来了,星儿说他叫谭笑风。”

    “叫什么?再说一遍。”中年人霍得抬起头问道。

    “叫谭笑风啊!”老者有些奇怪的看着反应有些激烈的师弟,在他的印象里,除了多年以前的那件事,师弟一直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这些年来还从未见他如此激动。

    “谭笑风!笑风,笑风...”中年人喃喃的道,眼神逐渐变得迷离,思绪又仿佛回到从前。

    “师弟,师弟,你怎么了?”

    听到老者的呼唤声,中年人也终于回过神来,眼神灼灼的盯着老者道:“师兄放心,我会收徒弟的,不过这徒弟要在外门弟子中选。”

    虽然有些奇怪自己的师弟为什么会在外门中挑选徒弟,但只要他能愿意收徒就好,而且外门弟子中也是有天赋出众的家伙。

    *********(还是分割线)***********

    外门,谭笑风和罗翔躺在上。

    “刀疤男也太变态,这家伙简直就是恶魔。这能叫训练嘛,这分明是折磨。”罗翔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骂道。

    谭笑风也认同的点了点头,上午的时候,刀疤男布置了各种各样的任务,比如跑步、练拳、扎马步等,这些也没什么,虽然运动量大了点,但众人还是坚持完成了。但最要命的是最后一项——练剑。

    为剑宗弟子,剑是每个人必备的武器。刀疤男教他们的并不是什么剑法,而是用剑的一些基础动作和要领。用他的话来讲,所有的剑术,剑法,都是由基础剑招衍变而来的,如果连基础剑招都没练扎实的话,根本不可能学好高级剑法。这就好像一个小孩还没学会走路,就想着跑步。

    所谓的基础剑招,不是别的,都是些挑、刺、劈等基本用剑动作。而他要求每个人,不论男女,每个基础动作做一百下,而且必须做标准。想想看,一群十岁不到的孩子,拿着一把十斤重的铁剑,不停的挥砍,别说那些从来没有训练过的少年们,就连已经练出内劲,迈入后天的谭笑风都有些吃不消。到现在为止,还有部分人没完成任务,在那儿劈、砍、刺呢!

    “可把哥累死了。还好下午是自由安排时间,哥要好好休息,把早上的损失都补回来。对了,疯子,下午你准备干嘛?”

    “下午?”谭笑风沉吟了一下,回答道:“下午我准备去街上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工作。”谭笑风出来的时候,只带了几两碎银,毕竟家里不是很殷实。而在这里,虽然免费提供吃、穿、住,但还有其他一些花销需要自己付钱,几两碎银根本不够用。

    “打工?”罗翔一看谭笑风的样子,顿时明白其中的缘由,问道:“要不用哥的吧,反正哥老爸有的是钱,正愁用不完。”

    谭笑风笑着摇了摇头,从一开始看到罗翔穿着锦缎就知道他家很有钱,而且出来的时候肯定也带了不少,但谭笑风不喜欢这种受人恩惠的感觉。

    罗翔看到谭笑风摇头,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也知道谭笑风的子,所以也不坚持。

    “既然如此,那我下午也去街上逛逛吧,来了这么久都没好好逛过,顺便陪你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你的工作。”罗翔伸了个懒腰道。

    谭笑风有些感动的点了点头,他知道罗翔的子是有点懒的,而他能够放弃下午的休息时间,陪自己去找工作,是害怕自己会吃亏。

    下午两人休息了一会,便准备出门。刚走到院子门口,就看见一群人堵在那人。走进一看,便看到四个少年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在他们前边站着三个少年,这三人看上去都超过十二岁,正一脸傲慢的看着脚下的四人。

    “怎么回事?”罗翔看着倒在地上的四人,拉了拉旁一位少年的衣角,问道。

    “这三个人是东院的,他们过来是想收人当小弟,说如果谁愿意的话还可以指点他。结果没人同意,倒在地上的四人原本想赶他们走,却反被他们教训了一顿。”

    整个院子分东南西北四部分,东院住着的是去几年收的外门弟子。谭笑风他们住的是南院。

    罗翔点了点头,能被收为外门弟子的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没有人甘愿屈于人下,帮别人做杂活。

    “刀疤男呢?他不管吗?”罗翔疑惑的问道。

    “这事都发生好长一段时间了,要管的话,他早就出现了。”少年答道。

    “哼!一群刚进进来,连毛都没长齐的家伙,叫你们干点杂活都不愿意。”

    “就是!连师兄可是马上就要成为后天强者的人,他愿意指点你们是你们的福气,不但不感激还想赶我们走,有你们这么对待师兄的吗?”旁边另一个人附和道。

    “就是!敢向连师兄动手,活该被教训!”另外一个人也附和道,说完还不忘踢了一脚地上的少年。

    “毛都没长齐?”罗翔面色古怪的打量了一下被称为连师兄的少年,扭头对谭笑风道:“难道这个家伙这么早就将毛长齐了?”

    “扑哧!”谭笑风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连师兄看上去最多也就十四岁,这么早怎么可能将毛全长齐,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学来的话。

    听到笑声,连师兄旁的一位少年立刻将头转向谭笑风这群人站的地方,喝道:“刚才是谁在笑?是谁不满我的讲话?”

    看到没有人回答他,这人觉得自己被鄙视了,顿时火冒三丈,眼光扫了一下人群,指着罗翔道:“小胖子,是不是你。”

    “我?”罗翔愕然地指了指自己,摇头道:“不是。”心里有些郁闷的想道:“难道我看上去就这么好欺负。”

    “哼!还想狡辩。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尊敬师兄。”说完,手掌成爪向罗翔抓来。

重要声明:小说《五行剑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