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演技如神,欧阳逸的深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一百三十九章:演技如神,欧阳逸的深(4512字)

    “皇兄,我是为了你好!告辞。”欧阳逸抱着阎星杀就要从太和走出去,欧阳霖那双黝黑色的双眼顿时开始了波涛汹涌,那暗潮涌动之下暗藏着阵阵的霾。

    “站住,你以为你可以从这里走出去吗?”欧阳霖的语气里全是威胁,欧阳逸看了看四周,的确有不少御林军的人已经从太和外闯了进来,所有女眷几乎都尖叫一样的退到了两侧,太和的气氛可以说已经升级到了一种战火的味道,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哼~皇兄,我的实力你应该很清楚,你认为就凭这些人可以拦得住我吗?为什么你总是一意孤行,我说的话难道还不够清楚吗?你不能把她留在边,我要带她走,我不能留在这里。”欧阳逸的双手加紧了力道抱着阎星杀的手似乎更紧了。

    “你们两个干什么?皇帝,逸儿,你们两个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搞成这个样子,逸儿,这个女人是皇上的星妃,快放下来。”陈新梅的话没有人听在耳里,陈新梅一味焦急地想要维护现在乱糟糟的场面,以为不能让堂堂天子和王爷在百官面前失了皇家的颜面,这件事如果穿出去的话,对于现在刚刚登基的欧阳霖来说或许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因为这个女人欧阳霖已经多没有把全部的心思放在朝政上面了,有的大臣都开始说欧阳霖一味贪恋女色,对于朝政置之不理,亡国之史由现在开始,还有那个种在去孤野塔的途中也神秘地消失了,霖儿说那个种死了,陈新梅就是打死也不会相信,因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天陈新梅没有看到那个种的尸体,陈新梅就一天不会相信那个种已经死了,现在那个种一定是在一个角落冷艳的看着这一切,偷着笑,一定是这样,称心没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个种现在一定在这里不远的地方看着。

    “霖儿,今天的地位来之不易,你绝对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毁了这大好江山啊,百官都在这里看着,难道你要背负一个贪恋女色的骂名吗?你这个皇帝的宝座现在还没有坐牢,你不要忘了,你父皇临死之前已经将我们圣天皇朝的三分之一的兵权交给了那个种阎星杀,现在他的尸体没有找到,那兵权符现在下落不明,万一那些不服你的人反叛,难道就凭你的外公还有南宫无浪手里的那一点兵权,就算是可以勉强地保住你的皇位,那么到时候万一一直不太平的边界,挥军之下,到时我们根本无力还手,你要知道凡事一人不小而乱大谋。”陈新梅的话字字句句的刺进欧阳霖的心里,但是面对阎星杀,欧阳霖也不能放她离开,一时之间欧阳霖的双手紧紧的捏在了一起,暗潮涌动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欧阳逸怀中嘴角勾起无辜弧度的阎星杀。

    “既然这样,皇兄,臣弟一直都觉得,两相悦才能在一起,如果勉强在一起的话,貌合神离,永远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所以,臣弟一直都没有找到适合臣弟得人,所以今天的这个事就算了吧!告辞。”欧阳逸包着阎星杀就这样离开了,欧阳霖注视着两个人背影,心里更是燃起了熊熊大火,陈新梅看着欧阳霖的表,只能头痛的挥了挥手,这场闹剧顿时在尴尬中结束,纵然百官心里想法不一,但是也不敢对皇家之事妄作评论,只能低头私语。

    ---------------------------------------------------------------------------------------------

    “二皇兄,多谢你~我就知道,皇兄你一定会来救我的。”阎星杀被欧阳逸轻轻的放了下来,阎星杀面带着感激地微笑,面色有些苍白,显然是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但是在那眼底却隐藏着寒意,让人冷入骨髓的寒意。

