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最后决战——反击前奏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一百一十八章:最后决战——反击前奏篇(4337字)

    “莹儿,天色很晚了,你去睡吧!”阎星杀定了定心神看着上官雪莹说道。

    “恩……对了,今天我帮你泡了一壶茶,是你最喜欢的,那个茶叶是亚……亚父储存的,说是下喜欢的,但是害怕喝茶太多会对体不好,亚父每天都会亲自去置办茶叶,把茶叶的嫩心留下,说是这样味道会更加醇厚,所以亚父告诉我说你每天晚上都要喝一杯这样的茶,我帮你泡了,我现在过去拿,看到你喝了,我就去休息,好吗?”上官雪莹对着阎星杀调皮的眨眨眼,笑着去拿茶壶。

    “亚父,你在那个世界还好吗?过得快乐吗?你现在是不是陪着母妃,你现在是不是在天上看着我呢?欧阳天死了,他……我不知道他在我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世界里面只有仇恨的存在,其实我并不要求太多,我要的只不过是一个能够在我累的时候陪着我,能够在我孤单的时候抱抱我,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我要的只是一点点的亲,难道这也是奢望吗?为什么我要背负那么多,为什么?”阎星杀十七年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好脆弱,才明白自己所真正想要的,原来是如此的简单,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能够给自己这种感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永远不会。

    “下,这是茶,我已经泡好了,刚才的那个有点凉了,所以我专程把它了一下,味道或许有点浓了,如果下不喜欢的话莹儿现在给下泡最新鲜的茶。”上官雪莹放下茶壶深深的看了一眼阎星杀笑得十分温柔。

    “不用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阎星杀背对着上官雪莹沉沉的说。

    “是。”上官雪莹乖巧的点点头退了出去,阎星杀转过头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茶透着浓浓的苦涩,一股的奇怪的香味扑面而来,阎星杀的眼里闪过些许的异色,轻轻地抿了一口,一只手轻轻的玩转着手中的杯子在轻轻的放下,良久不知什么在门外闪过,不知道是否是出现了幻觉,那个杯子就在那轻轻的一个瞬间化为飞沫。

    “哎~到底你什么时候才能接受我呢?我已经等你很久了,你的心里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对我打开,我明明可以感觉得出来,你对我不是一点点感觉都没有的,可是到底是什么让你一直这么逃避我。”暗夜魄魂站在门外纠结了好久,这才敢战战兢兢的走进来坐在边,眷恋的看着阎星杀的睡颜,看起来好像睡得很熟了,幸好~自己等的时间够长,好使自己比较的英明,轻轻地伸出手想要抚摸阎星杀的容颜,一阵忐忑过后,始终是抵不住内心的渴望,还是不怕死的伸出手在阎星杀的脸上一点一点的滑过,这样的感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感受过了,真是太好了,如果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的话,那该有多好啊,在这个时候才能真正的感觉得到,她是真真正正的呆在自己的边的,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小杀,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的真心呢?

    “恩······小杀,那个······啊······”暗夜魄魂的手刚刚滑到眼角,一阵妖孽的红光犹如火焰一般灼烧着阎星杀的整个瞳孔,阎星杀的速度就像是闪电一般的坐了起来,伸出两只白的泛着青色的手狠狠的掐住了暗夜魄魂的脖子,那眼神残酷而冷漠,弑杀之气顿时漾在整个宫里面,那张脸连表都没有,根本也算不上是平淡,那是彻彻底底的冰冷的,暗夜魄魂伸出一只手抓着阎星杀的手腕,脸色涨得通红。

    “小杀,松手······我错了,我不敢了,别掐了。”暗夜魄魂觉得自己真的快要窒息了,没想到阎星杀竟然发那么大的火,等等~暗夜魄魂费力的睁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阎星杀的样子,冷酷的脸上透着丝丝的狰狞,朱唇微微的张开,透着光的牙齿若隐若现的出现,那明显是走火入魔的表现,暗夜魄魂瞪大眼睛突然猛地在阎星杀的那透着红光的筋脉里似乎看到了什么比火焰更加妖治的什么东西好像在阎星杀的体里面游走。

    “小杀,你······这样也好吧,总好过你这么掐住我的脖子,这样你的手绘气血逆流,最后会浮肿的,像小杀这么漂亮的手,要是浮肿了一定是世界上最悲剧的事。”阎星杀的双手轻轻的放开了暗夜魄魂,暗夜魄魂刚刚喘了几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庆幸的时候,阎星杀猛地扑在了自己的上,暗夜魄魂猛的觉得自己的脖子的右侧传来一阵痛感,顿时觉得有一股乎乎的液体顺着自己的脖子流下来,暗夜魄魂感觉到阎星杀在不停的颤抖,暗夜魄魂伸出手渐渐的抱住了阎星杀的体,任由阎星杀在自己的上作为,暗夜魄魂的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阎星杀的头。

    “小杀啊,你到底怎么了?你就算是喜欢我但也不用在我上留下这么多的印记吧!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不过既然小杀坚持的话,那我也不会拒绝的,小杀?你······”突然觉得阎星杀的嘴渐渐的松开了自己的脖子,上面似乎有更多的粘稠液体流下来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阎星杀猛地从暗夜魄魂的上弹起来,嘴角还残留着暗夜魄魂的血迹,瞳孔里的红光也渐渐地消散了回去,暗夜魄魂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好生失望的感觉,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天生犯呢?暗夜魄魂的脸抽了抽,好吧~就算是犯,那也值得,暗夜魄魂赔笑的坐起来,本来一双总是喜欢到处绽放桃花的狐狸的眼睛瞬间变成了两个粉红色的桃心,因为现在的阎星杀简直就是集天下之妖气的精华,妖的美妖的蛊惑人心,淡淡的月光透进窗户洒在阎星杀白皙的脸上,略透着些许的苍白,但是那嘴角的妖孽的血迹却形成了强烈的反衬,白色的锦衣因为刚才的动作变得有些凌乱,口处若隐若现,**的锁骨暴漏在空气里面,似乎在无时无刻的散发着魅惑人的气息。

