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最后决战(6)——温馨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一百一十五章:最后决战(6)——温馨片(4413字)

    “放本公主出去,快放本公主出去,你们竟敢私自囚本公主,本公主要去见父皇,要见七哥,你们这些狗奴才给本公主滚开。”欧阳紫月看着守在自己寝宫门口的御林军,异常气愤的说着,两只手挥打着阻止她出去的御林军,不停的要从寝宫里面走出去。

    “公主息怒啊!我等也是奉命办事,公主不要为难奴才了,是太子下要奴才们来保护公主的,公主,您就行行好吧!回去吧,没有太子下的命令,我等不敢私自放公主出去。”御林军的统领跪在欧阳紫月面前小心翼翼的说,欧阳紫月不是什么普通的公主,她不仅是当今太子下的同胞妹妹,而且也是苗疆的王后,不管是那一个份,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欧阳紫月要是发起公主脾气来,他们根本吃不消。

    “给本公主滚开,你说什么?太子下,大哥?是大哥让你们来囚我的,糟了······七哥,七哥,你们滚开,你们是不是把本公主的七哥怎么样了,说啊!七哥,七哥,滚开。”欧阳紫月的声音因为紧张所以变得十分尖锐,可是门口的御林军依然是一副风吹不到的模样,不管欧阳紫月到底是有多生气就是不能放欧阳紫月出去。

    “你们这群混蛋,本公主的七哥要是少了一根眉毛,你们全部给本公主陪葬,本公主要把你们这群王八蛋株连九族,滚啊!”欧阳紫月一气之下顺手拿过一个花瓶摔了出去,可是尽管是这样,守在紫云宫的侍卫还是没有一个让开的。

    “月儿,不要生气了,喝杯茶吧!我相信太子下那么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你还是······”阿诺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在他的眼里欧阳紫月永远都是一个可的玻璃娃娃,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一副优雅高贵的样子,发脾气?没有过,再阿诺维的世界里面,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失控的欧阳紫月。

    “阿诺维,阿诺维······我求求你,你帮我出去好不好?你看看现在皇宫里面到处都是守卫,皇兄一定是触动了所有的御林军,现在皇宫里三层外三层被包的严严实实的,母后恨七哥,她是不会放过七哥的,你帮帮七哥好吗?我求你了,我真的很担心他,我想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求求你好吗?”欧阳紫月梨花带泪的模样十分惹人疼惜,可是阿诺维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却是那么的令人痛心,自己的妻子在为他的心上人求自己这个做丈夫的帮助自己的敌,这不是太讽刺了吗?

    “月儿,你为了你喜欢的人求我,你觉得我会答应你吗?你已经和我成亲了,我们是夫妻,在你的心里眼里就只能有我一个,为什么?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嫁给我?为什么要给我本来就不存在的希望,月儿,你看清楚,我是你的丈夫,未来陪伴你一生一世的人,你喜欢阎星杀,你们之间是没有结果的,不可能的,他是你的哥哥,亲生哥哥啊。”阿诺维此刻也顾不了什么绅士风度,什么以往的等待,全部或做了愤怒的火焰,难道自己做了那么多欧阳紫月看不到吗?欧阳紫月为什么在嫁给自己之后,竟然还在心心念念着自己的亲生哥哥,老天爷为什么要跟自己开这样一个无聊玩笑。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也说吗?我们是夫妻,你应该帮我的,我不能看着七哥出事啊,如果七哥出事了,我也不想活了,我求求你,只要七哥平安无事,我答应你从今以后安安分分的做你的妻子,做苗疆安安分分的王后,好好地陪在你的边,好吗?只要你帮七哥度过这个难关。”欧阳紫月跪在地上恳求着阿诺维,阿诺维看着自己的心的女人这个样子,脑海里浮现出了阎星杀的容颜,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心的女人竟然会喜欢自己的亲生哥哥,而自己却还在这里傻傻的为他人做嫁人,面具男人那一天说过的话瞬间浮现在了阿诺维的脑海,异常的清晰,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深深的刻在心里。