    “七弟,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不是警告过你,如果你走了就不要在回来了,现在皇兄都已经做了皇帝,为什么你还不死心,只要圣天皇朝的人民能够幸福安居乐业,这不是很好嘛?谁做皇帝这很重要吗?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何必苦苦纠缠呢?”欧阳逸抓住阎星杀纤细的手腕,不费吹灰之力将阎星杀扯了过来,可是阎星杀的脸上却全是满满的无辜还有那淡淡的惹人怜的忧伤,如果欧阳逸不了解阎星杀的话,欧阳逸或许会相信,此刻的阎星杀只是一个被无奈的小女孩而已,可是就是因为自己太了解阎星杀了,所以就算是阎星杀摆出这样真的表,欧阳逸也不敢再相信了。

    “皇兄,在你的眼里我就这么不堪吗?你以为我想回来吗?我被发配到孤野塔,半路遭人袭击,拿一把刀直直的插进我的体,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说话,对~我是恨陈新梅,我是恨大皇兄,可是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任何能力能够和大皇兄去抗衡了,我一直期盼你能够救我,我知道在这个皇宫里面除了父皇就是二皇兄最疼我,虽然你也是陈新梅的儿子,但是我知道她所做的事不管你的事,我不会把事怪在你的头上,可是二皇兄,我没有想到在你的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你简直让我太失望了,你放开我。”阎星杀一副伤心绝的模样看着欧阳逸,欧阳逸愣了愣,没有想到阎星杀会突然的来这么一出,难道是自己误会她了吗?这不可能,阎星杀的武功高深莫测,就算是自己也不是对手,整个江湖能够动的了她的人寥寥无几。

    “七弟,你的二皇兄不是傻子,你真的以为二皇兄会傻得让你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吗?以前二皇兄会被你骗,那是因为二皇兄觉得你是一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只要让你感觉得到有人你疼你,或许你就会放弃,你会被感化,但是现在看来我错了,你一直都是这样,你一直没有放弃你的仇恨,你现在想要利用我跟大哥反目吗?七弟,你不能因为我疼你你就这样对待我,你的演技可以骗得过天下人,但是你绝对骗不了我。”欧阳逸双手抓住阎星杀的肩膀显得有些颓然和疯狂。

    “我骗你,你凭什么说我骗你,如果我要毁掉欧阳霖和陈新梅,我就已经动手了,我怎么会等到现在呢?就在刚才我有机会毁掉这个刚刚登基的人,可是我没有,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我还有能力反抗那个禽兽吗?我是他的亲生妹妹,可是他却纳我为妃,你觉得我会乖乖接受吗?你看看现在的我是什么样子,我的演技,我的演技······哈哈哈哈哈······我被打伤,回来之后大皇兄为了害怕我逃走,竟然在我······在我······”阎星杀一脸的悲戚,忍不住的坐在了地上掩面哭泣,双手之间留下了一条缝,细细的观察着欧阳逸的神

    “大皇兄他······他对你做什么了吗?”欧阳逸不自的蹲下不相信的问道。

    “他废了我的武功,现在的我别说是你就算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一样失去了任何的反抗能力,我现在就是一个废人,是他废了我的武功,二皇兄,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我是他的妹妹,可是他却要娶我,你让我何以堪,我怎么可以加给我恨之入骨的人,可是我有办法妈啊?现在已经成为废人的我,怎么可能从这个戒备森严的皇宫里面逃出去,我能想到的只有你,只有你二皇兄可以救我出去,可是你现在却说我演戏,我演的出来吗?难道我会为了骗你废掉我自己的武功内力吗?”阎星杀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欧阳逸,那委屈的眼神里写满了痛苦和忧伤,欧阳逸伸出手抓住了阎星杀的手腕,结果~欧阳逸浑一颤,再一次不敢相信的探了探阎星杀的脉搏。

    “怎么可能呢?大皇兄怎么可能······”欧阳逸看着阎星杀,那脉搏分明在清除的告诉欧阳逸,阎星杀此时此刻没有说谎,没有······阎星杀不可能为了骗自己主动废掉自己的武功,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怎么可能?他是你的亲生大哥,你自然会这么想了,可是我的体却再告诉你,我现在只是一个废人啊,你以为我呆在这里我很高兴吗?你错了,我生不如死啊,我好不容易盼到你来救我,可是二皇兄你怎么可以这么伤害我,为什么?”阎星杀捶打着欧阳逸的膛,痛苦地不堪的模样让欧阳逸开始深深的自责,刚才自己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这样是给她到底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啊。

