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那年的樱花雨,我们还在一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下,咳咳咳······不要······不要伤心了,父皇已经走了,你也应该节哀才对,父皇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会难过的。”上官雪莹缓缓地走到阎星杀面前,阎星杀微微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上官雪莹微微差异,眼前的上官雪莹银白色的镀银裙,下着珍珠白绸裙,银带紧紧地束住了那较弱地向杨柳一样的纤腰,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上,透着淡淡的担心,无无慎,洗去了胭脂,但那张苍白的脸上美丽依然,的簇黑弯长的柳眉,非画似画,一双水眸恍恍惚惚地漾着令人迷醉的风神韵,玉腕上戴着一个银白色的玉镯子,温润的银光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衬着那苍白的肤色,显得那么柔温美,在阎星杀的眼中原本应该映出一张如天仙般惑阳城的绝代佳颜、但、一张接近于白色的桃花瓣般的“红”唇、淡淡、无言,伴着几声轻咳,微微蹙眉。

    “雪莹,外面风大怎么出来了,你的子本来就不好,万一病了怎么办?”阎星杀看着上官雪莹单薄的子微微的皱了皱眉,将上的外衣脱下披在了上官雪莹的上。

    “是下不要自己的子了吧!夜寒露重的,下要是病了,咳咳咳······妾会担心的呀!再者说了,下得病才刚刚好,下才应该注意子才是。”上官雪莹微微的有些急喘,苍白的脸上猛地涌上了些红。

    “你呀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你跟我比起来到时你比较像是生病的人呢,去休息吧!你要是病的倒下了,上官大人可不会饶过我啊。”阎星杀半开玩笑的看着上官雪莹说道。

    “那下和妾一起回去吧!妾担心下的子,去休息也休息不好啊。”上官雪莹露出一丝柔柔的笑容说道。

    “好,走吧!”阎星杀搀扶着上官雪莹回到了内

    “好好休息。”阎星杀将上官雪莹搀扶到了上,替上官雪莹盖好被子,转走,上官雪莹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阎星杀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

    “下可以陪着莹儿一起休息吗?”上官雪莹的语气接近哀求的说道。

    “嗯······莹儿,你的体现在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知道吗?不能打扰的。”阎星杀反手抓住上官雪莹的手微笑的劝说道。

    “莹儿只是想要下呆在边而已,这样莹儿才能好好的休息,可以吗?莹儿已经很久没有和下在一起了。”上官雪莹的手十分的冰凉,阎星杀看着上官雪莹的眼神竟然无法拒绝,只能无言的点了点头。

    “呵呵,谢谢下。”看着阎星杀坐在了边,上官雪莹顿时绽放了幸福的的笑容满足的换了一个十分舒服的姿势,目不转睛的看着阎星杀。

    “莹儿,要好好休息,快点睡觉。”阎星杀对上上官雪莹的眼神,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上官雪莹的额头。

    “莹儿真想这样永远的看着下,如果能永远看着下那该有多好啊!”上官雪莹幽幽的看着阎星杀,语气里带着哀伤。

    “会的,一定会的,只要你养好自己的体,保重自己,就一定会。”阎星杀扯出一丝笑容说道。

    “下不需要安慰莹儿,莹儿的体自己是知道的,其实不管还能呆在边多长时间,只要能这样看着,就是莹儿最大的幸福,莹儿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嫁给了下,莹儿的这一辈子是幸福的,能嫁给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男人,亦是自己最心的男人,就算是有一天莹儿没有办法呆在边,莹儿会带着这种幸福离开,不管走到哪里。”上官雪莹侧了侧子看着阎星杀说道。

    “莹儿,不许胡思乱想,你这只是小病而已,不要好好的调养就一定会好。”阎星杀看着上官雪莹说道。

    “嗯······下,莹儿要睡了,明天莹儿想去一个地方,不知道下是不是可以陪莹儿一起去呢?”上官雪莹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说道。

    “什么地方,莹儿,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好好的调养,有什么想去的地方,等到你病好的时候我们再去好吗?”阎星杀柔声说道。

    “不,莹儿求下,就陪莹儿去吧!”因为莹儿害怕如果不去的话,以后没有机会了,上官雪莹在心里默默的说,面对上官雪莹哀求的眼神,阎星杀点点头。

    “嗯,谢谢下。”上官雪莹这才乖乖的闭上了眼睛,阎星杀站起轻轻的为她盖好被子坐在她边,看着上官雪莹慢慢的睡着了,似乎看起来很熟的样子,阎星杀这才轻手轻脚的一步一步的站起来转

    “我想去看我们相遇的那一片挑花树下,那里的桃花真的很美,很美······下说莹儿站在树下就像桃花仙子,很美······”阎星杀转过头才发现,原来上官雪莹在做梦,阎星杀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一副的画面,那时的上官雪莹是美丽无忧的精灵,的确很像桃花仙子,真的很美,只是却因为自己变成了这副样子,阎星杀摇了摇头,露出一丝的苦笑,转走了出去。

