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十年后的第一次相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呵呵~暗夜魄魂这个家伙,真是没有辜负我啊,我当初真没看错人,十年时间就能把血煞门捧到了江湖第一的杀手门,不错~我想我是不是要回一回他了。”阎星杀看着面前的七重塔,周围到处都是森森的一片,乌鸦满天飞叫,枯死的树木更加显出了这么的荒凉与恐怖。

    “来者何人。竟然擅闯血煞门。”一阵黑风刮过,阎星杀喝墨玉的边就已经被穿着红色衣衫的杀手围了一圈,阎星杀的眉毛挑了挑,看来暗夜魄魂这十年来还是没有闲着,虽然这些人的武功在自己看来也就一般般,但是在江湖上却是不可小觑的,不过在江湖上杀手不都是应该穿着黑色的衣服的黑衣人才比较适合吗?不愧是暗夜魄魂训练出来的,连衣服都跟那个妖精一个调调。

    “呵呵~还不错,你们的门主把你们训练的还不错,把暗夜魄魂叫出来,我要见他。”阎星杀一甩扇子勾起一抹笑容说道。

    “哼~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臭未干的臭小子也配见我们门主,你以为我们血煞门就是那么好闯的吗?胆敢擅闯血煞门者,杀无赦。”带头的这个杀手带着半面的银色面具,最后的三个字就像是从牙缝里面出来的一样,手里面的剑渐渐的抽了出来面对着阎星杀,寒光阵阵,可惜就凭着这一点的杀气对于阎星杀来说跟没有一样,没什么区别了。

    “勇气可嘉,只是一个杀手如果连一点震慑敌人的杀气都没有的话,岂不是很失败,我不想打伤我自己的人,滚开~让暗夜魄魂出来见我。”阎星杀颇为赞赏的看了看领头的这个红衣面具男。

    “想见我们门主,可以,先问问我们兄弟几个的刀同意不同意。”话刚一说完,那凌厉的刀锋直直的对着阎星杀,阎星杀有些翻白眼的看着这些喜欢对自己自相残杀的人,转过头看了看墨玉,又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墨玉交给你了,记住别把他们打伤。”阎星杀对着墨玉淡淡的说,墨玉点了点头,直直的冲了过去,顿时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墨玉的对手,轩辕门的神兽,恐怕就算是阎星杀也不是墨玉的对手,所以三下五除二的,那些人就被全部都撂倒在了地上,但是确实毫发不伤。

    “阁下好武功,不知擅闯我血煞门所谓何事。”阎星杀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听起来比以前好像成熟很多了,就是不知道他的样子变了没有,阎星杀一个转,仔细的打量着暗夜魄魂,还和以前一样,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只是现在的这股炫目的笑容中夹杂了浓浓的杀意,这股强烈的啥意思虎比十年前更加的浓重,还多了几分暴戾。

    在阎星杀大量暗夜魄魂的时候,暗夜魄魂同样也在打量着阎星杀,其实从刚才暗夜魄魂就在暗处观察了,第一眼,就一眼,心里就升上了一丝十分熟悉的感觉,脑子里浮现出了一张熟悉的脸,但是很快又摇了摇头,如果她还没有死的话,怎么可能在十年之后再回来,而且他没有这样的内力,刚才自己就已经看出来了,此人的内力深厚,恐怕就算是自己也无法比拟,更何况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男孩边还有这么一个连自己都看不清楚武功路数的怪人,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他背光而站。他低着头,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和他的眼神一样闪着犀利的光芒,暗夜魄魂第一次想让一个人转过来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因为眼前的背影给了自己太大的冲击,与心里的那个熟悉的影渐渐地融为一体,阎星杀知道暗夜魄魂此刻是非常的期望看到自己的样子,阎星杀转过头来,只是这暗夜魄魂的目光,他转过,安静而秀美的面孔,幽黑的眼中落满星光。暗夜魄魂甚至不敢确定他是否真的看到了那个人,他的眼眸就仿佛是清澈的流水,可以在不知不觉间穿透你的思维。他有一张兼具如同女子一般轻柔的和帅气这两种不同特质的脸。瞳仁占据了眼睛的一大部分,黑黑的,好像无底的深潭,鼻梁直得像用尺子量出来的一般。他轻抿唇角,五官精致无瑕,凑在一起却又给人一种英气人的凛冽感觉······强忍住内心的激动,暗夜魄魂的肩膀都微微的颤抖起来,眼眶里竟然有不明物体在打转。

    “你······你是谁?”暗夜魄魂的心里虽然已经确定了,但是还是想要从眼前的人的嘴里面亲耳听到。

    “门主,这个人带着这个人擅闯血煞门,打伤了兄弟们,您还跟他客气什么?倒在地上良久才站起来的红衣面具男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暗夜魄魂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还有那个表,那是什么表,他们所了解的暗夜魄魂。他们的门主,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而且残忍异常,虽然有时候他会笑得很开心,但是跟他接触久了的人都知道,那是他要杀人的前兆,暗夜魄魂的手段他们一直都非常的清楚,也一直都把暗夜魄魂当做是申明一样的尊敬,但是为什么他看到了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竟然不动手,反而露出这么苦笑不得的表,这是一个门主应该有的表吗?