    “对不起!七弟,是二皇兄错了,二皇兄不该那么说你,对不起,我会拳皇兄的,我会保护你的。”欧阳逸轻轻地拍着阎星杀的后背,阎星杀那带着泪痕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算计的精光和狠的血光,欧阳逸,对不起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要怪就去怪你的母后吧!是她毁了我,自然我会毁了你们,我会让你的母后毁在自己的亲生儿子的手上。

    “劝?有用吗?二皇兄,你别天真了,这根本就是没有用的,你跟他说了那么多有用吗?他何曾听过你的,现在他的是皇帝,是万万人之上的皇帝,你根本就不可能看房他的话,刚才如果不是你的母后顾全大皇兄在群臣面前的威信的话,你以为你可以这样安然无事的救我出来吗?不可能的,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天真这么傻,皇兄,他疯了。”阎星杀摇晃着欧阳逸的肩膀说道。

    “星儿,他是我的亲生哥哥,难道你要让我伤害我的亲生哥哥吗?还是这就是你的最终目的。”欧阳逸皱着眉头看着阎星杀说道。

    “我的最终目的,你说对了~我恨他,我恨不得杀了他,是他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的,我不该恨他吗?二皇兄,现在的我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我还有可能做出什么事吗?我告诉你,你想要救我,除非他死了。”阎星杀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一样打在了欧阳逸的上。

    “七弟,他是我的亲生哥哥,你让我怎么下的去手。”欧阳逸摇摇头看着阎星杀说道。

    “你下不去手,那么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我嫁欧阳霖吗?如果是,你刚才不应该救我出来。”阎星杀看着欧阳逸一脸的绝望。

    “你相信我,我会保护······”欧阳逸保住了阎星杀信誓旦旦的说。

    “保护?你拿什么保护我,你又凭什么保护我,好了~既然你保护不了我,我现在就回去,任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二皇兄,你就当我已经死了。”阎星杀站起转头就走,欧阳逸在后紧紧地抱住了阎星杀,阎星杀无论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开。

    “星,星儿,不要走,我不能让你再回去啊,现在的你根本就抵挡不了母后,如果母后知道你还没有死,而且就在这里,那么你一定会有危险的······我······我不能没有你。”欧阳逸死死的抱住阎星杀,鼓足了很大的勇气说了最后一句话,好像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一样,心里不停地在喊~不要走,第一次欧阳逸是第一次亲昵喊着阎星杀的名字,其实在自己的心里早就想这么叫了,可是自己一直不敢,小心翼翼的埋藏着自己的感,害怕······害怕阎星杀发现自己的感之后,瞧不起自己,鄙视自己,竟然对自己的亲生妹妹有了这种龌龊的想法。

    “既然你无力保护我,就不要再说这种话,你还是好好的做你的好弟弟好儿子,不要管我的死活了,反正现在的我生不如死,嫁给皇兄或是不嫁没什么两样。”阎星杀一副绝望的模样看着欧阳逸。

    “我不会让你嫁给他的,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让你嫁给他,相信我,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欧阳逸将阎星杀的子转了过来信誓旦旦的说到。

    “包括杀了欧阳霖吗?”阎星杀怔怔的看着欧阳逸说道。

    “我不会杀害皇兄的,但是如果他一定要伤害你,那么我只能把他从皇帝位子上面拉下来。”欧阳逸的眼神变得很坚定,随后便紧紧地抱住了阎星杀,阎星杀面对着月光,脸上露出一抹动人而明媚的笑容,嗜血的獠牙渐渐地从阎星杀那双黝黑色的眼睛里渐渐的蔓延,嗜血的血光让月光也不开始害怕,散发着夜凉如水的寒意,阎星杀伸出手会抱着欧阳逸,嘴角逐渐勾起一抹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