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起床

    “嗯......”又是那个嘶哑的声音“你有你想要拯救的人吗?”“我......我想,我想救我的妹妹。”“是嘛......我教你觉醒血液吧。”“觉醒可以就樱乃吗?”

    “这和我没关系,她的命由你决定。”“我......”“来吧,规则者用你的力量改变规则......”“我的......规则”“对,你的规则,用你的力量让世界不再平衡,现在由你坐庄,由你决定交易。”

    “嗯......”好耀眼。“已经、早晨了......吗?”我用发呆的脑子思考了一下。似乎完全没有睡。闭上眼睛,然后睁开眼睛就好像到了早晨一样,像这样,还真是缺乏时间感——我坐庄,由我来决定交易,什么交易啊。

    可恶啊,也不讲清楚,不过既然有了力量我应该能改变樱乃的吧。我一边想着以便睁开眼睛,又闭上。

    “(刚才,似乎看见未曾见过的景色?)”不熟悉的天花板,不熟悉的房间。“(又来了)”回想一下。脑袋立刻清醒过来了,是这样啊。到了洋馆,我在被带到房间里后,就这样睡着了呢......

    早晨......嘛,说起来可能都睡过了小半了。我直起上半环视四周。还不怎么习惯西洋式房间。不过,倒不是第一次来这种房间了。由于世家的原因吧,或者说是父母的原因吧,还是说职业的原因吧......嘛,总之我对海外的流行很敏感。

    和风或是西洋风,无论那种生活方式我都相当习惯了,在现在这个时代来说,或许还会被周围的人当成异端吧。

    环视房间,没有看到樱乃和木花小姐(想的真美,你还想和她们住一个房间啊)。记得樱乃是在隔壁房间。大概还在睡着呢吧。我立刻换了衣服,来到走廊。

    “......去唤醒樱乃吧”紧紧挨着的,是樱乃的房间。“樱乃,起来了吗?”我在门口喊了一声。“樱乃......?”我洞洞地敲着门。没有反应。“樱乃?”还是没有反应。“喂~樱乃~~?”又叫了一次,没有回答。我突然感到不安。要是睡着......的话还好。

    如果是无法回应的话......状态什么时候恶化,医生都不知道。我当然也不可能知道。“樱乃!”我咔嚓地转动把手,门没有任何抵抗地开了。幸好没有锁,我进入这间房间,和我的寝室布置相同。“樱乃?”上后一个人的影。在那里。虽然在却没有回应,我慌忙地去跑向她。

    “樱乃!喂,怎么了...........吗?”“呼......呼......”“............”“呜喵呜喵......”在那里的是,特别幸福的妹妹的睡脸。“......哈哈,搞错了......,嘛”“呼......哥哥......大人......”“......真是的,在做什么梦啊......”

    我的心里涌起了一种安心、惊讶和少许的怒气混在一起的感觉。“那个......稍微有点变态啦......呜......”这个是说我吗......“......喂”我不自地,砰的一声,轻轻敲了樱乃的头。“......啊呜”

    她露出了很讨厌的表,像蓑虫一般缩到了被窝里。“早上啦,樱乃。不早点起来的话就扣你三块钱啦。”我给奖励只给惩罚,这就是我们家训的讨厌之处。的确,如果扣零花钱的话,小孩子是会拼命起的。

    虽然现在的说起来也不过是一点零用钱,但对很少有零用钱的小孩子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另外,也曾经有过睡过头而被罚光零花钱的事。虽然因此每天起比较准时了,但我也对那奔放的父亲悄悄的产生了恨意。

    ——如此这般地想了很久,樱乃却还是不起来。又是摇又是喊的,我也差不多有点累了。“喂喂,起了起了。”“嗯......呼......”“喂喂,快点给我起了起了。”“呼喵......啊呼~~~~”

    起,起来了?我败了。“呼......呼......”“............”不行,毕竟是对待病人......。但是。对不起,让我做吧。即使是那全能的神也有没有办法的时候啊。

    我两手抓住被子,然后......

