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跳起后宫之战(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一百三十五章:跳起后宫之战(2)(4442字)

    “这是怎么回事?”欧阳霖皱了皱眉头看着这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女,再看了看倒在地上颇为狼狈的清儿,阎星杀一副事不关己的坐在那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清儿一脸的可怜楚楚的看着欧阳霖,脸上的红肿显得十分突兀。

    “皇上,奴婢······奴婢,是奴婢惹娘娘生气了,娘娘才发脾气的。”青儿跪在欧阳霖面前,抬起头,梨花带泪,那双充满了柔蜜意的眼睛闪闪发光,可怜楚楚,是个男人都想要把这样的女人揽入怀中的,毕竟小鸟依人是不呢?阎星杀不觉得好笑,怪不得母妃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原来就是因为不会演戏,在这个后宫里面随便拉出来一个女人绝对都有拿奥斯卡奖项的资格了,不过······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女人自己的计划才能够付诸实施,说到底也是功臣啊。

    “你的脸······”欧阳霖皱皱眉看着青儿脸上的巴掌印。

    “没有······没有,娘娘没有打奴婢,这是奴婢该受的,是奴婢惹娘娘生气了,皇上请不要怪娘娘。”清儿的心里一阵的欣喜,看来自己在皇上的心里也不是那么的一文不值,至少比这个只会用容貌唬住皇上的女人强的很多,自己在皇上面前自己伺候了不知道多少年月了,那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就能替代的了呢?看来自己很快就可以优惠到皇上的边伺候了。

    “她打你了,妃,你打她了。”欧阳霖的脸上闪过微微的怒色缓步向阎星杀走去,清儿心里一片的高兴和欣喜,皇上最讨厌的就是仗势欺人、随意打骂奴才的女人,看来这个女人猖狂不了多久了,皇上的心里还是在乎自己的,一定是这样,不然皇上不会因为这个女人打了自己而那么生气的,清儿不自觉的微微地露出了一丝的笑容,得意之色渐渐的显漏出来。

    “打了又怎么样,欧阳霖,你要为你的宫女报仇吗?”阎星杀丝毫不介意欧阳霖那暧昧的称呼,因为此刻的阎星杀只不过是一个为了自己的目的和计划什么都可以豁出去的人,也正是因为这样,这样的绝,欧阳霖才彻彻底底的输了,但是他却是输给了自己,当然,这是后话。

    “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这样的奴才就算是死一千个也无所谓,但是你不知道你的体才刚刚恢复吗?你这样动手打人,会伤元气的,如果你要打人、杀人,你让奴才们去做,你何必要亲自动手,你看看你的手都红了,疼吗?体还有没有不舒服。”欧阳霖轻轻地牵起阎星杀的手,对着阎星杀的手微微地吹着气,着看的周围所有的人几乎大跌眼镜,都纷纷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欧阳霖一向对这种恃宠而骄的女人都是杀一儆百的,现在怎么是一副理所当然,这位娘娘动手打人,皇上不惩罚一下也就算了,现在竟然担心这位娘娘打人的手,天呢~后宫什么时候出现过这种事,就算是皇帝对这个娘娘的无限宠,但是不会太过分了吗?当着所有人的面明目张胆的包庇偏私啊,过分了吧。

    “哈哈哈哈······欧阳霖,你脑子没问题吧!”阎星杀抽回了自己的手,一脸的冷笑。

    “妃这是说哪里话,清儿,朕今天让你过来伺候星妃娘娘,你不仅不依照朕的话好好的伺候娘娘,反而惹娘娘生气,来人呐~把这个婢拉出去杖打四十,送到辛者库。”欧阳霖的眼神一直停留在阎星杀的上,预期是那么的冰冷没有温度,清儿的子僵住了,不敢相信······不敢相信,皇上竟然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将自己发配辛者库,那是一个炼狱,是一个让人永世不得超生的地方,皇上竟然让她去哪里,为什么?为什么?

