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千谨尘的回忆【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滚!”瞑殇的眼睛愤怒的看向依偎在瞑煞怀中的两个男人,嫉妒的火焰似乎要烧毁眼前所有的一切,两个男人不有些害怕的看着面前的妖帝瞑殇,妖帝,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但是血帝也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血帝没有让他们离开,就算是妖帝下令他们也不敢,因为血帝的残忍,对所有人的冷酷,是他们尝试不起的,血帝这一秒可以将你推上天,下一秒可以将你送进地狱。

    “没有听到本帝说过的话吗?滚出去。”瞑殇眼中妒忌的火焰更甚,两人均为为难地看了一眼血帝。

    “瞑殇,你最好不要忘记,这里是血帝宫,还轮不到你来发号施令,他们都是我的魔妃,你让他们上哪里去呢?如果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像我一样的好好的安抚一下你的妖妃三千,比较实际一点的好。”瞑煞伸出一只手挑逗着旁的红姬说道。

    “滚。”瞑殇此刻是真的怒了,冷冷的一个词从嘴里面吐出来,顿时整个血帝宫似乎都蔓延上了一层的冰雪,冷得让人从心底里发寒。

    “好了,看起来你好像找本帝真的有事,好,宝贝们,先回宫去好好的把自己打扮一下,今晚本帝来找你们。”瞑煞暧昧地看向两人露出一个百万美金一般的笑容,两人均为害羞一笑,便很快的离开了。

    “好了,他们都走了如你所愿,有事吗?你知不知道我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呢?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啊。”瞑煞看似全然无视了瞑殇眼中的心痛,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你就真的真的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吗?你一定要这样无的伤害我吗?千年来,我无怨无悔的守在你的边,我以为我的心意你懂,尽管我们是亲生的兄妹,我也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接受我的,可是煞儿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就只因为我你吗?难道就只因为我是你的亲哥哥吗?在伤害我的同事难道你都没有一点点的疼吗?”瞑殇的眼中流下一滴泪,看着瞑煞。

    “瞑殇,你的心意我知道,但是很抱歉我们不可能,我只能是兄妹,为什么要改变呢?现在不是很好吗?难道你忘了母后临死之前说过的那句话吗?你忘了,可我永远不会忘,永远不会,现在这样对我们两个都好,这个东西,不是你我能够拥有的。”瞑煞的脸上闪过一丝的疼痛和暴敛,瞑殇站在后,原来她一直没有忘记,一直没有忘记。

    “那只是一个意外,为何你要让千年之前的事锢你自己呢?那个男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为什么还是忘不掉呢?他是他,我是我,他所做的事我不会。”瞑殇的上前紧紧地抱住了瞑煞,这一次瞑煞没有挣扎也没有拒绝,只是她那毫无温度的体再告诉瞑殇她已经没有了。

    “那又怎么样?他死了,不对,应该是他生不如死了,他每每夜经受着这个世界上最极致的痛苦,每一次看到他痛苦的表,我都会有一种最极致的快乐,可是我仍然会想到母后的死,所以我会在他每一次快要魂飞魄散之际来救治他,等他好了,我会继续对他的折磨,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要把我尝到的痛苦十倍千倍万倍的还给他,只要他想要的,我永远不会给他,这下你知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为什么会那么竭尽全力的帮他,那是因为我要他尝到什么事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瞑煞任由瞑殇将她抱在怀中,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

    “煞儿,其实那只是一个意外,并不代表所有的男人都是那个样子,只要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想你保证,我对你是真心真意,永远不会改变的。”瞑殇双柱抓着瞑煞的肩膀说道。

    “永远的时间会有多长,瞑殇,别再我了,像这样,我们至少还可以做兄妹,捅破了这一层的窗户纸,我们连兄妹都做不成。”瞑煞看着瞑殇眼神一片清冷的说道。

    “我会给你时间的,不管多长的时间我都会等的,一千年不行那就两千年,我会告诉你,我对你的永远是多长,我你。”瞑殇在瞑煞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便离开了,瞑煞坐在椅子上面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也不见有一丝天亮呢?在这么下去自己要怎么出去呢?那个该死的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三番四次的跟自己过不去呢?如今倒好,自己一走了之,也没有告诉自己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魔界的女人果然是狡猾,千谨尘在心里愤愤的想。【千谨尘小朋友,你貌似好像忘记了,似乎是你自己把人家赶走的好吧!现在却来这里怨天尤人。】

    “我怎么听见有人在这里骂我呢?要知道在背后说别人坏话是要遭报应的。”一阵红色的光顿时出现了,瞑煞含笑的看着眉头紧皱的千谨尘。

    “你······你怎么又来了。”千谨尘愤愤的看了一眼瞑煞。

    “呦~我说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你不是已经走了吗?前几天也不知道是谁理直气壮的样子,根本就不需要我,你自己也可以走,是你自己赶我走的,现在反而在背后说我的坏话。”瞑煞靠在崖壁之上一脸的调笑。

    “你······”千谨尘被瞑煞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自从今魔界以来总是和这个奇怪女人纠缠,但是貌似自己好像总是说不过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个女人总能轻易的挑起自己的怒火,在神界的一千年以来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自己从来都是心如止水的,但是不知道从什么开始竟然有了别的绪。

