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与蓝堂寻血腥角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六十八章:与蓝堂寻血腥角逐(4024字)

    “姐姐就别生气了,皇上只不过是一时生气而已,再过些时候,皇上气消了,我们姐妹就向皇上去求就好了。”和司马慧兰一齐同时嫁给蓝堂寻的还有另外的两个贵妃,那就是当朝完颜翼,完颜王爷的女儿完颜雨荷郡主,还有三朝元老的孙女上官青岚,三个人同时出于世家贵族,每一个人的后都有不同的三股强大的势力,所以蓝堂寻对三个人都是一样的宠,厚此薄彼,所以在后宫之中也就只有这三位贵妃是位高权重的,把持着后宫,正是因为蓝堂寻雨露均分,后宫也算是安宁,可是三人却始终在为皇后之位暗自较量,因为蓝堂寻根本没有提过立后之事,蓝堂寻的心思太过于难以猜测了,而且绪也是变化莫测,从来没有人能猜得到蓝堂寻到底在想什么。

    “妹妹有所不知了,皇上竟然了一幅画就这么不顾念往分,这让本宫何以堪。”司马慧兰的口喘着粗气,紧紧攥着的手指就能看出她到底是有多么的委屈和生气。

    “一幅画?不会吧~皇上是为了一幅画而惩罚姐姐的?”完颜雨荷有些不敢相信的惊呼道。

    “呵呵~姐姐,看来在皇上的心里姐姐连一张画儿都比不上啊。”上官青岚看似是在为司马慧兰抱不平的模样,但是语气之中还是有着幸灾乐祸的味道在里面。

    “你······妹妹还是不要五十步笑百的好,皇上已经有多久没有去妹妹的寝宫了呢?皇上的心思谁能猜得透,难道妹妹你认为你自己就是特别的吗?”司马慧兰硬生生的压抑住了自己的怒火,露出一丝牵强的笑容说道。

    “妹妹可没有说自己是特别的,姐姐有不是不知道妹妹前些子偶感风寒,体还很虚,怎么能伺候皇上呢?万一传染给皇上那就真的是罪大恶极了,不过皇上也真是够大惊小怪的,妹妹我只不过是感染了风寒而已,就把宫里面所有的御医叫了过去,还把那么多珍奇药物送到我的寝宫,妹妹我都感觉特别多难为了呢~”上官青岚用袖子挡住绯红的脸颊,故作羞的说道。

    “妹妹,别忘了~前些子发生灾,民不聊生,而你的父王手中却有大量的物资,国库运转不过来,皇上就只能让完颜王爷相助了,而妹妹你只不过是病的恰到时候而已,姐姐有没有看清楚皇上是为了哪一幅画这么生气,竟然如此惩罚姐姐。”完颜雨荷打断了两个人如同斗鸡一般的吵闹,转过头耐着子问这司马慧兰。

    “那幅画。”司马慧兰皱了皱眉头,脑海里浮现出那幅画里面的绝代姿,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的,可是那幅画里面的人儿虽然是美得不可方物,但是那里面毕竟是一个男人,难道说皇上喜欢······不会的,司马慧兰把自己脑子里面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立刻抛弃。

    “姐姐,你怎么了?”完颜雨荷凑近司马慧兰悄声地说到。

    “哦······没什么,当时没有看太清,可能是什么皇上很喜欢的画作吧。”司马慧兰扯出几丝笑容说道。

    “呵呵~姐姐该不会是看到了什么不应该看的吧!还不愿意说出来让妹妹也分享分享。”上官青岚掩唇勾起一丝冷笑。

    “妹妹这是何出此言,好了~我乏了,先走了。”司马慧兰今天的劲儿真是不太顺,站起扭着自己的小蛮腰气冲冲地走了,完颜雨荷上官青岚纷纷皱了皱眉头,对于司马慧兰口里面的画像似乎有了些不同寻常的兴趣,对皇上虽然他们看不懂,但是她们还是十分明白的,皇上如果不是十分特别的生气的话,是不可能会把司马慧兰贬为兰嫔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幅画。

    ---------------------------------------------------------------------------------------------    ——御书房——

    蓝堂寻小心翼翼的擦着那幅沾了水渍的画像,旁边站着的小陈子不忍心的看着蓝堂寻,自从自己七岁进宫之后就跟着蓝堂寻了,蓝堂寻的所有心事都瞒不过自己,是指小陈子真的觉得自家的皇上的确是有些反应过激了,这张画像蓝堂寻每天都会临摹,导致现在就算是把这张画烧成灰小陈子都能认得出来,蓝堂寻可以登上皇位,画上的这个人的功劳是不可泯灭的,但是自从那一次之后蓝堂寻每天都会对着这幅画像发呆,所以自己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所以兰贵妃被贬为兰嫔,着自己一点都不觉得很意外。

    “小陈子,给朕拿壶酒来。”蓝堂寻的声音听起来很低沉,小陈子无声地点了点头,拿来了一壶酒,蓝堂寻猛地灌了自己一口酒,小陈子看着也是无比的难过,但是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打扰他,否则他是会翻脸不认人的,所以这个时候还是让自家的主子自己冷静一会儿也许会更好,小陈子无声的退了出去,诺大的宫里面只有蓝堂寻一人喝着闷酒。

    “太子下,别老是摆这种表嘛!笑一笑十年少,别到最后这皇位没有抢到,人最后也老了,我看你这种坐以待毙的方法似乎不是那么明智的啊!蓝堂傲明显已经有了动作,你再这样下去的话,我看你别说是皇位就算是命也难以保住哦!”蓝堂寻抚摸着这幅画像,想起了当阎星杀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眼底的算计的笑容。

