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回宫风波,心思各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五十六章:回宫风波,心思各异(4281字)

    “儿臣参见皇上。”阎星杀对着欧阳天单膝下跪,嘴角勾起一抹明媚的笑容。

    “星儿,来~快起来~星儿,我的儿子回来了~我的儿子,洛儿,我们的儿子没有死,我以后可以安心的下去见你了,洛儿,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欧阳天眼圈红红的将阎星杀扶了起来,一脸的激动难以言喻的模样。

    “恭喜皇上父子团圆,万岁万岁万万岁。”边的御林军和百官都纷纷地跪了下来,心里开始了更大的风波,各有各的想法,有人喜有人忧,总之阎星杀的归来等于是在圣天投了一块超级的定时炸弹,说不定哪一天就爆炸了。

    ---------------------------------------------------------------------------------------------

    “什么?七哥回来了,他······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七哥现在在哪里啊?小桃,你看看,我现在怎么样啊?这样打扮好看吗?会不会太素了,七哥会喜欢吗?你看看,还有我的衣服怎么样?我记得七哥好像非常喜欢白色,你快快快······把我的那个白色的长裙拿出来,还有······还有,我要沐浴更衣,还有······还有你把那个小桃红叫来,要本公主好好的画一个淡妆,快去啊~”一个本来坐在椅子上面无聊的盯着眼前的一个茶杯,大约十六七岁的模样,一个小太监在她的耳边似乎偷偷的说了几句话,那双原本松散无神的眼睛立刻的闪动起来了,女子猛地转过,这才能看清楚她的相貌,淡粉色华衣裹,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嫩可,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还有那脸上淡淡的红晕,不知道是因为太过于紧张,还是那么多年的思念顿时马上就要决堤而出,紫蝶宫的宫女太监顿时冲出门去,各个忙碌的完成自己啊主子欧阳紫月的命令,空旷的宫里面只留下了欧阳紫月,欧阳紫月双手放在口,一股甜蜜的笑容洋溢着,淡淡的阳光从窗户外面透进来,欧阳紫月显得就像是一朵含羞待放的牡丹花,艳而美丽。

    ---------------------------------------------------------------------------------------------

    “什么~你说什么~那个种回来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可能会回来!”陈欣梅悠闲地喝着茶,一个宫女快步地跑到陈欣梅的面前跪下来不知说了什么,陈新梅手中大茶杯应声而碎,那张原本艳的脸顿时扭曲的厉害。

    “娘······娘娘,是······是真的,是御林军守卫林辉亲自告诉奴婢的,七······皇子他······他回来了。”旁边的小婢女强忍著发抖的子,颤颤巍巍的说道,

    “种~他命真的就那么大吗?好,本宫倒要亲自会会他,十年前本宫可以不择手段派人拦杀他,十年后,本宫也不是吃素的,阻挡了本宫的障碍,就该去除,那个人都死在了我的手上,他,一样都得死在本宫的手上”陈欣梅一脚踢开了面前的小宫女,一脸的怒意。

    ---------------------------------------------------------------------------------------------

    “你说什么~!你······你再说一遍,谁回来了~谁回来了!”欧阳逸激动地拉起边小太监的衣领,眼睛瞪得老大老大。

    “七皇子啊~刚才七皇子带着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骑着马闯进皇宫,一直到了御书房这才与皇上相认的。”被拽得有些呼吸困难的小太监涨红了脸说道。

    “七弟他回来了?哈哈哈~这个臭小子枉我为他担心了那么长时间,十年了,已经过了十年了,他才回来,他的个子应该长高了吧!会不会还和以前一样的瘦弱呢?不会啦~父皇说七弟是出去学武了,这体格应该已经很强壮了,对~死小子,害得我为他担心了这么久,走走~我现在要去看看他。”欧阳逸急匆匆的冲出了自己的寝宫奔向龙正

    ---------------------------------------------------------------------------------------------

    “他回来了,呵呵……七弟,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我就知道你没死,从现在开始我要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其他人休想再接近你,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欧阳霖听了太监的报告露出一抹妖魅的笑容。

    “星儿,龙正还是以前的样子,什么都没有变,父皇每天都会派人将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我知道你没有死,你一定会回到父皇边的,现在好了,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孩子,这十年你都是怎么过的,是不是受了很多苦,在外面,一定是吃也吃不好,睡的也不安稳吧!”欧阳天亲自带着阎星杀回到了阔别十年的宫,里面竟然和自己十年前走的时候一模一样,原封不动的在哪里,阎星杀默默的低下头,回避了欧阳天疼的目光。

    “亚父呢?他为什么不在这里。”良久,阎星杀才抬起头来看着欧阳天问道。

    “他现在应该在后面种花,自从你走之后,朕原本是想让陈公公安享晚年的,可是他却坚持要在这里等你,朕当时派了一些宫女太监们来伺候陈公公,可是到最后还是被他赶走了,他说你喜欢安静,不喜欢有太多的人在面前晃来晃去的,所以这么多年来只有陈公公一人待在龙正里面,他每天都会去后花园种花,一种名叫血莲的花,他说你最喜欢这种花,说是等你回来的时候,看到那么多的血莲一定很高兴,朕每一次闲暇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坐坐,听着陈公公说你小时候的事,这让我很愧疚,我很自责,是父皇对不起你,你何时才能真正的的原谅父皇。”欧阳天走到窗边闭上眼睛说道。