    “皇上······皇上······奴婢不敢了,奴婢不敢了,您饶了奴婢吧~奴婢以后一定好好伺候娘娘,皇上,您就看在奴婢伺候您那么多年的份上饶了奴婢吧!”清儿被门外的卫军拉了出去,对于清儿的苦苦哀求欧阳林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任由这种声音由近到远,剩下的所有宫女太监纷纷不敢再多留,都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阎星杀侧坐在椅子上,从窗外透过的眼光照在阎星杀的脸上,闪现出了别样的美丽,就像是一场梦,只要轻轻地伸手一碰就会破碎一样,欧阳霖痴迷的看着,从小欧阳霖就喜欢这样的阎星杀,神秘魅惑,就像是一个妖精让人罢不能,明知那是魔鬼,却还是不可自拔的上,不后悔。

    “皇上还真是绝呢!对于伺候了你那么多年的人竟然也下得出这样的手,自古无皆是帝王,看来这句话说得还真是有道理啊。”阎星杀冷冷一笑,欧阳霖走到阎星杀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星儿,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的聪明,你的聪明和智慧真让我着魔,一辈子我都舍不得放手啊。”欧阳霖看着阎星杀眼里跳动着兴奋的花火。

    “欧阳霖,大皇兄······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你隐瞒的了一时你瞒得了一世吗?我的哥哥,我还是提醒你一句的好,你迟早会葬送在你的自信之上,你对一个没有心的人付出再多,这个人依旧不会有任何的感觉的,我只想杀了你,想慢慢的杀了你,我要让你的母后感受到从天堂坠落地狱的感觉,我最喜欢这种感觉了,这种看着精神和**上的双重的折磨,生不如死,每天每时每刻每秒钟忍受着痛苦,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妙呢!你觉得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好玩啊。”阎星杀一副期待的模样天真的笑容,但是这抹笑容下却隐隐地蕴含着让人不寒而栗的诅咒。

    “星,不要闹知道吗?有我在我不会让你伤害她的。”欧阳霖的话是那么的温柔让人听了止不住的沦陷进去,只是······对于阎星杀来说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是吗?要不我们打个赌吧,看到最后她会不会死在我的手上,还有你会不会死在我的手上,怎么样?”阎星杀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那是魔鬼的笑容,欧阳霖看在眼里微微的一丝怒意。

    “星,只要你乖乖的呆在我的边,我会保护你,但是我也警告你,不要伤害我的母后,你明白吗?”欧阳霖抓住了阎星杀的手腕,语气里全是浓浓的警告。

    “警告?欧阳霖,我们这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现在正式开始,鹿死谁手最后见分晓吧!你以为我阎星杀就是笨蛋吗?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输了,很快你就会接到我送给你的一份礼物,绝对的惊喜,你会喜欢的。”阎星杀不屑的看了一眼欧阳霖,妖孽的笑容反而更甚。

    “星,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欧阳霖伸出手轻轻地抚摩着阎星杀的头发轻笑的说道。

    “好,拭目以待。”阎星杀没有过多的争辩,既然是欧阳霖把自己送进来这里的,那么自己为了表示感谢的确也应该送一份礼物,一份有惊无喜的礼物。

    ---------------------------------------------------------------------------------------------

    “墨玉,喝一碗姜汤吧!”墨玉在昏昏睡的第五天终于醒了过来,金无尘一脸害羞地坐在边,手上端着一碗腾腾的姜汤,这五天金无尘的心理简直是幸福得不得了,看着自己心的人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的感觉,真的很好,而且金无尘这一次有信心,墨玉一定会深深的着自己的。

    “你是······是你?”墨玉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金无尘。

    “是啊,墨玉,你都不知道,你都昏迷五天,我担心死了,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啊。”金无尘看着墨玉死死地看着自己,顿时觉得脸上一红,一脸的羞。

    “多谢,再见。”墨玉看了一眼金无尘,起走,金无尘的脸色顿时一变,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怒气恒生。

