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轩辕神墓之神剑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五十一章:轩辕神墓之神剑弓(5087字)

    “咚”阎星杀咬着下嘴唇,摸着不知道已经被摔了多少次的体了,不过这清晰的疼痛感到时告诉自己,自己还活着,阎星杀此刻真的非常的想要把轩辕黄帝从这个该死的陵墓里面拉出来暴揍一顿,自己这条小命差点就葬送在里面了,就算是要修建陵墓害怕后人会毁坏这里,但也不需要这么让人觉得有九死一生的感觉吧!

    “这是······”阎星杀站起来,戒备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四周,这个时候千万不可以掉以轻心,尤其是这种看起来非常没有杀伤力的地方,到处都充满了死亡的气息,阎星杀一步一步走得非常小心,这里很安静,安静的几乎可以听到阎星杀那不规律的心跳声。

    阎星杀打量着眼前的这个更加宏伟的宫,到处都是黄金铺地宝石点缀,这个看起来和其他的宫没有什么区别的样子,轩辕门里面的宫几乎都是这样的,奢华至极,知道把人的眼睛看花,但是这座宫却隐隐的有什么不同,自己的正方向有一个高大约十几米的台阶,墙上刻着一条活灵活现的金龙,像是这种金龙阎星杀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了,但是这条金龙和其他的不一样,这条龙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散发着盈盈的光,好似这条龙是活着一般,金龙张着大口,在里面喷出一股黄色的液体,似乎还冒着灼的气息,龙嘴的下面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凹下去的池子,里面承接着金龙嘴里喷出的黄色液体,像一条小瀑布一般,但是里面却始终像是一个永远填不满的木桶一样,没有一滴水能溢出来,这还不是最特别的,就在那条金龙的旁边,站立着一个金色的兵马俑,看起来威风凛凛,好似一个驰骋疆场的将军一般,似乎产生一种它下一刻会向你走过来的感觉,阎星杀的心里升起一丝的崇敬之意,对着那个兵马俑微微的三十度鞠躬,传说在轩辕黄帝的边一直都有这样一位重视的跟随者,一直都在保护着轩辕黄帝上千年,不过这都是传说,因为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的人,在历史上应该是不存在的。

    阎星杀摇了摇头,转过看着其他的东西,其他看起来都非常的安静,没有下一刻马上就要冲过来的动作,不过越是这样阎星杀就会觉得心里越紧张,生怕下一刻会冒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要么就是什么突发状况,感觉背后突然的一阵凉风刮过,森森的,阎星杀突然转过头,一把黑红色上面全部布满了铁锈的剑向着自己砍过来,阎星杀心里一紧连忙一闪,但是还是慢了一步,右臂膀上的血潺潺的流了出来,伤口处的白色锦缎瞬间被染成了红色,阎星杀用手捂着伤口,看着不知道从什么什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兵马俑,这尊兵马俑高举着自己的剑,整个宫耀眼的金光仿佛一瞬间都集聚在了那把生锈的剑上面,毫不留得向着阎星杀刺过去。

    阎星杀翻一个空跃,直接跳到了兵马俑的后,连退数十步,兵马俑看似笨重的金衣铠甲,没有想到转动起来速度惊人,举着剑再一次的向着阎星杀刺过去,阎星杀挥出一掌打过去,兵马俑立刻倒下去,但是又立即的站起来,完全不知痛感的再一次向着阎星杀刺过去,阎星杀凭着自己敏捷的速度和轻盈姿躲了过去,经过了一番的打斗,阎星杀的头顶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因为面前这个兵马俑根本就是一个不知疲倦,不知道倒下去的东西,这要怎么这么没没夜的打下去,死的可就是自己了,但是面前这个兵马俑根本就是刀枪不入,凭着自己这之躯,十个自己也不够打得。

