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红烛帐暖夜春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七十一章:红烛帐暖夜**(4379字)

    “一拜天地。”

    “二拜圣上……”公公在旁边高声的喊着,蓝堂寻顿时一个挥手,止住了公公的声音,所有人微微不明的看着蓝堂寻,蓝堂寻邪魅一笑。

    “七皇子,你作为弟妹的哥哥,是她在蓝姬国最好的亲人,俗话说长兄为父,虽说七皇子不是弟妹的大哥,但是在这里你是她唯一的兄长了,他们成亲不用拜一下你这位哥哥的吗?皇弟,你意下如何。”蓝堂寻对着坐在下方右侧的阎星杀轻轻说道。

    “恩……应该的,七哥是琪儿最尊敬的哥哥,没有他自然就不会有我们,我同意,你说呢琪儿?”蓝堂俊歪过头看向欧阳紫琪。

    “恩,好啊!七哥,琪儿现在可以这么幸福,全部都是七哥亲手促成的,你就让琪儿好好的感谢你好吗?”欧阳紫琪的声音从盖头下轻轻的传来。

    “不用了,你们只用拜皇上就可以了,只要王爷能真心的对待琪儿方可,这些形式就可以免了。”阎星杀微微有些不悦的看着蓝堂寻。

    “七皇子,弟妹都已经这么说了,你怎么能拒绝呢?今天是一个大喜的子,你总不会博了新娘子的愿望吧!这是不吉利的,七皇子,我看你还是快点吧!以免误了吉时。”蓝堂寻一脸为他人考虑的模样,阎星杀拼命的忍住想要动手杀人的**,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走了上去,站在了蓝堂寻的左侧,蓝堂寻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猛的向后一拉,阎星杀立刻倒后,直直的坐到了另外一个和龙椅挨的很近的另外一个宝座上,阎星杀皱皱眉看着一个也是用黄金,宝石所镶嵌的椅子后面还雕刻着一只活灵活现的金色凤凰,如果阎星杀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皇后应该坐的位子-凤椅,顿时,阎星杀的双眼弥漫着怒气,在场大臣无不瞠目结舌,后宫嫔妃更是差异和震惊,哪有一个异国皇子可以坐在皇后的位子上的,更何况是一个男人,难道蓝堂寻不知道,非皇后者坐凤椅是要杀头的,如今蓝堂寻这应该算是知法犯法了吧。

    “还不快开始,误了吉时真的就不好了。”蓝堂寻无视所有人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目光,更加无视阎星杀杀人一般的目光,开口看了看小陈子,接受到蓝堂寻危险的目光,小陈子立刻收回了自己的表,连忙一脸正色的转过,挥了挥手中的禅仗。

    “一拜天地。”

    “二拜圣上,七皇子。”

    “夫妻交拜。”蓝堂俊和欧阳紫琪有人终成眷属了,皇宫分外的闹,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蓝堂寻更是左拥右抱,好不快活,阎星杀松一口气的看着欧阳紫琪被人搀扶而去的背影,心里不由得一阵的轻松,这个小丫头终于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结局了,愉妃娘娘应该能安心了,欧阳紫琪的边再也不需要自己了,她会幸福美满的过一辈子,而且阎星杀看的出来蓝堂俊是真心欧阳紫琪,这样就够了,阎星杀第一次面露苦色的准备再一次将手里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不知怎的,觉得心里空空的,颇不是滋味,抓着酒杯的这只手被另一只略显冰凉的手抓住,阎星杀抬起头看了看,墨玉对着阎星杀微微一笑,拿过阎星杀手中的酒杯。

    “别喝那么多,很伤体的,喝点温茶暖暖胃。”墨玉到了一杯茶放在阎星杀的手上笑着道。

    “多谢。”阎星杀轻轻的抿了一口对着墨玉点点头说道。

    “墨玉,你们还真是主仆深啊!”金无尘挑挑凤眉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又来干什么?”墨玉不悦的看着金无尘说道。

    “墨玉,本小姐是来敬你一杯酒的,在怎么说我们也算是相识一场,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金无尘眨眨眼玉手一挥,旁边的丫鬟托着酒杯走到墨玉面前。

