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最后决战——一切都是值得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一百三十一章:最后决战——一切都是值得的(4863字)

    “王爷,喝口水吧!这大的天,您还戴着这么重的家伙,要不属下替您把这个摘下来,王爷金樽玉体的,累坏了可不值当,万一皇上怪罪下来属下们也担当不起啊!。”一大队的人马小心翼翼的跟着阎星杀,这毒辣辣的太阳着实让人受不了,更何况前面的那个真正的爷,还戴着那么厚重的枷锁,万一有个好歹,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欧阳霖那张杀气腾腾的脸和那让人感觉到窒息的眼神,所有人不咽了一口口水,太可怕了,也同时在哀叹自己的命运,怎么这么命苦,榄了这么一桩事

    “不用了。”阎星杀的样子不知道怎地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上齿咬着下嘴唇,有些许的血丝渗了出来,眼神看起来也是凌厉的可怕,微微的一个冷光让人顿时产生一种自己的脖子跟体完全不在一个整体上的感觉,其他人听到这样骇人的语气,也都纷纷的低下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因为宁愿被欧阳霖的钢刀杀了,也不愿意死在阎星杀的眼神之下,因为总有一直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的感觉萦绕在心头,说不出的恐惧油然而生。

    阎星杀一句话也不说,不紧不慢的走着,肩膀传来一阵的酸痛,但是现在这跟本就不算什么了,因为骨子里已经开始在渐渐的传来那种被噬咬的疼痛,从口蔓延到全的每一个神经,肌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阎星杀却很清醒,清醒的感觉着每一丝的疼,每一丝痛彻心扉的疼,阎星杀突然想要笑,但是却不知道笑什么,阎星杀只是觉得脚步越来越重,可是意识确实清醒的可怕。

    “呵呵……真的就这么着急吗?果然我没有看错陈新梅,这一次真的是下了血本了,竟然出动了江湖上盛传的千金一颗人头的骷髅六煞,有意思。”阎星杀微微的扯出一丝不算笑容的笑容,冷冷的对视的前方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杀气,骷髅六煞,来无影,去无踪,一千两黄金一颗人头从未失手,在江湖上更是令人闻风丧胆,人人自危,阎星杀顿时觉得有些好笑,陈新梅出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教训,什么叫做吃一堑长一智,每一次只会想一些重复的烂点子。

    “如果想要活命的话,现在就滚,我们只要这个人。”带头的人戴着一个黑色的斗笠,语气冷的让人止不住的毛骨悚然,六个人手上全部拿着一把黑色的镰刀,散发着阵阵杀气,阎星杀的心里一阵好笑,但是脸上却是一片冷然似乎事不关己的样子。

    “骷髅六煞,不知道你们要本王有何指教呢?”阎星杀淡淡的看着面前的骷髅六煞说道。

    “王爷真是好眼力啊!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也是不得已,还望王爷不要怪罪。”骷髅老大冷冷的看着阎星杀,没有一丝绪,这样的人阎星杀有一种十分熟悉感觉,除了那微微起伏的膛可以代表眼前的人是一个活物之外,还真的是看不出来眼前这个人是个大活人,尤其是那双眼睛透着微微的红光,很像一个只会杀人的工具,和自己的以前很想像,只知道杀人,杀的都已经开始麻木,什么感觉也没了。

    “护驾……护驾,你们……你们真是大胆,连朝廷的王爷都敢动,你们快……走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跟在阎星杀边的卫军统领一挥手,所有的人都很快的把阎星杀围住,谨慎的看着面前杀气腾腾的六个人。

    “呵呵……呵呵,那个卫军的统领,本王有必要告诉你们,你们跟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能逃命的就走吧!骷髅六煞杀人不眨眼的,别白白的葬自己。”阎星杀微微的眯起眼睛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那个骷髅老大。

    “王爷这是说哪里的话,保护王爷本就是属下的责任,王爷不要害怕,属下会保护你的。”卫军的统领用自己强壮的子挡住了阎星杀,一脸警惕地看着面前的骷髅六煞。

    “保护他?哈哈哈哈哈······就凭你吗?真是可笑啊,恐怕你是自都难保才对吧!”骷髅六煞纷纷的大笑起来,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样。

