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千谨尘的回忆【8】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你是在引我吗?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如你所愿好了。”瞑煞勾起嘴唇印在了千谨尘冰凉的嘴唇上,蜻蜓点水一般,轻轻的贴在了上面,千谨尘脑子哄的一片空白,忘记了所有,本来已经快要开机的大脑顿时陷入两人瘫痪,瞑煞看着千谨尘呆愣的模样眼角流出一丝浅浅的笑意,瞑煞没有继续深入的动作,只是微笑的离开了千谨尘的嘴唇,很显然他已经彻底的死机了。

    “好了,时间很久了,我去找吃的,你乖乖的呆在这里,不要乱跑哦,很危险的,宝贝。”瞑煞一个转就已经消失在了千谨尘的面前,某位可怜的千小朋友似乎还是一副石化状,久久才反应过来,脸上的红潮顿时排山倒海之势赶来,千谨尘的心跳越来越快,快的快要提到了嗓子眼儿了,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刚才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如梦如幻,可恶的是自己竟然没有拒绝,竟然还有一种沉醉其中无法拒绝的感觉,她的唇很冷,但是却又带着一股奇异的芳香,让人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自己刚才真是昏了头了,怎么会眷恋一个自己要除掉的敌人的温柔里呢?怎么会这样,自己到底怎么了,千谨尘颓然的坐在地上,不知所措,心乱如麻,还有刚才那个女人叫他什么来着,宝贝!一想到就觉得自己的双颊发烫,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呀!

    突然觉得手掌之中黏糊糊的,似乎还带着什么特别的味道,千谨尘这才感觉到了,急忙张开手掌,这……千谨尘的手掌上几乎已经被血染遍,浓浓的血腥味充斥着千谨尘的每一根神经,这是……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怎么会……这是谁的血,难道是她的吗?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她怎么会流这么多的血,千谨尘将视线转移到刚才瞑煞躺着的地方,一片的血红犹如梅花一般绽放在这个冰雪的世界里,千谨尘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猛的坐在暝煞上的时候似乎听到了她的闷哼的声音,还有那张突然变得更加惨白的脸,自己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呢?她会不会有事呢?刚才自己的反应怎么这么迟钝呢?她……千谨尘站起来走到洞口想要寻觅那一抹鲜红的影,可惜依旧白茫茫的一片,千谨尘不担心起来,从来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一刻那么想看到她。

    “哎,看来只能牺牲你了。”瞑煞站在冰龙的残骸面前摇了摇头,本来他的元神已经是形俱灭了,自己要是在这么做好像是有一点的不厚道,但是总不能为了厚道连命都不要了,自己是没什么关系,那跟男人不吃可不行啊,要是饿晕了,最后事儿还是自己的。

    ---------------------------------------------------------------------------------------------

    “好了,看来我们之后还是可以支撑几天的。”瞑煞将冰龙的尸丢在地上,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看着千谨尘说道,话刚说完,只觉得自己面前一黑,猛的落到一个宽厚带着丝丝清香的怀抱中,瞑煞微微的愣了愣,不过瞑煞是不会认为千谨尘是投怀送抱,虽然不明白这个家伙到底发什么神经,但是看起来好像有一些不对劲儿。

    “喂,你是被我迷倒了,想要投怀送抱吗?不过我可告诉你啊,想对本帝投怀送抱的男人不在少数,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是准备趁虚而入吧,本帝先说明啊,本帝不喜欢霸王硬上弓。”瞑煞的样子似乎是永远的没有一个正形儿,半开着玩笑说道,本来千谨尘的心因为瞑煞的伤口本来心中隐隐作痛,但是听到瞑煞的声音,那原本的好感和心疼顿时然无存。

    “你······你不要脸。”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了这么一句非常没有营养的话,对于免疫力超强的瞑煞来说,似乎不起到什么作用。

    “你已经说过很多遍,我已经知道了,但是你没有必要一次又一次的说嘛!真是的,年纪不大忘事儿倒快。”瞑煞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冲着千谨尘摇了摇头。

    “你为什么会受伤。”千谨尘深吸了一口气,面色严肃地看着瞑煞说道。

    “受伤?我没有受伤。”瞑煞微笑着摇了摇头。

    “你还说没有,你以为你穿着红色的衣服我就不知道你受伤了吗?刚才我的手上全都是你的血,你还不承认吗?你到底为什么会受伤?谁伤了你。”千谨尘的声音因为担心所以变得非常的焦躁甚至有些尖锐,千谨尘记得很清楚,自己已经将内丹送到了瞑煞的体里面,那个时候她已经痊愈了,这个明显是在那之后受的伤,可是这里荒无人烟的,怎么可能会有人伤的了她呢?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总之我现在还好好的站在你面前,还没死呢!其他不需要多问,坐下,饿的话就吃这个吧!别那么多的废话。”瞑煞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地上的冰龙的尸说道。

    “你······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这不是我该关心的事。”

