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大婚前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六十一章:大婚前奏(6258字)

    “儿臣见过皇上。”阎星杀缓缓的走进了御书房,向着欧阳天微微的鞠躬,上官仪还有站在他后的上官雪莹。

    “星儿,你来啦!朕准备下旨为你和雪莹赐婚,既然你们两相悦,朕就成全你们。”欧阳天红光满面,看起来心不错。

    “谢皇上成全。”上官雪莹连忙走到阎星杀边,两人一齐跪地谢恩,欧阳高兴的让宝公公在一旁研磨拟旨,不一会儿的功夫,圣旨即下,以光速的速度传遍了圣天的每一个角落,所有人自然都是献上了最真挚的祝福,因为在大多数人看来,上官雪莹容貌媚,阎星杀俊美无双,一个是丞相的独生女儿,掌上明珠,一个是圣天堂堂七皇子,也是绝世亲王,更是当今圣上的掌中宝,心头,两人可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一时之间,圣天一派的喜气,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似乎比往多了起来,大队的车马忙着宴请周边五个大国,蓝姬国,升月国,祁连国,谙殷国,溯幽国,五国的实力几乎都是相差无几的,所有大陆上很容易就形成了六国鼎力的局面,至于一些周边小国,自然就依附于这六国以求生存,当然这一次的盛宴还会有一个十分特殊的客人,那就是北国的雄鹰北漠鹰王东方千夜,在欧阳天看来,东方千夜的能力不可小觑,所以也是十分有意的想要结交一番,再一次的所以非常的理所当然的东方千夜成为了这一次十分重量级的人物。

    ---------------------------------------------------------------------------------------------

    “呵呵……恭喜,恭喜,恭喜小杀大婚。”阎星杀独自一人坐在屋顶上面,指尖碰触着手中的琴,发出低沉的声音,似乎在无形中加剧了周围大气的压力,不断的窒息之感顿时让人觉得涌上心头,阎星杀闭着眼睛,但是这样的疾风闪过,还有那种特殊的香气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

    “客气了,你来不会只是为了恭喜我的吧!”阎星杀睁开眼睛深邃的目光犹如满目伧奕的黑夜,到处一片的死寂,没有任何的生机。

    “当然不是了,小杀我还给你带来了一个老朋友,你看到了应该会开心。”暗夜魄魂依旧风万种的摆弄着自己的艳的红色长袍,嘴角挂着勾魂一般的绝美弧度,但是那盈盈的笑意并未达到眼底,甚至划过一丝莫名的忧伤和痛苦。

    “老朋友?是谁啊?”阎星杀眺眺眉毛不明所以的看着暗夜魄魂说道。

    “呵呵……你看,还记得她吗?”暗夜魄魂从后拿出一把晶莹剔透,浑散发着盈盈光泽的白玉骨扇。

    “你是说魔宠吗?她怎么了?”阎星杀从暗夜手中接过玉扇蹙着眉说道。

    “自从你十年前失踪之后,魔宠就再一次依附上去了,我怎么劝她出来,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她似乎还用尽了所有的灵力寻找你,但是你好像就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所以她就把自己催眠了,一直就这么过了十年,如今你回来了,我想应该让她知道,否则,难道她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吗?。”暗夜魄魂有些叹息的看着阎星杀手中的白玉骨扇。

    “魔宠,你出来吧!他回来了,你应该出来见见他的吧。”暗夜魄魂叹了一口气,对着白玉骨扇说道,白玉骨扇慢慢地发出淡荧光色的光芒,渐渐的脱离了阎星杀的手,升到半空,渐渐的光芒越来越大,从光芒中渐渐的幻化成为了一个女体,渐渐的光芒又慢慢地消失了,魔宠悬于半空之中,眼睛还是闭着的,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人的风,虽然闭着眼睛但是那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魔宠的容貌还是和十年一样,魔宠慢慢地睁开眼睛,一股幽蓝色的光芒从魔宠的瞳孔中折出来,嘴角还是那一抹绝美的笑容,歪着脑袋,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看到阎星杀的时候,眼睛突然瞪大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直接的冲了过去。

