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千谨尘的回忆【9】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恭迎血帝回宫。”千谨尘面无表的被瞑煞拉着,看着庞大气势恢宏的血帝宫,千谨尘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里是万魔齐集,各个脸上都是恭恭敬敬,林立在两边,瞑煞的脸上一就挂着令人眩目的笑容,径直走到血帝宫那最高的位置,红色的衣裙随着瞑煞的影做出了一个美丽的弧度,英姿美态一切尽在不言中,瞑煞的体微微的倾斜的靠在后那散发着墨黑色的黑暗气息的宝座上,玩弄着自己的手指,一只手顺手一拉,千谨尘就老老实实地坐在了瞑煞的边,千谨尘微微一愣,刚想要站起来,但是发觉瞑煞的手扣在自己的腰间,力气大得惊人,千谨尘根本无法移动,就这样一个简单而微小的姿势,顿时血帝宫似乎有了一场轩然大波,似乎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够经过血帝的许坐在其边的,血帝不见的这些子里到底去了哪里,干了什么,竟然领回来这么一个男人,看样子好像是非常的宠,胆子大一点的抬起头微微的瞧了一眼,瞬间愣住了,做在瞑煞边的这个男人,黑色的堂,黑色的地毯,黑色的帘幕,金色的流苏,暗紫色的妖火灼灼的燃烧,黑宝石一般的宝座上面坐着一袭白衣的他,长发一泻而下,额前的碎发遮盖住了他黑宝石一般深邃的双眼,低垂眼帘,那微微有些颤动的嘴唇,形成了魅惑的弧度,万魔微微抬头,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惊天容颜,那双眼睛偶尔眨了眨,似乎划过了某种不知名的绪,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的被他吸引,心随他动,他不需要做什么,就只是这样静静地坐在那里,也无法让人忽略他的美丽,这种美是天生的,是透着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哎呦呦~你看看他们的神啊,恨不得把你吞到肚子里面,怪只怪你什么都没有做还是那么的让人罢不能。”瞑煞微微一笑,勾起红唇凑到千谨尘的耳边说道,千谨尘的耳朵微微的有酥麻,千谨尘转过头等了瞑煞一眼,是为警告,可惜体根本就动弹不得,拼命地扭动只会让人看起来像是拒还迎,瞅着底下**辣的视线,千谨尘的脸十分不争气的红了。

    “你放开我!快放开我。”千谨尘无济于事的想要挣脱瞑煞的手,气急败坏的脸上更加红了起来,看起来滴。

    “放开你啊~好啊!”瞑煞突然坏心眼的一笑,猛的放手,由于刚才挣扎得太厉害,体猛地向前一顷,眼看就要撞到那一根金柱之上,瞑煞的红菱瞬间的缠在了千谨尘的腰间,手指只是轻轻一勾,千谨尘顿时在瞑煞的上做了一个满怀,千谨尘坐定之后,瞑煞那坏心眼的笑容直接扩大,想要挣脱可是那只纤细的胳膊就像是装上了千斤顶一样,根本无法挣脱,瞑煞看着怀中千谨尘又气又恼,又拿自己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顿时心大好。

    “煞儿。”本来在底下津津有味的看着他们最最尊敬的血帝和这个男人打骂俏,可是突然穿着来一个声音,就如同冰冷的钢刀直直的戳人的心窝的感觉,纷纷全部低头,妖帝生气起来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比起血帝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没人再敢抬头看。

    “呵呵······好了,不逗你了,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别乱动不然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啊!”千谨尘看着瞑煞戏谑的脸,顿时起就不打一处来,但是却有真的是不敢乱动,如果乱动的话,不知道这个女人又会做什么让人接受不了的动作,。一想起刚才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竟然是那个样子,千谨尘就觉得气结,瞑煞看着千谨尘吃瘪的样子,别提心里有多开心了,转过头,那笑容依然不减,感觉到瞑煞那抹不明所以的笑容,底下的人不打了一个寒战。

    “把地皇带上来。”瞑煞专注于自己的手指,但那声音却带着气氛的冰冷三分的杀意,之令人感觉到窒息。

    只听得一阵丁玲丁玲的声音,地皇双手双脚都栓着用玄铁打造的铐镣,坚硬不催,再看看地皇那血流不止的琵琶骨,往意气风发目空一切的地皇竟也落得了如此下场,真是可叹又可悲,那脸色更是比以往更加的鬼气森森。