    “行了,我说你这个男人真是有意思,如果不是看来我对你还有点兴趣的份上的话,我可真想把你丢在这里直接做了万妖的早餐,你要知道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碰过人血了,他们对于你已经是跃跃试了,不过,还好,你没有乱跑,这里是黑暗地宫,每走一步就有可能遭到生命的危险,而且这里永远都是黑暗的摇篮,永远没有白天,就算是你有再大的本事儿,也不可能从这里走出去,明白吗?更何况你只是一个人而已。”瞑煞喊着坏笑看着千谨尘说道。

    “哼~就算是这样,我也不需要你来管。”千谨尘满脸的不屑看着瞑煞。

    “别不识好歹,我告诉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魔界,这里不是你能带的地方,现在我就把你送回人界,记住,如果让我在发现你的踪迹,我就永远的把你丢在黑暗地宫,让你永生永世的呆在这里。”上一秒种瞑煞笑得风万种,美艳惑人心,但是这一秒,瞑煞的脸对于千谨尘来说近在咫尺,但是千谨尘却完全感觉不到一丝丝的暧昧,反而让人骨中生寒,那冰冷的语气面孔几乎冻得让人不敢直视瞑煞的那双红色的瞳孔,就在千谨尘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瞑煞抓起千谨尘非常快的速度,千谨尘先是微微一愣,一种淡淡的清香传入千谨尘的口鼻,这是一种很让人沉醉的味道,不是女子的脂粉味,她的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刚刚从她上表现出来的媚气,反而多了一丝的清冷,千谨尘这才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女人的体冷得让人打怵,就连一根头发都让人觉得冰冷至极,千谨尘猛的反应过来,脑子里顿时回着这个女人刚才说的话,让自己出魔界,不行,这不行,出去了再进来就太难了,帝父还等着看自己剿灭妖界和阿修罗界的这一个与天界为敌的魔界,六界祥和的责任还在自己的上,怎么能前功尽弃,自己还什么都没有做。

    “快放开我,你这个无耻的女人,快放开我。”千谨尘不敢施展法力,因为在这个神秘的女人面前自己是一个人类,一个简单的人类,如果暴露了自己的份,千谨尘虽然看不到,但是依旧可以十分敏锐地感觉到周围的妖气很重,他们联起手来,自己决不是对手,更何况自己近在咫尺的还有一个女人,千谨尘迟疑了,更加的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靠着自己十分没有威慑力的声音组织瞑煞,不过很可惜没有一丝的用处。

    “既然来了,又何必匆匆的走呢?何不让本皇尽一尽地主之谊呢?”瞑煞的脚步停了下来,冰冷的眼神直刺边的千谨尘,千谨尘微微一愣,似乎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

    “原来是地皇啊!本帝现在没有空,很忙,就不劳烦地皇了。”不知道是不是千谨尘晃了眼睛,如果不是自己的错觉,那么眼前的这个女人真是变脸高手,刚才还是衣服没有任何表的冰块,现在立刻让人觉得有些嬉皮笑脸,但是近距离的千谨尘还是可以感觉到,这个女人笑得很奇怪,但这恰恰证明了千谨尘心中不想的预感,这个女人的笑容意味着很多不寻常的事马上要发生了。

    “血帝,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也太不把我的黑暗地宫放在眼里了吧!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千谨尘的脑袋突然炸开了,血帝?千谨尘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血帝?是魔界的血帝,是和天界对抗的血帝吗?千谨尘觉得不可思议,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踏破铁鞋无觅处,自己找了那么久的人此刻竟然这样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就是血帝,就是自己要铲除的人吗?自己不是应该开心吗?看样子这个人似乎要对她不利,是内讧吗?那这个时候是不是自己下手的好时机呢?千谨尘的眉头皱了起来,但是如果趁人之危的话那么岂不是又是天界威严,穿出去的话,天界在六界之中如何立足呢?可是这又是一种千裁难逢的好机会啊,只要自己出手,在联合黑暗地宫的地皇,血帝绝对必死无疑的,可是为什么心中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呢?千谨尘的眉头更加的纠结在了一起。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来接走一个人而已,地皇,怎么着也要通过你的批准吗?记得以前你从来不会过问本帝的事,到底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啊,本帝真是好奇啊。”瞑煞似乎还是一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这样的神似乎将天下放在她面前,她都是一副的不屑一顾,这样的天生王者,似乎就能将敌人一网打尽的傲气。

    “哼~血帝,你不要欺人太甚了,我们黑暗地宫受你欺压已有数千年了,你这样不把本皇放在眼里,你说说看,如果你是本皇,你会不会永远的低声下气,忍气吞声呢?”黑暗地宫的地皇语气冷,含着邪之气,虽然看不到,但是仍能感觉到这个地皇的表已经扭曲了。

    “真是可惜了。”瞑煞摇了摇头,那抹笑容依旧含在嘴角,千谨尘颇为疑惑的看着瞑煞,难道这个女人感觉不到吗?周围的妖气越来越重,况很危急吗?为什么她还能够这么的镇定自若,谈笑风生,第一次看不懂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