    “啊,放手······放······”经过几百回合的打斗,金衣铠甲的兵马俑那把红色的铁锈剑将阎星杀牢牢地摁在了旁边的金壁之上,阎星杀使劲顶想要推开红色的铁锈剑,头上的汗留下一层又一层,阎星杀的下嘴唇已经被咬的鲜血淋淋,抽出了自己的一只手,只见手上升起了阵阵的火焰,直直地向着眼前这尊兵马俑的头上拍过去,兵马俑立刻就停止了下来,那把红色的生锈的剑掉落在地上,阎星杀看了看眼前这座依然不动的兵马俑,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阎星杀伸出手轻轻地擦了擦头顶上的汗,地上突然有什么东西震动起来了,阎星杀刚刚能松一口气的心脏有再一次的提起来了,阎星杀突然转过,看到地上的那把红色的生锈的剑竟然自己飞起来了,而且非的方向就是阎星杀这个方向,阎星杀立刻大惊,但是那把剑的速度简直就是以光速前进,阎星杀根本就来不及躲,那把剑已经到了面前了,一道凌厉的剑光闪过,阎星杀的手多了一道很深的伤口,滴滴鲜血在那把红色的锈剑上面绽放了朵朵梅花,阎星杀有些失神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那把剑上的铁锈慢慢的脱落了下来,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一道金光闪过,那把剑从地上猛地弹跳起来,在大的最高处散发着那耀眼的金光,一阵苍劲有力的龙吟响起,久久的回在大之上,那把剑慢慢地从空中飘落下来,阎星杀伸手接住了,此刻看着这把乖乖的躺在自己的手上,泛着剑气灵光的剑,真不知道该用谁也那么来形容,这个轩辕神墓到底要给自己多少的惊险,阎星杀仔细的打量着这把剑,健金光四,但是又带着阵阵寒气,剑柄上绕着一只五爪金龙,剑上雕刻着五只金龙,眼睛全部都是用五彩缤纷的宝石所镶嵌起来的,最最惊奇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剑头,始终萦绕着杀人于无形的气,不知该怎么形容了。

    “哈哈哈哈哈······孩子,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一声苍老但是带着霸气的声音突然想起,阎星杀猛地抬头,甩起了手上的剑,直指声音的方向,但是好久没有感觉到一丝人气的存在,只是正方向的那一只金色五爪金龙的琥珀色的眼睛,顿时出现了明亮的光泽,难道是他在说话?阎星杀的心里惊了一下,眼睛里立刻杀气四溢。

    “你是谁?给我滚出来。”阎星杀的声音寒气四,大的温度立刻下降。

    “孩子,我就是轩辕黄帝,我在这里已经等你很久了。”那个苍劲的声音在一次的想起来。

    “轩辕黄帝?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轩辕黄帝早已经仙逝千年了,就算是你要骗人,回家多看看史书再出来把。”对于鬼神之事,阎星杀从来都不相信,更别说这种事发生在自己的边了,那更是无稽之谈。

    “孩子,我的确已经死了,在这里只是我的元神而已,我的元神一直在守护着轩辕门,我在等一个足够强大的人来代替我守护轩辕门,你看看你手中拿着的那把剑,那就是我的轩辕神剑,它已经认你为主了,你们已经人剑合一了,我很奇怪~轩辕神剑竟然会认你为主,不过现在看来,它的选择没有错。”轩辕黄帝微微一笑的说道。

    “轩辕神剑?阎星杀参见轩辕黄帝。”阎星杀立刻三十度鞠躬,可是脸上确实没什么表

    “呵呵~真是傲气的孩子,我有事想要告诉你,你一定要记住,你先看看这个吧!”随着轩辕黄帝的声音响起来,阎星杀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就像是看电视一样的画面,里面有一个男人的背影,看不清,但是突然之间这个男人变成了一只和墨玉一模一样大的血蟒,血蟒的头上站着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对对面却一直四爪蛟龙,两个在征战,突然血蟒的嘴里面吐出了一颗蓝色的珠子,直直的打在了四爪蛟龙的上,瞬间一真凄惨的龙吟过后,那条蛟龙竟然就这样不见了,而这条血蟒也慢慢的倒下了,阎星杀不明所以的看着这幅画面。

    “孩子,这是千年以前我和蚩尤大战,血蟒为了帮我,竟然将深海雪碧珠,也就是血蟒的元神打在了嗤尤的上,他帮我消灭了蚩尤,本来血蟒没有了深海雪碧珠就会魂飞魄散,我将真气输入血蟒的体内,希望它可以撑过去,于是我命令战神刑天去了南海找到了血草,吃了血草血蟒是活下来了,可是它却再也变不回人,对于这件事我愧疚了很多年了,我希望你可以帮我。”阎星杀的脸上依旧是一样的平静,可是眼睛里闪过的惊奇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她的震惊,血蟒竟然是一个人,阎星杀沉默的听着轩辕黄帝说着。

    “经过千年的努力,我用真气和我的元神凝结了一颗深海雪碧珠,我一直等待你,等待你这个可以帮我将血蟒变回人的人,这颗珠子,必须要用真气还有你从血蜘蛛那里得来的麒麟珠合二为一,然后再用你这个第一百五十六任轩辕门主的血混合,便可将血蟒变回人。”从那只金龙的嘴里面慢慢的出来一颗散发着蓝色幽光的珠子轻轻地放在了阎星杀的手上。

