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墨玉的离开,女人身份被发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一百零二章:墨玉的离开,女人份被发现(4120字)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他······他是你的孩子,他······他也是玄武的孩子吗?这世界上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可以放弃生命,你怎么可以亲手杀掉你自己的孩子,玄武他知道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朱雀双手捂着自己的嘴,使劲的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惊恐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阎星杀苍白却笑得十分令人头皮发麻。

    “孩子?哼~我说过所有成为阻碍的绊脚石都不应该存在,你不是喜欢他吗?这下好了,我亲手帮你去掉这个眼中钉不是很好吗?你不是应该高兴的吗?朱雀,你这个好人的扮相还真是厉害啊,这个孩子只不过是投错了胎,他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更不应该来到我的体里面,明白吗?明白吗?你们想害死我,你们都想害死我,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你们毁掉了我,我也要毁掉你们,就算是玉石俱焚我也在所不惜,噗······”阎星杀趴在地上,由于急火攻心一口黑红色的鲜血吐了出来,溅在了朱雀的脸上,可是脸上的笑意却丝毫未减。

    “你这个魔鬼······呜呜······玄······玄武,玄武,呜呜呜······”朱雀急急忙忙的踉踉跄跄的向外跑,刚跑到门口就看到玄武一脸面无表的站在门外,朱雀虽是上古四大式神之首,但是毕竟多年来都只被司南关在古墓里面修炼,对于世间上的一切还是那么的不甚了解,如今看到阎星杀竟然亲手的杀了自己的孩子,在朱雀的世界里面这是根本就不能接受的事,朱雀看到玄武之后更是把持不住自己,连忙扑进玄武的怀抱大声地哭了起来。

    玄武的脸冷若冰霜,眼底更像是要将人置于冰窖之中,顿时天寒地冻,仿佛寒风呼呼刮过脸庞,玄武轻轻的拍了拍朱雀的背部,推开了朱雀,一步一步地走向阎星杀,每一步走的就像是带着千斤顶一样的沉重,阎星杀看着墨玉的眼神,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最终终于微微的躲过了墨玉的眼神,墨玉走到阎星杀的旁,并未将阎星杀扶起来,只是看着就这么看着阎星杀,墨玉蹲下来轻轻的触碰地上的血迹,眼底那一晃而过的心痛被阎星杀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阎星杀的眼里不经意划过一丝的动容,但是很快又消失在眼里那仇恨的岩浆里面化为灰烬。

    “为什么?为什么?你看着我,为什么你要杀了我们的孩子,为什么?”墨玉手抓住了阎星杀的肩膀,那看似平常的目光下却孕育着丝丝的恨意,阎星杀把这丝的恨意看在眼里,心竟然有些微微的作痛起来,但是那天生的倔强和肩上心里的那千斤重的仇恨,却硬生生的吞没了一切,阎星杀忽然抬起头盯着墨玉的眼睛。

    “我早就说过,他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只不过是送本不该来的他送回去而已。”阎星杀的肩膀被墨玉捏得生疼,但是阎星杀依旧是冷酷无的看着墨玉,那种眼神足将心已经碎掉的墨玉推向地狱。

    “既然你从来没有过我为什么要给我机会。”墨玉松开了阎星杀,决然地离开了,没有看阎星杀一眼,就这样决然地离去了,朱雀看着摸鱼的离开看了一眼依旧倒在地上的阎星杀。

    “门主······”朱雀怯生生地看着阎星杀说道。

    “走啊······走啊······他都走了,你还留着干什么?走啊······”阎星杀看着朱雀的眼神简直是要吃人了一样,朱雀踉踉跄跄的追赶墨玉而去。

    “走了也好,反正我从来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噗······”又是一口黑红色的血,阎星杀的嘴角不停的流着血,渐渐地失去了所有的伊始便晕倒在了地上,重重的打在了地板上,这一刻敲碎的不知道是谁的心。

    “皇子妃,奴婢们刚才路过下勤工的时候的时候,再寝宫里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几个穿着粉红色宫衣的宫女走到正在喝茶的上官雪莹边说道。

    “有声音?难道是下回来了吗?本宫现在去看看,你们就不必跟来了。”上官雪莹顿时喜上眉梢,阎星杀平时回宫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出奇不意的,也许这一次是提早回来了,上官雪莹转过对着宫女们说完,便向着阎星杀寝宫方向走去了,几位宫女的后行了礼连连称是。

    “下······下?是你回来了吗?”上官雪莹推开门走了进去,试探的叫着,突然闻到一股子的怪味,上官雪莹一皱眉,难道是下出了什么事吗?想到这里,上官雪莹立刻小步快走,推开了阎星杀的内室,上官雪莹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阎星杀,扑面而来的血腥味,更是令上官雪莹感觉到腿软了起来,但是看到阎星杀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上官雪莹立刻冲到阎星杀的边。

