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大婚前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一百四十四章:大婚前夕(3440字)

    “驸马,公主是急火攻心、长期的闷郁结,才导致现在昏迷不醒,等到微臣一会儿开一个方子,公主三后便可醒来,但是由于公主不只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还有体上收到了一定的伤害,驸马,我朝公主是堂堂金枝玉叶,烦请驸马能够加倍的惜,还有就是公主的大脑可能会出现混乱,所以醒来之后公主或许会有些不太正常,但是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微臣告退。”太医领着自己的药箱子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退了出去,阿诺维瘫软似的坐在了地上,看着上紧紧闭着双眼,面色惨白的欧阳紫月,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吗?月儿不会原谅自己了,永远不会了,怎么办。

    “月儿,只要你能够醒来,不管你原不原谅我都无所谓,我只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好吗?我是真的很你,我真的很你,我只想让你的心里有一点我的存在,难道我错了吗?”阿诺维抓住欧阳紫月的手有些哽咽的说道。

    ---------------------------------------------------------------------------------------------

    ——三后——

    “爹,我不想去,我只想呆在这里等他回来,你去吧!”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上官雪莹那原本单薄的子变得更加的单薄,脸上几乎是毫无血色,只有那双明亮的眼睛还点燃着一盏希望的灯,远远的看向外面。

    “莹儿,爹知道你想等王爷回来,可是现在没有任何王爷的消息,你应该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他临走之前不是给了你一块玉佩吗?这就说明他在告诉你他不会轻易出事的,今天是皇上的大婚,如果不去的话岂不是对皇上的不敬,莹儿,出去吧!就当是散散心。”上官仪诶长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幅憔悴的模样,可是仍然是无济于事,每天上官雪莹都会坐在这个窗边等啊等,看的上官仪是实实在在的痛在了心里,上官仪有些手软了,如果当初自己阻止的话,不过也根本阻止不了,难道这个阎星杀真的是莹儿一辈子的劫数吗?上官仪经过这么多天不有些开始怀疑,阎星杀是否真的已经死了,如果没有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的消息呢?

    “爹,我······”上官雪莹刚想要拒绝,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的浑厚的笑声,上官仪立刻转过头,玖兰策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嘴角挂着一抹笑容。

    “玖兰,你怎么来了?”对于玖兰策的到来上官仪有些奇怪的说道。

    “怎么?不能来吗?你家就是我家,咱们有什么可计较的,莹儿,先去打扮打扮吧!一会儿随你父亲还有伯父进宫,一定要去。”上官雪莹刚想拒绝,玖兰策便对着上官雪莹摇摇头,上官雪莹不知道为什么拒绝的话却说不出来,只能点点头退了出去。

    “怎么了?玖兰。”上官仪有些奇怪地看着玖兰策说道。

    “呵呵~看你穿的这么隆重,你不是真的以为你是去喝喜酒的吧!我看你真是越来越糊涂了,我真是为你的未来而感到担忧啊,你是不是好东西吃多了堵住脑子了。”玖兰策一脸惋惜的看着上官仪,就在上官仪马上快要冒火的的时候,玖兰策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的严肃。

    “难道你真的感觉不到吗?”

    “玖兰,你说的是?”

    “哎~我有一种感觉今天晚上非比寻常,上一次绝英王爷无故的将皇上边的那一位所谓的星妃娘娘劫走之后,难道你感觉不到皇上根本就不想任何人知道那个星妃娘娘的来历,更何况我在一旁偷偷的观察了一下,这个星妃娘娘很像一个人,上官,难道你真的没有一点感觉吗?”玖兰策的话一出,上官仪的脸色微微一掷,一样变得凝重起来。

    “难道你是说······这怎么可能,玖兰,我们还是不要胡乱的猜测,这样的事如果是真的那么就太恐怖了,我不敢想。”上官仪摇了摇头看着玖兰策说道。

    “现在的问题不是你想就不会发生的问题啊,我很相信我的直觉,你也应该相信你自己的感觉,你是绝世亲王的岳父,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吗?还有~绝世亲王有多大的能耐我想你比任何人都知道,为什么他要束手就擒,任凭太后发落呢?这不是太矛盾、太奇怪了吗?”玖兰策看着上官仪说道。

