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潜伏的血魔应时而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八十一章:潜伏的血魔应时而生(4244字)

    “唔······”墨玉深深地吻了上去,阎星杀的眼里露出明显的笑意,主动的迎合着,阎星杀觉得自己被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意的吻里面。他的吻很清很冷,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小坏蛋。”墨玉恋恋不舍的放开阎星杀,吻了吻阎星杀的额头。

    “呵呵。”阎星杀笑了。

    “你我吗?”墨玉抚摸着阎星杀如同珍珠一般柔嫩的脸颊深的问道,黝黑的瞳孔直直的看着阎星杀。

    “我喜欢你。”阎星杀微微一笑,阎星杀没有错过墨玉眼里划过的一丝的受伤,阎星杀心里一直都知道,也明白墨玉每一次看着自己的眼神到底蕴含了多少,但是同样,阎星杀的心是乱的,因为男人在自己眼里已经变成了一种毒药,每一件事上都要提醒自己,男人是一种毒药,一旦碰了下场会很惨,喜欢不是,只要不付出自己的心,就不会受到伤害,自己早就已经变得敏感而恐惧了,男人对于自己来说只能喜欢,却不能,所有人。

    “为什么不能是。”墨玉似乎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为什么要问,我们现在不会很好吗?各取所需,墨玉,不要向我索取一些我根本无法给你的东西,我给不起你。”阎星杀的眼神清冷一片,一脸的人戏谑笑容,但是从眼底却可以看出无法忽视的认真。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不过我还是想要听你说,不管怎么样?我都一直在你边的,所以时间上我还是比较充裕的,我相信我会等到你回心转意的那一天。”墨玉伸出手,纷纷扬扬的雪花坠落在他的手上,瞬间又消失了~阎星杀侧过脸,闭上眼睛,尽的享受着此刻难得的最后的平静,阎星杀次可以旨在尽量的麻痹自己,不去想~不去关心外面即将发生的一切,但是自己终究还是要回到哪里的,回到那个让自己彻底的厌倦了的世界,这个地方不会是自己永远的归宿,至少现在不是。

    ---------------------------------------------------------------------------------------------

    “皇子妃,喝杯茶吧!”陈公公端了一碗腾腾的茶放在出神的上官雪莹面前,自己在旁边已经看了很久了,心里着实心疼~不知道是为了上官雪莹的命运心疼,还是心里那一丝丝的愧疚之感。

    “哦~亚父,不用了!那个······下什么时候回来啊!他都没有告诉你吗?明天就是莹儿的回门了,下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是不是下不喜欢莹儿了,是不是他后悔了?是不是······”说着说着上官雪莹的眼圈开始翻红了,泪珠子就像是断了链子的水晶一样,一滴一滴的,陈公公叹了一口气,强打出一丝的笑容,其实这一次阎星杀毫无预料的出走,陈公公也被打得有些懵,但是自己还是相信你阎星杀的,因为阎星杀绝对不是哪一种没有责任感的人。

    “皇子妃说笑了,怎么可能呢?下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下一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您还是不要乱想了,知道吗?”陈公公尽力的安慰道。

    “可是······这已经是第六天了,他一定是不想要我了,他一定不会来了。”上官雪莹的泪水就像是决堤了一样,陈公公站一旁言又止,自己也没有办法说,怎么说,这就是命,陈公公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的感觉,顿时倒退了两步,上官雪莹听到动静连忙抬起头,连忙上前扶住了陈公公。

    “亚父,你怎么了?”上官雪莹紧张的问道。

    “哦~没事,没事······可能是这些子里有些累了吧!皇子妃,你也不要多心了,我相信下明天就会回来的,他知道明天是你的回门,就一定会回来的,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不然下回来的时候看到你瘦了,又要说老奴没有照顾好皇子妃了。”陈公公强撑着体的不适,微微一笑的看着上官雪莹说道。

    “恩,亚父,你也要好好的休息,这几天莹儿总是感觉您好像是没有休息好,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是不是病了,要不要叫御医来看一看啊?”上官雪莹关心的说道。

    “不用了,老奴都这么一把老骨头了,能有什么啊?到时您,这几天您都瘦了,老奴帮您准备了一些清粥小米,帮您补补体,来······”陈公公刚一转,一阵天旋地转,陈公公栽倒在地,失去了所有的直觉,

    “亚父……亚父……你怎么了?亚父,来人呢!来人呢!”上官雪莹慌忙的摇着没有任何直觉的陈公公。

    “御医,陈公公怎么样了吗?”上官雪莹坐在边紧皱着眉头紧张的看着御医。

    “皇子妃,请问公公最近体出现了什么症状吗?”御医紧紧的蹙着眉头让上官雪莹心里顿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公公最近经常会眩晕,而且脸色也很白,好几次都硬撑着,本宫原本是想让亚父找御医的,但是亚父每一次都说他没事,难道亚父有什么不对吗?”上官雪莹猛的站了起来看着御医。

    “唉……臣真不知道怎么说,陈公公像是中了毒,而且毒已经侵入了五脏六腑,这种毒让脉搏十分的紊乱,回天无力了。”御医战战兢兢的说道,上的这个陈公公虽然是一个太监,但是皇宫里面的人都知道这个陈公公在七皇子的心里意味着什么,如今竟然出了这样的事,不过幸好这个七皇子不在,否则他们估计也活不过今天晚上了。