    “你回来啦!我好想你。”魔宠像一个害怕被抛弃的小女孩一般钻进阎星杀的怀里,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阎星杀衣衣领,表更是可怜楚楚。

    “魔宠乖~”阎星杀伸出手摸了摸魔宠的小脑袋淡淡的说。

    “你不会再离开魔宠了对不对?都是魔宠的错,是魔宠没有保护好你,是魔宠的错。”魔宠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起来,哽咽地说到。

    “不管你的事,你无须自责,知道吗?这一段时间你就跟着暗夜魄魂吧!好吗?”阎星杀伸出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

    “不,我要跟着你。”魔宠的脑袋拼命地不停地摇着。

    “不行,魔宠要听话知道吗?最近我还有事要忙,带着你不太方便的,知道吗?”阎星杀耐着子继续说道。

    “呵呵~我看小杀你是害怕后院起火吧!我看那个上官雪莹也不是一个刁钻刻薄的人,你是一国王爷边就不能跟着女人吗?”暗夜魄魂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把玩着自己前的青丝。

    “魔宠,你要听话,我说不能就不能,知道吗?”阎星杀的声音顿时变得可不抗拒起来,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候阎星杀不容许出现任何的意外,阎星杀可不认为对于自己这一次的大婚,陈欣梅不会有任何的动作,魔宠是一个心思单纯的人,虽然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但是魔宠毕竟不知道宫中的事,跟在自己边只会坏事,到时候搞得满城风雨这就不太好了,上官雪莹是自己最重要的一张王牌,绝对不能够出现任何的差错。

    “恩。”魔宠只能不甘的点点头,眼睛里面闪烁着泪光。

    “好了~很晚了,你带着魔宠回去吧!在一会儿天就亮了。”阎星杀站起头也不回的跳下了屋顶,只留下暗夜魄魂和魔宠两人站在上面。

    “主人,他为什么不让我跟着他,是不是他不喜欢我。”魔宠撇着嘴可怜兮兮的说道。

    “不是,他现在最主要的事就是保护好他的小新娘,你认为如果她的小新娘看见你出现在他的边会怎么想呢?魔宠,你应该知道的,不是吗?”暗夜魄魂勾起一抹妖孽的笑容,月夜下拿拽着血红锦袍的手早已经鲜血淋漓,分不清那艳的红色是血还是······。

    ---------------------------------------------------------------------------------------------    “啪”又是一阵的碎酒瓶的声音,北漠宫每天晚上都会出现这种声音,虽说是早就已经习惯了,但是每碎一个瓶子就代表了东方千夜第二天的心会变得非常的暴躁,自从那个被东方千夜救回来的女人无故的消失之后,几乎每一天晚上东方千夜都会就寝在北漠宫,虽然这里都是他的地盘,睡在那里是没什么奇怪的,但是这不知道已经是第几个月东方千夜都没有在碰过后宫的那些夫人们,那些夫人们也是一个比一个焦急,每一天都变着法儿的打扮自己,希望能够引起东方千夜的注意,但是一切都是无济于事,因为每一天东方千夜再出力完政事之后就直接回去北漠宫,偏偏北漠宫东方千夜已经下令任何女人都不能踏足北漠宫一步,否则,斩立决,不管你是谁,所以后宫的夫人们只能是在那里干着急,却又无计可施。

    “温儿,你还是走了,这已经是第六个月了,你没有回来~你已经把我忘了吧,你到底在哪里,我不应该让你走的,温儿······”东方千夜一只手里攥着酒瓶,另一只手拿着阎星杀那一天走之前给东方千夜留下的玉佩。

    “你们给我滚开,苦艾让本夫人进去。”雪域站在门口一脸怒容地看着阻挡她进去的侍卫,今天的雪域似乎与往的特别的不一样,月白色的青衫,头发也是十分随意的差了一个白色的簪子,整个人似乎颇有些许纯洁的味道,但是此刻她脸上的盛气凌人、傲气的不可方物的表还是硬生生的打破了雪域修饰出来得纯洁。