    “你知道吗?如果我倒戈相向的话,你的亲生大哥会有什么样的下场,皇位之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如果你要阎星杀活,那么你的母后还有你的大哥都会死于非命,而且会死在阎星杀的手上,就算是这样,你也要帮他,是吗?”阿诺维静静的看着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的欧阳紫月说道,心里多希望她抬起头说一声不是的,不是的。

    “是,是······我他,他要的我帮他得到,他喜欢的我替他守护。”欧阳紫月瘫软在地上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晶莹的水滴到底是打在了谁的心上,谁此刻又痛了。

    “你疯了吗?你疯了吗?那些人是你的一母同胞的亲生大哥和生你养你的母亲,你为了一个和你有深仇大恨,而且根本就不你,把你当做妻子一样在利用的同母异母的哥哥牺牲你的真真正正的亲人吗?欧阳紫月,你是真的疯了吗?”阿诺维暴怒一样的蹲下紧紧地捏住欧阳紫月的肩膀,就像似乎要把欧阳紫月捏碎一样,就像是一只狂怒的狮子急切唤醒冥顽不灵的顽石。

    “是,我是疯了,我早就疯了,为了我的七哥,为了我的,我可以牺牲所有,我可以放弃所有,甚至是自己的母亲和同胞的哥哥,阿诺维,我虽然他,但是我知道,我们之间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就像你说的他从来都没有过我,或许我真的只是一颗棋子,可是我真的想要你帮我一次,只要你帮我这一次,你相信我,我会遵守我的诺言,我会一辈子留在你的边,以后把七哥忘得干干净净,好吗?好吗?”欧阳紫月看着愤怒中的阿诺维殷切的恳求道。

    “如果我不答应呢?”阿诺维仿佛是一下子安静下来,那双眼睛散发着空洞,怔怔的看着欧阳紫月的脸。

    “如果你不帮我,那么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法,他死我也死。”欧阳紫月的声音很是柔,但是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定,阿诺维也看得出来欧阳紫月不是在说假话,她真的可以做得出来,赌吗?阿诺维赌不起,也不敢赌,难道阎星杀在欧阳紫月心目中的地位就那么崇高吗?胜过了亲人。

    “好,我帮你,但是请你记住你说过的话,事成之后你就把阎星杀忘得干干净净,以后你的心里眼里就只能有我一个,是这样吗?”阿诺维深吸了一口气目不转睛的看着欧阳紫月说道。

    “是,我会记住我所说的,我一定会记住的,只要你帮我。”欧阳紫月拼命的点着头看着阿诺维说道。

    “好,我帮你,我帮你救他,我帮你救他,今晚子时,你就在这里等我,我让你去见他,见他。”阿诺维苦笑一声,摆摆手踉踉跄跄的进去了内

    ---------------------------------------------------------------------------------------------

    “你们为什么要站在这里,龙正不需要守卫,你们全部退下去,七下不喜欢看到有这么多人,全部走。”上官雪莹刚要出去门口就有大批的守卫拦住了上官雪莹,上官雪莹看着周围猛然增多的守卫,皱皱眉训斥道,那高贵而不失风范的模样,更让同为男人的守卫觉得羡慕,阎星杀竟然娶到如此皇子妃,那是多少辈子修来的福气,只可惜~现在圣天变天了,皇上驾崩,新皇未定,着整个每一个朝代更替的必然要经历的一个过程,可是谁胜谁败,就不得而知了。

