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最后决战(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一百一十四章:最后决战(5)(4686字)

    “皇后娘娘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入主吗?你知不知道带兵进入皇上的寝宫是什么罪呢?”玖兰策微微的皱了皱眉,看着围绕在陈新梅四面八方冲进来的大军,就好像是一个很大的渔网,把所有的人都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起来。

    “皇上都已经驾崩了,本宫只是想进来见皇上的最后一面,毕竟夫妻那么多年了,皇上。”陈欣梅的脸顿时变得十分凄楚的模样,冲到欧阳天的边。

    “皇上,你就安心的去吧!圣天皇朝再霖儿的手上一定会发扬光大的,毕竟我们那么多年的夫妻了,臣妾一定会把皇上风光大葬的进入皇陵的,臣妾一定会好好的照顾皇上所在乎的东西,而且很快就会把那些东西送到下面去跟皇上团聚的。”陈欣梅的眼睛微微地眯在一起,看似一副痛心的模样,但是那眼底却是满满的快慰还有那丝丝的痛,陈欣梅紧紧地抓住欧阳天的手,现在的陈欣梅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狠了那么多年的男人今终于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可是心里却有一种心痛的感觉,自己的心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痛,自己为什么要为这个负心的男人心痛,这个负心的男人本来就应该由此报应,他死了,现在就只剩下一个人了,陈欣梅略带泪痕的脸轻轻的抬起来恨恨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阎星杀。

    “皇后娘娘的戏演的可真是好啊!陈欣梅,别以为你做的事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没有人发现了,他的体你不配碰,滚出去,我不想说第二遍。”阎星杀走到欧阳天的边狠狠的捏住了陈欣梅的下巴,猛地一甩,陈欣梅便扑到在了地上,阎星杀扶住了欧阳天的体,抱着失去温度的体阎星杀心里的痛却是有增无减,再次看着陈欣梅那张令人厌恶的脸,阎星杀的恨更加重了几分。

    “你······七下,本宫知道皇上很宠下,可是你也别过分了,皇上已经仙去了,皇上的后事自然有本宫还有新君料理,七下现在是否应该回去龙正好好的呆着,来人呢!带七皇子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陈欣梅站起来带着一种十分优雅和高贵的笑容笑着,轻轻的挥了挥手说道,从陈欣梅的后立刻站出来十几个士兵模样的人走出来,每一步铿锵有力,全部都是低着头,手里拿着似乎在冒着寒光的剑,直觉告诉阎星杀,这是几个人绝对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士兵,阎星杀用余光看了看陈欣梅得意的脸,看来陈欣梅为了自己真是煞费苦心啊,要是辜负了她的好意的话,她岂不是很伤心吗?从礼貌的角度来说应该礼尚往来啊。

    “请下移驾。”十几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还是没有抬头,声音十分的生硬,就好像是机器一样的机械,是几个人同时一脚踏在地面上,地面上竟然轻轻的咧开了一条地缝,不过~以为这个样子,阎星杀就会怕吗?简直可笑,阎星杀的一个小指头几乎都可以将这十几个人像蚂蚁一样的捏死,但是在这个时候动手根本没有必要,自己要是真的动手了岂不是成了她的意吗?

    “皇后娘娘是想要软下吗?”阎星杀勾起一抹冷笑看着陈欣梅说道。

    “下这是说哪里话啊,怎么能说是软呢?本宫只不过是不想让下伤心过度想让下好好的休息一下罢了!下还是乖乖地听本宫的话会比较好。”陈欣梅挤出一丝的皮笑不笑的表看着阎星杀。

    “是吗?”阎星杀双手环,挑了挑眉毛看了看陈欣梅,一步一步的向着欧阳霖的方向走过去,生得一的好皮囊,如果不好好的利用一下,怎么对得起老天爷呢?更何况自己摆了这么长时间的棋,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认输呢?