    “什么?中毒,这怎么可能,太医,亚父到底中了什么毒,太医,你一定要治好亚父,否则七皇子回来如何交代。”上官雪莹向后退了两步,泪水再一次流了出来,一脸期望的看着眼前的太医。

    “恕臣无能啊!陈公公所中之毒不是一般的毒,而是一种慢毒药,而且臣才疏学浅根本不知道所中的到底是什么毒,七皇子妃,陈公公恐怕过不了两天了。”御医跪在地上看着手足无措的上官雪莹道。

    “咳咳……咳咳,皇子妃,呵呵……没用的,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够了,我已经苟延残喘这么多年了,可以陪在边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一天天的懂事,我还记得下刚刚会走路的时候,那个模样真是可,小小的子,只是他的眼底总是有一块永远化不开的寒冰,我永远忘不掉他用那双仇恨的眼睛看着所有人,我一直都在后悔,我不应该让娘娘的死去折磨他活在永远的仇恨里,我想看到他幸福快乐的成长,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发誓绝对不会让他的内心被仇恨填满,让他快乐的成长,可是这一切都太迟了,他太聪明,聪明的让人害怕,看到别的皇子公主在七岁的时候总是那么的无忧无虑,躲在自己的母亲怀里撒,每一次他看到之后,虽然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但是我知道他的心很痛,痛到无法呼吸,他总是不喜欢开灯,就这样静静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说话,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醒过来,报仇不是他人生的全部,他应该有自己的人生,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陈公公有些痛苦,声音哽咽了,泪珠从早已潮湿的眼眶里不停的滑落。

    “亚父,你别说了,你应该要好好的休息,下马上就会回来的,别说了。”上官雪莹哽咽的摇摇头说道。

    “不,我害怕如果不说的话,恐怕没有时间说了……咳咳……皇子妃老奴想求您一件事,您一定要答应老奴。”陈公公猛的抓住上官雪莹的手,双眼含着坚定。

    “亚父,等你好了,莹儿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您别说了,您需要好好休息。”上官雪莹遥遥头泪水滴在了陈公公的手上说道。

    “咳咳……我希望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下骗了你,老奴恳求你原谅他,好吗?老奴知道这也许对你不公平,但是下也无意于伤害任何人,老奴恳求你。”陈公公殷切期望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上官莹。

    “骗我,亚父,为什么你和下都要说这么奇怪的话,为什么?”上官雪莹很是奇怪的看着陈公。

    “老奴……老奴只是想说格冷漠,什么事也不愿意告诉别人,所以就恳求你能够原谅他,他有太多的无奈和挣扎,真想见到下,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陈公公闭上眼睛,似乎沉沉的睡去了,上官雪莹掖了掖被角,轻手轻脚的退去了,心里更是一片的不解,伤心和着急,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做。

    ---------------------------------------------------------------------------------------------

    “皇上,无机老人求见。”如此,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一颗定时炸弹,朝堂立刻议论纷纷,因为无机老人是圣天唯一一个预测未来的大师,而且一向很准,尤其是观察天象,预测祸福,更是精准,圣天上下无一不敬佩的,声望也是极高的。

    “什么?快请。”欧阳天看起来也是分外的兴奋,因为自从自己还是太子的时候见到过无机老人之外,之后无机老人便说是去云游四海,再也没有回来过,不过无机老人为什么会突然回来,一般没有重大的事他是不会回来的,欧阳天的心里涌上一丝不安。

    “无机子见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转眼之间,无机子已经站在了下面,一的黑色长袍,黑色的胡子,黝黑的双眼,手里拿着一个散发着水晶光泽的禅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巫师,任谁也不会把一个无机子想象成一个这样的人,大家心里所想都是白衣盛雪,道骨仙风。

    “无机老人请起,不知这一次破例回圣天所为何事。”欧阳天的态度都十分的和气,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臣夜观天象发现斗转星移之间,乾坤竟然发生扭转,北斗七星的位置也在悄然变化,就在原来北斗七星出竟然升起一颗血红色的血魔煞星正渐渐向圣天的方向移动,正慢慢的笼罩圣天,其所以臣这才赶回圣天与皇上和群臣商议对策。”无机老人的表庄严肃穆,所有人都看出了这件事似乎真的很不同寻常,能够让无机老人露出这种表的,除非事糟糕到难以收拾的地步。

    “血魔煞星?那是什么?无机老人是否能说的明白一些。”欧阳天的心里生气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血魔煞星,朝堂上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眼神都落在了无机老人的上。

    “妖翼天使化为魔,异世重生,杀戮在现,人泯灭,天下大乱。”这一句简短的话撞击在每一个人的心理,隐隐觉得平静了太久的天下似乎真的有某种力量在暗自丛生,天下似乎真的打乱了。

    “这是什么意思,天机老人是否可以说得明白一些?”欧阳天的双手捏出乐蜜蜜的细汗。

    “血魔破茧重生,前些子血魔星明显的黯淡了许多,但是近几突然红光四,臣想一定是有是有什么事在催动血魔重生。”无机老人紧皱着眉头看着欧阳天说道。

    “催动,这······”催动血魔重生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