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天降神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八十五章:天降神女(3509字)

    陈欣梅的半张脸已经被噬骨粉弄得血模糊,不成样子了,依稀可见的森森白骨,半张脸的皮皱在一起,就像是被泼了硫酸一样的,血混着皮掉下来,一滴一滴,还有那只眼睛就像是镶嵌在白骨之上,仿佛一动就会掉下来一样,在看看因为疼痛而扭曲的另外的半张脸,整个人就像是从十八层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活鬼,狰狞而恐怖。

    “是不是觉得很恨啊!没错,我就是这种感觉,恨,非常恨,不过你别担心,我不会杀了你的,因为欧阳天说了,你是皇后,我不能杀了你,因为事关整个圣天。”阎星杀笑得无比妖孽,嗜血还有仇恨,那双血瞳的光泽似乎更甚了,白玉一般的手紧紧的掐的陈欣梅的脖子。

    “七哥,做弟弟的求你了,我知道母后他做了很多坏事,但是她毕竟是我的母亲,你要出气也已经出气了,留我母后一条命,好吗?七哥,就念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欧阳笑喘着粗气,捂着口说道。

    “放了她?欧阳笑,八弟,你误会了,我不会杀了你的母后的,因为这样子简直是太舒服了,我怎么可能让她这么舒服的去死呢?我要她生不如死,想死都不能死。”阎星杀轻启朱唇一字一顿,但是这没一个字都撞击在欧阳笑的心理,看着已经发了疯的阎星杀,欧阳笑无助地闭上了眼睛,难道这真的是报应吗?

    “有能耐你……你就杀了本宫,本宫总有一天会杀了你,你跟你的那个人娘一样,下,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有一张狐媚子一样的脸,就勾引皇上,死有余辜,本宫诅咒她,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陈欣梅此刻就像是一个发疯的野兽,这让她原本面目全非的脸异常的恐怖。

    “啊……”陈欣梅一声歇嘶底里的喊叫,所有人再一次倒吸一口凉气,心脏已经开始出现负承载的现象了,陈欣梅的话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激怒了阎星杀,阎星杀受伤的力道立刻加重,那原本雪白的脖颈上出现了阵阵的抓痕,猩红色的血潺潺的流了下来,触目惊心,阎星杀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看着,如此血腥的场面所有人几乎闭上了眼睛不忍心再看下去。

    “陈欣梅,这就是我要你付出的代价,我要你成为一个废物,我要你苟延残喘得如同狗一样的生活在这个世上,我亚父的仇我不会就此罢休,你杀我亚父,我就毁掉你的所有,我要你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儿子你的女儿一个一个的死在你的面前,而且全部都是因为你,因为你。”阎星杀凑近陈欣梅,美丽的嘴角发出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诅咒。

    “阎星杀,冤冤相报何时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一阵又如同黄莺出谷般恬静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顿时睁开眼睛向宫外望去,远远地走来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她长得体态轻盈柔美象受惊后翩翩飞起的鸿雁,体健美柔曲象腾空嬉戏的游龙;容颜鲜明光彩象秋天盛开的菊花,青华美繁盛如天茂密的青松;行止若有若无象薄云轻轻掩住了明月,形象飘不定如流风吹起了回旋的雪花;远远望去,明亮洁白象是朝霞中冉冉升起的太阳,靠近观看,明丽耀眼如清澈池水中婷婷玉立的荷花;丰满苗条恰到好处,高矮胖瘦符合美感;肩部美丽象是削成一样,腰部苗条如一束纤细的白绢;脖颈细长,下颚美丽,白嫩的肌肤微微显露;不施香水,不敷脂粉;浓密如云的发髻高高耸立,修长的细眉微微弯曲;在明亮的丹唇里洁白的牙齿鲜明呈现;晶亮动人的眼眸顾盼多姿,两只美丽的酒窝儿隐现在脸颊,轻轻一笑,令百花顿时失去了所有的颜色,所有人都冷冷地看着这走进来的神秘女子,只见这女子走到大的正中央,素手轻轻一挥,阎星杀手里的陈欣梅顿时倒在地上奄奄一息,阎星杀竟然被迫硬生生的放开了陈欣梅,手心传来了一阵刺骨的疼痛,抬起手一看,手心多了一道血红色的长痕,很深很深,深可见骨。

    “玄武,多年不见~你好吗?”女子依旧保持着优雅美丽的笑容,看向站在一旁许久未说话的墨玉。

    “司南?”看到眼前的女子,墨玉有些诧异。

    “玄武还记得我啊?作为轩辕门的守护神兽,你就是这样做的吗?”女子一副老相识的模样笑得无比迷人,但实验的确有不容抗拒的严肃。

    “司南,我······如果你要罚你就罚我吧!门主她······是我监管不力。”墨玉毅然决然的挡住了司南的去路,将阎星杀护在后。

    “监管不力?玄武,你的话什么时候变的多起来了?难道你忘记了轩辕黄帝告诉过你什么吗?轩辕门的宗旨是什么吗?”两人用的都是千里传音,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在说什么,只看见两个人对视,墨玉的脸上表颇为沉重。