    “请吧,七下。”陈欣梅做了一个请字,皮笑不笑模样,阎星杀双手环勾起一抹冷笑走到陈欣梅面前看了陈新梅一眼,这种眼神让陈新梅不觉得头皮发麻,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阎星杀,陈新梅对于他还是心存忌惮,他到底是什么人陈新梅还是清楚的,他是一个疯子一个不计较任何后果的疯子,陈新梅害怕的咽了一口口水,但是突然瞥见周围有那么多的御林军守卫者,心里还是壮了几分的胆,硬着头皮无畏的看着阎星杀,阎星杀耸耸肩膀,顺从地走了出去,顺从的让人怀疑,欧阳霖看着阎星杀的背影,不皱眉,阎星杀其实那种会任人宰割的人,原本欧阳霖以为阎星杀会将跟着他的那十几个人全部杀了,如今竟没有动静,任由他们监视、软在龙正,这不是太不正常了吗?

    “来人那!给本宫把龙正全部包围起来,好好的保护七下,没有本宫的命令,谁也不能出去,现在你们全部出去。”陈新梅走到欧阳天的边猛地一挥衣袖,但是所有的御林军都是默默的低着头互相对视着,最后把所有的目光全部倾注在欧阳霖的上。

    “你们怎么还不动,难道本宫说话不顶用吗?你们听不明白吗?”陈新梅怒吼的看着所有的御林军,再看了看欧阳霖。

    “既然母后让你们去做,好不快去!”欧阳霖的声音轻轻地响起,所有御林军这才默默的退了出去,陈新梅看着所有御林军退出去的背影,有些站不稳的看着下面面色沉寂的儿子。

    “母后,自古后公布的干政,母后年事已高,应该在后宫向享清福了,剩下的事就交给儿臣吧!你放心,外公还有南公将军,儿臣一定会让他们荣华富贵永享一生的,母后就在这里陪父皇最后一次吧!儿臣先告退了,对了~儿臣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将父皇下葬的所有的一切准备,全部交由专人去准备,来人呐!给皇后娘娘好好地报备一下。”欧阳霖轻轻地一拍手,从后市出来三个穿着朝服的官员模样的人走出来,行礼之后,每一个人手上手出现了一个明黄色的册子。

    “娘娘,皇上驾鹤西去,在未来二十七天中摘冠缨、服素缟,一个月内不准嫁娶,一百天内不准作乐四十九天内不准屠宰,二十七天不准搞祈祷和报祭,是要在圣天全国举行的,而且······而且······那个微臣算过平南王爷的寿辰就在这二十七天之内恐怕也不能大大办了,然后就是曲谥号,皇上生前广做善事,受到圣天人们的戴······所以······”三个官员看着陈新梅变得越来越难看的脸色,顿时低下头话都不敢说。

    “霖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要忘了,今天的一切都是我帮你一步一步铺成的,怎么?如今要做皇上了,翅膀硬了,想要摆脱母后了吗?你外公为了你集结了兵权,你南宫叔叔为了你广结人脉,你现在是过个拆桥了吗?你不要忘了,你的上流着的是我陈家的血,你是我陈新梅的儿子,你现在不但不重用我们陈家人,而且你还胳膊肘往外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就那个小种吗?你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你计划好了的,对不对?”陈新梅颤抖的手指指着欧阳霖不敢相信的说道。

    “母后这是说哪里话,外公年事已高,已经不能带兵了,如今我能不能登上皇位还是一个未知数,南宫无浪毕竟是前朝武将,儿臣只不过是防患于未然而已,只是不想重蹈父皇的覆辙而已,这是一个教训,而却一直都是谨记在心的,而且母后你也说过不是吗?成大事者何必拒小节,不能妇人之仁,太注重内亲,是要遭人话柄的,天下人怎么信服我呢?权力要牢牢的掌握在皇帝的手中这才是最稳固的,我不会向父皇一样,一辈子受着陈家的牵制,母后不要忘了,圣天是姓欧阳的,永远不会姓陈,母后还是好自为之的号,不要伤害儿臣的弟弟,否则儿臣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到时候伤了我们母子的和气,岂不是得不尝试吗?儿臣告退。”欧阳霖低着头,看不见眼里到底是怎么样的漩涡,三个朝臣也非常识趣的退了出去,陈新梅听着欧阳霖的话不跌坐在地上,不敢相信的看着。