    “你给本小姐站住,你这是什么意思,本小姐不眠不休的照顾了你五天,你醒来之后转就走,是什么意思?”金无尘怒气冲冲的看着墨玉,没有想到他醒来之后却是这样的态度,原本以为他的态度已经对自己改变了,可是现在为什么还是这个样子。

    “我没有要求你照顾我,金无尘那我再告诉过你,劝你好自为之,我不想伤害你这个人类,但是并不代表你可以胡搅蛮缠。”墨玉的声音冷了及几分,看都不看一样金无尘。

    “你······你······是本小姐救了你,墨玉,我求求你······不要走,我知道我的脾气是不好,我可以改你不要走好不好,我喜欢你,你不要离开我好吗?为了你我比我爹关在家里面几个月,你不知道我多么的想你,墨玉,我求你了,好不好······”金无尘从后抱住了墨玉,自己是真的真的喜欢上了墨玉,刚才或许自己的绪有点激动,自己的脾气也不是很好,男人都喜欢的是温柔的女人,金无尘尽量的把自己的脾气收敛起来,刚才的自己的确有些过于的急躁了。

    “松手。”墨玉狠狠地将金无尘的手甩开,大步流星的踏了出去。

    “等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传出去我们玉堂金家还有何脸面。”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着黑衣蟒袍的中年男人,黑色蟒袍风极尽奢华,眼角些许皱纹,但是丝毫抵挡不了这个中年男人上的英气,是一种霸气,墨玉抬起眼眸看了看这个男人,眼眸依旧冰冷,没有任何的绪。

    “爹,你帮我把他留下来好不好?爹。”金无尘看着这个男人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跑过去揪住男人的衣服略带哭腔,原来这个人就是金无尘的父亲金吾,名震天下的玉堂金家的家主,金吾十分赞赏的看着墨玉,刚开始金吾对这个女儿带回来的醉得一塌糊涂的男人,没什么好感,但是就在刚才,第一眼,金吾就觉得这个男人绝非池中之物,墨玉虽然已经将所有的气势压倒了最低,但是敏锐的金吾还是可以感觉到这种不停寻常的气势。

    “小女对公子可以说是用之深,小女生骄纵,老夫从未看见过她对一个男人这样,墨公子何苦这样不近人呢?难道说我玉堂金家还匹配不上公子吗?”金吾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墨玉波澜不惊的双眼,这样的人金吾从未遇到过。

    “话我说了很多,不好意思,对于金无尘。我只能说抱歉,我可以走了吗?”墨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没有一丝丝回旋的余地,金吾有些皱了皱眉,如果换做是他人早就感谢涕零的,现在这个人却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金吾有些生气同时也很感兴趣。

    “抱歉,告辞。”墨玉率先拿的向外走,金吾伸出手阻拦,但是练手都没有碰到墨玉的衣角,就这样被硬生生的震开了几步。

    “你······”金吾有些震惊,据自己所知江湖上从未出现过这号神秘的人物,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竟然轻易地将自己震开了,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所能够办到。

    “家主,家主······圣天皇朝传来邀请函。”圣天皇朝这四个字让墨玉停住了脚步,墨玉此刻感觉到心口疼得厉害,脑子里又想起那个冰冷而没有温度的声音,心真的很疼,可是脑子里却还是她的样子,止不住的思念和恋,看到墨玉停下了脚步,金无尘连忙走过去趁机抓住墨玉的衣角,生怕她走掉了一样。

    “怎么回事儿。”金吾威严的声音响起来。

    “圣天皇朝新皇大婚的邀请函。”走进来的人把金黄色的邀请函递交到金吾的手上。

    “大婚?”金吾皱了皱眉,圣天皇朝的新皇不是已经有了皇后怎么还有大婚,金吾打开了邀请函看了一会儿。

    “这个星妃娘娘是何人?”金吾看着上面的四个大字说道。

    “家主,我们的人并未查到,这个人就好像是凭空产生的一样。另外······据说绝世亲王在被发配孤野塔的途中被杀,尸骨无存。”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