    “你可以走了。”墨玉将丫鬟手中的酒杯夺过来,一饮而尽,墨玉不想跟眼前这个人类女子做过多的纠缠,金无尘面对墨玉的冷漠没有太多的不悦,嘴角流出一丝的不容察觉的笑意,笑着走开了。

    “好了~我累了,墨玉,我们走吧~”阎星杀悄然的退了出去,墨玉紧跟在后,萧瑟的冷风阵阵的吹过,阎星杀的酒也醒了,阎星杀默默地回到了寝宫,直接躺在了上,一言不发。

    “你怎么了?刚才就不让你喝那么多的酒,你偏不听,是不是现在体不舒服了,我去帮你弄一碗醒酒汤吧!”阎星杀没有说话,墨玉露出微微地一笑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口,墨玉猛地靠在了红漆柱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神智有些不太清楚,不知怎的从刚才就一直感觉到全发烫,一直也慢慢地开始模糊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墨玉用内力也没有比出什么来,墨玉顿时瘫软在红漆柱子旁边,口已经被墨玉扯开了衣服,露出了古铜色的膛,令人浮想联翩。

    ---------------------------------------------------------------------------------------------    “呵呵~办得好~事成之后,本小姐就帮你物色一个文武双全的夫君。”金无尘勾着手指,笑着看着躺在上迷迷糊糊的墨玉对着自己的丫鬟说道。

    “那是应该的,小姐看重的男人不管怎么样都要弄到手,这个男人不识好歹,像小姐这样的绝色美人儿,他竟然不动心,我看他啊就是擒故纵,小姐,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旁边的丫鬟也同样笑了起来之后带着暧昧的笑容轻轻的退了出去。

    “呵呵~我看你能不能逃出本小姐的手掌心,本小姐今天要好好的打扮一下,你知不知道,这天下有多少男人都想娶我,可是我偏偏就是看中你了,这可是你的福气,你要实在不知好歹的话,你就真的是气死本小姐了,你注定是本小姐的男人,你就认命吧!”金无尘凑到墨玉面前,轻轻地在墨玉的俊脸上留意下一个香吻,然后欢欢喜喜的跑到屏障后面沐浴更衣打扮了,墨玉的意识慢慢的再一次的恢复了,虽然那种难受的感觉还是没有消散,墨玉使劲儿的稳稳的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再看看屏风后面明显是一个女人好像在······直觉告诉墨玉,不管这里是哪里,首先得马上离开,墨玉使出全的力气从上走了下来,踉踉跄跄的打开门跑了出去,墨玉一路上几乎每时每刻都忍受着这种灼的燃烧,凭着自己的直觉回到了阎星杀的寝宫,刚一进门直接倒在了地上,墨玉气喘吁吁的喘着粗气,肌肤已经是火烧云似的染红了半边天,墨玉的牙咬着下嘴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发出声音,阎星杀微微皱了皱眉,急忙从上起来,看到墨玉貌似很难受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阎星杀从上跳下来三坐并作两步的走到墨玉面前,伸出手将摇摇坠的墨玉搀扶到了上,阎星杀站在边,微微皱眉,看这个样子不像是中毒,轩辕门的神兽中哪门子的毒呢?阎星杀坐了下来,伸出手在魔域的脉搏处轻轻一搭,阎星杀的脸微微的抽搐了两下,但是脸上还是没什么表

    “你······你快走!走······”墨玉全颤抖着,咬紧牙关,全冒着汗,但是表依旧是那么的温柔地看向阎星杀。

    “我走了你怎么办?”阎星杀低沉着声音说道。

    “没关系,我得住~你快走,我没事的,我不想伤害你。”墨玉的表尽管如以往的温柔,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墨玉隐忍的很难受,但嘴里还是不停地让阎星杀快走,因为墨玉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体内的那一团火已经渐渐开始吞噬着他的理智。

    “虽然你是神兽,但是你抵挡不住这种东西,而且如果在三个时辰没有人帮你的话,就算你是大罗神仙也抗不过,你确定要我走。”阎星杀挑挑眉毛看着在上爬着的墨玉,双手已经紧紧地扣住板,脸红得超乎于常人的墨玉。