    “你······你······你为了那个种跟母后作对?”陈新梅没有想到自己在这后宫多年,这双手沾满了血腥,但是从未到下,如今自己儿子却是这般的对待自己。

    “星儿不是种,母后的措辞有问题吧!在儿臣眼里星儿是这个世界是唯一的也是不可替代的,母后,不到万不得已,儿臣不也不想和母后正面发生什么冲突,您以后就是太后了,还是安享晚年的号,其他的事都由我来办,您无需心了。”欧阳霖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母后,这个曾经自己心目中最神圣的人,可惜这个人在自己的心里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从小打到,他从来没有感受到一丝丝的母,来自于这个亲生母亲的,他的眼里心里只有想着看着怎么把父皇据为己有,将父皇边所有受宠的妃子掺赶尽杀绝,对待自己词严厉色,从来不会温柔的对自己说一句话,也没有正眼看过自己,每天只知道检查自己的功课,稍微有些差池,自己就会遭到一顿的暴打和训斥,自己的人生就是这样度过的,看起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下就是这样,要完成自己母后夺位的愿望,杀尽所有反对她的人,让她成为真正的幕后的皇帝,而自己沦为傀儡,这样的生活欧阳霖过够了,不想再过下去了,欧阳霖更加不是笨蛋,怎么会任由别人纵。

    “你······我是你的母后,你的生母,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陈新梅气冲冲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第一次觉得自己并不了解他,其实他比自己想象的要深要聪明得多,自己防了别人一辈子,却没有想到却栽在了自己儿子的手上,真是防夜防家贼难防啊,自己怎么就想不到当初那个孩子已经是今非昔比了,不再是那个听话的任人摆布的欧阳霖了。

    “母后,我是跟你学的,半斤八两,儿臣跟母后比那还差着呢!儿臣以后要多向母后学习,不过儿臣能有今天那真是的多谢母后了,没有母后就没有儿臣,你让儿子学会了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你让儿子学会了这个世界上最可以相信的就只有自己,哪怕是父母也是不可信的,你让儿子学会了怎么样可以站在世界的最高处,哪怕双手血污,哈哈哈哈哈······母后,儿臣告退,儿臣还要处理父皇的后事,就不陪你了。”欧阳霖挑挑眉毛转的离去,欧阳霖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刺在陈新梅的心里,陈新梅看着冰冷的大门一点点的关上,欧阳霖的影逐渐的消失,门口大片的御林军守卫在那里,陈新梅感到了从来都没有过的冷,那种冷是刺骨的,自己最得意的儿子如今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陈新梅转过目光,看着躺在上了无生机,脸色枯如槁木一般的欧阳天,如今自己了一生恨了一生的男人就躺在这里,不会说话,不会动,这一切是自己一手安排的,当他将那些被洒过慢毒药的茶一杯一杯的喝下去的时候,碎掉的却是自己的心。

    “你本是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在这个皇子夺嫡的无硝烟的战场,是我陈新梅慧眼识英雄,帮扶着你趁势而起,夺得皇位,拟终能龙飞九天,可是你当上皇帝之后却······却把我这糟糠妻弃之如履,你还让我这凤仪宫成为了真真正正的冷宫,我生的孩子你一眼也不愿意多看一下,你这辈子最洛雪,可是她死了,你却还是不愿看我一眼,最后你却宁愿一个人独居在这个只有回忆的地方一住十几年,后宫佳丽三千在你的心里都比不上一个洛雪,可是这宫里,这朝堂上的每一个人对你只有两面三刀还有畏惧,你的那个儿子,你那个最的儿子,对你更是冷若冰霜、不理不睬,他把当你父亲了吗?你为什么还要这样一如既往,就只因为他是落雪的儿子,就只因为他长了一张跟洛雪一模一样的脸吗?你算计了一生,跟我斗了一生,却在这人生之中最得意的时候死的不明不白,这就是费尽心机保住的你们欧阳家的天下,这就是你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后宫,你以为你赢了,到头来,你还是两手空空,你自己看看你的样子,只有我这个令你厌恨的糟糠妻还记得你,你一路走好,下世再也不相见,不相见······你不会孤单的,不会的,此刻你现在应该是笑着吧!你现在也应该见到了你朝思暮想的洛雪,还有你们的孩子,我会送他下去跟你们一家团聚,一家团聚!呜呜呜······”陈新梅伸出手轻轻地在欧阳天的脸上抚摸,没一下都是一阵阵的伤痛,看着欧阳天那嘴角勾起的笑容,他是带着笑容走的,陈新梅坐在边靠在欧阳天的膛那眼底一滴一滴的滴在欧阳天的膛之上,溅起了那不知是恨还是的一生,恨纠缠,不只是开始还是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