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罗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逐梦的翅膀 书名:五行剑尊
    “驾!”一道枣红色的马匹出现在一条官道上,马上一前一后坐着两个人,坐前面的是一位白衫少年,提着牵马绳,双脚用力的夹了夹坐下的枣红马,扬起的尘土弄脏了他的白衫,脸上布满了风尘。后面是一位约摸七八岁的青衫少年,此刻的他紧紧地揪着白衫少年的衣襟,但脸上却并没有出什么害怕的神色。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往剑宗的谭笑风和他的金师兄。这已经是第五天了,两人自从离开那座城市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剑宗,白天赶路,晚上在客栈休息。

    这是谭笑风第一次骑马,骑过马的人都知道,第一次骑马对没骑过马的人来说很吃力,特别还是第一次骑马便在路上飞奔的那种。所以谭笑风刚被白衫少年拉上马没多久,那强烈的颠簸就感觉到一阵不适。他虽练出内劲,已经是后天高手了,但毕竟才七岁,哪吃得消连续不断的颠簸。可是从小养成的坚毅品格却让他咬紧牙关,愣是吭都不吭一声。

    而白衫少年,也就是那位金师兄也早就察觉到谭笑风的不适,但当他瞥见谭笑风那倔强的眼神时,不暗暗起来考验之心,也不说会,继续奔驰,想看看他究竟能坚持多久。可是一直到天快黑了,等他们进城找到客栈,谭笑风都没提出休息的请求。

    “这家伙!”金师兄也暗暗吃惊,看不出来他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毅力,如果师门真的有解决方法的话,将来在修炼之途上肯定能有一番作为。

    谭笑风趴在马背上,连续不断的颠簸痛的他不住的呻吟。本来在跑的时候还没什么,可是当马一停下来,那强烈的痛楚便让他痛的连马都下不来。最后还是那位金师兄将他提到房间里的。

    “小师弟,这几瓶瓶药水给你,待会你让店小二给你打几桶水,然后将它倒入水中,能够帮你消除疲惫,对现在的你很有帮助。”金师兄一进房间,便从怀里掏出几瓶药水,对着谭笑风道。

    “谢过师兄。”谭笑风接过药水,感激的说道。

    “不必客气,我先走了。师弟好好休息,明早还要赶路呢。”金师兄笑道。

    谭笑风目送金师兄离开后,唤来店小二打来水,然后将其中一瓶药水倒入水中,只见桶内的水立即变成了绿色,散发出令人心旷神怡的气味。

    “真香。”谭笑风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便退去衣物,忍着酸痛,跳进木桶。

    一进入水中,谭笑风一阵舒爽的能量包裹着他,消除着他上的疲惫。

    “舒服啊!”那种美妙的感觉令谭笑风舒服的几乎呻吟出来。

    待到那种舒服的感觉逐渐褪去后,谭笑风才恋恋不舍的从桶中爬出来。穿上衣服后的谭笑风神清气爽,不练起了《猛虎劲》。一练之下他便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内劲有明显的长进。

    “怎么回事?”谭笑风有些疑惑的思索道,自从进入后天之境后,虽然一直在赶路,但他每天坚持抽出时间来练,所以内劲内劲也有所增长,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大幅度增长,“难道是因为那瓶药水?”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原因可以解释了,看来这几瓶药水也是珍贵之物,想到这,谭笑风也不对他的那位金师兄愈发的感激。

    第二天清早,谭笑风一看见金师兄,便恭敬的道:“多谢金师兄。”

    金师兄自然知道他在谢什么,微笑道:“师弟不必谢我,真正该谢的人是你自己。”

    “我自己?”

    “嗯。”金师兄点了点头道:“我给你的这种药水能够激活人的**潜能,并将它激发出来,但它的具体效果如何,要看个人的潜能。昨天你在马上颠簸了一天,劳累不堪,你的内劲实际上已被激活,而这种药水只不过帮你将它激发出来罢了。”

    “这样啊!”

    “所以我说真正要感谢的人是你自己,我只不过拉你一把罢了。”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我们吃完早饭后便走吧,再过几天,我们就要到了。”

    几天后,谭笑风二人终于来到了一个港口城市,而谭笑风也终于在那几瓶药水的帮助下,涨了好多内劲。

    看了看天色,金师兄道:“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们现在还是在客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乘船去剑宗。”连续好几天的赶路,即使是他,脸上也不露出了疲惫之色。

    谭笑风点了点头,几天前他终于知道原来剑宗在海外的某座岛上。

    港口处,天刚蒙蒙亮,便有很多人在这儿忙碌了。谭笑风跟着金师兄走向其中的一艘船,突然发现前面的师兄顿住了脚步,目光看向了另一侧。谭笑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少女正向这边走来,此女大概十二三岁,穿着一件蓝色长衫,墨黑的长发如水一般倾泻下来,在晨光下泛着丝缎般的光华。如玉般细滑的脸,柳叶般的秀眉下,有着一双微冷的眼睛,琼鼻秀,一双红唇滴。给人一种冷艳的感觉。

    “这个女孩有点冷。”这是谭笑风看到这名蓝衫少女后的第一个感觉。

    在这名少女后面,还跟着一个无精打采的少年。谭笑风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这名少年,金师兄便已经迎了上去,口中唤道:“凌师姐,这么巧,你也刚好挑选完,准备会剑宗?”

