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墨公子,你的生辰八字是多少啊?你家里还有亲人?父母可都还健在吗?住在那里啊?令尊姓是名谁啊?年纪多大了?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好是什么?”阎星杀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陈公公问着这些让人有了一种想要吐血的**的话。

    “我几岁了?直到现在我已经有三千多岁了,我家住在绝魔崖下的雪山上面,没有亲人了。”墨玉十分诚实的眨巴着眼睛笑得无比可的说道。

    “三千多岁……你……墨公子,三千……。”陈公公顿时有些脸部抽搐的看着墨玉说道。

    “好了,墨玉,你应该累了,早点休息吧!我还要和亚父一起商量一些事。”阎星杀一脸好笑的看着自家的亚父一副害怕自己以后真的没人要的样子。

    “恩?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吱一声了。”陈公公看着突然从自己后冒出来的阎星杀说道,墨玉对着阎星杀点点头便消失了。

    “亚父,你做什么呀!你问墨玉那些问题做什么,你想干嘛啊!”阎星杀做出一副马上就要晕倒的表看着陈公公说道。

    “下,你已经不小了,十七岁了,老奴主要是担心,老奴在这里等了下十年了,但是还不知道下一个十年在什么时候,所以老奴想要帮下找一个可以呵护保护下的人,这样就算是老奴哪一天不在了也有脸去见娘娘了,下~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下之外已经没有一个人能是老奴的牵绊,所以老奴很害怕万一······”陈公公慈不舍的目光看着阎星杀,话说到一半的时候阎星杀伸出手抓住了陈公公的肩膀阻止了他接下去要说的话。

    “亚父~你不会,你会永远陪着我,你不可以没有经过我的许就离开我,知道吗?正如亚父所说,亚父也是星儿最的人了,你也是星儿心里唯一的牵绊,如果你离开星儿了,星儿一定会很难过的,知道吗?所以,亚父,我要你健健康康的陪着我,好吗?我是亚父一手抚养长大的孩子,我是你的孩子,对吗?亚父是不会舍得离开星儿的对吗?”阎星杀对着陈公公摇着头笑着说道。

    “可是······”陈公公慈的伸出手摸了摸阎星杀的头发,心底更是欣慰自己上辈子到底是积什么德了,竟然能得到圣天皇朝七皇子如此的依赖和信任。

    “没有可是,亚父快去休息吧!明天也许会有一件大事发生呢!”阎星杀不由分说的将陈公公赶回房间强着去休息。

    ——寝室——

    “墨玉,你怎么还不睡?”阎星杀刚刚走回寝室,就看到墨玉坐在上,一双无辜的绿色瞳孔眨巴眨巴的看着阎星杀满是笑意。

    “在等你,我们一起睡。”还没有等阎星杀走到边,墨玉已经将阎星杀放到上了,习惯的抱住阎星杀的腰,头考在阎星杀肩膀处,笑得一脸幸福,阎星杀伸出手头痛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个墨玉还真是说什么也听不进去,难道他真的不知道他这个样子自己睡不好吗?就算是要和以前一样一起睡,也不需要把自己的要缠得那么紧吧。

    “谁~滚出来!”阎星杀刚想要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觉得旁一空,墨玉已经从上跳了下去,伸出手看似轻轻一挥,“扑通”一声,就从屋顶上掉下来一个不明的红色的物体。

    “哎呦呦~小杀,至于下手这么重吗?好痛哦~小杀······杀,小杀~他是谁啊?这么晚了他怎么跟你在一起,你说啊!”突然之间那个不明的红色物体开口了,就连痛都叫得那么妩媚,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暗夜魄魂~暗夜魄魂撅着自己宛如樱花瓣儿的嘴唇,小蛮腰一扭一扭的样子,真是不管是男人女人都能引出无尽的遐想,可惜的就是这里根本没有人欣赏,原本是想要通过喊痛能得到阎星杀一个的抚慰的,但是眼前这个黑色的锦衣的男人引起了暗夜魄魂所有的反感,一双狐媚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哀怨的样子看着阎星杀,就好像是一个女人抓住了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偷一般的样子。

    “我有必要向你解释吗?暗夜魄魂,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半夜三更的跑到我的屋顶上想干什么?你是不是忘记我对你说过什么了?”阎星杀皱着眉头看着暗夜魄魂,丝毫不为暗夜魄魂那双红得像个小白兔的眼睛的无辜所动。