    “别来无恙啊!地皇,当初本帝就警告过你,不要跟本帝作对,可是你却偏偏的不听,你知不知道你败在了什么地方啊?”瞑煞的声音悠扬的回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没有人能够猜透瞑煞的心思,可是当她对你越是平静的时候,那么就说明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哼~胜者为王,败者寇,今天本皇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本皇告诉你,整个魔界有几个人是真心的臣服于你的,你自己心里恐怕比谁都要清楚,等着吧~你总有一天也会像我一样,我会在地狱里等着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地皇看起来很癫狂,似乎已经什么也不顾了,他的话瞬间让万魔心里咯噔了一下,生怕血帝一个不高兴把火气发到他们的上。

    “真心臣服?呵呵······本帝今天在这里告诉你,恐惧永远比什么真心更加重要,本帝要你们的真心有何用,本来本帝是不想把事做得太绝,但是你既然已经无所顾忌了,那么本帝就不需要留什么面了,地狱?你以为本帝会让你进地狱吗?错,大错特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堂无路,地狱无门,背叛本帝的下场你从一开始就应该想得到,本帝是不会许背叛本帝的人很舒服的在这个世界上。”瞑煞残忍的勾起了一个冰冷微笑,一只手轻轻地在空气中划过,一个庞大的黑色的就像是一个钟盘一样的东西在地上,面上直的悬着有很多刀刃的东西,万魔看到这个东西都不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玄冰戟,不论神魔都会被玄冰戟的威力吓到,他会活生生的将你的体撕成碎片,元神也会随着神遗弃化为灰烬,自此在这个世界永远的消失,永远不可能会有生存的机会,这是唯一的一件能让神魔置于死地的武器就是玄冰戟。

    “本来以为或许永远用不上这个东西,但是今天你就为他来做第一个人吧!后悔吗?”瞑煞走下来轻轻地抚摸哪生硬冰冷的玄冰戟,一下又一下,很轻柔,但是却让人生生的不寒而栗。

    “你······你······不要,不要······血帝,我······我求求你,不要······”刚才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地皇,看到玄冰戟的那一个瞬间顿时所有的骄傲自信全部坍塌,此刻就像是一只狗一样的摇尾乞怜,想要换取瞑煞的一点点的同心,只可惜,瞑煞永远不会放过背叛他的人,永远不会。

    “看见你可怜的样子,有一点同心的人恐怕都会动容吧······”瞑煞的语气幽幽的,似乎给人一种她会放过地皇的错觉,可是突然她话锋一转,顿时天地似乎都为之一颤:“可惜······我从来就没有心,何来的同心呢?地皇,你背叛我的那一天,着玄冰戟就一直在等待你了。”瞑煞的双眼眸的投在地皇的上,一只手猛地一挥,地皇的体就稳稳当当的跌坐在了玄冰戟上面。

    “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啊······啊······”就在地皇接触到玄冰戟的那一个瞬间,玄冰戟顿时旋转起来,幽蓝色的光芒由暗变亮,听到地皇撕心肺的声音,万魔只觉得自己都快要喘不上气来了,怯生生地注视着在玄冰戟上血横飞,体渐渐被撕成碎片的地皇,就此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害怕吗?”瞑煞把玩着自己的戒指,她的声音在哪撕心裂肺动人心悬的景之后竟显得是如此的森恐怖。

    “呵呵······这并不可怕,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本帝要将地皇送到玄冰戟上面呢?原因很简单,你们其中如果再出现地皇这样的人,你们的下场会比他惨烈一千倍一万倍,本帝不想杀你们,但是你们不要妄想在本帝的边做什么手脚,明白吗?”瞑煞的眼神顿时扫过,一片森。

    “是,我等对血帝自此以后忠心耿耿,永无二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瞑煞放声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凛冽的让人害怕,冻结了所有人的心,千谨尘双手颤抖者,原来这就是血帝,千谨尘从未想过血帝原来就是这样残忍,瞑煞在自己面前永远是嬉皮笑脸,似乎从未有过这样的神,这样令人不寒而栗的神,对于背叛的人那种毫无留的手段,面对被撕成碎片的地皇,也未曾眨过一下眼睛,这原来就是血帝。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