    “你到底是谁?难道你要做陈欣梅的帮手吗?我告诉你,不管是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杀了你。”阎星杀此刻是真的疯了,那双眼睛杀意更浓,阎星杀双手都是血,手里拿着轩辕神剑向着司南的方向冲了过去,司南抿唇笑了笑,脸上没有露出任何惊慌的表,司南只是轻轻的手一挥,轩辕神剑从阎星杀的手掉落下来,轩辕神剑便消失了。

    “门主,你该醒来了。”司南微微一笑,一股白色的轻纱向着阎星杀的双眼轻轻划过,阎星杀那双血红色的瞳孔渐渐的变为了黑色,妖治的光芒消失了,墨玉伸手接住了阎星杀的体,眼里有着满满的心痛。

    “温儿。”东方千夜此刻在也坐不住了,一脚踏过桌子,来到阎星杀的边,想要把阎星杀从墨玉的手中抢过来,墨玉一个转,阎星杀好好的躺在墨玉的怀里,东方千夜顿时眼睛冒了三层火。

    “把温儿给我。”

    “北漠鹰王,稍安勿躁,这是我们自己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玄武,走吧!”女子礼貌的对着东方千夜一笑,语气里不容拒绝。

    “还有~这个东西你为给她吃吧!能保她一命。”司南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颗白色的药丸,走过欧阳笑边放在欧阳笑的手上,再一次伸手,陈公公的尸体一样的瞬间的不见了,和来的时候一样非常神秘的消失了,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东方千夜和蓝堂寻准备追出去的时候,却停住了脚步。

    “如果你们是为了她好,就不要跟上来。”墨玉的话很成功的另两个人停住了脚步,看着阎星杀已经消失,两人纷纷对视一眼,冷漠分开,但是心里却掀起了千层巨浪,欧阳笑连忙跑到陈欣梅的边,将白色的药丸放入陈欣梅的口中,这一夜~发生了太多的事,所有人都几乎处于麻木的心态,纷纷告别了圣天回到了自己的国家,或许今天的事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去淡忘。

    ---------------------------------------------------------------------------------------------

    “玄武,你的样子可不像是在关心门主啊?”司南站在旁边,看着墨玉小心翼翼,体贴温柔,一脸担心的看着阎星杀,轻手轻脚的帮着昏迷中的阎星杀包扎好双手,那种满满的心疼被司南一点不漏的看在眼里。

    “我她。”就连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墨玉的眼睛都没有转移,依旧深地看着。

    “呵呵~玄武,我没听错吧!你竟然上了门主,在你千年前拒绝朱雀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不会动七的人,没想到千年不见,你的变化竟然如此之大。”司南的样子看起来一点点都不惊讶,只是对着墨玉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原本我也一直是这样以为的,但是自从我遇见她之后,才觉得其实就算是我长生不老又怎么样?其实做一个凡人也不错,至少能够和她一起生一起死,遇到她之后我才明白,我千年的生活是那么的孤寂。”墨玉忍不住伸出双手轻轻的摩擦着阎星杀的脸颊。

    “这种话从你玄武的嘴里面说出来,真是不习惯啊~看来千年的时间真的可以把你变得我都不认识了,只是你太纵容门主了,轩辕门是不能任意屠杀的,今天门主的表现无疑是在把自己想死路上,如果让六大龙主知道了,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司南依旧是微微的优雅一笑,但是语气却是严肃的。

    “我知道,轩辕门是不能杀人的,但是~我她,我看到她杀人的样子我何尝不想去阻止,但是我知道我越是阻止,她就会越痛苦,我不想看着她痛苦,司南,你不会明白这种感觉的,如果你要告诉六大龙主的话,我不会阻止你的,我会陪着她的。”墨玉恋的看着阎星杀笑了笑。

    “果然会让人的智商变为零,的魔力还是伟大,能够让你玄武这么不可自拔的深陷其中,看来我是小瞧了着人间的七了。”司南看着墨玉说道。

    “这就是,尽管我们再怎么修炼,也奈何不了一个字,就是了,我没有办法。”墨玉看着司南坚定的说道。

    “好了~你现在还是好好的陪在你的心上人的边,等她醒了之后再来找我。”司南慵懒的甩甩手,面前的石门打开,司南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我该拿你怎么办?”墨玉心疼地看着阎星杀紧皱起来的眉头,轻轻地吻了吻阎星杀的额头。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