    “我知道啦~小杀,我已经把他们全部丢进无人谷了,所以你放心啦!小杀,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做一不见如隔三秋吗?这对于一对已经坠入河的人,这么长的时间了不是一种折磨吗?小杀······我好想你。”暗夜魄魂本想要冲过去抱住阎星杀的时候,一双大手挡在了暗夜魄魂的脸上,暗夜魄魂的一双手在半空之中胡乱挥舞,墨玉的眼睛微微一米,暗夜魄魂就已经以一个十分华丽丽的样子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嘛~小杀,你看啦~他欺负我,我不依啦······我不依。”阎星杀伸出手掂着自己的眉间,避免自己在受到这种魔音的摧残,阎星杀对于暗夜魄魂来说只有无奈了,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要好看这本来就已经非常的不正常了,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装得那么女人,阎星杀毫无怀疑如果他在宫里面走一圈的话,那些王公贵族岂不是要疯了。

    “好了~有事说事,没有滚~”阎星杀坐在边,闭着眼睛一脸的不耐烦的样子。

    “人家······人家想你了,所以就来看看你喽~小杀。”暗夜魄魂似乎还是那么多不长记,还想要冲到阎星杀面前,墨玉突然的再一次得像鬼一样的出现,那张脸已经不是平的哪一种天真可阳光了,已经黑了不少,那双绿瞳孔的眸子散发着愤怒的光芒,单手捏着暗夜魄魂的领口,轻轻向外一甩~暗夜魄魂就这样的被甩了出去,墨玉的眼神没有温度的看了一眼暗夜魄魂,转过走到阎星杀面前,对着阎星杀温柔的不能在温柔的一笑,伸出手保住了阎星杀,阎星杀有些错愕的看了看墨玉,那双抱着自己的手很紧,非常紧,紧的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墨玉无声的抱着阎星杀,挑衅的目光看着倒在地上的暗夜魄魂,此刻~墨玉觉得心里很开心,虽然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但是就在刚才暗夜魄魂准备要扑到阎星杀上的时候,墨玉心里有一种好奇怪的感觉涌了上来,很不舒服~心里面不想让别的人碰到阎星杀,那七年在绝魔崖下的子真的很好,墨玉突然有些怀念了,那些子没有别人,只有自己和阎星杀虽然没有变回人,但是在那个时候阎星杀只会和自己在一起,而不是这个看起来不男不女的家伙,一个小小的人类怎么能够这样的跟神兽抢,不可以~墨玉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占有,从渐渐收紧的双臂就可以看得出来。

    “你······你这个混蛋,快放开小杀~不然的话,我可不会念及你是不是小杀的朋友,我不许别人碰他,放开他。”暗夜魄魂从地上站起来,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妩媚,有的只是阵阵的骘和淡淡的杀意,那血红色的长袍显得越发的妖孽。

    “就凭你这个人类吗?”墨玉微微的眯起眼睛,阎星杀有些差异的看向墨玉,记忆中墨玉从来不会多说一句话,今天的话貌似讲了很多。

    “哼~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抱我的小杀,就算你是喜欢我的小杀,你又不去打听一下,我和小杀什么交,你和他什么交,我和小杀从他六岁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把他放开,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看在你是小杀朋友的份上,放手。”暗夜魄魂的语气明显的增添了不少的怒气,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渐渐的攥成了一个拳头,淡淡的发着红色的光。

    “你才要离他远一点,你不要忘了,他是一个男人,不是女人,他不需要你,你只需要做好他要你做的事就可以了,不需要你这个不男不女的人出来。”墨玉淡淡的说到。

    “不男不女,那又怎么样啊?那好~可以啊~小杀是男人,我就是女人了,怎么样啊?你有意见吗?我看你就是纯属嫉妒,哼~”暗夜魄魂的眼睛重重的剜了一眼墨玉。

    “你······”墨玉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别吵了,再吵全部滚出去,这么晚了我不想亚父被吵起来,暗夜魄魂,你到底来有什么事。”阎星杀十分生气的皱着眉头不耐烦的看着。

    “好了~好了~你放心,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跟他计较,再怎么说他也是小杀的朋友嘛,我理应客气一点的。”暗夜魄魂识时务的吐了吐舌头一脸讨好的笑着说道。

    “墨玉,你们两个就不要在吵了,再吵的话就全部滚出去,我不想听到。”阎星杀淡淡的看了一眼墨玉,墨玉立马乖巧的点了点头,那个笑容那叫一个阳光灿烂加纯洁可

    “小杀,你怎么这样的,我是冲破千军万马才到这里来找你的,你就不能表现的一点吗?怎么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暗夜魄魂讨好狗腿一般的笑了笑。

    “暗夜魄魂,上一次我让你好好的帮我盯着上官仪的大舅子胡卓炎,他的详细资料。”阎星杀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抿了一口。