    “哼~不得无礼,王爷一会儿属下拖住他们,您就先跑,知道吗?”那个卫军统领神秘兮兮的小声对着阎星杀说道。

    “本王最后说一句,你还有后悔的权力,骷髅六煞,不是你们惹得起的人物,还是快走得好。”阎星杀微微的笑着说道。

    “不行~保护王爷使我等的责任,怎么能丢盔弃甲,弃王爷与不顾呢?王爷不必多说,属下自有分寸。”卫军的统领果断的摇了摇头说道。

    “既然你想死那么本王就不拦你了,只是不要怪本王没有提醒过你就好。”阎星杀一脸的冷然,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悲天悯人之人,所以不需要做出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而且这不管自己的事,自己已经很是友善地提醒过了,他不听就不管自己的事,不是自己无残忍,而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他死就是你亡,能保住自己才是真正有用的。

    “来人,杀。”阎星杀一脸冷漠地看着冲过来的人,正正在站在原地,脸上没有任何的表,一瞬间所有的惨叫声响起,没有多少时候竟然已经是血流成河,这样的速度简直就是恐怖,面对这样的绞杀,阎星杀从头到尾没有任何的表,似乎眼前的事根本就是不管他的事,而他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旁观者。

    “王爷,对不起了,我们也是奉命办事。”骷髅老大眯着眼前注视着阎星杀的表眼底闪过一丝的莫名的光泽,一把弯钩镰刀直直的插进了阎星杀的口处,顿时血如泉涌,阎星杀忍着痛冷然地看着这一切,为了以后这点痛值得了,耳边一阵凉凉的风刮过,阎星杀的嘴角挂着一丝丝嗜血的味道,从后一个看似道骨仙风的白衣老人冲了出来,手中的禅杖直直的打向骷髅老大,所有人见状彼此互使眼色,骷髅拉大手中的碗钩镰刀再一次直直的从阎星杀的口处拔了出来,六人便瞬间逃离了这里,阎星杀的嘴角始终挂着那丝笑容,直直的倒了下去,至于眼前的这位白衣老头是谁,阎星杀的眼底闪过的那抹得逞笑容似乎在告诉所有人一切是真真正正的开始了,只可惜那样的眼神太快,没有人看到,阎星杀便闭上了眼睛。

    “门主,接下来该怎么办?”六人忐忑的跪在面前的这位妖艳红衣男人的面前互相看着说到。

    “刚才你演的可真好啊!简直是入木三分啊。”男人的双手把玩着发丝,虽然脸上是笑着但是几乎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此刻的他现在是多么多的愤怒,那眼底的着急心疼愤怒全部交融在了一起,所以承受这股怒气的人也就只有眼前的这悲催的六个人。

    “门主,我等甘愿受罚。”留个人微微的将带血的镰刀放在地上匍匐在男人的脚下。

    “去吧!她受什么苦,我们你们双倍的承受回来。”男人微微的挥了挥手,六个人便全数的退下,这个人就是暗夜魄魂,暗夜魄魂微微的抚上口,那才的那一刹那,暗夜魄魂真的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刀刺穿了一样的疼,该死的他们竟然下了那么重的手,如果不是小杀事先又吩咐的话,暗夜魄魂真的非常想把这六个人结束了,暗夜魄魂蔓延的担忧顿时在一次涌现,恨不得现在就到阎星杀的面前看看他究竟怎么样了,为了那个结果小杀竟然连自己都可以牺牲,如果可以的话暗夜魄魂真的很想代替她,可惜这不可能。

    ---------------------------------------------------------------------------------------------    “天机老人,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朕不管用什么方法,你一定要救她。”欧阳霖心疼的抱着满是血的阎星杀,紧紧的将阎星杀揽入怀中,殷切的看着天机。

    “哎~王爷最致命的伤不在他口处的那一刀,而是在他的体内啊!只有一个方法,凡是这样做很冒险,稍有不慎,王爷或许连命都保不住,更何况······皇上,你真的要救他吗?臣不怕告诉皇上,总有一天你会因为王爷葬送自己,就算是这样你也在所不惜吗?皇上你是否想过,这么做是否值得,虽然王爷是皇上的兄弟,但是同时你们又是劲敌啊,而且最终的结果是要么皇上死,要么王爷亡。”天机老人满脸愁容的看着欧阳霖,从第一眼看到阎星杀的时候,天机老人已经隐隐地感觉到了那股浓郁的魔气和妖气的存在。

