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太和殿露面,惊艳四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一百三十七章:太和露面,惊艳四座(4460字)

    “皇上来得很迟啊,怎么还是不见皇上的哪一位美人儿呢?皇儿保护的如此的紧,真是让哀家好奇呢!”欧阳霖刚刚走进太和,所有的歌舞声调笑的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欧阳霖坐上龙椅,陈新梅的声音在欧阳霖的耳边从容不迫的响起。

    “母后,儿臣不是说过吗?星妃她体不适,不能出来,还望母后见谅,等到儿臣和星妃大婚的那一天,母后自然会看到你的儿媳妇的,何必急于一时呢?”欧阳霖的脸上挂着有些职业化的笑容看着陈新梅说道。

    “皇儿的推脱之词还真是多呢!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更何况皇上喜欢的女人肯定不是一般,而是国色天香,难道都舍不得给母后看一眼吗?就算是不想给母后看看,也要给皇后还有各宫的妃子们看看啊,看看她们这个新来的妹妹到底是何方神圣啊!皇上就不要推脱了,哀家已经派人去了养心,现在估计再给你的妃子打扮打扮,一会儿就回来了,哀家相信皇上应该不会怪哀家自作主张吧!”陈新梅的话刚落,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切切私语的声音,各宫的妃子更是伸长了脖子期待,所有人都想知道让皇上三个月不在任何妃子的寝宫里面呆一小会儿的女人,到底是美到了什么样子。

    “什么!母后,你······朕不是说过吗?星妃体不适,不能出来,难道母后把朕的话当做耳旁风吗?星妃一向体不好,偶感风寒都要休息大半个月,母后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欧阳霖的眼里全是暴戾,还有一丝莫名的紧张,这些紧张被陈新梅看在眼里,同时也全部落在了欧阳逸的眼里,欧阳逸有些疑惑的看着欧阳霖这样的神,欧阳霖做什么事一向都是有成竹,而且似乎把一切都掌握的很好,他又怎么会露出这么慌张的表,难道那个星妃有什么不对吗······等等,星妃,欧阳逸的心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星杀走的那一天明明是皇兄派了卫军来保护,尔后又像是人间蒸发一样的不见了,除非······这个皇宫那么大,但是想要藏住一个人又不被母后发现的话,那么······难道是,欧阳逸有些不敢肯定,但是除了这个欧阳逸猜不到到底是为了什么能让欧阳林有这种表,如果是······星杀此刻到底怎么样了,星杀从来都不是可以乖乖的听从别人的安排的人,除非是有什么······欧阳逸不敢相信,星杀一定是被皇兄做了什么,如果是真的话,那么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呢?皇上是自己的亲哥哥,但是星杀却是自己曾经发誓要一辈子要保护的人,不管是以什么份来说,哥哥也好,一个永远站在她后的男人也好,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是啊,皇兄,臣弟也对这位新皇嫂有一些好奇呢!我相信各位皇嫂也一样好奇,难道皇兄就不能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吗?再说了,母后你还不相信吗?母后一定会好好的保护星妃娘娘的,我们大家就在这里等着了,臣弟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人间绝色能让皇兄如此护。”欧阳霖的脸上顿时涌现出了一丝笑容,虽然欧阳霖看得出来折磨笑容是那么的虚假,还有一抹的探究。

    ---------------------------------------------------------------------------------------------

    “请娘娘更衣,皇上让您去一趟太和,今个儿可是一个大好的子,是为了给绝英王爷选王妃,皇上命令奴婢一定要让娘娘去,也好见见太后还有各宫的主子们。”处在陈新梅边已经将近二十多年的嬷嬷拿着太后的懿旨走进了养心,刚一进来就只看到一个躺在上侧着子的女人,不用看~嬷嬷也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太后特地让她来这里摸摸这个莫名来的女人的底细,毕竟这个女人跟二十年前的洛妃有着一样的威胁,而陈新梅是不许这样的人存在在后宫里面的,皇上的只能是皇后陈雪蓉,未来的太子也只能是陈雪蓉孩子。

