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千谨尘的回忆【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可惜?哈哈哈哈······血帝是在为自己今天葬黑暗地宫感到可惜吗?血帝,你是不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你会死在我地皇的手上啊。哈哈哈哈哈哈······到时候整个魔界就是我地皇的天下了,哈哈哈哈哈哈······”眼前的地皇笑的狰狞,那黑袍下的体似乎也在不停地颤抖,,让人感觉到了气森森。

    “不是~地皇,我实在可惜你竟然放弃了最后生存的权力,背叛本帝的人永远不会有好下场。”瞑煞的嘴角勾起一丝近乎于嗜血残忍的微笑看着眼前似乎成竹在的地皇。

    “是吗?本皇真是佩服血帝的震惊,死到临头竟然能够临危不惧,本皇是应该夸你勇敢呢?还是不知死活。”地皇哈哈大笑,此刻似乎已经看到了瞑煞死在了他的面前一样。

    “谢谢夸奖,背叛本帝,一定是你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瞑煞那双眼睛看不出喜怒,但在眼底却弥漫出了阵阵的杀气,瞑煞这一生最讨厌的便是背叛,既然背叛了,在瞑煞的眼中那必然是必死无疑。

    “血帝,今天就让本皇亲手结束了你。”地皇似乎在微微的念起法诀,手中黑紫色的光芒越聚越多,那光芒诡异,浑浊,又像野兽张开的血盆大口一般。地皇灵力运转,手腕只是轻轻的一翻,顿时整个黑暗地宫怨念死气,以其凌厉之势汇集在了一起,悬浮在空中。黑暗地宫原本是六界之中怨念最为深重的地方,孤魂野鬼,六道妖邪的妖气几乎都在此聚集,黑暗地宫顿时鬼哭狼嚎,各种死状惨烈的鬼魂都从地上,四处爬了过来,瞑煞看着这一切,嘴角的那一抹笑意更浓,只是轻轻地化指为兰,双手缓缓推开,那血红色的妖冶的光芒便笼罩在整个黑暗地宫,一点一点地渗进去。原本黑暗潮湿森的黑暗地宫顿时被照了一个通亮,站在瞑煞后的千谨尘这才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整个黑暗地宫,全部都是断肢残骸,到处弥漫着血腥黑暗,鬼魂们被这血红色的光照到之后,发出了更加凄厉的嘶叫声,但是各种死相更加惨烈的鬼魂还是从地面上到处爬了出来,不是没有手就是没有脚,有的没有眼睛,有的只有上半个子,有的只有下半,有的竟然只有一个头,不尽其数的向着瞑煞爬了过来,越来越多,千谨尘只觉得自己的胃里一阵的翻江倒海,想要吐出来,但是却吐不出来,都说地狱可怕,黑暗地宫却更加的可怕,痛苦的根源,极具人间痛苦的地方。

    “这点就受不了了吗?人类,刚才我让你走你不走,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我劝你还是不要东张西望的好,乖乖地呆在我的后面就好了,闭上眼睛不要看。”瞑煞的声音冷得让人起一层的鸡皮疙瘩,千谨尘微微的一愣,看着额间微微地冒着细汗的瞑煞,心中不涌上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是在关心自己吗?关心吗?看着千谨尘乖乖地呆在瞑煞的后很奇怪没有说一句反驳的话,瞑煞只是当是千谨尘被这样的地方吓得傻了,如果瞑煞只是此刻千谨尘的想法之后不知道作何感想。

    “地皇,你就这点本事吗?凭这些无主孤魂就想要本帝的命,那也太简单了吧!”看着到处血流成河的鬼魂,瞑煞的眼里语气里始终是无尽的狂妄,没有一丝的害怕。

    “简单?哈哈哈哈哈哈哈······血帝,既然本皇已经下定决心要铲除你,怎么可能让你死得那么舒服呢?”地皇虽然没有笑,但是千谨尘可以感觉到这个地皇此刻森森的笑意,看着有增无减的鬼魂,千谨尘不担心起来,她可以应付得了吗?

