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离开北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四十七章:离开北国(4559字)

    --三天后--

    “嘶……”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了,阎星杀刚一睁开眼睛就被这强烈的光刺痛的睁不开眼睛,自己这几天有些昏天黑地的感觉,昏昏沉沉的,腿上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许多,似乎可以再一次感觉到自己双腿的存在感,阎星杀的嘴角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太好了,终于可以再站起来了,哼!既然老天给了自己这么一个重生的机会,陈欣梅、蓝堂傲,你们现在的子一定过的很舒心吧!你们记得要等我回来,我回来的那一天你们的恶梦的开始,而且你们会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当年的账这一次要好好的清算一下了,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股温暖紧紧的包围住,阎星杀这才转过头看到了趴在边的东方千夜,样子憔悴了很多,胡子拉茬的模样,和平里的那个英明神武,气宇轩昂的东方千夜截然不同,难道他一直都守在自己边吗?阎星杀皱了皱眉处自己的另一只手想要触摸一下那张憔悴的脸,顿时听到了轻轻的一声笑声,阎星杀猛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警惕的目光扫视了四周,雨神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着茶,一脸的怡然自得。

    “呵呵……恭喜门主,贺喜门主康复。”雨神单膝跪地悠悠的说道,此时,东方千夜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动静,立刻惊醒似的弹跳了起来,一脸惊恐的样子,看到阎星杀东方千夜顿时觉得这几天的辛苦此刻全部变成了幸福还有快乐。

    “你……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啊!对了,这几天你都没有吃饭应该饿了吧!我现在就帮你传膳,你的伤刚好,不能吃油腻的,清淡一点的,就吃白玉清粥吧!好不好?”东方千夜紧紧握住阎星杀的手一脸激动的看着。

    “我想你应该起来走走看。”在一边良久含笑不语的雨神突然说道,阎星杀点点头,掀开上的被子,轻轻下地推开了东方千夜的搀扶,刚站起来就有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阎星杀不适的皱了皱眉,但是还是坚持的一步一步向前走着,那种疼痛感在慢慢的消失,双腿虽然因为多年都没有在动过,如今这么一走,还是有些不大适应,阎星杀的脸上虽然没什么表,但是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她很开心,突然,阎星杀的脚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摔倒地上了,东方千夜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阎星杀,转过头怒视着雨神。

    “她刚刚才有所恢复,你就让她下地,本王不想再听你这个庸说话,出去!”东方千夜怒视着雨神,雨神的黑色斗笠下露出了笑容,耸耸肩膀,从窗户跳下去消失了。

    “东方千夜,我自己可以走~。”阎星杀推开了东方千夜的手,独自一个人慢慢的一步一步地走,越走越稳,可是阎星杀却没有看到后的一双落寞的眼神,东方千夜悬在半空中的手渐渐地放了下来,她可以走路了,自己不是应该开心的嘛?为什么为什么觉得心里面这么落寞呢?她不再需要他了不是吗?东方千夜闭上了眼睛,隐隐觉得眼眶中有什么在闪动一样。

    ---------------------------------------------------------------------------------------------

    接下来的几天,东方千夜在也没有来北漠宫看望阎星杀,只是一味的埋头于政事,不眠不休,因为东方千夜只要一静下心来,脑子里就会闪现着阎星杀的容颜,忘不掉甩不开,其实多么希望在自己这么些天不去找她的时候,她能够来找自己,甚至哪怕就是不说话给自己一个眼神也好,至少让自己知道自己是被需要的,可是······每当红色的门被推开的时候,没有那个让自己熟悉的倩影,眼神里总是划过一丝失望,自己在她心里就那么的不重要吗?自己这么些天没有去看她,难道她都不会关心一下自己到底怎么了吗?为了回避这个能让东方千夜受伤的问题,总是在心理自我安慰:阎星杀此刻虽然恢复了,但是体还是不好,所以没有想起来看自己,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的一个十分牵强的理由,东方千夜强着自己夜夜的不去想她。

    “门主,你现在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是时候跟属下会轩辕门了,大龙主如果是看到你的话一定会觉得很高兴。”雨神单膝跪地的跪在地上,阎星杀扶手而立的站在边,黑色的瞳孔似乎散发着暗紫色的幽光,既神秘又诡异。

    “知道了,雨神,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去就来。”阎星杀挥了挥手,径直一个人离开了北漠宫。

    “吱”东方千夜正全神贯注的批阅着奏折,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心里面竟然有一丝隐隐的期待,不知道会不会是她,转而又想~怎么可能呢?这么些天她都不会找自己,这都过了这么多天了,怎么可能回来,自己想多了,一定是什么宫女太监又送来茶了。

    “本王说过没有本王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不知道本王现在很忙吗?”东方千夜连头都没有抬,厉声责问道。