    “这么说~轩辕黄帝,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拿一只血蜘蛛,是你故意的吗?”阎星杀的声音充满了火药味,似乎下一刻就会彻底的爆发。

    “孩子,这是你必须去做的,不过好在有惊无险不是吗?”轩辕黄帝的语气里明显的有一丝的慈和好玩的笑声在里面。

    “是啊。有-惊-无-险。”阎星杀的这几个字都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

    “好了,孩子~你转看看你的后。”那个声音突然又变得严肃起来,阎星杀轻轻地转过后的哪一个金衣铠甲的兵马俑的体从中间慢慢的裂开了,慢慢地慢慢地,“嗖”的一声,从里面蹦出一把金龙缠绕的弓箭,阎星杀轻轻跃起,一伸手,将那把弓箭握在手中,再一次转过狐疑的看着轩辕黄帝。

    “这是?”

    “后羿神弓,呵呵~这是当年后羿之时所用的神弓,以剑为气,以神为箭,一剑一弓,震天七界。”阎星杀皱了皱眉看着轩辕黄帝。

    “这把弓箭,是后羿神弓。”阎星杀有些怀疑的看着轩辕黄帝说道。

    “当然,这是血蟒的法器,只可惜我没能亲自还给它。”轩辕黄帝的声音听起来多了几分的落寞。

    “好了~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你该走了~记住手上的权利有多大,责任就有多重,轩辕门交给你了,希望你可以代替我守护它,静心凝神、杀戮不现,我们轩辕门的要守护天下,切勿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天下大乱,切记勿忘,走吧!”轩辕黄帝的话刚落,整个大就剧烈的震动起来了,从后开启了一扇石门,阎星杀看着这个快要坍塌的轩辕神墓,对着轩辕皇帝最后的一拜,直直的冲了出去,大消失了,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

    “老大,我就说吧!这已经是第十五天了,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这位门主就真的完蛋了,你给他的那可凝碧草,只能维持十五天,到时候他就真的完蛋了,小小年纪就葬送在轩辕神墓,真是可怜啊!老大,我都这么说了,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的行动吗?”异神有些冒火的看着火神说道。

    “轩辕神墓只有门主可以进去,我们不能进去。”火神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刃割在每一个龙主的上,异神不自然地甩甩头,虽然那个小娃娃是狂了一点、傲了一点、嘴巴毒了那么一点,但总体来说应该会是一个好门主的,就这么死在这里面真的是太可惜了,异神的心里竟然生气了一丝丝的难过。

    “你不是不喜欢门主的吗?他要是真出不来了你不是应该开心的吗?你干什么这么难过啊!”风神站在一旁调侃道。

    “谁难过啊?你这个糟老头。”

    “哎呀~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就是啊,怎样~有本事现在跟我大战三百回合啊。”

    “好啊~怕你就是孙子!”

    “到时候输了可别哭鼻子,一大把年纪了,真丢人。”

    “你才哭呢······”

    “你······”

    “别吵了。”雨神有些心烦意乱的说道,看着雨神脸上的怒气,异神和风神乖乖地闭上了嘴,对于雨神他们简直太了解了,平时看起来与神就是非常平易近人的,但是他要是生气起来,那绝对比火神还要火爆,还是小惹为妙。

    “老四,你说门主会不会······”雷神雷诺走到雨神边蹙着眉说道。

    “不会的,老三,我相信门主,他一定可以出来的。”雨神坚定的否决了雷神的话。

    “可是······门主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他真的可以平安出来吗?”水神共工皱着眉头,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离开。

    “不管他能不能出来,作为门主,这一点是必须经历的,如果他过不了的话,那么久没有资格做上轩辕门门主的位子。”火神看着这个出口厉声说道。

    “我看他是真的出不来了,你看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啊······谁暗算我。”异神突然看到眼前的一个白色的影子,还没有等看清楚就立刻摔了一个狗啃泥。

    “哈哈~恭迎门主。”火神看到阎星杀,立刻爽朗一笑。

    “恭迎门主。”

    “恭迎门主。”

    “恭迎门主。”

    “恭迎门主。”其他龙主都跪了下去,其中也有放心的意味在里面,眉头紧皱终于舒展开了。

    “臭小子,我今天跟你没完。”异神突然站起来,满脸都是泥巴,怒气冲冲的看着阎星杀。

    “呵呵······”阎星杀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这是五天的高度警惕,已经耗损了阎星杀不少的元气了,还好异神眼疾手快接住了阎星杀,伸出手抓住了阎星杀的胳膊,连忙将阎星杀扛在肩膀上,六人神对视,匆匆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