    “师姐?”刚抬起脚准备跟上去的谭笑风不一顿,“这个女的明明比金师兄小,为何师兄会叫她师姐?”谭笑风却不知,同门师兄弟的辈分排列是按照入门先后,跟年龄无关。

    “正是!”那女子看到金师兄后微微点头道。

    “想必这人便是师姐你选为记名弟子的人吧。”金师兄瞥了一眼少女后的少年后问道。

    被金师兄唤作凌师姐的少女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金师兄也不以为意,看着少女,有些期待的询问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一起走吧。”

    凌师姐略微思索,旋即点了点头。

    金师兄脸上的喜意一闪而过,拉上谭笑风便领着凌师姐和她后的少年往定好的船走去。

    走上船后,谭笑风才看清楚那名少年的样子,这名少年与谭笑风差不多大,穿着锦缎,一副哈气连连的样子,看样子是昨晚没休息好。

    或许是船的摇摆令他清醒了几分,揉了揉那昏昏睡的眼睛,看见谭笑风和金师兄后愣了一下,然后拍了下脑门,大叫道:“呀,我怎么在这儿!我不是在客栈睡觉吗?”

    谭笑风无语,感这家伙刚刚还在梦游呢。

    “闭嘴!”一声清脆的冷喝声从凌师姐口中传出。

    那冷冷的声音不但让这少年缩了缩脖子,连谭笑风都冷不住打了个哆嗦。“果然够冷。”谭笑风不在心里嘀咕了一下。

    少年乖乖的闭上了最,耷拉着脑袋,郁闷的走向船尾。

    谭笑风看了看着少年,又看了看金师兄,发现他用眼神示意自己离开。谭笑风心里轻笑一声,默默的朝那少年走去,给他们留下了单独的空间。

    谭笑风在那名穿着锦缎的少年旁坐下,有些好奇的盯着他,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除自己以外被选为记名弟子的同龄人。不知道他的属是什么?

    或许是察觉到有人在看他,锦缎少年扭过头来便看到谭笑风在看他。乌黑的眼珠子一转,便颠的凑到谭笑风跟前:“兄弟,你给是剑宗记名弟子吧。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谭笑风轻轻点头,答道:“谭笑风。天方夜谭的谭,笑容的笑,风筝的风。”

    “哦!原来是谭老弟啊。我叫罗翔,我看上去比你大,不建议的话,你可以叫我罗大哥。”一边说着,一边的用手勾住谭笑风的脖子,那亲密样,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们是从小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呢。

    谭笑风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位自称罗大哥的少年。这...这家伙也太人来熟了吧,而且说话还这么老气横秋的。

    似乎感觉到谭笑风的吃惊,罗翔却并不尴尬,解释道:“可把我憋坏了。老弟,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啊最喜欢讲话了。可自从我被选为记名弟子,跟着那冰块....”讲到这,罗翔顿了一下,偷偷瞄了瞄那坐在船头的凌师姐,发现她没听到后,压低了声音,继续道:“自从被那冰块带走后,我说一次她打我一次,到最后还差点把我的舌头割掉。吓得哥已经好几天没说话了。”说完还忍不住抖了抖,显然是想起一路上自己被虐待的悲惨经历。

    感觉自己这样说很没面子,罗翔又改口道:“当然,哥并不是怕她,哥只是不想别人说我欺负女孩子。哥大人有大量。不和她一个黄毛丫头计较.......”

    看着眼前这个滔滔不绝,自吹自擂的家伙,谭笑风无奈的笑了笑,心想:“还真是话唠子。就这没完没了的架势,别说那个看上去喜欢安静的凌师姐,就算那些闹的人也没几个受的了。”

    抹了抹罗翔那乱溅到自己脸上的唾沫星子,谭笑风苦笑道:“我说。罗翔,罗大哥,你能不能歇会。”

    “哈哈,老弟,不好意思。一时激动,没忍住。”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脸上却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这家伙,脸皮还真厚啊。

    “对了,不知老弟是什么属?”罗翔一边勾搭这谭笑风,一边好奇的问道。

    “我是木、火双系。老弟你呢?”罗翔刚说完又补充道。

    双系!谭笑风有些吃惊的盯着眼前这个体微胖的罗翔,想不到他竟然是双系的。

    “我...我是五行全系的。”谭笑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这种体质虽然被人称为最废材和最变态,但废材成分明显居多。

重要声明:小说《五行剑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