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拼死一搏,千钧一发【求长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一百四十七章:拼死一搏,千钧一发【求长评】(5576字)

    

    “唔······呜呜······”陈新梅看着义无反顾挡在阎星杀面前的欧阳紫月,陈新美绝望的嘶嚎着,欧阳笑守在陈新梅的边,不敢相信的看着,欧阳逸一脸的痛心的看着欧阳紫月,可是却无能为力,欧阳逸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个妹妹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陷进去了,就在也出不来了,或许这样对他是最好的结果,可以死在自己最的人的怀里,比那样生不如死,整天行尸走一般的活着要强上许多,欧阳逸看着阿诺维准备冲过去但却停下来的脚步,不叹了一口气,整个世界最让人无可奈何的便是一个“”字,所有人都在这里面苦苦挣扎,而自己不也是里面的人之一吗?想到这里欧阳逸不露出了一丝的苦笑。

    “欧阳紫月,欧阳紫月,你怎么了?”阎星杀那面无表的脸颊似乎开始多了一丝丝的动容。

    “七······哥,七哥,你······没事,我很开心。”欧阳紫月苍白的脸上绽放了丝丝幸福的笑容。

    “欧阳紫月,别说话。”阎星杀将欧阳紫月的体扶了起来,将体内真气传入欧阳紫月的体,让欧阳紫月或许可以凭借真气活下来,阎星杀知道陈新梅手中的东西是什么,欧阳紫月越说话那毒就会在体内窜流,如果流窜进心脉,那么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无济于事。

    “不要,你让我······让我说完,现在的我是我一生中最最幸福的时候,能够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你,躺在你的怀里渐渐的走完自己的这一辈子,我很开心······真的,刚才······刚才看到你的时候,我······咳咳咳······我很高兴,我就知道你没死,你不会死的,能够这样死在你的怀里我很幸福,我知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但是······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你就好了,七哥,我想问·····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以······可以回答我吗?咳咳······”欧阳紫月忍受着体上的痛苦,脸色苍白,但是那幸福的笑容似却丝毫未见,阎星杀只是沉默的点点头,欧阳紫月微微一笑,轻轻地向着阎星杀的怀里再缩了一点。

    “如果······如果,下一辈子,我们不再是兄妹,不再有血海深仇的话,你······你会喜欢我吗?你会上我吗?”欧阳紫月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阎星杀却听得十分的清晰,阎星杀的心不知怎的有些许的疼,怀中这个小女孩,阎星杀始终记得第一次见到欧阳紫月的时候,她是一个如同玫瑰花一般弱的女孩,她的笑容甜甜的,阎星杀似乎开始有了一种错觉,看到欧阳紫月那样的笑容,就像是在看到了前世的小时候的自己,而自己却亲手毁掉了这个天使一般的女孩儿。

    “月儿,如果我们不是兄妹,如果我们没有仇恨,你是一个像天使一样善良纯净的女孩儿,下一辈子,你一定要记得,离我这个魔鬼远一点,你应该有更好更你的男人跟你在一起,月儿,是我毁了你,你不该上我这个没有心的魔鬼,懂吗?记住,下一辈子离我远一点,别再碰见我了,懂吗?”阎星杀看着欧阳紫月的脸幽幽地说道,知觉的嘴被覆盖上了一个柔柔软软的小手。

    “我说过······我不会后悔的,我一定会不后悔的,下一辈子,我······我······我还要找到你,我还要着你,七哥,我你。”欧阳紫月的嘴角挂着幸福的微笑,那只手软软的倒了下去,阎星杀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留不下一滴眼泪,阎星杀只是这样怔怔的看着,欧阳紫月的体在一点有一点的变冷,在一点一点的失去所有的气息。