    “雪域夫人,真的不行~您也知道大王下了令任何女人不得进入,夫人就体谅体谅,不要为难奴才啊!”门口的侍卫就差一点给雪域趴下了,苦苦的哀求,但是雪域还是一如既往不为所动。

    “你们快给滚开,你们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嘛?那些女人怎么跟我比,我是酋诺的公主,你们要是敢拦我,小心酋长怪罪你们,到时候把你们千刀万剐,滚开。”在雪域的字字威胁下,两名侍卫依旧跪在地上,雪域一看一脚踢开了两个侍卫,直接的冲了进去,两名侍卫一看也没有办法,这个雪域公主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得罪的起的。

    “大王,大王,你没事吧!”雪域走进去一看,只见东方千夜坐在地上靠着头,怀里还抱着一个酒瓶子,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恩······恩······你来了!你回来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到现在才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每时每刻都在等你啊。”东方千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把搂住了雪域,雪域愣了一下,红霞顿时布满了那张俏脸,第一次~雪域第一次能够干受到东方千夜的温度,第一次感受到那是为自己一个人跳跃的心脏,但是东方千夜的下一句话却让雪域从天堂跌向了地狱。

    “温儿,温儿······我好想你啊,我好开心啊~你还是回到我边了,你以后不可以在离开我了,知道吗?不可以。”东方千夜酒气熏天的紧紧地抱住雪域,雪域的脸已经变得十分地煞白,那血红色的指甲深深的掐进了里,脸上全是扭曲,难道那个女人就那么好吗?原来这六个月东方千夜冷落所有的女人就是为了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为什么?为什么?

    “温儿,你为什么不说话啊?你是不是生气我有那么多的女人,没关系,只要你可以留在我的边,我可以保证这一辈子我都只你一个,好不好?”东方千夜良久放开雪域关切的问到,脸上全是紧张。

    “你真的可以为了温儿放弃那么的女人吗?“雪域听到东方千夜的话顿时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

    “可以,为了你,什么都是值得的,为了你就算是杀尽天下人我也不在乎,只要你,只有你才最好了。”东方千夜还没等雪域说话,就直接的吻上了雪域,隐隐之间含着霸道还有怜惜,第一次被自己的丈夫这样的呵护着疼着,雪域的脸上全是浓浓的恨意,废去后宫,东方千夜竟然可以为了那个女人废去后宫,自己已经嫁给东方千夜那么多年了,这么多年真心的守候,原本以为自己在东方千夜心里是不一样的,但是现在看来,不是~在东方千夜心里他和那些份卑的女人没有什么区别,而真正走进东方千夜心里的却是那个只和东方千夜相处了两年的女人,这到底是为什么。

    东方千夜低吼一声,站起将雪域横着抱了起来温柔的放在榻之上,申请的双眸注视着雪域,低下扯去了雪域上洁白的纱衣,室内一片的狼籍,光无限,**迭起·······红绸帐暖,谁有错当了谁。

    第二天一大早,东方千夜被强烈的疼痛刺激的醒了过来,一睁眼睛已经是太阳高照了,突然觉得边好像多了一个什么东西似得,偏过头一看,自己的边竟然躺着浑**的雪域,看着雪域全上下大大小小的吻痕,东方千夜丝毫不怜惜的将雪域一掌从上拍了下去,正沉浸在昨晚的彻夜缠绵、耳病厮磨的甜蜜之中的雪域,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震醒了,雪域抬起头看着冰冷的如冰峰上的东方千夜,和昨天晚上的温柔相比简直就是天壤地别。

    “大······大王······怎么了?”雪域一脸害怕的看着东方千夜颤颤巍巍的说道。

    “雪域你不知道北漠宫里面不准让其他女人进来的吗?你是在挑衅孤王吗?你是不是以为你是酋诺的女儿你就能胆大妄为。”东方千夜走到雪域面前掐住雪域的下巴,恨恨地说,一脸的霾。

    “大······大王,妾······妾知错了,切只是担心大王,想进来看看的,是······大王硬是抓住妾不放的。”雪域的眼圈渐渐的红了起来,看着东方千夜那震怒的表,雪域这才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

