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理智丧失-誓杀陈欣梅(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八十三章:理智丧失-誓杀陈欣梅(1)(3047字)

    “啊……”阎星杀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原本柔和的真气竟然在阎星杀的爆发力的催动之下变为一种强劲的剑峰,其凌厉之势足以震碎这屋内的所有的东西,事实上周围的玉器,桌椅已经在这股真气的肆意窜度之下毁之一旦,面目全非,惨淡的月光透着,阎星杀的脸和纸一样的白,是那种惨白,手里紧紧的抱着陈公公的尸体,也许是阎星杀此刻已经忘记悲伤的感觉,竟然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只是双眼无神麻木的看着前方,早已经没有了焦距的眼神好像是在看,又好像是没有在看,总之没有任何神色,就连平里的冷酷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表,墨玉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想伸出手却被阎星杀上的戾气远远的震来了,墨玉有些差异,一直都知道这个老人对于阎星杀来说很重要,非常重要,可是现在看来,这种重要已经是过度的在乎,也许将这个老人当作了所有亲上的寄托,如今这种精神支柱倒塌了,阎星杀竟然为此爆发出了如此强大的潜在力量,假以时也许就连自己恐怕也难以招架,轩辕门的责任是为了守护整个大陆的和平与百姓的安危,如果阎星杀能够借自己的能量来守护轩辕门和天下,可是面对这满心仇恨的阎星杀真的做得到吗?墨玉开始隐隐的担忧,神与魔只是一念之间,墨玉的眼前突然被一道红光所折,墨玉有些慌忙的抬起头,阎星杀的头发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在空中,仿佛在弹奏一曲叫做死亡的虐殇,妖艳的血红双瞳在深邃的黑夜显得无比令人恐惧,上官雪莹陌生的看着阎星杀,美目圆瞠,脸色一样的煞白,也许此刻恐惧已经占满了她的心头,柔弱的子剧烈的颤抖着,似乎下一刻就会晕倒一般,墨玉皱了皱眉,轻轻的动了动手指,上官雪莹立刻晕了过去,倒在了上。

    “小杀……我……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他。”暗夜魄魂不知何时出现,站在不远处飞奔的想要走到阎星杀面前,墨玉伸出手想要挡住暗夜魄魂,因为阎星杀此刻简直太危险,而且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莫属了,如今这么冲上来无疑会死无葬之地,就算是自己也无法能保证可以阻止的了阎星杀疯了一样的动作。

    “让开……”暗夜魄魂的声音比以往多了一丝的沙哑和沉重。

    “你现在走过去就是在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她会杀了你。”墨玉摇摇头拒绝道。

    “是我的错,即使她要杀了我,我也无怨无悔,你给我让开,这里不关你的事。”暗夜魄魂一手推开了墨玉,义无反顾的走到阎星杀面前,还没有等到解释,阎星杀早已将暗夜魄魂狠狠的一掌直直的打了出去,没有一丝的手下留,仿佛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和自己相伴多年的人,而是有着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的仇人。

    “噗……”暗夜魄魂没有任何防备的接了这一致命的一掌,被打到了十几米之外,嘴角流出了殷红的血,仍旧一脸恋的看着阎星杀,没有一丝的责备。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这里,我不想在看到你,滚!”阎星杀伸手抱住了陈公公的尸体走到暗夜魄魂的边,冷着声音说道,甚至连看暗夜魄魂的眼神都没有,一步一步脚印的走过暗夜魄魂,仿佛就是没有知觉的躯壳一般,渐渐地消失在了龙正

    “你没事吧!”墨玉走到暗夜魄魂边,扶起暗夜魄魂,双手放在暗夜魄魂的背后,暗夜魄魂感觉到一股源源不断的能量传入,那种体五脏六腑的阵痛似乎在一点点的减少,可是即使这伤口好了,又能怎么样。

    “最近的这一段时间你还是不要出现的好,你要是在出现在她的面前,恐怕她真的会痛下杀手。”墨玉看着暗夜魄魂的双眼摇摇头,轻轻地拍了拍暗夜魄魂的肩膀追着阎星杀而去,现在的阎星杀理智恐怕早就已经消失了,精神已经崩溃,如果在皇宫里面血洗皇宫的话恐怕轩辕门都不会坐视不理,暗夜魄魂站在后,缓缓的站起来,拖着沉重的子殷红色的血迹遗留在嘴角,每一步都走得钻心的疼,可是就算是体在怎么疼,怎么比得上心疼。