    “血池地狱,泯灭天地,出来吧!”那个地皇突然一阵的怒吼,千谨尘明显地感觉到了一股常人难以忍受的灼扑面而来,地面在颤抖,似乎要崩裂开来一样,千谨尘下意识担忧的看着瞑煞,果然,瞑煞脸上的笑意不在,有的只是深深的凝重,和哪一张万年似乎都不会变的寒冰脸,这么灼的温度,瞑煞那张脸还是能让人感觉到寒意,想到这里,大地似乎震动得更加厉害了,那灼的温度愈演愈烈,千谨尘觉得自己的子仿佛要跟着融化了一般,在心里默念清心咒,似乎能够驱散周的滚烫一般的气息,伴随着剧烈的震动,原本完好无缺的地方顿时四处的崩裂开来,地下是血红的如同岩浆一般的液体,冒着常人难以忍受的温度,可尽管是这样,在血池里依旧有无数的鬼魂在死力的惨叫,这样的惨叫似乎能把人的心叫的撕裂开来一样,千谨尘觉得自己的心口微微的有些刺痛。

    “笨蛋,捂住耳朵。”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千谨尘诧异的抬头,看着瞑煞。

    “看什么看,难道你想心脏碎裂吗?”听着瞑煞的声音,千谨尘似乎才隐隐的明白了,原来鬼魂的嘶叫声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千谨尘正正的看向前面,鬼魂越来越多,看着瞑煞额头上的细汗,千谨尘知道眼前的一幕到底是有多么的糟糕。

    “血咒,破。”之间瞑煞朱唇微微的奔出这几个字,瞑煞的两只手指间,似乎是整个人的上都爆发出来一种妖红红的发黑的光束,冲着地皇气势汹汹而去。

    “想破阵没这么容易。”地皇反手一挡,此时血池地狱、黑暗地狱合二为一,地皇又在一旁相助,两种妖孽的光束在空中迅速展开,膨胀,光华下,将整个罩住,修长的红菱重重的拍打着血池,每一下都是灵光四溅。

    瞑煞眉眼一横,左手做兰指状,右手紧紧地抓住千谨尘微微一挑,轻轻波动,便见一直血红色的凤凰状的鸟儿开始旋转,分化,形成一个散布的血阵,整个血阵变的棱角分明,凌厉气势更是凶猛,犹如银边的铠甲,中心更是变成了刚硬的弩口,血红色的如同钢刀一般得向外散去。

    地皇顿时急速旋转,从他后突然冒出了一只黑紫色的蛟蛇,张牙舞爪的蛟蛇“噗”的一声喷出一团黑色球体,但见漫天皆是血红的残瓣孤零的飘坠,千谨尘明显感觉到瞑煞上传来的一丝震动,血阵渐渐舒展开来,殷红的翅膀,殷红的喙,凤凰盘旋,同样也是以虚体出现,“啾”的一声长鸣,扑着翅膀于蛟蛇展开了搏斗。

    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将仅残留的一点缝隙弥补,鬼火交杂,相互拼斗,时而断肢残骸,立即在空中化为幻影,迅速消散,顿时千谨尘此生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画面,鬼哭狼嚎妖火漫天,不绝于耳。

    “碰”从后传来一阵震天动地的响声,千谨尘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的子急速的下降,又一阵冰冷刺骨的感觉传遍了千谨尘的周。,原来后的地面随之一样的崩裂,只不过下面不是岩浆,不是血池,而是寒冰,刺骨的寒冰,感觉到自己的手上有一只笔者寒冰更加让人刺骨的手抓着自己的手,千谨尘抬起头,那一瞬硬件眼神无辜之极,透着清澈,一副没有明白过来的样子。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瞑煞微微的有些震怒的看着千谨尘,尤其是看到千谨尘的眼神瞑煞更是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个人类是脑袋坏掉了吗?不乖乖的站在自己的后,竟然到处的乱看,让人有了可乘之机,虽然是这样,但是瞑煞却未曾放开千谨尘的手。

