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魂飞魄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小杀,还是不要了吧!你现在刚刚生完宝宝,体不好,还是等你养好子了以后我们再去吧!好吗?”暗夜魄魂握着阎星杀的手温柔地说道。

    “不要,我现在就要去,暗夜魄魂你答应我去吧,好吗?你就陪我去吧!”阎星杀反握住暗夜魄魂的手,因为······因为害怕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了,当然阎星杀没有说出来,暗夜魄魂看着阎星杀的眼睛,突然又一种莫名的感觉,小杀从来不会这样的,怎么看着小杀的表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一样,心有一点的慌乱。

    “小杀,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是担心你的体啊,你想做什么你告诉我我帮你。”暗夜魄魂看着阎星杀像纸一样单薄的体皱了皱眉头不想让阎星杀出去。

    “不······没出什么事只是我很想去看雪山的出,好吗?陪我去。”阎星杀的执拗让暗夜魄魂有些头疼,因为现在阎星杀体简直太弱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于敏感,总觉得生下宝宝后的阎星杀感觉怪怪的,但是哪里怪又说不清楚。

    “好。”墨玉走到阎星杀边轻轻的揽住了阎星杀的肩膀。

    “墨玉,可是······”暗夜魄魂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

    “既然星儿想去,我们就陪她去吧!要知道生完宝宝的女人要保持心舒爽,体才会恢复得比较快。”墨玉的笑容似乎可以挤出水来,阎星杀的体微微一颤,强挤出一丝笑容。

    “哇······这你都懂啊,你是不是背着我学习了什么,我告诉你啊!不可以自己一个人吃独食的,要讨小杀开心,我们应该一起,要分享。”暗夜魄魂怀疑的看着墨玉说道。

    “我啊现在不想跟你斗嘴,小杀,我们明天就去看好吗?现在已经很晚了,睡吧!”墨玉轻轻地将阎星杀扶到了上,阎星杀点点头闭上了眼睛,墨玉和暗夜魄魂一直守在边,等到阎星杀看起来睡得很熟了,他们才轻手轻脚的离开。

    “喂~墨玉,你干什么要答应小杀啊,你自己看到了小杀的体那么差,要是出去了受了风寒,那还得了啊。”暗夜魄魂再门外小声的埋怨着说道。

    “可是你又有没有看到星儿样子不对劲儿啊,这不是星儿的一贯作风啊!我很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事请星儿没有告诉我们,这几天我看到星儿眼睛里面有很多我看不懂的绪,好像要告诉我们什么,但是好像又是因为什么而不能说,总之,我感觉不对劲儿。”一向心思缜密的墨玉同样感觉到了这几天阎星杀的反常。

    “我也感觉到了,可是到底是什么事,我们都隐居了呀,还能有什么事,所有的事不都已经解决了吗?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暗夜魄魂摸不着头脑,苦恼的说道。

    “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我一定有事。”墨玉的脸庞陷入一片的霾,让人捉摸不透。

    就在此时,朱雀的手里端着一碗鲜红色的要缓步走来,看到暗夜魄魂和墨玉仍旧在门口,脸色突然的一怔,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眼神之中泄露了一点点的紧张,但很快又烟消云散,又像往常一样的露出尽量自然的笑容走过来向他们能打了一个招呼,便想要进去,墨玉伸出手挡住了朱雀的去路,冷冷的样子让朱雀想打怵,那僵硬只在脸上闪现了一秒钟之后消失,强挤出一丝笑容。

    “你······你干什么呀!快······快让开,我找门主有事。”朱雀强压住自己的心虚说道。

    “有什么事?”墨玉那深邃的如同黑夜一般的目光,像是有什么神奇的魔力一样,将朱雀整个人吸进去,朱雀别过头尽量强迫自己不去看墨玉的眼睛,因为朱雀害怕再多看一样自己真的会什么都说出来的。

    “嗯······门主的······门主的安胎药啊!你也知道啊,门主刚生完宝宝,体很虚,需要补一补啊!”朱雀说得理所当然,但是还是不敢看墨玉的眼睛。

    “是吗?”墨玉像是在质问,又像是在询问,弄的朱雀心里七上八下,差点就腿软在坐在地上了。

    “当然啊!你让开啊。”朱雀看到墨玉看着自己手里的这一晚安胎药,连忙将安胎药收了一收,做了一个自以为非常自然的动作。

    “让我看看这是什么安胎药。”说着,墨玉伸手就要端起那一碗安胎药,朱雀连忙一个闪,似乎更加加重了墨玉心中的怀疑。

    “喂,这可是女人喝的药,你们男人又不懂,看什么看,墨玉你让开,要一会儿凉了,喝了对体可不好,门主要是因为这样病倒了,你可别找我事儿啊!”朱雀看起来好像很维护那一碗药,看起来好像不希望让墨玉看到的样子。