    “月儿,月儿······阎星杀,阎星杀,这下你满意了吧!你满意了吧!月儿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她,你知不知道她为了你整天郁郁寡欢,我看得有多心痛,你只会为了你自己,你什么时候为过别人,月儿那么你,她为你忍受一切痛苦,知道你被打入天牢,月儿跪在太后宫门前,不如不夜的为你求,她知道你失去所有消息,她茶不思饭不想,整天想着你,她眼里心里嘴里全部都是你,你呢?你明明知道月儿的是你,但是你却将这样深你的一个女人硬生生的推给了我,推给了我这个她从来都没有过的男人的边,你于心何忍?阎星杀,你到底是不是人?你到底有没有感觉?现在月儿走了,你呢?还是一副无关要紧的表,现在死的是最你的女人,现在死的是你的妹妹啊!阎星杀。”阿诺维冲到欧阳紫月的边,狠狠的看着阎星杀那张平静的脸颊,仿佛在阎星杀怀里的人就是一个无关要紧的人。

    “也许死对于月儿来说会是一种解脱,她活得很痛苦。”阎星杀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欧阳紫月清冷的脸颊,就像欧阳紫月还活着的时候一样,她就像是睡着了一样,那么恬静。

    “阎星杀,难道你就那么希望月儿死吗?阎星杀,你根本就不是人,月儿死了,你连一滴眼泪都不肯施舍给她吗?阎星杀。”阿诺维猛地揪住了阎星杀的衣领,那愤怒的眼神完全失去了理智,就像是一只震怒中的狂狮仿佛演讲眼前的人撕成碎片一般。

    “阿诺维,松开你的手,我们是一样的人,难道你去欧阳紫月就是为了吗?我们都是一样的人而已,你敢说你对圣天皇朝没有一点点的野心吗?难道你就不想做这个天下的霸主,你以为你有多高尚,,对于我来说或是对于你来说都是奢侈品,你以为我留你到现在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为了欧阳紫月你以为你可以站在这里跟本王说话吗?你给本王下的,本王现在没空理你,你要是再这么不知好歹的话,本王随时随地都可以杀了你,阿诺维,赶快从这里滚出去,带着月儿走,我不想让她看到这个皇宫最丑陋的一面。”阎星杀说完,阿诺维的手渐渐的松开了,阎星杀站了起来,直视着欧阳霖那双深邃的双眼。

    “月儿,我们走吧!离开这里,我知道你不想在这里呆着,我们回去那个没有任何纷争的地方。”阿诺维对着欧阳紫月深一笑,仿佛欧阳紫月还活着的模样,阿诺维抱着欧阳紫月渐渐的退了出去。

    “不想死的就快滚,这里是我们的恩怨。”阎星杀的话就像是在堑长寒冰之下划破了一道缝隙,似乎给了人们生的希望,所有人都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如今站在这里的只有闭着眼睛痛心的欧阳笑,还有沉默以对的欧阳逸,自己不想看到的这一天还是来得,而且来的是那么的突然。

    “星儿,我想跟你针锋相对,我你,我永远不会对你动手。”欧阳霖始终露出一摸深的笑容看着阎星杀。

    “?哈哈哈哈哈······,这简直就是我听到的最可笑的笑话,你我,欧阳霖,收起你虚伪的,你觉得我们之间会有可能吗?我们注定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对于你永远不会手下留的。”阎星杀露出邪狞一笑,素手向前挥舞,一柄闪动着金光的轩辕剑顿时出现在阎星杀的手上,刀锋直指欧阳霖,欧阳霖露出淡淡的笑容,哀伤在一瞬而过。

    “七哥,他们上一代的仇恨为什么要累积下一代,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仇恨延续,父皇生前对你百般的宠就是要化解你的恨,为什么你不明白?难道父皇对你的融化不了你充满仇恨的心吗?你想想看,父皇在天之灵,他会安心吗?你母妃,她会开心吗?”欧阳笑顿时站起来,挡在欧阳霖的面前,部位的看着阎星杀那双被仇恨所染红的眼睛。