    “皇上泡茶的功夫还真是一流啊,没有想到皇上正忙于政事还有这么一的好功夫,佩服佩服。”蓝堂寻看着放在桌子上的茶杯,露出淡淡的十分温柔的笑容,仰头猛地又灌了自己一口酒。

    “你到底在哪里?”蓝堂寻的心里始终不相信阎星杀已经死了,看着自己的右手边有一个淡淡的粉红色的伤疤,这是他对阎星杀最深的一次的记忆,那一次他帮自己包扎好,心里有一股从未有过的奇怪的感觉,在看看手腕上的一截白色的布条,这就是上一次阎星杀从自己上扯下来的,蓝堂寻一直像一个珍宝一样的收藏着,没有人知道~从来都默不作声沉默寡言的蓝堂寻,其实那么多年的活在皇权的斗争之中,真是觉得已经很累了,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当心烦的时候看看这幅画像,心里总是宁静很多。

    “你泡茶的功夫还和以前一样好,不过就是有点凉。”阎星杀站在远处已经听到了蓝堂寻的话,渐渐地走到蓝堂寻边,从蓝堂寻手中夺过一杯茶,抿了一口茶。

    “你······原来可以在梦中见到你的,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蓝堂寻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看着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的阎星杀。

    “是啊~是啊,现在你已经发现了,麻烦你~先醒醒。”阎星杀站起来走到蓝堂寻面前,直接将剩下的半杯茶水倒在了蓝堂寻的脸上,蓝堂寻顿时一个机灵的站了起来,阎星杀对着蓝堂寻挑挑眉毛。

    “你······”蓝堂寻顿时觉得清醒之极,看着眼前眯着眼睛看着他的阎星杀。

    “蓝堂寻,你把本下的妹妹竟然照顾得这么好,你说说看我敢怎么谢你呢。”阎星杀勾唇一笑,看着头发湿漉漉的蓝堂寻一幅的傻样,阎星杀突然觉得体向前一倾直接倒进一个十分强壮的怀抱里面,阎星杀感觉得出来蓝堂寻用了很大的力气,连自己的整个体都有些隐隐的阵痛起来,阎星杀压根就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突发状况,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动作。

    “你没死,你没死,你没死······”蓝堂寻的最里面只剩下这三个字,阎星杀有些微微的差异,自己的生死对于他来说有那么重要吗?自己死了蓝堂寻不是正好可以摆脱自己的控制了吗?阎星杀有些苦获得皱了皱眉头,余光竟然看到桌子上的一幅画像,而上面的人竟然是那么那么的熟悉。

    “你真的没死吗?”蓝堂寻突然放开阎星杀,伸出手捧起阎星杀的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动作是那么的小心,生怕下一刻会碰碎一般,如果阎星杀没有看错的话,蓝堂寻的眼里已经闪动着硬硬的光亮,那是~阎星杀的心里微微一惊,他是在哭吗?

    “不然你以为你看到的是什么?如果你在不放开我的话,本下真的会以为堂堂蓝姬国的皇上有龙阳之好,就算是皇上喜欢这一口,但是本下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人。”阎星杀顺势一个转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蓝堂寻有些失神的看着,手里面还残留着那淡淡的温度,还有那股残香萦绕在手指上面。

    “你没死为什么不让我知道。”蓝堂寻低着头,斜斜的碎发遮住了眼睛,看不清楚蓝堂寻到底是何绪。

    “我没死为什么要让你知道,看起来你是一个称职的好皇帝,蓝姬国也算是一片的太平盛世了,你果然没有辜负你父皇的期望,不错~应该继续努力。”阎星杀悠闲地拿起旁边的两外一杯茶喝了起来。

    “我在你的眼里就那么微不足道,就算是你没死你都不愿意告诉我吗?”蓝堂寻没有听阎星杀的那些所谓的夸奖,将所有的质问全部移到了阎星杀的那一句“我没死为什么要让你知道”的那句话,心里的有一种浓浓的愤怒涌上心头。

    “我死没死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死了不是对你有好处的吗?我一死,你就没有了顾忌,就没有人能够牵制了你。以你的才智,过不了多久所有的权利你都会收回来的,我死了你应该高兴,而不是应该问我这个问题,蓝堂寻~你的气息很乱哦~相比之下,我还是比较喜欢十年前的你,那时候冷静沉着~而且没这么多的为什么······。”阎星杀摇摇头佯装惋惜的看了一眼蓝堂寻,再一次抬起头,体已经被人牵制住了,嘴唇上微微的阵痛,阎星杀的眼睛突然地瞪大了,感觉到了蓝堂寻的气息,萦绕在自己的嘴唇上,很痛~带着惩罚的味道,阎星杀非常反常的没有推开蓝堂寻,微微张开贝齿嘴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蓝堂寻任由阎星杀咬着,始终抓着阎星杀不放手,两人之间血腥的纠缠更像是在一场命的追逐一般,谁也不肯退却半步,一股腥甜的味道顿时弥漫开来,知道两人气喘吁吁的放开了彼此,蓝堂寻妖孽的笑着,嘴角的血在不停地流下来。

    “蓝堂寻,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记住你放肆的举动,我只会原谅一次。”阎星杀看着蓝堂寻擦去嘴角的血冷冷的说道。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的理智,人就不能偶尔的糊涂一阵吗?”蓝堂寻笑得很妖孽,修长洁白的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似乎开着玩笑话的说道。

    “蓝堂寻,看在你父皇的面子上,你应该庆幸我没有废了你的手。”阎星杀的眼睛一片清冷,英的鼻子下那微微红肿的唇,显得愈发的人。

    “是吗?我还真是应该好好的谢谢父皇了。”蓝堂寻对着阎星杀一笑,顿时就像是在黑暗中绽放的罂粟花。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