    “皇上,有些伤害造成了,是不能挽回的,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会换来一句没关系,皇上,我要去看看亚父了。”阎星杀看了看欧阳天的背影,心里五味杂沉,说不出心里的感觉,也许这个就是逃避最好的理由。

    “唉……咳咳……好,今年的花比去年长得好,下看到了一定会很开心的,现在已经十年了,下也十七岁了,不知道他现在的体怎么样了,花啊~花,你能告诉我下现在到底在哪里吗?他现在好不好啊?他一向都不注意自己的体,没没夜的,睡觉也不踏实,不知道他边又没有人照顾他,皇上说下去学武了,可是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回来?”阎星杀请轻手轻脚的一步一步地走到陈公公的后,听到了陈公公喃喃自语的话,心里升起一丝的温暖,这个世界上果然只有亚父是真心的对自己好,真心的会关心自己,阎星杀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开得十分艳的血莲。

    “亚父。”阎星杀轻轻地开口道。

    “恩?真是老了,糊涂了,这大白天怎么做起白梦了,人老了耳朵也不中用了。”陈公公得形明显的一颤,而后像是自嘲般摇了摇头,

    “亚父,我是星儿,我是你的星儿,我回来了~亚父,你看看我。”阎星杀忍不住的冲过去站在陈公公的面前,陈公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阎星杀。

    “下,下你······老奴······老奴不是在做梦吧!下你回来了,你回来了。”陈公公有些颤抖的伸出两只颤颤巍巍的手靠近阎星杀的脸,想碰又不敢碰的模样。

    “是我,我回来了~亚父,你看看我,真的是我。”阎星杀伸手抓住了陈公公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让陈公公可以感觉到自己是真的回来了。

    “下,下~你······你长高了,你走的时候才那么高,现在都比老奴高出这么多了,怎么还是这么瘦啊,是不是在外面的时候没有吃好饭啊,你是不是又不睡觉了。”陈公公有些担心的看着阎星杀,眼泪一滴一滴的流出来。

    “亚父,有你惦记着真好~”阎星杀还像小时候一样投进了陈公公的怀抱,世界都安静了,从小自己就在这个怀抱里汲取所有的温暖,自己不再的这段时间他一定非常的担心难受,在别人的眼里或许陈公公就只是一个奴才而已,但是在阎星杀的心里没有一个人能够超越他在阎星杀心里的地位,可以说阎星杀之所以要变得强大,就是要保护好自己所要保护的人,阎星杀勾起一抹温暖孩子气的笑容,十年的跌宕起伏就在这一刻一切都变得很值得,陈公公露出一丝慈温馨的笑容,伸出手想以前一样轻轻的拍了拍怀中的小脑袋。

    “长这么大了,还撒。”陈公公的口气满是宠溺的笑着说道。

    “在亚父的边星儿永远都是孩子,永远都是亚父的孩子。”阎星杀的口气软软的,一切都没有变,和十年前一模一样。

    欧阳天在远处静静地看着,腔里涌出一阵的苦涩,第一次看到原来星儿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他原来也有像人撒的样子,这就是孩子,可是对象却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奴才,可笑的是自己的内心竟然开始嫉妒了,可是自己到底有资格嫉妒些什么呢?是嫉妒他从小养大了星儿、嫉妒他星儿说出的第一句话是他教的,走的第一步路是他扶的,自己这个亲生父亲到底做了什么?自己从一开始就做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是自己对不起洛儿、更加对不起他们的孩子,欧阳天转过不想让那样温馨的画面刺伤自己,不想,远处是一个明黄色的没落的影渐渐地消失了。

    ---------------------------------------------------------------------------------------------

    “下,这是你最喜欢燕窝粥,还有银耳莲子粥,还有糖醋鱼、还有清蒸鳗鱼、还有这个人蔘鸡,还有······你要好好的补一补,在外面这些年一定受了不少苦,个字是高了,但是这体怎么还这么瘦弱,不行~我还得再炖个补汤去,好好的补一补,不补的结结实实的,就不能出去,今天要把这些吃完,知道吗?”阎星杀皱着眉头笑着看着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的陈公公,再看看面这一大桌子的菜。

    “亚父,你又不是在喂猪,就是喂猪,也不用这么多吧!我哪吃得完啊。”阎星杀露着头大呼不幸的看着陈公公。

    “哎呀~下,一定要养好体啊~必须吃,没商量的。”

    “亚父,我们一起吃吧!”

    “这都是做给你的补品,老奴要是吃了会虚不胜补的,快吃。”龙正似乎恢复了以前,虽然诺大的宫只有他们两人,但是温馨的气息却在不断的蔓延。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