    “朱雀,进来吧!”屋子里传来了阎星杀的声音,朱雀趁着墨玉不注意猛地闪进了里屋。

    “门主,喝药了。”阎星杀端起来那碗血红色的药很感激的看了一眼朱雀,朱雀笑了笑,却在无意之间牵动了伤口,疼得到吸一口凉气。

    “谢谢你,朱雀。”阎星杀将碗中的药一饮而尽,嘴角流下猩红色的痕迹。

    “门主,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朱雀低下头,很明显的可以看到朱雀眼角的泪,但是却倔强的不愿意承认。

    “不管怎么样谢谢,替我照顾孩子。”阎星杀看着边两个熟睡的婴孩,嘴角扯出一丝苦涩却带着幸福的笑容。

    “我会的,我会将他们视如己出的,门主好好休息。”朱雀点点头飞快的跑了出去,阎星杀看着朱雀的背影露出一丝轻笑,低下头在一次看着自己的孩子,眼里充满着不舍和悲伤,阎星杀俯下在两个孩子的脸上留下一吻。

    “孩子,你是妈妈生命的延续,你们一定要代替妈妈好好的活着,你们要代替妈妈陪在他们的边,妈妈会在天上一直看着你们的,不管你们走到哪里,想妈妈的时候看看天,妈妈就在天上哦,我真想看看你们长大的样子,但是妈妈没机会了。”阎星杀的眼泪无声地落下,睡梦中的孩子似乎能够感觉到母亲的难过,在梦中轻轻呓语。

    ----------------------------------------------------------------------------------------------

    那大片大片的雪花在空中飞舞,像天女撒下的玉叶、银花,那样晶莹,那样美丽。那长年积雪高插云霄的群峰,似隐似现。一座座山,一片片林,都被雪裹着,在巍峨之中显出清秀,在峻峭之中更见超逸。苍蓝的眼瞳犹如一片海,无尽的悲伤渗透在那蔚蓝的海中。一白色长衫,腰间一条腰带,黑色长靴。整个人不发一语,那冷冷的目光仿佛有磁力,溶化在一片盛大的虚无之中。他给人以一种圣洁,又冷酷的感觉,上散发的王者气息,令人沉醉在那冰雪一般的气质中,冷到彻骨,又浪漫多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能够这样看着小杀,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啊,小杀自从做了娘以后,越发美丽了。”暗夜魄魂三人已经登上了雪山顶,远处一投暗暗地白色透亮,马上就要破晓而出了。

    白雪皑皑与天连成一条线,形成柔和宁静的风景。一火红色的衣装显分外显眼,再看看那脸颊上面布满了戏谑,和深深的宠溺,在他的旁边坐靠着一位绝世佳人。一袭白色的披风,与这天地之间相称在一起,腰间系配的水晶瑛络流苏挂饰,触手生凉。齐地的长发只是简单的用白纱丝带从上到下松松的挽编成了麻股,微有些凌乱。轻盈的发尾被风扬起,飘逸至极。头上没有任何饰物,冰肌莹彻的脸庞,吹弹可破,月眉星眼,波凝睇,一点朱唇更如成熟的樱桃水嫩红润。右手拉起垂坠的右襟,往上轻轻提了下,右臂竖抬,飘逸的纱袖退堆在肘间,两只手分别被两边的男子用大手包裹着,满天的雪随风飘舞,令人不得不联想到那只有仙境才会有的凌波仙子,这一的刻宁静竟让人不自觉的沉醉其中。

    “呵呵,暗夜魄魂,我看你啊以后要是不做武林盟主了,没什么生计吃饭的时候,你干脆去做评书的吧!保证你每天顾客盈门。”墨玉看着暗夜魄魂调笑着说道。

    “去去去,我不跟你这个木头冰块说话,我说的只是事实啊!小杀,本来就很漂亮,从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对不对?”暗夜魄魂讲阎星杀的手握得更紧了笑嘻嘻的说道。

    “行了,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在一起就不能消停一点吗?吵死了。”阎星杀闭着眼睛慵懒的说道。