    “下,下,你醒醒啊!下!”上官雪莹看着阎星杀白色的衣衫被鲜血染得通红,泪水就像是雨帘一样不停的向下掉。

    “下,你怎么样?你怎么了?”上官雪莹摇着怀中的阎星杀,但是阎星杀却没有丝毫苏醒的预兆,上官雪颤抖的伸出手指在阎星杀的鼻子下面探了探,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上官雪莹费力的将阎星杀从地上扶起来放在上,上官雪莹又担心又心疼的看着面色苍白的阎星杀,心里更是挣扎,如果宣太医的话,到时候整个皇宫里的人都知道了下现在受重伤,万一有人来伤害下怎么办?这肯定不行,但是如果不宣太医的话,万一下出了的话,自己也就不想活了,上官雪莹看着满血污的阎星杀顿时心一横,还是将阎星杀上的衣服换掉,将这满屋子的血迹处理掉,以免引起他人怀疑,想到这里,上官雪莹手忙脚乱的从柜子里面拿出一衣服放在一旁,上官雪莹伸出手轻轻地为阎星杀宽衣解带,一件一件的血衣逐渐被脱下来,直到最后一件内衣的时候,上官雪莹顿时瞪大了眼睛,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从上坐到了地上,上官雪莹的眼睛瞪得很大,换颤抖着,上官雪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她刚才看到了什么,上官雪莹拼命的摇了摇头,一定是刚才自己看错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可能的,是自己看错了,上官雪莹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颤抖的伸出自己的手,将内衣轻轻的向下一拉,那清楚地裹衣,还有那明显的女人的特征瞬间残酷地摆在了上官雪莹的面前,上官雪莹跌坐在了地上,眼泪唰唰唰的向下流着,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了十几年,等了十年,自以为嫁给了自己这辈子最的如意郎君,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原来······原来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最笨的女人,自己的丈夫,自己视为最珍的人,是一个······是一个女人,名符其实的女人,她骗了自己十几年,自己竟然嫁给了一个女人,怪不得~怪不得~自从新婚的那一天晚上之后,阎星杀就再也没有在自己的房里留宿过,原来如此啊······圣天皇朝,皇帝最钟的皇子竟然是一个女人,竟然是一个女人,自己的丈夫竟然是一个女人,难道以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吗?怪不得自己以前问他,是不是她,可是他从来没有一次回答过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骗自己?为什么?上官雪莹不停地摇着头,不停地摇着头,便从这里冲了出去。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上官雪莹不停的跑不停地摇着头,眼泪也一样不停地向下掉着,原来自己上的竟然是一个女人,她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地伤害自己,她怎么可以将自己的残忍的踩在脚下,她怎么可以让自己当一个傻子,她怎么可以毁掉自己一生的幸福啊。

    “哇······弟妹,弟妹,你怎么了?是不是七弟欺负你了,你怎么哭成这个样子了,弟妹,别哭了,告诉二哥我,我帮你教训她,弟妹,弟妹······”上官雪莹推开了迎面而来的欧阳逸哭着跑开了,欧阳逸丈二的合唱摸不着头脑的看着上官雪莹的背影,抓抓脑袋,难道真的是七弟惹他的小旗子生气了?不会吧!七弟自从结婚以后,把上官雪莹疼的跟个什么似的,自己都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他了,今天刚好有空,所以想来看看他,怎么就迎面碰上夫妻吵架了,看来肯定是七弟惹了上官雪莹了,自己今天来的还是时候,一定要进去骂骂他,都和人拜堂成亲了,一定是七弟拿他那一张冰山一样的脸吓唬弟妹了,一定是这样,今天一定要好好的说说他,怎么能欺负女人呢?尤其是自己的女人,欧阳逸自言自语地走进了阎星杀的寝宫,刚走进去就有一种莫明的幸福感,从来都没有进来过这里,可以说出了阎星杀以外几乎没有人进去过他的寝宫,就连太监宫女也不能进去,今天就浑水摸鱼好好的参观一下也不错啊~欧阳逸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因为好像闻到了一股很浓重的怪味,欧阳逸连忙赶到内室,看到地上的一大滩的血迹,顿时一惊,再看看阎星杀好像还躺在上,难道上官雪莹被这个场面吓坏了,欧阳逸连忙冲到阎星杀的边,看到躺在上的阎星杀衣服微微敞开,欧阳逸连忙用手捂住嘴以免让自己叫出声音来。

    “七弟······七弟······”一向以流连花丛为名的欧阳逸,一眼就看出来阎星杀那内衣里面的裹衣是什么了,而且还有微微的女人的特征,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自己七弟怎么变······变成一个女人了,欧阳逸站在阎星杀边一时之间不知所措,这一切简直来得太快,自己一直以为阎星杀虽然是男生女相,但是那做事的手段还有说话的方式,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视为真心兄弟的人,父皇宠在手里的儿子竟然是女儿,洛妃娘娘当时生下的一个公主,而不是皇子吗?。

    “咳咳······”上的阎星杀突然猛地咳了几声,显然是醒来了,欧阳逸一时之间手足无措,就那样呆呆的站在前。

    “咳咳······咳咳,咳咳······阎星杀感到上一片的凉意,五脏六腑已经疼的抽了起来,阎星杀不停的喘着粗气,朦朦胧胧之间睁开了眼睛,突然看大欧阳逸站在自己面前,再看看自己的前,顿时脸上的表就像是被活生生的撕裂了一样,表极其可怕的看着欧阳逸,欧阳逸在阎星杀杀人一般的眼神的注视下吞了一口口水。

    “你看到什么了?”阎星杀那泛着青色的手顿时紧紧地抓住了欧阳逸的脖子,那咬着牙说出来的话仿佛是要把欧阳逸碎尸万段一样。

    “我······我······七弟,不是~那个······不是我,不是我,我······我······你轻点啊!七弟,你冷静点,你在流血啊,松手啊,被你掐死了,七弟,你的伤口啊。”欧阳逸已经顾不得被阎星杀掐得死死的脖子,瞳孔顿时顿放大的看着那白色的内衣上渐渐渗出来的血迹,只是阎星杀似乎感觉不到自己的体在流血,只是那杀人的目光没有半点的减缓,脸上的表是麻木残忍和冷酷的,这样的一张脸是欧阳逸没有见过的,欧阳逸在心里顿时害怕起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