    “下,你可知道我真的真的舍不得离开你,我真的很下。”就在阎星杀走出去的那一刻,上官雪莹睁开了眼睛,泪水滴滴滑落,打湿了被褥,这一刻痛的到底是谁的心。

    ---------------------------------------------------------------------------------------------    “是你?”在月色之中阎星杀看到了东方千夜,他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却透着深深的疲惫,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但却蕴含着深深的莫名的绪,邪魅感。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丝久别重逢后兴奋的笑容,阎星杀怔怔的看着东方千夜。

    “温儿,我很想见你,所以我就来了,自从上一次我见到你之后,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所以我知道你病了,我很担心所以就趁着夜色想来看看你,温儿,跟我走吧!我们回大漠,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好吗?”东方千夜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了阎星杀的体,下巴急切的磨蹭着阎星杀的头顶说道。

    “东方千夜,你真的对我很好,我知道,如果没有你或许我已经死在了雪崩之下,我很感激你。”阎星杀垂下眼眸轻轻的说道。

    “我不要你感激我你明不明白,我你,我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不需要你的感激,你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我只想要你和我在一起。”东方千夜突然一副精神紊乱的样子使劲儿要着阎星杀的肩膀,那眼底是深深的害怕,害怕阎星杀的最里面会说出来自己最害怕听到的话。

    “东方千夜,你是大漠的雄鹰,你应该无拘无束的,你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女人来你,你应该找一个心里眼里只有你的女人呆在你的边,而不是我,我有太多的包袱责任,我不可能会呆在你的边的,你应该早就已经知道了,不是吗?”阎星杀平静的线不起一丝的波澜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东方千夜。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温儿,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我会······”东方千夜伸出双手握住阎星杀的手,那眼角已经伸出了丝丝的泪水,但脸上还是勉强的挤出了笑容。

    “东方千夜,别再自欺欺人了,这个答案你早就知道了,我只是你人生之中的过客而已,过客走了就是走了,不会再回来了,东方千夜我会永远记住你的,不会忘记你对我的好,如果你真的想我好的话,那么就请你收回你的感,我不能也不配得到你的。”阎星杀抽出了自己的手拍了拍东方千夜的肩膀说道。

    “温儿,你就那么讨厌我吗?就那么不想和我在一起吗?我是真的很你,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已经喜欢上了你了,你的心每天都在煎熬着我,我怎么可能会收得回去。”东方千夜的眼里是满满的悲伤,伸出手附上痛得窒息的口,失神的摇了摇头。

    “东方千夜,我很抱歉,我希望你幸福,在我的心里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阎星杀知道这样的话真的很残忍,但是阎星杀更多的也是无奈,看着东方千夜如此阎星杀何尝没有感觉。

    “朋友?呵呵······只是朋友吗?”东方千夜像是自嘲又是在提醒,泪水终究还是划过了俊逸的脸庞,那脸上的笑容勉强无比。

    “东方千夜,这一辈子我欠你的,下一辈我还你,下一辈子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还你。”阎星杀看着东方千夜说道,东方千夜猛地再一次将阎星杀揽入怀中。

    “好,我们约定,下一辈子你一定要等着我,在我没有找到你之前,你一定不许别人,还有不许想现在一样过得那么辛苦,知道吗?”东方千夜贪婪的一遍又一遍的伸出双手抚摸着阎星杀的墨发,紧紧的抱着似乎要将阎星杀融入骨血,深深的记住这一刻的感觉。

    “好。”阎星杀任由东方千夜这样抱着,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你,不管怎么样,我都你。”东方千夜在阎星杀的嘴唇上蜻蜓点水一般,用全的力气记住了这一刻的味道,这样的味道要伴随自己走完一生,尽管东方千夜此刻是多么的想要将阎星杀再一次拥入怀中,但是不可以,因为东方千夜会害怕,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不顾一切的将阎星杀带走,再也不松开了。

    “这是你欠我的,现在就当你还了一小部分,剩下的,下一辈子我会找你讨要的。”东方千夜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立刻转过了

    “如果······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后悔了,我北漠宫的大门永远为你而开,那里只有你一个女主人,只有你一个,我的心永远也只有你一个,再见。”东方千夜背过说道,东方千夜不敢再看阎星杀的脸,因为在看一眼自己真的会舍不得离开了,很舍不得离开了,说完,东方千夜急步离去。

    “东方千夜······”东方千夜听到阎星杀的声音,体一整,但是却再也没有回头,东方千夜还是走了,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对不起。”阎星杀看得出来,东方千夜哭了,他只是不想让自己更加愧疚,所以在这个时候很快的走了,东方千夜是一个怎样的人呢,第一次见到他,觉得他是一个恃才傲物、雄霸天下的君王,就算是遭遇到再糟糕的事也不会皱一下眉的人,可是今天他哭了,阎星杀的心里只有祝愿,祝福东方千夜能够快乐幸福。

    ---------------------------------------------------------------------------------------------    “下,你看······还和我们上一次出来的时候一样呢,好闹啊,还是这么多的人。”阎星杀和上官雪莹一起来到了上官雪莹这一生最美好回忆之一的这个地方,也是上官雪莹觉得最甜蜜的时刻。