    “呵呵~妖孽,你的能力真的不错,看来你还不是废物啊!我决定了,你这个工具检验合格了。”阎星杀露出轻轻地一笑,只不过多了几分邪魅的味道。

    “呼~是吗?合格了吗?哇哇哇······哇哇哇哇哇······”暗夜魄魂深吸了一口气,镇定的面具终于忍不住的撕烂了,暗夜魄魂直接冲过去挂在了阎星杀的上,一副哭爹喊娘的架势,阎星杀被暗夜魄魂这么无厘头的一搞,顿时无语了~看来妖孽就是妖孽,就算是过一万年都不会改变的,自己怎么就忘记了江山易改本难移的这句话呢?真是丢脸啊。

    “死相~死相~坏蛋、坏蛋、小坏蛋,你终于回来了~人家以为你死了~你怎么才回来啊······你要是再晚回来一会儿,人家就死给你看,人家去上吊、跳楼、抹脖子,不活啦!”暗夜魄魂这歇斯底里的哭喊声,彻彻底底的毁掉了他在手下心目中英明高大、光辉灿烂的形象瞬间倒塌了,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啊!这个像一个小媳妇一样的挂在这个擅闯血煞门的人的上,这个人真的是他们的那个手段残忍、血腥冷酷的门主吗?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啊。

    “喂······你能不能稍微的顾一下你的脸面,你的手下还在这里,你不要脸我还要。”阎星杀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暗夜魄魂伤心绝的模样,强忍着把暗夜魄魂从自己上扯下来的**说道。

    “你还敢说······你还敢说,呜呜呜呜······你知道吗?十年了,我一直在欺骗自己,可是你知道十年的岁月我是怎么过来的,我一直在告诉我自己你没死,你没有,太好了~你没死,你真的没死。”暗夜魄魂收起了自己那张嬉皮赖脸的脸,认真的抱着阎星杀说道,那力道把阎星杀抱的全都开始疼了,不过阎星杀却没有反抗,十年了,是啊~这十年他是怎么过来的,这一个拥抱就算是自己给暗夜魄魂的一个小小的补偿吧!

    “好了~我知道,你能先把我放开吗?”阎星杀看着周围所有人一副要吃鸡蛋的模样,悻悻地说。

    “不要。”暗夜魄魂笑得一脸的欠揍摇着头说道。

    “放开。”

    “不要。”

    “我生气了,放开。”

    “不要啦!”

    “放开!”阎星杀的声音立刻下降到零下的一百八十度。

    “好啦~好啦~放开,放开,呵呵~你回来了~你快跟我进去,这是十年我帮你打造的,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看到。”暗夜魄魂自然而然的拉着阎星杀的手,自顾自地走进了血煞门,留下后面一群石化的人。

    ---------------------------------------------------------------------------------------------

    “暗夜魄魂,真是辛苦你了!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你我之间的契约早就已经作废了,你没有必要为了我辛苦这么多年。”阎星杀坐在血煞门门柱的座位上看着暗夜魄魂说道。

    “呵呵~小杀,难道你忘记了吗?我们的契约是一生的,生生世世的,以后不管你去哪里,不管你在哪里,上天碧落下黄泉,我都要找到你,我已经失去了你一回了,不要失去你第二回,再说了~我们之间是有印章的,你永远也摆脱不了我。”暗夜魄魂露出淡淡的一笑,在阎星杀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就像是在十年前一样。

    “暗夜魄魂,我该怎么说你呢?我是一个男人,你这样跟着我就不害怕毁了你一生清誉吗?”阎星杀向后靠了靠看着暗夜魄魂说道。

    “不管你是男是女,大不了我做女人好了,反正你不是经常的有叫我妖孽吗?”暗夜破魂又恢复了那一副妖精的模样,阎星杀叹了一口气露出一丝的苦笑。

    “启禀门主,血煞门所有人员已经聚集在外,请问有什么吩咐。”在门外突然响起一阵铿锵有力的声音,听到出来暗夜魄魂的手下对暗夜魄魂是从大心眼儿里的尊崇。

    “进来吧!”暗夜魄魂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陆陆续续的进来了,抬头一看,暗夜魄魂竟然把血煞门的宝座让给了刚才那个擅闯血煞门的人,所以他们自然的也就都傻了,忘记了跪下。

    “呵呵~血煞门该不会是光培养了一群木头人吧?”阎星杀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门主······他······”那些人一听到阎星杀这等侮辱的话,怎能不觉得义愤填膺,再看看自家的门主,更是觉得大失所望,这个时候作为门主的暗夜魄魂不是应该站出来使出所有的能称之为残忍的手段对付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吗?为什么要一副小媳妇的模样乖乖地站在一边削苹果,难道是他们的梦境,还是暗夜魄魂的脑袋秀逗了。

    “他什么他,你们还敢还嘴,不想活了你们······你没有看到本门住在这里吗?竟然敢对小杀大小声,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暗夜破魂一副十分严重的偏向护短让他的手下们更是倍受打击。

    “好了,你闭嘴~刚才我看了看你们的武功,的确在江湖上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万一真的遇到了神秘莫测的高手的话,我看你们的全体完蛋。”阎星杀不屑的目光很成功记起了众怒。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就不要在这里充大人,我们都是血煞门获得最顶级的杀手,从来都是杀人不见血的,江湖上没有几个是我们的对手,你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带头的红衣面具男生气的看着阎星杀说道。

    “是吗?好啊~你敢不敢跟我的朋友比一比,只要你们能将他打败,就当刚才我什么都没有说。”阎星杀一副有意无意的模样看着地下义愤填膺众人。

    “好~这可是你说的。”红衣面具男似乎颇有自信的看着阎星杀说,其他人自然也跟着附和起来。

    “好~这可是你们说的,千万别后悔啊!墨玉,出来吧······”此时阎星杀的声音就像是诅咒一般,空灵又充满了危险。

    “碰”一个巨大的蛇从大的中间冒出来了,那巨型的影,绿色光泽的眸子,红色的信子不停地向外吐着,猛地就向着众人冲了过去,

    “快闪那~”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都拼命地想外面跑去,阎星杀用着余光看这种人拼命逃窜的模样,无意似的挥了挥手,石门砰一声就关闭了,根本打不开,一时之间大乱成一团,上蹿下跳,好不闹。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