    “话是这样说没有错,可是······”上官仪的心理的疑惑在不断的扩大,但是恐惧也随之而变大。

    “不瞒你说,最近京城里面用出来不少陌生的面孔,而且在京城不远处也有一些异常,前几我出城看了看,很显然不对劲儿,虽然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儿,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皇上应取得星妃娘娘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你应该知道今天晚上或许会不大太平,或许在一夜之间江山易改啊。”玖兰策的话就像是在上官仪的心理敲了一谷中。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绝世亲王一手策划。”上官仪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玖兰策说道。

    “我也不知道,或许······真的,但是我相信欧阳天的儿子有这个能力。”玖兰策看了看外面的天。

    “如果真的是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上官仪一样的看了看玖兰策说道。

    ---------------------------------------------------------------------------------------------

    “恭迎主子,主子请。”跪在阎星杀面前的离晶笑得好开心,阎星杀踏进这个兰草园的宫,阎星杀深吸了一口气,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只是里面的人已经是风水轮流转了,陈新梅致死也不会想到他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刚一进去,就有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阎星杀微微的皱了皱眉,走到一个衣衫破烂,全上下人不人鬼不鬼的人面洽,如果阎星杀不认识她的话,那么阎星杀绝对不对认为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人。

    “醒醒啊······醒醒,怎么这么经不住折腾呢?醒醒啊······”离晶一把揪住陈新梅的头发丝毫不温柔再将她整个人揪了起来。

    “主子,这个女人也太脆弱了,不过就几天的时间而已,就撑不下去了,看看这一副鬼样子,哪像是当今堂堂的太后啊!”离洛的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看着陈新梅。

    “太后,她的亲生儿子早就废除她的封好了,太后,她现在连狗都不如,真是不明白先帝到底是怎么和这种女人在一起,忍受了一辈子,真是可怜,最终落得一个被狗反咬一口的下场,我还真是觉得我的下手轻了呢!”离一脸厌恶和恨意的看着陈新梅。

    “放她下来。”阎星杀淡淡地说了四个字,离天点点头,陈新梅的子就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的倒在地上。

    “感觉怎么样?”阎星杀蹲下细细地的看着陈新梅那张脸,那张面目狰狞,左脸上面布着血痕,长长的就像是一条恶心的泥鳅趴在上面一样。

    “唔······唔······”陈新梅一脸仇恨的看着阎星杀,可惜发不出来一点的声音,阎星杀看了看陈新梅嘴边的血迹,阎星杀露出凄然的笑容,让人看不懂。

    “感觉很痛吗?很想杀了我吗?是不是觉得这种子真是度如年啊,恨不得杀光所有的人吧!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看到了我母妃当年的样子,你嫉妒我母妃的容颜,你把她囚在这里,夜夜的折磨她,让我的母妃容颜尽毁,你挑断了我母妃全上下的筋脉,你让我的母妃在人世界的最痛苦的时候死去,死不瞑目,我对于你已经很仁慈了,不过要感谢你,你没有让我的母妃说不出话来,我才能听到我母妃最后的一句话,陈新梅,你死都不会想到有一天你会败在我的手上,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在这种地方悄然的消失,我会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送你下地狱的,但是你绝对不会孤单,我会让应该下去的人陪你的,永远的陪着你。”阎星杀的笑容随着弧度渐渐的放大,此刻的陈新梅只能够恐惧的看着阎星杀,或是恨意,陈新梅这几被不停的折磨,心里第一次后悔,第一次惹到这个魔鬼。

    “唔唔唔······唔唔唔······唔······”陈新梅的嘴里面发出的声音没有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那眼里的恨不得将面前的人扒皮拆骨的眼神却被阎星杀看得很真切,陈新梅浑上下感觉到的都是痛,痛的无法让自己昏迷过去,但是面对眼前的魔鬼,陈新梅只能一味的退却,陈新梅的袖子下,那个右手在紧紧地抓住,紧紧地抓住一样东西,看不清楚是什么,陈新梅的眼底滑过的那一丝疯狂的恨意,似乎注定了有什么事在隐隐的开始发生了。

    “你想得很对,我真的是魔鬼,所以你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就是惹上了我这个魔鬼,所以魔鬼应该有魔鬼的做事方法,我教给你们的事一会儿一定要办得漂亮,到时候我们就在那里看好戏吧!我相信欧阳霖不会想到我送给他的新婚礼物竟是这样的。”阎星杀的笑容耀眼而夺目,妖治而冷。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