    “当初你就是站在这个地方,然后我就看到你了,那时候的你真的很漂亮。”阎星杀看着漫天飞舞的樱花瓣,幽幽的说道。

    “难道莹儿现在不美吗?”阎星杀微微的撅起嘴,嗔的说道。

    “现在更美。”阎星杀微微地笑着。

    “莹儿给下跳一支舞,下给莹儿伴奏,好吗?”上官雪莹转过头轻柔的说道。

    “好。”阎星杀点点头,上官雪樱对着阎星杀甜蜜一笑,走到那原来的地方,但是此刻站在这里的人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了,阎星杀从腰间拿出一根玉古色的玉箫。

    上官雪樱,清颜粉衫,青丝墨染,彩扇飘逸,若仙若灵,水的精灵般仿佛从梦境中走来。天上一轮艳阳开宫镜,樱花树下女子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双手合拢握起,玉袖生风,粉面上一点朱唇,神色间语还羞。美处若粉色桃瓣,举止处有幽兰之姿。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视。一袭粉衣临风而飘,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粉衣就好似与这樱花林合二为一,长陵胜雪,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曲人心魄的箫声轻扬而起,上官雪莹长袖漫舞,无数艳的花瓣轻轻翻飞于天地之间,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那在花的世界,轻柔的步伐有若绽开的花蕾,向四周散开,漫天花雨中,随著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众人如痴如醉的看着她曼妙的舞姿,几乎忘却了呼吸。那少女美目流盼,在场每一人均心跳不已,不约而同的顺着这般美丽的女子的眼神望去,心碎声不一片,原来家人心中早有良人。

    此时箫声骤然转急,少女以右足为轴。轻舒长袖,躯随之旋转,愈转愈快。忽然自地上翩然飞起。百名美女围成一圈,玉手挥舞,数十条蓝色绸带轻扬而出,厅中仿佛泛起蓝色波涛,少女凌空飞到那绸带之上,纤足轻点,衣决飘飘,宛若凌波仙子。

    站在不远处,吹着玉箫,威风凛凛,沉静幽邃的眼眸里看不出一丝波动,象两泓万年不化的冰湖,微微扬起的嘴角却勾勒出一道微笑的痕迹,众人更是大为的惊艳,果然是一副郎才女貌的美好画卷,让人忍不住想要再多看一眼。

    舞毕箫声落,众人还沉浸在女子那曼妙的舞姿中,久久不可自拔,上官雪樱抬起头眼中她的世界里却只有她深的人,上官雪樱看着阎星杀的笑容,她笑了,一模幸福中带着痛苦的笑容,一模血红侵染了整片的樱花林,那柔弱的躯就这样直直的倒了下去,阎星杀震惊疾步的抱住了上官雪莹的体,看着上官雪莹惨白的就像是一张纸的一样的脸,阎星杀急忙抓住上官雪莹的胳膊,不敢相信的神完全浮现在了阎星杀的脸上。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骗我。”上官雪莹的脉搏气息越来越弱,但是她看这阎星杀的眼神却总是笑着的。

    “樱花太过弱,它的生命也太过短暂,十天宛如昙花一现。是啊,我也为它感到惋惜,可是它却开得那么灿烂、那么动人,没有抱怨自己的种种不幸,无视死亡的存在,就是凋零时也带着凄楚的美,迈着轻盈的步伐在空中,很难想象它是在面对消失,依然微笑着,直到它落地的那一刻都从未悲伤过。樱的花开花落也许只是一瞬间,但在,我心中却成了永恒······我比樱花幸福,我过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生活,我嫁给了我最的人,现在却能在最的人的怀里就这样睡着,我觉得很幸福,这一生足够了,一个人就是希望他能够幸福,我不想成为你的包袱,你应该有更好的人可以在一起,我不能成为你的责任。”上官雪莹的气息十分微弱,嘴角却挂着幸福,靠在阎星杀的怀里。

    “上官雪莹,你这个笨蛋,你为什么不恨我,你为什么不恨我,到这个时候你还对我说,你应该比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要恨我。”阎星杀的语气格外的平静,但是眼角的湿润却还是暴露了阎星杀此刻的心

    “下,其实恨也是因为,没有就不会有恨,所有不管我对你是不是恨,那都是因为我你,所以别哭,你哭了我会心疼的,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天下的女人有谁能比我幸福呢?”阎星杀费力气的伸出手轻轻的擦拭着阎星杀眼角的湿润。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有幸福的结局吗?为什么为什么你是这样,为什么。”阎星杀抱着上官雪莹颤着声音说道。

    “······下,下一辈子······如果······如果我们可以真真······正正的在一起那该······那该有多好啊,我你,我不后悔嫁给······嫁给你。”上官雪莹那双美丽的眼睛闭上了,嘴角挂着笑意,在阎星杀的怀里永远的睡去,又是一阵的樱花雨,阎星杀流下了一滴泪,顺着上官雪莹的脸颊划过。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