    “朕不管,就算是有一天真的那么一天,朕不在乎,朕只要他活着,为了他什么都是值得的,死在他的手上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我会倾尽我的所有,让他能感觉得到,我他,我要她幸福和快乐,不管是什么我要都要他平安,我要护着他一辈子,天机老人,不要再耽搁了,阎星杀的的下唇被牙齿咬出了阵阵的血丝,眉头皱成了一个麻花,看起来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欧阳霖轻轻地吻了吻阎星杀的眉头说道。

    “好吧!既然皇上如此坚持,那老臣没什么话好说的,请皇上让开,老臣要把王爷的衣服解开上药。”天机老人上前一步将阎星杀从欧阳霖的怀里面拉出来,欧阳天的两只手紧紧地抱住阎星杀,脸上闪过一丝的不愿。

    “天机老人,这包扎朕还是会的,所以~不如天机老人说,由朕来做吧!”欧阳霖霸道的口吻让天机老人颇有些尴尬,天机老人看着欧阳林紧紧地抱着阎星杀一副怕阎星杀被抢走了的样子摇了摇头,转过去。

    “好~皇上,您先把王爷的衣服解下来,记住小心,千万不要牵动伤口,要是导致再次流血的话,会很麻烦。”欧阳霖照着天机老人的话轻轻的将阎星杀的衣服脱下,动作是那么的小心,生怕**了他,一件又一件,隐隐的欧阳霖有些脸红的看着阎星杀微微露出的**锁骨,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欧阳霖强迫自己专注于阎星杀的伤口,终于最后的一件里衣被欧阳霖轻轻的脱下,欧阳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白色裹一下微微的起伏的口,那副红云顿时暴露在欧阳霖的眼前,欧阳霖的手微微地颤了颤,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自己的弟弟,和自己相处在一起那么多年的弟弟,父皇最宠的儿子,和自己抢夺皇位的人,弟弟,怎么会变成一个女人,欧阳霖此刻心里不知道充斥了多少种复杂的心,又激动、有开心,有愤怒,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她竟然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该死的,她竟然瞒过了所有的人。

    “皇上······皇上,皇上你在听吗?”天机老人听到后久久没有动静,正回头。

    “天机老人,你说吧!朕听着呢!”欧阳霖的声音显得有些仓促,按照天机老人的话,欧阳霖轻轻地为阎星杀上了药,换洗了衣服,这一过程,天机老人没有看到,但是欧阳林确实红着脸做完了这一切,此刻的阎星杀已经是一脸的清爽的躺在上,可是那眉头却依然是紧紧的皱着,似乎痛苦没有减少分毫,欧阳霖忍不住的俯下在阎星杀的脸上轻轻地一吻,那脸上露出的甜蜜和幸福,欧阳霖顿时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了,可以得到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女人。

    “对了!天机老人,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他的致命伤口不在口,而再体内。”欧阳霖为阎星杀盖好被子走到天机老人面前说道。

    “皇上,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王爷所中的是一种蛊毒,而且是一种虫蛊,实在棘手得很。”天机老人的样子很忧郁,似乎在想到底应不应该救。

    “天机老人有什么办法吗?不管是用什么代价都在所不惜,朕要她好好地活着。”欧阳霖的声音很坚定,那眼神透着决绝,天机老人看了看欧阳霖于是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也许这真的是天意。

    “好吧!皇上,既然皇上坚持,那么臣会尽力,但是臣要告诉皇上的是,救王爷的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用三根金针入脑,这样才会压制虫蛊,王爷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有一点王爷的内力会尽失,变成一个废人,以后一点点的真气都不可以用,否则非死即伤,到时候就算是大罗金仙恐怕也无力回天,王爷如此强硬之人,如果突然之间武功尽失的话,恐怕王爷是不会接受的。”天机老人微微的担忧的看着欧阳霖。

    “我只要他活着,剩下的就交给朕吧!天机老人,朕只要她活着。”欧阳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阎星杀,也许这样的代价对于阎星杀来说,真的很残忍,但是欧阳林不能看着阎星杀因为这个而离开,绝对不行,况且从此以后自己会把阎星杀放在手中,绝对不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

    “好吧!臣遵旨。”天机老人走到榻前,从怀中掏出三根金针,欧阳霖看着这一切微微的低下头,只要能把阎星杀留在边,自己承认如果阎星杀的武功尽失,欧阳霖的心里是有那么一丝的窃喜,因为她在也不会离开自己了,永远不会,只要能把她留在边,自己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