    “我······”千谨尘自知理亏,只能静默不语,知道是自己给她惹了麻烦,但是自己的子此刻就悬挂早在她的手上,无法动弹。

    “笨蛋。”瞑煞看着面前越来越凶猛的鬼灵军团,没想到地皇竟然悄然有了如此的实力,真是自己的疏忽,此刻竟还要估计这个笨蛋,瞑煞真的非常想放手,但是却又不知怎的放不开。

    “哈哈哈哈哈哈······冷血绝的血帝也会有顾忌别人的时候吗?真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还顾忌这个人类,地皇似乎找到了瞑煞的弱点,瞬间,所有的鬼灵军团铺天盖地一样的向着千谨尘冲了过去,瞑煞伸出另一只手猛地一挥,但也只能是杯水车薪,因为鬼灵军团是不死的,是会越来越多,刚刚的打斗已经耗费了太多的灵力,现在明显灵力减少了不少。

    “你去死吧!”从后不知何时冒出来的地皇,一掌打在了瞑煞的上,两个人的子一齐跌进了万丈寒冰之中,大地迅速的闭合。

    ---------------------------------------------------------------------------------------------

    冷,是极致的冷,千谨尘在这种寒冷中醒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漫天雪地一片的寒冰,刺骨的冷,冷的然人有一种想要疯掉的感觉,突然觉得自己的手上似乎多了一个力,千谨尘这才反应过来看向旁,原本万张寒冰之下静音除了阵阵的血红,受伤了?这是千谨尘的第一反应,随即又想,就算是从上面掉下来,堂堂血帝怎么可能会受伤呢?最多也就是晕过去了而已,自己也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千谨尘奇怪的看着瞑煞,突然感觉到了手心的一股灼,不愣住了······原来是为了保护自己,千谨尘回忆着刚才他们掉下来的时候,瞑煞不知道给自己到底灌输了什么,只是到那个时候自己突然急速下降的体顿时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在高空落下,如果要保护一个人的时候,必须要讲真气传入那个人的体,但是这个人同样地会受到双倍的撞击力,刚才瞑煞在经过一番的殊死搏斗,如今有这样,不死已经是死里逃生了,想到这里,千谨尘急忙地将瞑煞富了起来,右手传来一阵的温,还在流血,千谨尘茫然地看着周围一片的雪白,只能用双手紧紧地抱住了瞑煞的体,千谨尘冷不跌的打了一个寒战,瞑煞的体比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更加令人感觉到寒意,感觉到怀中的女人似乎越来越虚弱了,一点一点红色的光在涣散,千谨尘心微微一紧,在这样下去恐怕······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支撑不住,怎么办?千谨尘顿时手足无措,她不能死,不能死,千谨尘在心里面说道,随手扶住口,为什么有些疼呢?等一下······内丹可以救她,千谨尘微微的看向已经昏迷不醒的瞑煞,她死了,帝父也消除了心头大患,自己此番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铲除她吗?可是······她刚才却救了他,千谨尘的脑子里很乱,急之中,这一次是她救了自己,现在他酒她,也是理之中,自己只不过是不想欠别人的,对!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自己才下不去手的,等救了她之后,再杀了她,对,想到这里,千谨尘的神色慌乱的抱起了边的瞑煞,双手捧住了瞑煞那张精巧的脸,那双邪魅嗜血的丹凤眼此刻已闭上了,那血红的嘴唇勾着一抹邪笑,似乎不管什么时候,她的脸上都有这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显得诡异又魅惑……有女妖且丽,裴回湘水湄。水湄兰杜芳,采之将寄谁。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千谨尘看着突然一个回神,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粉红,都什么时候了自己竟然还有心在这里······摒除一些杂念,千谨尘将瞑煞的体翻转过来,深吸一口气将冰凉的嘴唇附在瞑煞那妖孽的红唇之上,一阵冰冷,似乎将自己全的温度吸了过去一般,两人嘴唇之间渐渐的散发出明亮的光。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