    “走~我不想伤害你,你快走,一会儿我就会好的。”墨玉硬着自己站起来,准备用双手将体内的毒出来,阎星杀见状,立刻拉住了墨玉。

    “你想死吗?这种东西你根本就不出来,你在用真气的话,它只会更快的深入你的五脏六腑,让你更加的难受而已。”阎星杀抓住墨玉的手,一字一顿地说到。

    “你点住我的道把~我真的已经快坚持不住了。”墨玉立刻甩开了阎星杀的手,浓重的呼吸已经让整个大点的温度似乎已经升起来了,阎星杀瞅了瞅墨玉摇摇头。

    “如果我点了你的道,恐怕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你真的很难受吗?”阎星杀的手轻轻的攥在了一起,咬了咬下唇,凝重的看着墨玉,似乎在做一个很大的抉择一般,如果没有墨玉自己可能早就死了,那还会有今天呢?回想起两人度过的近十年的时间,心底竟然有了一丝的甜蜜,那段子是自己两世过得最安稳的子,也是最快乐的子,而一切都是因为墨玉才能让自己有这样普通人才能拥有的幸福不是吗?

    “墨玉,别再压着了,这样你会七窍流血而亡的。”阎星杀深吸了一口气坐在边,露出淡淡的一笑,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墨玉俊逸的脸颊,墨玉低低的喘息了一声,很奇怪~墨玉上的难受竟然缓解了一些,墨玉猛地抬头推开了阎星杀,看得出来墨玉此刻已经在理智的最后边缘了,体内的燥正在一点一点的击溃墨玉的意识。

    阎星杀一片清冷的眼里划过一丝别样的绪,处素手将头上的白玉发簪猛地一拉,青丝三千丈,顿时犹如瀑布一般的滑了下去,透过月光的抚摸,犹如月下仙子,脸上的月光衬托出阎星杀那张绝美的脸颊,透着浓浓的魅惑和恬静,一双黝黑的瞳孔,似乎给人一种幽蓝的错觉,白色的腰带瞬间被丢在了角落,露出白皙透着莹莹白玉光的香肩, 肤如凝脂,白里透红,温婉如玉,晶莹剔透。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暇;比最温和的软玉还要温软晶莹;比最美的玫瑰花瓣还要嫩鲜艳;比最清澈的水晶还要秀美水灵。墨玉看到这样的景,首先是微微一愣,喉结上下滚动了两番,立刻扑过去抓住了阎星杀正脱下锦衣的手,将原本已经露在外的肌肤掩盖起来,眼神别过他方。

    “不要这样~不行。”墨玉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的,在墨玉眼里,阎星杀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而他只不过是阎星杀的守护,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的守在他的边,一直到她不再需要他的那一天,可是现在~即便现在是特殊的况,可是自己怎么能许自己去占有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而且她还是轩辕门的门主,是天之骄子,而自己却根本不是人类。

    “墨玉,你的废话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多。”阎星杀有些生气的直接将墨玉推倒在上,素手一扯,白色的外衣立刻随着阎星杀手的方向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掉在了地上,只留一个若隐若现的中衣,看到墨玉仍想要趁机躲避,阎星杀美目一皱,直接压在了墨玉的上。

    “不可以,不行。”墨玉的双手狠狠地抓着褥,偏过自己的脸狠狠的拒绝道。

    “唔······”正在拒绝间,阎星杀已经将墨玉的脸摆正,直直的吻了上去,墨玉的脑子“轰”的一声大脑一片空白,双手静止在空中,墨玉的理智顿时被彻底的击垮了,全的那一团火似乎在这一刻全部要爆发出来,墨玉很快反客为主,一个转,将阎星杀直接的压在了上,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激吻,衣衫碎了一地,连空气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变成了甜甜的味道,数不尽的缠绵悱恻,吹散了谁的心,数不尽儿的温柔,红烛摇曳,在这一刻命运交缠的两人,谁又牵绊了谁······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