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五章 初到剑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逐梦的翅膀 书名:五行剑尊
    “我是五行全系。”谭笑风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

    “什么!你竟然是五行全系!”罗翔惊讶的跳起来大叫道。

    他这一叫立刻引来凌师姐两道冷冷的目光,感受到如刀芒般的目光抵在自己的后背,罗翔背后冷汗直流,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谁。尴尬的笑了笑,罗翔吃惊的问道:“你真的是五行全系?”

    看到谭笑风点头后,罗翔再次激动的跳了起来,只是有了前车之鉴,他用手牢牢地捂着嘴巴,没有再叫出来。

    “哇塞,那你不是很厉害。我听别人说双系就很牛叉了,五系的话那不是牛到无法无天啦!”

    “不是的。”谭笑风苦笑的摇了摇头,一听就知道他不清楚具体状况,只好向他解释其中的缘由。

    听完谭笑风的解释,罗翔也逐渐从最初的兴奋中冷静了下来。看着谭笑风道:“那你不是很悲剧。”

    谭笑风不答,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看到谭笑风的样子,罗翔以为他不高兴,连忙安慰道:“你不是说历史上有过一人,同样是五系,而且最后还成功攀到了巅峰。我相信你也会没事的,剑宗可是全大陆数一数二的门派,一定有办法解决你的难题的。到时候你也会成为整个大陆的巅峰人物。”

    “希望吧。”谭笑风看了看前方一望无际的海水,目光仿佛穿过这些海水看到了自己即将前去的剑宗。

    时间就在谭笑风和罗翔的胡侃中不知不觉的流逝。正在跟谭笑风自吹自擂的罗翔突然指着外面喊道:“疯子,快看。”

    疯子这个词是罗翔硬塞给自己的,说谭笑风叫起来太生疏了,还是疯子比较亲切。谭笑风怎么反对都没用,所以作为报复,谭笑风也叫他翔子。不过显然翔子这词没什么太大的报复效果。

    谭笑风顺着翔子的手指方向看去,便看见了令人难忘的一幕。

    远处,一座巨大的岛屿映入人们的眼帘。整个岛屿被淡淡的雾气笼罩着,岛屿的中间,是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山峰的尽头被云雾缭绕,看不清楚它具体有多高,整座山峰宛若一把从天而降的巨剑插入岛中。即使相隔甚远,谭笑风依然能感受到那股震撼人心的气魄。

    “这便是剑宗的所在地。这里几乎是天下所有剑客的圣地,里面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剑客。”不知道什么时候,金师兄已经走到罗翔和谭笑风二人旁,看着岛屿,骄傲的说道,“任何人,第一次看到这座岛的时候,都会被它散发出的睥睨天下的气势所震撼。我弟一次看到它的时候,表也和你们差不多。”

    瞥了一眼渐渐回过神来的二人,金师兄继续道:“快要到剑宗了,我先跟你们讲一讲基本注意事项。整座岛分两块,前一块占整座岛的三分之,是普通居民和外门弟子居住的地方,后一块才是剑宗真正的势力聚集点。只有剑宗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有权居住,普通人和外门弟子未经许可,不得入内。”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据说这两块道岛原本是连在一起的,后被剑宗一位前辈将其一剑劈成两半,分成外、内两岛。”

    “一剑劈开一座岛?!”谭笑风和罗翔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难以置信的震惊。这是人力能办到的吗?

    “至于那座山峰,听我师父说,那是本派宗主闭关的地方,那座山峰之巅,便是宗主的住所。”说道此处的时候,金师兄的脸上竟然泛起了一丝狂的神态。

    谭笑风努力的伸了伸脖子,眼睛盯着那座山峰,仿佛要透过云层看清山峰之巅的人影。

    看到谭笑风的样子,金师兄轻笑道:“你们俩待会会被带到外门。根据本门规定,每位记名弟子都要在外门历练一番,只有其中的佼佼者才能才有机会被内门长老选为弟子,成为内门弟子。具体事项待会会有人告诉你们的。”

    谭笑风点了点头,心里有些期待和紧张的看着远处的岛屿,以后,自己就要在那儿修行好几年了,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生活。

    虽然已经看见岛了,但所谓望山跑死马,众人还是经过几个小时后才着岸。

    “这便是剑宗吗?怎么看上去跟普通城市差不多?”罗翔扫了扫周围,发现全是普通百姓后,有些失望的问道。

    “自然不是。这些只不过是岛上的普通百姓。我说过,真正的剑宗在后半岛屿。好了,下面跟紧我们,我带你们去外门聚集地。”说完,又转头对旁的蓝衫少女道:“凌师姐,我们走吧。”

    凌师姐微微点头,便与金师兄一起向前走去,谭笑风和罗翔连忙跟上。

    宽阔的大街两旁,伫立着鳞次栉比的居民楼房,街道旁,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饰品,小吃,看的谭笑风和罗翔眼花缭乱。若不是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中,十个里面有七八个是拿剑的,重剑、短剑、软剑...各种各样的宝剑或被人们拿在手上,或佩在腰间、或背在背后,否则谭笑风还真以为这只是座普通城市。

    “还真是剑客的圣地。”感受着迎面扑来的浓厚武者风气,谭笑风无不感慨道:“金师兄所言的确不假。”

    “哇塞!还真繁华,比我老家那个破城市好多了。这么多新奇玩意。看,疯子,你看这,还有那。还有这个,这个...”罗翔一看到这么多新鲜事物,兴奋的要死,一个劲的说着。

    谭笑风:“...”