    “禀告皇子妃,皇上驾崩,后宫所有女眷不得自私出去,都只能呆在自己的宫里面,七皇子妃还是请回吧,七皇子一会儿会回来和您一起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为皇上祈福,为百姓祈福。”上官雪莹就这样被挡了下来,看着周围守卫森严,就算是长年待在闺中的上官雪莹也感觉到了几分的不对劲儿,上官雪莹深深的看了一眼周围,便默默地走了回去,如今皇上驾崩了,那么皇上为什么要单独地叫下还有玖兰大人找呢?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下现在到底在哪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皇后娘娘一向都是视下为眼中钉,如今皇上突然驾崩,下一时之间根本就没有反应的能力,皇后娘娘会不会趁人之危,对下不利呢?想到这里,上官雪莹的心突然一紧,焦急地再原地走来走去,龙正被包围了一个滴水不漏,皇后娘娘这是要公然的囚吗?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想到这里,上官雪莹更加着急了,现在皇上已经驾崩了,没有皇上做后盾,下的份会不会被发现呢?

    “下请吧!”上官雪莹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突然听到门口有声音,抬眼望去,阎星杀推开了门,门口的守卫紧紧地关上了门,看着阎星杀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上官雪莹那悬空着的心中落地了,一时之间放心了不少,上官雪莹冲上前去抱住了阎星杀,那紊乱的心跳也未能及时恢复平静。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阎星杀感觉到上官雪莹在颤抖,顿时皱起了眉看着上官雪莹说道。

    “没······没有,下!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龙正突然多了这么多的守卫,而且限制自由,不能出去,是皇后娘娘下的令吗?你是不是有危险,下~皇后娘娘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上官雪莹紧紧地抓住阎星杀的手紧张的从头到尾的打量着。

    “没有,你放心吧!我没事,我要是有事的话,你还是的守寡吗?放心吧,我会好好的保护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你的安全会是我永远的第一考量,况且就凭这些人能拦得住我吗?我想走,是个皇宫也不住我,莹儿,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看着上官雪莹焦急的面庞,阎星杀叹了一口气看着上官雪莹说道。

    “什么事?等等······下如果是想要莹儿离开的话,那么就请不要说,莹儿不会离开,莹儿要永远陪着下。”上官雪莹打断了阎星杀的话摇摇头说道。

    “离开,现在,马上。”阎星杀的脸色突然十分严峻和冷漠,是命令的口吻,根本就不是再商量。

    “为什么?为什么下就不能让莹儿和下一起面对所有的一切呢?我们是夫妻,我不能让你有事,我不想你有事,如果你死了我一个人还有什么意思?”上官雪莹无畏阎星杀脸上的冷漠毅然决然的说道。

    “上官雪莹,我的真实份你已经明了了,为什么你还要在我的边,你应该很我的,不应该再呆在我的边继续受伤害,你走吧!以后的路我为你安排好了,你会幸福的。”阎星杀甩开上官雪莹的说道转过背对着说道。

    “没有你,何谈幸福。”上官雪莹抬起头那悠悠的目光直直的看向阎星杀的心里。

    “上官雪莹,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明白,我根本不可能给你你想要的,我的真实份,我的一生,注定不会。”阎星杀转过头,那绝的眼神似乎瞬间要把所有的希望掐灭。

    “我知道你的真实份,可是当一个女人了一个男人十年的时候,那种已经超越了所有,这种不会因为你的份而便改变。”上官雪莹轻轻一笑,伸出手轻轻抚摸阎星杀那紧皱的眉头。

    “了不是吗?已经不能再了,我不是害你,我来救你,这样的是不能够存在的。你我,总有一天你会因为我而害死你自己。”阎星杀怔怔的看着上官雪莹说道。

    “不,你错了,既然了,就不可能不再,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下下下下辈子,我都只你一个,不管你的份是什么,不管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也好,是路边的乞丐也好,我都你一个,不要拒绝我,这一切是我心甘愿的,都是我愿意的,我是你的妻子,你是我丈夫,不是吗?”上官雪莹向前轻轻的一倾靠在阎星杀的怀里,阎星杀竟然无力推开上官雪莹,就这样任由上官雪莹抱着,,阎星杀不茫然的看着上官雪莹那甜蜜和满足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