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重回血帝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瞑煞,回来了不开心吗?”瞑殇站在瞑煞的后伸出一只有力的臂膀抱住了瞑煞说道,嘴角勾着一丝似有似无的温柔的笑容,另一手沉醉一般的把玩着瞑煞的发丝,淡淡的清香沁入心脾,这样的味道自己怀念了千年的时间,如今终于把心心念念的妹妹真真正正的拥入了怀中,可是却还是感觉到那么的不真实。

    “瞑殇,你有你的妖帝宫,为何还要在我血帝宫如此逗留,你要知道,现在的妖界虽然看起来是风平浪静的,但是只要一个不小心,你这个妖帝难保不会被人在后捅一刀,要知道当年我们费了多少的功夫才一统了妖道和阿修罗道,像你现在这个样子,呵呵······”瞑煞微微一笑,血气更甚,那狭长的丹凤眼眯在一起,透着劲儿的鬼魅之气,她眼神的温度又降了几分,眼睛里闪着嗜血的妖娆,她轻扯嘴角,更是一抹没有温度的笑,瞑殇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瞑煞从来没有人在任何人面前笑过,瞑煞只有在想杀人的时候才会笑,凡是看过她笑容的人都已经死了,再者就是这种冰冷的没有温度的笑容,只有一个人见过她温柔的笑容,虽然那一次,虽然那是千年之前,但是瞑殇却深刻的记载了心里,虽然那抹笑容不是为了自己而绽放的,当时自己看了真的觉得那是天下间最美的,最美的,第一次知道原来和自己在一起已不知多少岁月的妹妹原来是会笑的,当时觉得自己的心痛的无法呼吸,那个男人,那个害了自己的妹妹,让自己的妹妹忍受了千年的冰封之苦的男人,原本以为妹妹不可能对任何人动,没想到却因为自己的疏忽,让妹妹有了这么一个例外,如果早知道的话,那么瞑殇宁愿瞑煞永远没有感觉,没有知觉,或许这样才是幸福的,可是事却还是发生了,这个男人,不杀他难泄瞑殇心头之恨,不经意之间,浓烈的煞气蔓延了整个血帝宫,微微的感觉到了震动。

    “瞑殇,这是我的血帝宫,想要试试你修为的锐利度,完全可以回去你的妖帝宫,我是没有意见的。”瞑煞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好像突然有些失控的瞑殇。

    “呵呵,瞑煞这是说的什么话,只是突然有些失控罢了,我怎么敢在堂堂血帝的地盘上撒野呢?”瞑殇突然露出一副献媚的笑容,那低眉顺眼的模样,配上瞑殇那原本就妖媚到骨子里的姿,果真是让天下都为失色的画面。

    “好了,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走走,感觉好像是很久很久都没有一个人在这里走走了,不要跟着我,我要一个人。”瞑煞退出了瞑殇的怀抱,一个人走了出去,瞑殇站在后,默默地注视着瞑煞的影慢慢的消失,双全紧紧的捏在一起,千年之前的错误已经犯过一次,千年之后的错误绝不可以再犯。

    月光很是惨淡,瞑煞的影被拖得很长,整个血帝宫似乎没有半点人气,清冷异常孤单,瞑煞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总觉得心里似乎少了一点什么,自己的记忆也是十分混乱,似乎有很多自己应该记得事都不记得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自己醒来之后会在血洞里面,到底怎么了?瞑煞觉得自己十分的心烦意乱。

    “见过血帝。”远远的,由远及近,瞑煞这才看清楚眼前的这个人,貌似有些熟悉但是好象自己的印象中却没有这么一个人,洁净而明朗的白色锦服,内松外紧十分合,发丝用上好的无暇玉冠了起来。眼睛很漂亮,深邃幽蓝如深夜的大海,柔媚的双眼如深夜的大海。鼻若悬梁,唇若涂丹,肤如凝脂,瞑煞愣了愣,良久竟没有说过一句话。

    “你是······”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瞑煞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十分模糊的影,看不清楚样子,瞑煞觉得心口微微的有些痛,痛得有些让瞑煞难以呼吸。

    “碧月,血帝忘了吗?不过也难怪,血帝很长时间没有回来了呢!碧月很想血帝。”碧月抬起头,明亮的双眼里攒着泪水,一副泣的模样。

    “碧月?”瞑煞喃喃自语,似乎很努力的要勾起一些回忆的残肢碎片。

    “没关系,就算是血帝忘了碧月,碧月从未忘记过血帝,血帝,碧月知道,碧月也许只是一个替而已,但是没关系,碧月不介意真的不介意,只要能够呆在血帝的边,碧月就算是做一个影子也无所谓,还请血帝不要离开碧月,碧月不想再从天黑等到天明,不想再无限期地等待下去了,血帝,碧月真的真的好想血帝。”碧月似乎很激动,突然站起来保住了瞑煞,瞑煞微微一愣,从以前到现在都不喜欢别人触碰的瞑煞,此刻竟然没有推开碧月,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心底里似乎没有抗拒的感觉,替?他刚才说的是替吗?是谁的替呢?瞑煞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拍着碧月的后背,突然一阵凌厉的带着杀气的掌风顺着一阵妖红色的光冲着碧月的后背直直的冲了过来,瞑煞腾出一只手,直直的冲着那股掌风手一挥,另一只手抱着碧月瞬间移动了方向,瞑殇站在面前,满脸的杀气,那双眼睛顿时变得妖红,似乎那一瞬就要将瞑煞怀中的碧月碎尸万段一般。