    在罗翔没完没了的聒噪声中,一行人穿过条条街道,来到一座大院门前。

    “到了。”金师兄淡淡的话语结束了罗翔的滔滔不绝。

    “呼!”谭笑风长舒了一口气,终于从那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的聒噪声中将耳朵解放出来。

    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门上“剑宗外门分院”六个苍劲有力的打字。院子的房门大开,而且没有一个护卫守在门口。

    “这便是剑宗外门分院吗?怎么一个护卫都没有?”罗翔疑惑的问道。

    金师兄听到后一笑,却是不答。

    谭笑风也有些困惑,但转念一想,这可是剑宗哎!即便只是外门,但又有谁敢来闹事,因此自然也不需要护卫。这便是大势力的威慑力!

    “我们进去吧!”四人跟着金师兄进入了门内,便看到一群少年少女站在一个中年人前。那中年人浓眉大眼,材魁梧,说话威严,在其脸上有一道很长的刀疤,凭空增添了几分狰狞感。看到谭笑风一行人进来,一眼便认出了其中的金师兄和凌师姐,连忙迎上来恭敬的问候道:“二位师兄、师姐,你们回来了。”

    “师兄?师姐?”谭笑风和罗翔互相对视一眼,都有些糊里糊涂。前一阵子金师兄喊那个比他小的蓝衫少女叫师姐,现在这个中年人又叫他们二人师兄、师姐。这辈分究竟怎么排的,都晕了。

    凌师姐依旧冷着脸,不言不笑。金师兄知道她子使然,回道:“出去忙活了一阵子,终于带回了两个,其他师弟可有带回来人?”

    “只有十一个师兄、姐带回了人,其余都没有收获。”中年人答道。

    点了点头,金师兄分别指了指谭笑风和罗翔道:“这两人分别是我和凌师姐带回来的,你登记一下,出来这么久了,我们也该会门内了。”

    “师兄、师姐放心。”中年人恭敬地答道。

    回门内?谭笑风诧异的看着前面的这两位,没想到她们竟然是内门弟子。而且从中年人恭敬的态度中可以看出,还不是普通的内门弟子。

    “你两以后要听从这位师弟的话。”金师兄指着中年人对谭笑风和罗翔说道:“他会告诉你们怎么做。至于你的属一事,我会告诉门内的,看他们是否有解决之策。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师兄、师姐,慢走。”中年男子一直将他们恭送到门口才回来。扫了一眼谭笑风和罗翔二人,淡淡道:“你们俩过来。”

    谭笑风和罗翔依言走了过去,跟那群少年少女站在一起。这群人正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二人,显然刚才发生的事都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看了一眼站在前的一群人,中年人威武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既然人都来齐了,下面我就说一下基本注意事项。首先,恭喜你们能成为剑宗的外门弟子。能被剑宗选为外门弟子,证明你们的天赋很出众,但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了。能够来这里的人天赋都很出色,能否摆脱外籍成为一名内门弟子,关键看你是否肯吃苦、肯付出。”

    中年人的话让在场不少人的心一凛。这些人都是从很多人里挑选出来的,说是千里挑一也不为过,所以难免滋生了骄傲自负的绪,认为同龄人中很少有人能超过自己。中年人的话让他们从这种绪中清醒过来,是啊,这些人的天赋都不比自己差,以往令人为傲的天赋在这里根本不突出。

    看到他们的表,中年人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道:“待会你们每人会分到一块牌子,上面标明你们的住所,同时这块牌子也是你们为外门弟子的象征。还有一本内劲诀,一把铁剑。这本内劲诀要勤加练习,能助你们早练出内劲。当然,如果你已经有了一自己的内劲诀,或者已经练出内劲的话,这本书你也可以丢到一边。明天早上,我会在练武场教你们,修炼上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问我。”

    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道:“忘了告诉你们,不要以为进了外门就万事大吉了。根据门派规定,外门弟子,每个月要进行一次考核,考核出色者能获得奖励,后几名将面临惩罚。”说道惩罚这次的时候,中年人笑了笑,脸上的刀疤随着他的笑容更添几分狰狞的味道,看到众人集体哆嗦了一下。

    “还有,每年年底考核的时候,门内到时候会过来一些内院的长老,在考核上表现优异的人将有可能被长老看上,收为弟子。这也是你们成为内门弟子的途径之一。当然,如果你们当中真的有人天赋异人,能在十八岁之前突破后天,迈入先天的话,也会自动升为内门弟子。”

    听到能成为内门弟子,所以人的眼睛都是一亮。但当中年人讲到十八岁之前迈入先天时,所有人都不议论开了。

    “十八岁啊!要求这么严!”

    “是啊!是严的!先天强者我也见过好几个,但都是四五十岁的,最年轻的也超过了三十。”

    “看来,还是第一条途径比较轻松!”

    “得了吧。内院长老的眼睛可是很毒辣的,能不能被他看上都很难说。况且你认为你能在这么多人中脱颖而出。”

    “好了,都给我闭嘴。”听着下面的吵闹声,中年人终于忍不住暴喝道。

    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明天一个个都给我起早点。不然,哼哼...”

    听到中年人的哼哼声,众人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虽然不知道哼哼代表着什么,但没有人愿意亲自去感受一下。

    “记住我姓王,你们可以叫我王师傅。相信这个称呼将会成为你们一生难忘的名字。哈哈...下面,解散。”

    在中年人大笑声中,人群如受惊的鸟群,轰的一下散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五行剑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