    “且,我才不愿意跟他吵呢,没营养,但是他非要跟我犟嘴,我有什么办法,现在就先烦了吗?以后的子你还要怎么过啊。”暗夜魄魂伸出手轻轻的怜的捏了捏阎星杀的鼻子说道。

    “以······后吗?”阎星杀的眼底滑过一丝哀伤但很快又再一次消失不见。

    “当然了,对了~小杀,你有没有帮宝宝起好名字啊?”暗夜魄魂一脸期颐外加紧张的样子看着阎星杀说道。

    “嗯······当然了。”阎星杀微微一笑,旁边的墨玉也挑了挑眉毛似乎也是十分期待的感觉。

    “小龙叫做轩辕阎寒。”阎星杀轻轻地反握住墨玉的手说道,墨玉对着阎星杀柔一笑。

    “哪······哪······小凤凰呢?”暗夜魄魂对着阎星杀猛放电,甚至不惜摆出超级萌的样子,阎星杀在心底闷笑。

    “小凤凰叫暗夜阎雪。”阎星杀朱唇轻启,暗夜魄魂脸上顿时绽放那个了轻松的笑容。

    “哇······哈哈哈哈······墨玉,你听见没有?小凤凰叫做暗夜阎雪,是暗夜哦!不是轩辕哦!”暗夜魄魂一脸臭的样子向着墨玉炫耀着。

    “哎哎哎哎~你别忘了,阎雪不管是姓什么的,她的体里流的是我轩辕的血,暗夜又怎么了?了不起吗?”墨玉十分鄙视的看了一眼暗夜魄魂说道。

    “留着你的血怎么了?姓氏决定他是谁的女儿,你明不明白你懂不懂啊?人世间都是这个样子的,只有你这个不问世事的人才不知道而已。”暗夜魄魂反唇相讥道。

    阎星杀坐在中间微笑的看着两个人的争吵,突然天边似乎已经开始蒙蒙亮了,阎星杀的双手捏得紧紧的,低下头看着自己已经渐渐变得透明的双脚,阎星杀用披风挡住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不想离开。

    “小杀,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暗夜魄魂注意到阎星杀脸上的泪珠,猛地凑到阎星杀的面前伸出手轻轻的擦拭着。

    “星儿,你怎么了?”墨玉同样关切的问。

    “照顾好阎雪和阎寒,好好的生活,让他们快快乐乐的长大,记住要······要孝敬······孝敬亚父,告诉亚父,是阎星杀不孝,没有办法陪他一起安度晚年,啊······”阎星杀突然咬紧了嘴唇,抓住墨玉的手也猛地一紧,墨玉梦的觉得不对而劲儿,和暗夜魄魂对视了一眼,掀起了阎星杀的披风,下面竟然变得透明了,在一点点的消散。

    “小杀,小杀······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小杀······”看着阎星杀在一点点消失的体,暗夜魄魂紧紧地抓住阎星杀的手,泪滴向下滑落,暗夜魄魂使劲儿的摇着头。

    “你为什么要骗我们,为什么骗我们,你早就知道的对不对?对不对?”墨玉的眼眶变红了,抓着阎星杀的手劲儿变得十分大力。

    “对,我知道,我一开始就知道了,墨玉,对不起,暗夜,对不起!啊······下辈子······下辈子······我们······我们还在一起。”阎星杀闭上了眼睛,阎星杀的体猛地迸出刺眼的光芒,瞬间变成了无数的碎片,随着狂怒的雪絮飘散,尽管多么想要抓住,却抓不住,暗夜魄魂看着空空如也的手,看着那消散不见的美丽容颜。

    “不······不要······不要······小杀,不要离开我······”暗夜魄魂摇着头不相信,刚才他们还在这里说说笑笑,为什么一瞬间的功夫阎星杀就这样消失了,不见了。

    “墨玉,小杀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小杀,你快出来,我······我不会上你得当的,你快出来啊,再不出来的话我会生气的,小杀,你出来,墨玉,叫小杀出来啊,墨玉。”暗夜魄魂揪住墨玉的衣领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她走了,她不会再回来了。”墨玉艰难的开口,脸上没有任何表,分不清楚悲伤还是痛苦,没有一滴眼泪,表漠然,死寂,就如同一个人偶一般没有灵魂,什么也没有。

    “墨玉,你在胡说什么!你在胡说什么,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难道你的心不会痛吗?”暗夜魄魂颓然的坐在地上,脸色煞白,似乎已经逝去了全世界。

    “痛?心死了,怎么会痛呢?我的心和一起死了,一起走了。”墨玉的声音悠长,空洞,伴随着狂风怒雪发絮飞扬,衣襟飘

    “啊······啊······”暗夜魄魂的怒吼绽放在天地之间,整个天地都在颤动,一口淤血在这天地之间绽放出了妖艳的永远的伤痛,无法愈合的伤痛。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