    “瞑殇,你在干什么?”瞑煞的声音犹如地狱的修罗,冰冷的让人从心底里发寒,瞑殇的眼底滑过一丝哀伤和痛苦,就算是被封锁了记忆,就算是已经经过了轮回,还是忘不了那个男人吗?瞑煞真的就那么他吗?为什么,连他的替都这么的保护着,不惜和自己动手吗?

    “这个人不能留,瞑煞。”瞑殇的声音如同冰冷的刀。

    “理由。”

    “总之不能留,他必须死。”

    “不可能。”

    “难道你要为了这个人跟我动手吗?”瞑殇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死盯着瞑煞抱住碧月的那只手。

    “瞑殇,我不会让你杀了碧月的。”

    “碧月,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吗?我告诉你,你只不过是一个替而已,你真的愿意就这么呆着瞑煞的边吗?”瞑殇死盯着碧月说道。

    “妖帝,就算是一个替而已,碧月不在乎,碧月会履行自己的诺言的,自从来到血帝边,守护血帝就是碧月生存的唯一的价值,碧月会履行的。”碧月深深地看了一眼瞑煞,含着幸福和绝望的泪水,瞑煞一伸手抓住了碧月那只意自我了断的手。

    “没我血帝的许,你休想死,瞑殇,我不管碧月答应过你什么,但是从现在开始,碧月会呆在我边,我不会让他死的,我需要休息,我先走了,你自便。”瞑煞看都不看瞑殇一眼,拉着碧月走了,瞑殇站在后,说不出的疼痛和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都不曾看到我在你的边,为什么!”瞑殇的声音让整个天地顿时变了颜色,飞沙走石,狂风大作,这一刻一滴泪悄然的滑落,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

    “呵呵,煞儿,我就知道你是不会死的,不会的,煞儿,帝父······你机关算尽,还是没能除掉煞儿,我早就说过,你杀不了她的,你永远杀不了她。”肤若凝脂雪堆就,细柳扶风摇曳行。细腻的肌肤吹弹可破,秀的鼻梁下,唇如樱花水光闪烁,发若黑瀑垂落腰间。臂弯里的腰很瘦,清清冷冷,高挑秀美。他有竹的清雅,竹的高贵,竹的潇洒飘逸,风过处,扬起衣衫,勾勒出修长的腿,临风若归。空中的他,似要远去的仙子,扬首飞去,臂弯间的他,多了些瘦弱,让人怜惜。一双冷静,清澈,看穿世的眼,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虚软得脸上呈出一丝的粉红,自己已经呆在这个不见天的地方一千年了,整整一千年了,无穷无尽,但是对她的回忆却足够让自己在这个地方回味,回味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

    “千谨尘,帝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而你呢?却为了一个跟帝父作对妖魔跟帝父反目成仇,你甚至对她动了,难道这个无间地狱还不足以让你反省吗?你真的要帝父吗?”天帝站在千谨尘的面前,威严尽显帝王霸气,一双眼睛尽是怒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她虽是妖魔,可是她却给了我在千年孤寂中的快乐,和她在一起真的很幸福,这一千年被你关在这个无间地狱,这是对我的惩罚,是我亲手毁掉了煞儿对我的,我知道煞儿是不会原谅我的,可是我却依然她,我会永生永世的守护她,不管要在无间地狱里面呆多少年,我也不会后悔的。”千谨尘轻笑,轻轻从怀中掏出了一块血红色剔透的灵石,轻轻地抚摸小心翼翼的,笑得很幸福。

    “你为天帝之子,竟然明知天规而明知故犯,当年帝父对你是百般的劝告,作为一个帝王,一个统领六界的帝王,最不能要的就是感,但是你偏偏不听,上了一个妖魔,上了一个天庭的死对头,当年我真的不应该同意你只闯入魔界,如果我当初阻止的话,或许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天帝一副追悔莫及的模样。

    “我想这是我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了,当年我为了帮你剿灭魔界,我只闯入来到了煞儿的边,在她的边我过了千年都不曾有过的幸福快乐的生活,我是后悔,后悔我当初不应该被自己的责任拖累,一念之差亲手将煞儿推离我的边,知道煞儿离开我的那一刻开始,我才突然的明白,我已经将煞儿融入我的生命,融入了我的骨血之中,这种感觉你不会明白的。”千谨尘的嘴角扯出一丝痛苦,只要一想起当,煞儿看自己的那最后的一个眼神,千谨尘就会觉得自己生不如死。

    “看来你还是没有一点的悔改,你就好好的呆在无间地狱,知道你知错,不然你就永生永世的呆在这里,帝父有充足的时间等待你回头。”天帝一甩袖子里开了,千谨尘没有看,轻轻的闭上眼睛,回想着与她的点点滴滴。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