    “差·不·多·也·该起————————了吧!!!!”我一口气掀开了被子。没掀褥子差不多也算慈悲了吧。

    “呜哇......好,好冷......”“起来了?”我问着因为寒冷而缩成一团的樱乃。总觉得像是小猫一样。

    “哈呜......”樱乃向我投来愤怒的视线。“惨无人道呦......哥哥大人。”“一点也不哦。”“非常的惨无人道呦......哥哥大人。”“说什么呢,这可是替妹妹着想的兄长的温柔啊。”

    “是这样吗?”樱乃将信将疑的问道“啊啊,当然啦”“是这样啊。”樱乃一副明了的样子...“啊。”我有点心虚了。“......是这样吗?”完了樱乃好像听出我的心虚了...“......啊”比刚才还要心虚了“好温柔啊......哥哥大人......”

    怎么?刚才那句好像是责备的语气啊,是我的错觉吗?“......那,体怎么样?”我开始转移话题了“没问题......?”“头痛,恶寒,呕吐,疼痛......什么的有过吗?”总觉的我想让她生病一样“只是很冷啦。”“......哦。只有这个”“嗯......”

    我把手放在樱乃的头上。好温暖......说不定稍微有点发,但是以樱乃的标准的话,在平常的范围内。“平常的温度。觉得冷只是暂时的。赶快起。”“哈呜......”樱乃又想睡过去了吗“喂喂......”“......是~”

    感觉她有点发着呆地从上下来。“呀——!”突然,摔倒在地板上。“没,没事把?”“地板......”“嗯?”“地板......低了。”樱乃带着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说道。“怎么?不是很平常吗?”“地板该有这么高。”这么说着的樱乃比划着,和差不多高的位置。

    “......这是睡榻榻米的况吧。”头疼啊。“赶快起来,换衣服咯!”“是......”

    慢吞吞地......“......”兴高采烈地......“......”脱啊脱啊......

    哗啦......伴随着衣服摩擦的声音,雪白的香肩露了出来。“...........樱乃”“......嗯?”“你是想在我面前换衣服吗?”“唉?”“......”

    “......啊”她看着我,红晕爬上脸。“哥,哥哥大人请出去!”“反应也太慢了啊.....真是的。”我靠着走廊的墙壁叹了口气。差不多就要全部被看到了哦。不觉的可惜吗?......啊,当然,真可惜啊。(那你还提醒她)

    “怎么了?”“啊......不,只是......唉,木花小姐?”到底从什么地方出现的?!这家伙!!

    “早上好。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所以来叫你们下去吃早饭......”“啊,是。马上到。”“是,那么拜托了。”她虽然这么说着却没有往会走,而是来到樱乃门前咚咚地敲门。“樱乃小姐,早饭准备好了哦。”

    “啊,等......现在开门的话......”“呀!!!”哗像是狙击一样,枕头命中了木花小姐的脸。.................................

    “对,对不起......下意识地......”“没事,突然就这么打开门的我也有不对。”“但,但是......哈呜.....”

    早饭,该怎么说呢,一股暧昧的气氛包围了整个桌子。樱乃该怎么说呢,本来就很认生的,可是——

    一点也感觉不到能自在说话的口气。果然,是离开家的原因么。“......?”“呵呵......”木花小姐微笑的看着我们。

    “怎么了?”“关系真好呢。”“普通而已吧。”我并没有感觉我们算是关系特别好的兄妹。不如说,周围的人都像对待一个已经毁坏的东西一样对待她,只是我对她比较亲切吧。

    “看见你们关系这么好,真让人羡慕。”木花小姐微笑地看着我的脸。我害羞了起来,赶紧转换话题。“木花小姐有兄弟姐妹什么的吗?”“曾经有一个兄长。”

    “难道不是同样的感觉吗?”我只是随口问问,不过马上注意到木花小姐的话用的是过去时。果然,木花像是很困扰的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钢琴之森之规则者之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