    “啪”东方千夜在雪域嫩的脸上摔了一个巴掌,这个巴掌很重,看着雪域那半张几乎血模糊的脸,东方千夜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咋一下,雪域一反常态的没有喊叫,因为雪域此刻已经忘记了怎么样去喊叫,如此可怕的东方千夜雪域是第一次见到。

    “大······大王,饶命啊!大王,雪域不敢了,雪域不敢了。”雪域顾不上脸上那种疼痛,跪在地上不停的求饶,面对雪域的不停的求饶,东方千夜的眼睛随便的一扫,突然看到地上的一件被撕烂的月白纱衣,东方千夜的脸上顿时激起了千层巨浪。犹如地狱撒旦一般的鸷。

    “你敢穿这件衣服,你真是该死~”东方千夜捡起地上的那一件衣服,在片刻的温柔之后又是暴戾。这件衣服东方千夜记得,这原本是为温儿准备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温儿不喜欢这件衣服,说什么这件衣服很麻烦,很长,所以就丢出去了,虽然是温而不要的,但是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永属于温儿的东西,雪域被东方千夜一甩,直接趴在了不远处口吐鲜血。

    “哈哈哈哈哈······大王,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的,你竟然可以为了那个女人想要杀了我,你就不害怕我父亲吗?”雪域此刻就像是疯了一样的注视着东方千夜。

    “你的父亲,你想拿你的父亲来牵制孤王吗?你错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威胁孤王,你触犯了孤王的忌,就该为此付出代价。”东方千夜眼睛狠厉的看着雪域着声音说道。

    “你的忌,大王,你无啊~我诅咒那个女人,我诅咒她不得好死,死无全尸。”雪域此刻真的像疯狗一样的乱叫起来,东方千夜心里的怒火被完全的挑了起来,用尽所有的力气拍了过去,雪域再一次被拍到了几十米之外,不甘的眼神看着东方千夜便再也没有了声息。

    “来人~”东方千夜的声音犹如地狱阎罗的一样地响了起来,早已经被雪域那鬼哭狼嚎的声音吓得魂不附体的侍卫连忙连滚带爬的滚了进来。

    “是······是······是·····大······大王。”侍卫已经是无论次了。

    “雪域以下犯上,触怒孤王,把她的尸体丢进蛇窟。”东方千夜的语气十分之平常,听不出来一丝的绪。

    “蛇······蛇窟,这······”侍卫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东方千夜,再看了看已无生机倒在地上的雪域。

    “你有意见。”东方千夜凤眸一弯,侍卫顿时心底寒意从生。

    “是······是······来人呢~抬出去丢进蛇窟。”侍卫的声音一下,紧着走进来几个颤颤巍巍的人将雪域一抬急忙跑了出去。

    “还有~这个褥给孤王换了。”东方千夜刚走到门口突然转沉着声音说道。

    “是。”侍卫在后跪了下来,拼命地磕着响头。

    “大王,圣天皇朝使臣传来书简,请求大王接见。”一个大胡子的大臣站了出来恭恭敬敬的说道。

    “进来吧!”东方千夜连眼睛都没有谈一下的说道。

    “是,传圣天使臣。”一阵通传的声音,从大外缓缓的走进来一个中原的留着花白色的胡子的大臣。

    “微臣代表圣天皇朝邀请北漠国大王赴圣天参加我朝七皇子大婚。”使臣微微鞠躬的说道。

    “七皇子,你们圣天的七皇子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又来个七皇子。”东方千夜的话一出,使臣的脸微微一变,有些汗颜的看着东方千夜,欧阳天只是对外宣布七皇子只是出去学武,没想到这个北漠鹰王竟然能够知道。

    “大王说笑了,我七皇子只不过是出外学武而已,怎么会死呢?”使臣连忙干笑起来。

    “好,告诉你们圣天皇朝的皇帝,孤王会去的。”东方千夜的话一出,在场的大臣都非常惊讶的看着东方千夜,东方千夜从来不会跟中院的国家相交,怎么现在却······

    “谢大王。”使臣对着东方千夜点点头,便退了出去,东方千夜微微的迷上了眼睛,手里紧紧的攥着一个白色的玉佩,眼睛里竟然有些许的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