    “住嘴,你们所有人不配提到我的母妃,尤其是你们,上一代的仇恨殃及下一代?这种话你们还是留着教导别人吧!你母后坐下的孽,毁掉了我的一生,你知不知道这十几年来每一个夜夜我都是怎么度过的,我看着每一个在乎我我在乎的人离开我的边,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都是你的母后,这个女人,毁了我,每一个伤害我的人我都不会让他好过,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他尝尽痛不生是什么滋味,你以为你用一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就可以阻止我吗?欧阳笑,我不想杀了你,滚开!”阎星杀此刻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那疯狂的肃杀的眼神升腾着浓烈的杀气,那杀气是强烈嗜血,似乎仅凭这种气息就可以将人生生的杀死一般。

    “七哥,我们是兄弟啊!我们的上流着相同的血液啊,不要!不管母后做错了什么,这都跟大哥无关啊,这座皇宫造成的悲剧难道还不够多吗?难道七哥你真的要在造成下一个悲剧吗?冤冤相报何时了。”欧阳笑看着苦劝无果,竟然直的跪在了阎星杀的面前。

    “兄弟?难道笑儿,你不问一问你那个无辜的大哥,看他做了什么事吧!”阎星杀歪着脑袋邪魅一笑,那刀锋上的煞气越演越烈。

    “什么事?”欧阳笑看了看阎星杀,再转过头看了看欧阳霖,欧阳霖的眼神颇为闪躲,别向了另一边。

    “不说吗?我替他告诉你,你知道父皇是怎么死的吗?其实父皇是病死的,是被他这个无辜的儿子下了毒害死的。”阎星杀的话就像是一把冰凉的刀直直的刺进欧阳笑的心理。

    “你胡说,大哥,你说话!快告诉七哥你是无辜的,快想起个澄清啊!”欧阳笑不敢相信的转过头看着欧阳霖。

    “澄清?澄什么清?这件事本来就是他做的,能够下得了手为了一己之私杀了父皇的人,需要我手下留吗?欧阳笑,滚开!”阎星杀显然是没什么耐心了,脚步一步一步的在靠近。

    “七哥,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大哥不会杀父皇的,再者说大哥为什么要杀了父皇,他们是亲生父子,这根本就说不通啊?”欧阳笑极力的摇着头否认。

    “因为父皇的皇位不是传给我的。”欧阳霖的声音在后响起,欧阳笑僵硬的转过头看着欧阳霖,不敢相信这样一句话竟然是出自自己从小就那么崇拜翩翩风度的大哥的嘴里面,这也就想当时承认了父皇的死并非以外。

    “大······哥,你······你再说什么啊?”欧阳笑摇着头看着欧阳霖。

    “从小我就恪守为储君的一切准则,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非礼勿动的一切一切的准则,我做一个大家公认为合格的太子,我只希望父皇可以看到我的努力可以承认我,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他的心里始终没有我这个儿子,在他的心里甚至要将我最后的东西拿走,我是太子未来的皇帝就应该是我,为什么他要将皇位传给你欧阳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这是他我的,这是他我的。”欧阳霖深邃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欧阳笑,欧阳笑猛地踉跄向后退了几步,看着失去往风度的欧阳霖。

    “难道这就是你伤害父皇的原因吗?你怎么可以这样?父皇是我们的亲生父亲,你怎么可以伤害自己的父亲,父皇亏欠你什么吗?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欧阳笑攒着泪水看着欧阳霖。

    “亲生父亲?如果他真的又把我当做是他的儿子的话,他为什么要抢走这个属于我的东西。”欧阳霖的眼睛似乎掀起了波涛汹涌,那一汪如同四海一般泛起滔天巨浪的眼神,简直要将所有的一切吞没。