    ---------------------------------------------------------------------------------------------    “各位尽畅饮吧!不知道来到圣天之后觉得怎么样啊?习惯吗?”欧阳天端坐在龙椅之上,脸上露着已经很多年没有露出的真正的笑容,在座的各位都是欧阳天年轻时的兄弟,可就是因为这样最后失去的时候才会觉得痛苦,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年了,自己不敢相信他们还能在一起畅饮,这样的机会真的不多了,在座的都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气氛也显得十分的融洽,陈欣梅端坐在一旁,脸上露出十分僵硬的笑容,因为陈欣梅知道现在自己在这里纯属是多余的,但是一国皇后的凤仪还是要保持得住的。

    “皇上······皇上······不好了!七下闯进来了。”从门外连滚带爬的跑进起来的一个侍卫,慌慌张张的指着门口,欧阳天微微的愣了愣,站起来看着已经慢慢走进来的阎星杀,看着阎星杀披头散发,手里抱着的人好像是陈公公,这是怎么回事儿?欧阳天警觉地看着,所有人都纷纷的站了起来,看着如同从地狱里面走出来的修罗的阎星杀,每一个脚步似乎都蕴含着死亡的味道。

    “星儿,你在干什么?”欧阳天微微的皱了皱眉看着神吗骨子里都透着骇人的冰冷的阎星杀。

    “亚父,你先在这里做好哦?你要看着,星儿答应你的绝对不会食言的,伤害你的人我绝对不许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知道吗?亚父,你要等着哦~。”阎星杀轻轻地将陈公公的体放在红漆柱子旁,十分温柔的眼神,满满的直起来,转过脸上又是一片的杀气。

    “星儿。”看到阎星杀这幅样子,欧阳天的心里有些微微地颤抖,而且各国的国君都在,这回来之后怎么就变成这幅样子了。

    “我说过的我在乎的人绝对不能少一根的汗毛,你都是知道的,你应该为你所做的付出应有的代价。”阎星杀的脸顿时就像是被撕破的魔鬼一样的,一步一步的想着陈欣梅的方向走去,欧阳天有些木纳的转过头看着陈欣梅早已经呆愣在椅子上面,脸上早已煞白,脸上的恐惧暴露无疑,难道······欧阳天看了看陈公公的尸体,心里已经开始有了七八分的知晓。

    “星儿,不管怎么样她是皇后,你不能冲动,陈公公只不过是一个奴才而已,你要顾全大局。”欧阳天用手撑着龙椅支撑着自己的子,因为阎星杀那双眼里面越来越血红的双瞳,那是一种嗜血的目光。

    “奴才?皇上,你知不知道他是我的全部,他是我的所有,一个奴才?皇上这句话说得真是好轻松啊!在我心里他是我的父亲,我难过的时候他会在我的边,我伤心的时候他会安慰我,他总是每时每刻都在我边,从小我体弱多病的时候他不眠不休的照顾我的时候,你在哪里?你抱着那一个如花的妃子享乐,从小别人欺负我的时候,你在哪里?你现在告诉我他只不过是一个奴才,我告诉你,在我眼里,这个女人都比不上我亚父的一根头发丝儿,皇后,陈欣梅,今天本下要用你的血来祭奠亚父。”阎星杀露出残忍的笑容,素手轻轻一挥,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竟然出现了一把金光四的剑,就在这把剑出现的同时,一阵低沉霸气的龙吟在整个大里面响起,每一个人的心里突然觉得一片的空

    “轩辕神剑。”欧阳霖的声音很小,但是足以让每一个人听见,轩辕神剑?每一个人都顺着欧阳霖的目光看过去,这把剑似乎感觉到了所有人的注视,再一次响起了一阵低沉的龙吟。

    “看来做弟弟的真是小看大哥了,眼光不错。”阎星杀手中的剑直指着挡住她去路的欧阳霖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七弟,不要冲动的好!”欧阳霖的体似乎并没有因为轩辕神剑的剑锋的扫有一丝的松动,只是眼神之中莫名露出丝丝的震撼。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