    “这个就是你不应该关心的事,该文的就问,不该问的就不要问,明白吗?”瞑煞的那双眼睛硬生生的将千谨尘所有的话都了回去,转站在了雪洞门口,这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冰冷,千谨尘冷冷的看着瞑煞的背影,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罢了,她是一个没有感的人,对任何人都可以翻脸不认人的人,自己在她心中也始终是以一个任何人而已,或许比一个过客都不如,也对~自己和她只是两条不能相交的平行线而已,不交则以,一交便是兵戈相见,你死我亡,他们注定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只能是仇敌,这么些子过去了,千谨尘都忘记了,眼前的女人不是普通的女人,她是血帝,是天界与处置而后快的妖魔。

    “来了~”数两人未曾说过一句话,整个寒冰地狱变得更加的冷冽,终于,瞑煞的嘴唇里吐出这两个字,千谨尘也是下意识地抬头看着瞑煞,只见多的那张寒如地狱的脸瞬间的融化了几分,大地竟不的猛烈的颤抖起来,天地为之变色,似乎有一种外来的力量正在吞噬这个地方,只听到一阵尖锐异常的声音,外面原本洁白无垠瞬间漆暗无比,只听得雪浪奔腾,一片的排山倒海。

    “煞儿,我终于看到你了,我终于见到你了,为什么要把自己深陷险地,你这个笨蛋。”来者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形貌潇洒,头角峥嵘,气质清癯,风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但却布满了殷红的血丝,深黯的眼睛看似平静,但眼底却波涛涌熊,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他的边围绕着一股冰凉却也火的奇怪的气息,那人将瞑煞紧紧的揽入怀中,全微微颤抖,千谨尘觉得自己的口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让人喘不过气,不知为何千谨尘心底隐隐的有些疼,只能别过脸去不看着一幕让人觉得刺眼的画面。

    “不这样的话,怎么斩草除根呢?再说了,我不会有事的,不是还有你吗?”瞑煞慵懒的靠在瞑殇的怀中,气息懒散,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千谨尘看在眼里更是大大的不屑,这样光天化之下躺在一个男人的怀中,看到了吧!这就是这个女人的本来的面目,长得美若天仙又如何,这样的嘴脸真是令人厌恶,千谨尘在心底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告诫自己什么事一样。

    “他是谁?”听着这个男人浑厚的声音,千谨尘抬起头面对着这个男人犀利而尖锐的目光果敢地迎了上去,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条白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全散发着跟他的神一样平淡的气质!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散发着沉静的气息,薄薄的嘴唇好看的抿着,深邃得看不到底的眼睛则正着刀锋,戒备地盯着,这是瞑殇对眼前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看着,不仅自己的手臂将怀中的人儿搂得更近了,千谨尘的眼神永远只是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个对他充满了敌意的男人,再看了看这个男人那双和瞑煞如出一辙的血瞳,千谨尘的心里似乎明白两人之间的关系了,但是看着那双抱着瞑煞的手,还是觉得微微的刺眼。

    “你不很早就知道了嘛?何必明知故问呢?瞑殇,你比我预期的来的要早啊。”瞑煞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说道。

    “你还敢说,你竟然敢一个人独创黑暗地宫,你知不知道这是多么的危险,就算是你有饵,那也是非常危险的,我若来迟几天,又有多少状况发生。”瞑煞不气结,从小瞑煞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常常自己做决定,想干什么干什么,着实让自己担了不少的心,本来以为这千年一过,瞑煞多少页稳重了些许,可是没有想到还是这么喜欢冒险相搏。

    “想要我的命的人,还没出生呢!这个地皇,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留着他迟早是大患,所以杀了他以绝后患,不过幸好我有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去往黑暗地宫,原本我以为这个地皇还是少少的有一些脑子的,可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上当了,真是费心我还想了那么多的计策,结果一招就把他搞定了,真是没有成就感。”瞑煞貌似一脸可惜的看着瞑殇说道。

    “你呀······你什么时候能改一改你的毛病,你这样做会让我担心死的知不知道啊。”瞑殇无可奈何的伸出手指点了点瞑煞的额头。

    在一旁的千谨尘脑子一下子炸开了,原来······原来自己到头来只不过是一个饵,一个又利用价值的饵,千谨尘的心在颤抖,自己在她心里连一个过客都不如,只是一个利用工具,一个工具,千谨尘的退踉跄的退后了几步,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

    “走吧!我可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一秒种了。”瞑煞不留痕迹一般的推出了瞑殇的怀抱转走到千谨尘的边。

    “千尘,我们该走了,你傻站在这里干什么?”瞑煞轻轻的拍了拍千谨尘的肩膀说道。

    “我在你心里只是一件作为工具的饵吗?你是不是老早就已经盘算好了呢?”千谨尘觉得自己有一种窒息的疼痛在心间徘徊。

    “千尘,有些事你不知道是最好的,何必要把所有的事都弄得很明白,这个世间上都是在相互利用,何必在意那么多。”瞑煞的眼神微微的暗了暗淡淡的说道。

    “我让你回答我。”千谨尘的声音冰凉,空洞的眼神看着瞑煞。

    “是,也不全是。”瞑煞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千谨尘又恢复了平淡的神,似乎刚才的只是一个幻觉而已,瞑煞点了点头,拉着千谨尘离开了,瞑殇更是紧紧的尾随后,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里微微的不安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