    “小杀······你好漂亮啊!”暗夜魄魂的脸明显是一副花痴的不能再花痴的模样,口水都差点流出来,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令人匪夷所思的赞美了,在这个况之下应该说的不是这种话吧,那痴迷的眼神好像要把阎星杀吞进肚子里面一样。

    “恩······不对,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我是路过的,打酱油嘛!突然不小心的听见了你的房间里面有动静,所以不小心的走进来,因为我不小心的走进来坐在边,你就突然的兽大发,扑到我的上,要在我的脖子上面留下的印记,还血淋琳的,不过~这种方式我喜欢,够刺激,我告诉你哦!现在人家已经就是你的人了,我的上带着你的气息你的味道你的印记,你就在也甩不掉我了,小杀,你不要用这种**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如果你还想继续的话,我是不会拒绝的,来,亲一下。”暗夜魄魂**的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摆出了一个**的姿势,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自己血淋林的脖子上面滑过,虽然不至血模糊,但是鲜血还是在不停地流淌,但还是可以请清除的看到暗夜魄魂脖子上面的那个牙印,所谓的的印记。

    “我······我咬你了······”阎星杀眼神直勾勾地注视着暗夜魄魂脖子上面的牙印,再看了看暗夜魄魂故作轻松的表,心里不涌上一丝丝的柔软。

    “是啊,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哦,你想赖账啊!呜呜······呜呜,你要是不负责任的话,我就死给你看,呜呜······呜呜,你敢!”暗夜魄魂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红色的小手帕擦着自己根本不存在的眼泪,而体十分配合的颤着肩膀,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的模样,阎星杀定定得看着暗夜魄魂。

    “小杀,你怎么了?是不是还不舒服啊,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知道了,是不是还想咬一下啊,那你就咬吧,但是这一次换个位置吧,右边,好不好,左右两边都有,这样我才能无时无刻的想起小杀,你说······”暗夜魄魂抬起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嬉笑的看着阎星杀,阎星杀猛的扑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了暗夜魄魂,暗夜魄魂的脸上划过一丝的惊讶,但是又很快的回抱住了阎星杀,脸上收起了嬉笑,少有的认真的表,带着些许的尴尬和不自然,但是大多数都是惊喜。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阎星杀把头我进暗夜魄魂的怀里,暗夜魄魂明显地感觉到腔有一股的流划过,顿时有些惊慌失措。

    “哎······哎呦,小杀,不用那么感动啦!没事的,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吗?为了你什么都是值得的,你不必感谢我,你只要保护好自己,你自己安安全全的就好了,好不好?如果小杀非要感谢的话,那么就以相许吧!我不会拒绝的。”阎星杀是满心的柔软,听到暗夜魄魂那不规矩的声音,还有那双丝毫不规矩的手,心里竟然没有任何的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暗夜魄魂的存在已经成为了自己的一个习惯,一个必不可少的存在。

    “小杀,如果我能一辈子这样抱着你的话,那该有多好啊!如果你能属于我的话那该有多好啊,等一下······小杀,我不需要回答我,我只想告诉你,不管你以后会怎么样,但是我要你记住,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时间,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如果有一天你觉得你累了,不想在这个争斗的漩涡里面挣扎,我会带着你一起远离江湖,我们找一个安静平和的地方,在湖边搭一座小木屋,每天我们可以泛舟游湖,看着朝阳和夕落。”暗夜魄魂捂住阎星杀的嘴,淡笑着,在阎星杀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希望会有这么一天吧!”阎星杀扯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远离这里谈何容易,自己在这个地方已经是不由己了,杀了太多的人,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的罪孽,还能全而退吗?那样的生活自己还能去吗?自己始终相信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因果轮回,一个人做的事最后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知道自己的代价会付出什么,上世,自己为报母仇杀了父亲,但是却遭到五雷轰顶,尸骨不存,这就是代价,女杀父,这是天理不能容忍的,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善恶,为什么那个男人会如此风得意十几年,而自己却在死人推理爬了十几年,自己只不过是去让他尝到应有的惩罚,可是天在这个时候出来假惺惺的来一个审判者,将自己永远打下地狱,不过,自己不会后悔,永远不会,就算是上天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自己也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事,就算是到最后付出代驾,难道还会有比现在各更加糟糕的事吗?

    “对了,小杀,刚才你到底是怎么了?”暗夜魄魂突然想起来刚才阎星杀的那种奇怪的反应,以及那倒在阎星杀体内的红光的涌动。

    “中毒了。”阎星杀斩钉截铁的看着暗夜魄魂说道,脸上一脸平静,仿佛是在说别人一样。

    “中毒,你怎么会中毒的?”暗夜魄魂听闻十分的大惊失色的看着阎星杀。

    “不能说是中毒,我想是被人下了蛊了。”阎星杀从上站起来,空洞的眼神看向前方。

    “下蛊?”暗夜魄魂猛地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阎星杀。

    “是啊,别那么激动,我想刚刚是魔瞳在和蛊毒做抗争吧!所以暂时我不会有什么事的,这背后绝对有一个我想不到的人在这里控一切,我要尽早的把这个人抓出来,这一次我要来一个打草惊蛇,引蛇出洞。”阎星杀一字一顿的说完,看了看暗夜魄魂,暗夜魄魂似乎隐隐的明白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不过不管这后面的人是谁,凡是上海到小杀的人,自己都不可能放过。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