    “请娘娘起来吧!太后娘娘那边还等着呢!良久,嬷嬷看到上丝毫没有动静,有些生气,在后宫里面虽然自己的份只是一个奴才,但是太后却是十分器重她的,她是太后的陪嫁丫鬟,从小在一起,所以她不许任何人威胁到太后,嬷嬷正与走上前与一探究竟,只见上的那个影渐渐的转了过来,狂妄的墨黑色发丝很不乖巧的迎风而立,显得有些凌乱,狭长的羽睫半垂着,却遮不住那乌黑深邃宛如黑水晶的眸,那双眸散发着儒智精明和狡诈,俊美白皙的脸庞迎着淡淡的红晕,**人的唇微微勾起的弧度,好像没睡醒的神一般,眼底燃起了微微的冷冽,火一般的妖娆顿时充斥了整个深邃的瞳孔……那嘴角勾起的笑容,有一瞬间让嬷嬷感觉到似乎有一把凌厉的钢刀只想自己的脖子。

    “嬷嬷,你是说太后要见我吗?”阎星杀轻轻的站起,额前的碎发遮住了阎星杀的眼睛,只留下嘴角一抹冷血饶有兴趣的弧度。

    “你是······王爷。”嬷嬷的眼睛瞪得很大,这双眼睛、这样的表嬷嬷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二十年前自己曾经对一个刚刚出世的孩子露出过这种表,二十年后竟然还是这样的表,这哪是什么星妃娘娘,这分明就是那个自己当年一时措手没有斩草除根的阎星杀,绝世亲王。

    “嬷嬷,原来你还记得本王啊!真让本王感动啊,怎么!是不是很惊讶啊,你和陈新梅一起谋划了这么多年,就算是死也想不到欧阳霖竟然会把本王藏在这里,他在自己的边埋了一颗炸弹,在脖子上悬了一把刀,别那么害怕~嬷嬷,二十年前你一样是这样的表吗?难道你都不知道事不过三吗?不过 ,本王真的感谢你啊,如果不是你,说不定本王已经死在了化尸粉之下,所以~为了感谢你,本王会让你死的不是那么痛苦的,我说过伤我母妃的人,不会有好下场。”嬷嬷颤抖地看着缓缓走下来的阎星杀,想跑,但是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根本就跑不动,墨黑色的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妖孽,正好衬托了着鬼魅的夜晚。脸上的表美艳而嗜血,细长的柳眉微微的舒展,暗色的眼底,被长睫毛盖着的妖红色的瞳孔,闪烁着残冽、冷血的光,那眼底却深藏着不易察觉的兴奋还有快感。那高窄的鼻梁,透着股子的冷酷。咬着几乎无一丝血色的唇,似雪的脸上显出几分苍白。一条飘逸的白色长衫,微微的飘动,这一切宛若仙子一般,但是在嬷嬷看来却是魔鬼撒旦的化

    “王爷,王爷······王爷,你饶了奴婢吧!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当年奴婢只是一个奴才,只能听主子的话啊,王爷!奴婢也是迫于无奈的,王爷,饶命啊!”嬷嬷没有办法跑,只能像是一只卑微的狗一样的匍匐在阎星杀的脚下,做着最后的绝望的求饶。

    “听主子的话,你可真是听话,你放心我会让你死得不那么痛苦的,只不过是撒一点化尸粉而已啊!这跟你当年对我、还有我母妃,只是小巫见大巫,我这么对你已经很仁慈了,不是吗?哦······对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的主子知道你已经死了,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可以完完全全替代你的人,你下去为我的母妃赎罪吧!”阎星杀俯看着嬷嬷。脸上露出兴奋对死亡的的一种兴奋,阎星杀的话刚落,凑够黑暗处走出来一个跟嬷嬷一模一样的人,嬷嬷看着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眼底全是对死亡的恐惧还有害怕,直到此刻求饶没有什么用处,因为自己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了。