    “哦~胡卓炎他是三军兵马大元帅,在军中威信极高,而且为人耿直,是个柴米油盐都进不去的人,他对于上官已是忠心耿耿的,上官仪之所以成为丞相,这跟胡卓炎的关系是非常大的,还有胡卓炎可不是一个只会逞匹夫之用的莽夫,听说他有勇有谋,在战场上几乎是战无不胜的,人称铁面元帅,他可是一个不好俘获的主儿啊,小杀,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人有兴趣,再说了那个胡卓炎也就是会带带兵打打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暗夜魄魂白痴一副不明所以的表看着阎星杀说道。

    “呵呵~暗夜魄魂,说了你也不明白,我的这一招棋算是下对了,想要和当今太子争,不光光是靠实力,名正言顺才王道,这个胡卓炎,就像是你说的,是一个不好俘获的人,但是一旦归于我的麾下,那么就会对我死心塌地,衷心不改,只要能得到胡卓炎,那么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陈欣梅,我就等着看你哭着的表,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悔不当初。”阎星杀一拳打在了那结实的檀木上面,那样的眼神是危险的,暗夜魄魂看着阎星杀,第一次从心底里涌上一丝心慌,这样的眼神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此刻的阎星杀早已经被自己的仇恨所彻底的掩埋了,那双眼睛就像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复仇使者,在一片片尸首上走出来的眼神,血腥中夹杂着更大的仇恨,还有那个麻木的微笑,记忆中阎星杀从来都没有一次自己看的她是笑,笑的发自肺腑,到底是怎么样的事让他变成了这幅样子,暗夜魄魂的脑子里突然回想起以前的在暗夜宫的子,那种恶心的痛苦的子始终就像是一块烙铁一样的跟着自己,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总会浮现在脑海里面,也许阎星杀有时候也会有这种感觉的吧!

    ---------------------------------------------------------------------------------------------“星儿,你来啦~快坐下,不必拘礼,来人呢~给下倒茶。”阎星杀跟随着宝公公来到了御花园,欧阳天正坐在上位,旁边坐着欧阳天的妃嫔们,个个艳若桃李,对着欧阳天猛放电,但是阎星杀的到来却吸引了所有人目光,就算是欧阳天的妃嫔们也会害羞的多看两眼。

    “七哥,坐这里。”欧阳紫月蹦了出来,今天的欧阳紫月穿着一紫色的单色长裙,头上插着一根紫色的簪子,显得轻灵飘逸、活波可的模样,转过头又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些看着阎星杀愣了神的妃嫔们还有周围的宫女们,阎星杀看着欧阳紫月这个小动作,当然是没有吱声,只是轻轻的一笑,人有欧阳紫月拉着自己坐了下来。

    “七哥,你吃一下这个点心,好好吃哦!”欧阳紫月甜甜地笑着,把所有的点心都摆在了阎星杀的面前,一副讨好的模样。

    “哎呀呀~十丫头,父皇来的时候都没有看你这么高兴,怎么你哥哥刚来就这么开心啊,拟合你和星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了,比父皇还要好吗?”欧阳天在一旁打趣道。

    “七哥才回来,月儿当然要对七哥很好了,父皇~你还吃七哥的醋啊!”欧阳紫月的脸微微了发烫,小女儿的态尽显,撅着嘴不乐意的说道。

    “好好好,父皇不吃醋~你们兄妹深父皇自然开心了,又怎么会不开心呢?只是你以后可要好好的改改你的子,一面招惹的星儿烦你。”欧阳天抿了一口茶笑着说道。

    “七哥才不会烦我呢~对吧!七哥。”欧阳紫月对着欧阳天做了一个鬼脸,转过销售抓住阎星杀的袖子撒道。

    “对~十妹是七哥最的妹妹了,又怎么会烦妹妹呢?”阎星杀伸出手摸了摸欧阳紫月的头发,貌似一脸的宠溺说道。

    “真的吗?呵呵~我就知道七哥对我最好了。”欧阳紫月一副十分满足幸福的模样坐了下去。

    “七哥······七哥······七哥······”隔了老远就听到了一声急促的叫喊声,阎星杀转过头一看,一个黑色点慢慢的跑过来,近距离的一看,原来是圣天皇朝八皇子欧阳笑。

    “笑儿,成何体统~”欧阳天皱了皱眉头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儿子。

    “父皇,不好意思啊~我刚从外面赶回来的,我一听到七哥回来的消息,我跑了三天三夜,累垮了三匹马,累死我了,父皇你还说我。”过去了十年此时的欧阳笑已经长大了,高从小小的已经长得很高了,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嘴角过着令人炫目的微笑,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的夺人眼球。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