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续):最后决战(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一百一十三章(续):最后决战(4)(2129字)

    “你很惊讶对不对?我怎么会知道,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了,很早很早······你是我的孩子,我一直都在注意着你,你的一举一动,你的一颦一笑,我都谨记在心,你知道吗?当我知道的时候,我的心里真的很惊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心,因为你的样子真的和你母妃太像了,太像了,我宁愿陪着你一起,你想伪装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我不想拆穿你,你是我的孩子,因为你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没有资格来怪你,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你是我的女儿,我不能因为我的愧疚就毁掉圣天,宝贝······我能······我想听你······叫我······叫我······一声父皇,一声······爹吗?可以······吗?女儿,我你。”欧阳天凑近阎星杀的耳际轻轻的说,露出了一种满足的笑容,就像是所有的束缚都解除了一样。

    “策,记住我们的约定啊,你一定要做到。”欧阳天将所有希望的目光投向玖兰策。

    “臣知道。”玖兰策深深地双手合成拳微微屈下说道。

    “假如我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请不要怪我,我做的一切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为了我们欧阳家的天下啊······不要······不要······不要怪我!”欧阳天再次转过自己的目光,再次看向阎星杀,拼出了自己最后的力气,声音因为用力而变得十分嘶哑,脸也涨得潮红,欧阳天的眼睛瞪的大,至死都用那种歉疚的目光看着阎星杀,突然之间是捷径仿佛变得十分安静,欧阳天握着阎星杀的手猛地垂了下来,那双眼睛也渐渐的闭上了,永远不会再睁开了,阎星杀静静的看着,看着······眼睛看着欧阳天,眨都不眨一下,那眼神之中更多的是木讷。

    “欧阳天。”玖兰策站在一旁失声的叫了,玖兰策循环在眼眶的泪滚了下来,看着自己的好兄弟就这样带着满的遗憾走了,玖兰策忍不住的背过闭上眼睛,任由泪水打湿他的脸颊,想当年他们在一起指点方琼,征战沙场,仿佛就在昨一样的历历在目。

    “你醒醒啊!醒醒啊!你是皇帝啊!你不是主宰天下的一切吗?你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死了,你醒醒啊!”阎星杀仿佛此刻才从这晴天霹雳之中醒过来,阎星杀使劲儿的摇晃着欧阳天渐渐失去温度的体。

    “你不要这样,我原谅你了,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已经原谅你了,我已经不恨你了,你不是要补偿我吗?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我还没有叫你一声父皇,父皇······爹,你醒醒啊!醒醒啊!醒醒,只要你醒了,我就不会在恨你了,醒醒啊。”阎星杀的声音听起来歇斯底里,充满了深深的绝望,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欧阳天已经深深地在阎星杀的心里扎了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阎星杀真正的父亲,只是这种感觉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只是在心里开始承认,开始慢慢地接受,母妃死了,亚父死了,墨玉走了,孩子没有了,自己唯一生下的亲人只有欧阳天,如今他也走了,他也不要自己了。

    “七下,你冷静一点~皇上已经走了,节哀顺变吧,你就让皇上安安静静的走吧。”玖兰策看着阎星杀的神,不忍的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阎星杀的肩膀。

    “滚。”阎星杀猛地甩掉了玖兰策的手死死地抱着欧阳天冰凉的体。

    “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玖兰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看着阎星杀的背影,再看看欧阳天嘴角的一抹淡淡的笑容,皇室的恩怨纠结痴缠,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啊。

    “来人呐~把这里团团围住连一只苍蝇也不要放出去,各位大人,本宫已经在凤仪宫为各位大人准备好了水酒,大家还是过去吧!”外面传来了陈欣梅尖锐的声音,玖兰策微微地一震,连忙将阎星杀一扯,紧紧地抓住了阎星杀的手腕,一只手将伫立在一旁的龙头一转,的下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暗道。

    “走吧!我答应过他,要保证你的安全,这个皇宫里里外外已经被包围了,如果他们进来的话,你根本就不可能逃出去,走吧。”玖兰策对着脸上丝毫没有慌乱表的阎星杀说道,看着这样的阎星杀玖兰策有些微微的吃惊,换做别人在这种况之下恐怕多多少少都会惊慌吧,可是这个阎星杀倒是一副风轻云淡的目光,好像眼下发生的事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一样,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如果······欧阳天说的对,如果他不是,也许他真的是一个皇位的最好的人选。

    “放手。”阎星杀冷冷的瞥了一眼玖兰策。

    “下,你最好还是停臣的话,否则你会命难保,皇后娘娘是不会放过你的,如果他们进来的话,你一定是必死无疑,这是皇上心愿,皇上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我要我送你走。”玖兰策无惧的看着阎星杀眼里的冰冷说道。

    “走,我今天要把这里所有的人赶尽杀绝,哈哈哈哈哈哈哈······”阎星杀突然之间有些疯狂的笑了起来,也许是太多的刺激太多的打击,阎星杀此刻已经什么也不怕了,什么都没有了,看着躺在上已经仙去的欧阳天,阎星杀有说不出的心痛,这个时候才突然明白自己恨了这么多年的父亲,完全是因为,没有哪来的恨啊!

    “你想做什么?快下去!”玖兰策有些紧张的看着已经有些失控的阎星杀。

    “我想做什么?你一会儿就知道了。”阎星杀抿唇妖娆一笑,与此同时陈欣梅早已带着卫军横冲直撞的进来了,那傲人的表就像是一只孔雀一样,可是在阎星杀看来却是那么的白痴和可笑。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