    “主子。”那个女人看了看阎星杀,阎星杀露出一抹明艳的笑容之后只剩下深深的深入骨髓的冷血,那个人点点头走到嬷嬷的面前。

    “你放心吧!我会代替你好好的报答你的主子,你就安心的去吧!没有人会知道你已经消失了,你跟着你那个主子恶贯满盈,现在你就先下去给洛妃娘娘还有先皇赎罪吧!不对,你是见不到他们的,因为像你这种人应该下地狱。”那个女人微微一笑,墨绿色的瓶子轻轻向下,全数倒在了嬷嬷的上,嬷嬷想喊但是在也喊不出来了,因为那半瓶的化尸粉已经全数的倒在了嬷嬷的嘴里,嬷嬷痛苦的呜咽着,感觉到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在自己的全上下像烈火一般的焚烧折磨着,感觉着自己的每一寸的皮肤在被渐渐的腐蚀,渐渐的感觉着自己的死亡。

    “怎么样?感觉不错吧!不过这只是我母妃痛苦的万分之一而已,剩下的我会全数的还给你们的。”嬷嬷的最后只看到了那魔鬼一般残忍的笑容之后便永远地消失了,地上只剩下了一滩浓郁的银红色的血,阎星杀伸出手在自己的鼻尖处轻轻的抚了抚。

    “嬷嬷,我交代你的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阎星杀看了看底下那个站着的,眼睛一眨不眨的人说道。

    “主子请放心,属下应该知道该怎么做。”那个人自信满满的笑了笑,看着阎星杀说道。

    “好,我母妃、亚父、父皇是怎么死的,我就要她怎么死,给你的东西拿好了,记住没一次只放一点点进去,我要看着她渐渐的陷入疯狂,我不要她死,听见了吗?”阎星杀轻轻的抚弄着自己的手指说道。

    “谨遵主子吩咐,现在我们应该去那里?”嬷嬷笑了笑说道。(因为现在真正的嬷嬷已经死了,但是阎星杀所安插进去的嬷嬷,所以现在还是以嬷嬷来说,大家不要搞混了。)

    “当然是去太和了,既然她想见我,不去怎么好意思呢?”阎星杀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可是······陈新梅一定会认出是主子的,主子还要去吗?”嬷嬷有些不明白的看着阎星杀说道。

    “当然了,我们走吧!”阎星杀顺手拿出一面银白色的面纱戴在了脸上,拿起了上的那一件白色的宫衣穿在上,嬷嬷有痴迷的听着阎星杀,尽管是一件十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宫衣,那白的近乎透明的脸颊上透着几分病态的美艳,深邃的眼眸里泛着幽幽光华,长长卷卷的睫毛冷凝寒霜,雪白的宫衣如雪飘飞,缱绻在凝脂的肌肤,幽清绝艳,那黑墨色的长发轻轻飞扬,就算是着去了大半边的脸可是却还是让人觉得无法移开视线,当嬷嬷的视线正对着阎星杀的时候,嬷嬷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战,勉强的扯出一抹的干笑,走到阎星杀的前面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星妃娘娘到!”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顿时深长的脖子看这门口只,见她的墨般的长发如瀑布般滑滑地飘散在肩上,绝美的脸上,双眸微闭,银白色的面纱增添了一份神秘的魅力,却仍就让人感觉到一种灵动的飘逸,清透的出尘。只是那双眸的冷漠的微微让人生畏。那眸却猛得睁开,顿时寒光猛现,悠亮却刺骨,再看他时,却已如夜魔般,妖魅而邪肆,她的眼睛似乎可以说出很多用嘴巴不能说出的东西,人们仿佛可以看到她的唇边慢慢地绽开淡淡的笑,那笑妖魅的让人惊悸,却又是那般的迷人心魄,惑人心魂,让人在不知不觉间迷失了心绪,顷刻间沉沦,却仍就不住想要捕捉那丝笑。一抹白衣迈着轻盈的步子,缓缓向大中央走来……众人皆愕然。眼前的女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半纱遮面,但是不难看出有着倾城倾国之貌!

    “星妃还真是与众不同啊!走近一点,让哀家好好的看一看。”陈新梅露出一抹冷笑,对着阎星杀说道。

    “母后,星妃既然已经来了,也了却了母后还有各位的心愿,我们还是直接的进入正题吧!二弟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一个王妃了,母后不是也是这样想的吗?”欧阳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下来,将阎星杀紧紧地搂在了怀里,那警告带着威胁的目光直直的看向陈新梅。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