    阎星杀风华绝代。杀气四溢。绝美的容颜露出一丝冷笑,道:“终于说出你的真心话了吗?欧阳霖,不要以为你不动手我就不会杀了你,陈新梅,你就这样睁大眼睛看着,看着我如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你尝尝吧!尝尝我的痛。”阎星杀笑的分外的明艳妖娆,但是妖娆下却是噬骨的冰冷。

    “星儿,我们真的要这样吗?我只是你啊,我只是很你,想跟你在一起而已,为什么你就不能放下呢?哈哈哈哈哈哈······我经常在想,只要我努力,或许有一天你会被我感动,看来今天这一切只不过是我在痴人说梦罢了!对吗?”欧阳霖的笑声如银铃。但是却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苍凉和悲哀。但是杀意随之弥漫开来。

    “如果没有人间的恩怨。我们可以共处下去,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我说过你留我在边等于养虎为患,不要试图那你的话来感动我,因为我不吃这一,我要的就是你痛苦,你们所有人陷入无尽的痛苦。”阎星杀的话绝而冰冷,没有一丝丝的温暖可以渗透,让人从心底从骨子里觉得冷。

    欧阳霖此刻已经无话可说,欧阳霖知道,一直都知道,有些事多说无益,不然只显赘余。

    阎星杀体爆发出绚烂的光芒。宛若蛟龙一般腾跃而起,向着欧阳霖的方向飞遁而去。一阵强紧的掌风将欧阳笑顿时整个人腾空而起甩向一边,欧阳逸见状,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挡住了阎星杀的掌风,但是欧阳逸却被震得倒退十几步,嘴角流下殷红色的血。阎星杀微微一笑,转而向着欧阳霖以魔功崩裂体,那澎湃地生命元气给欧阳霖造成了可怕地冲击。虽然退避与防御还算及时。但是也令他负重伤,欧阳霖尽管是做了全力的低档,但还是无法幸免,欧阳霖整个人倒退几步,虽然未吐出鲜血,但是那隐忍之姿态还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欧阳霖,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陈新梅,看着吧!”听着阎星杀冷清决绝的口吻,欧阳霖刹那回神,伸出手,手掌之间竟然燃起了淡蓝色的光晕,阎星杀冷冷一笑,不管这是什么,但是阎星杀心里已经报了让欧阳霖必死的信念,阎星杀转似浮光掠影一般冲了下去。

    欧阳霖为皇家太子,原本以为或许不堪一击,但是现在阎星杀似乎觉得有些低估了欧阳霖,没想到欧阳霖所学竟然是这样顶级的玄功,乃是赫赫有名的冰焰决,周萦绕着冰蓝色的光泽,隐隐直觉可以感觉到这玄功的不可小觑,力量之强大。

    阎星杀乱发狂舞,眸若冷电,轩辕剑迸的金光,这样强大气功,欧阳霖顿时觉得有些抵抗不住,但是欧阳霖却还在顽强地抵抗者,阎星杀此刻便像疯了一样,似乎根本就不给欧阳林一刻的喘息的机会,可以感觉到阎星杀很急切,那刀锋都随着阎星杀那狂乱的气息在别样闪动。

    无尽的黑暗中,外面一道惊天之雷,竟将昏暗的宫照得明亮。大雨滂沱,欧阳霖有条不紊的调息着自己,喉咙间却血水涌了上来,原来传说中的轩辕神剑竟是如此神奇,就凭剑气也能将人伤到如此之深。阎星杀凌厉杀气却越迫越近了,金色剑光马上就要触及体了。

    欧阳霖即可腾空而起,在空中旋,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光幕斩灭了激而来的剑光,虽在此刻化解了杀之噩。但是后却长剑挥洒,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仿佛要与天上劈落而下的闪电连接到一起。阎星杀笑的妖娆,不给欧阳霖一刻休息的时间,凌厉的剑气退了欧阳霖,欧阳霖眼看那金色剑光就在眼前,只能奋力拼死一搏,此刻欧阳霖看了看陷入疯狂之中的阎星杀。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