    “包括我吗?那不好意思了,等你忙完了我再来吧!”阎星杀露出一抹的调笑,转想要离开。

    “温儿,是你!不是······等等,你找我有事吗?”听到这萦绕在耳边几天的声音,东方千夜顿时像是丢垃圾一样的把奏折丢到了一边,直接冲到了阎星杀的面前,仔细一看,阎星杀今天穿的是一月白色的男装,黑色的深邃眼眸,俊美非凡的脸庞,举手投足在在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看了叫人难以抗拒的魅力,东方千夜顿时看得有些呆,穿女儿装的阎星杀是那么多倾国倾城、千百媚,没有想到阎星杀穿着一男儿装也是这么英姿飒爽,光芒万丈,如果自己不认识她的话,一定以为她的一个男人了,只不过今天为什么要换上男装呢?东方千夜的心里顿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有什么事吗?”想到这里,东方千夜嘴角的兴奋慢慢的消失了,小心翼翼的问。

    “给你。”阎星杀从怀里掏出一块淡青色的玉佩地道了东方千夜的手上,上面深深地刻着一个星,东方千夜莫名其妙的看着这块玉佩,虽然脸色平静但是心理却掀起了波涛汹涌,这是什么意思吗?难道是定信物吗?一定是,如果不是的话她为什么要给自己玉佩呢?难道她已经被自己的真诚所打动了吗?东方千夜抬起头,炙殷勤的看着阎星杀。

    “我一向都是有恩必报,有仇必还的,这块玉佩我送你给你,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什么事需要我帮助的话,你就拿着这块玉佩去中原找到叫做苦艾酒吧的地方,把这个东西交给他们的老板,就可以了,到时候自会有人帮你解决所有的困难,东方千夜我很感谢你救了我,告辞。”阎星杀的眼里是非常的平静之色,没有丝毫的波澜,东方千夜愣住了,手里紧紧的攥着这块玉佩,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难道她是要走吗?她要离开自己吗?为什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离开本王吗?”东方千夜温柔的脸此刻就像是裂开了一个口子一样,那沉沉的声音就像是天神发怒,整个大的气氛骤然变得十分冰冷。

    “东方千夜,我们本来就是两个永远不可能有交集的人,因为中间的一些事才让我们相识,但是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责任,我不可能留在这里,永远都不可能,所以~我能给你的就只有这个了,我言尽于此,保重。”阎星杀对着东方千夜点了点头,转离开,可是后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道阻止了阎星杀的脚步。

    “难道你体会不到我对你的心吗?是不是因为这几天我没有去看你,你生气了,故意说这些话来吓唬我的,是不是?温儿,你别生气了,只是我这几天真的很忙,你别生气了,别闹了,我答应你,以后我每一天都去陪你,我们永远不分开,好不好?”东方千夜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将阎星杀揽入怀中,那颤抖的声音蕴含着无数的害怕。

    “东方千夜,你不要在自欺欺人了,有意义吗?我不会留在这里的,永远都不会。”阎星杀的声音显得是那么得冷静,先不起一丝的波澜。

    “不要走好吗?难道我就不值得你有一点点的留恋吗?只要你留在我的边,我保证我会永远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东方千夜从后紧紧的抱住了阎星杀的,把头埋进了阎星杀的肩处。

    “东方千夜,你应该知道我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不适合你,摆在你面前的心已经够多了,不要在奢望一个虚幻的影子,我早就失去了一切,我的责任是让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我从来不会为了任何人停留,所以……放下吧!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的女人,她们都在梦想有一天可以得到你的喜欢,我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什么真,再说你喜欢的不过是这一张比别人能够出众一些的皮囊罢了,喜欢上一个魔鬼的下场只能是遍体鳞伤,体无完肤,我无意伤害你,我只想告诉你,不要对一个魔鬼动感,只要你可以,你还是可以和以前一样,活着三宫六院,妻妾成群的生活,这才应该是你北漠鹰王应该走的路。”阎星杀没有挣扎,东方千夜霸道,强劲的拥抱让阎星杀感觉到了一阵的酸痛,阎星杀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听不到一丝丝的波澜。

    “来不及了,从我救回你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太迟了,我早就陷进去了,出不去了,我今天说什么也不会让你走的。”东方千夜转过阎星杀的体一字一顿的说道。

    “东方千夜,不要我。”阎星杀已经有些不耐的说道,语气中已经添加了许多冷漠。

    “我不会让你走的。”东方千夜的眼睛微微一眯,大手一挥,周围立刻出现了二十几名的黑衣人,围绕着阎星杀,这些人都是东方千夜所精心培养出来的,他们的武功不在东方千夜之下,有的甚至高过了东方千夜,阎星杀淡淡的看了看突然出现自己周围的人。

    “东方千夜,你是想和我动手吗?”阎星杀平静的看着东方千夜说道。

    “就算是强迫的,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只要你呆在我边,哪怕你恨我。”东方千夜的手攥得很紧,看着眼前丝毫没有一丝慌乱的女人。

    “是吗?就他们可以阻止得了我吗?你确定吗?今天我必须走。”阎星杀的话刚落,雨神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门主,我们应该走了吧!哟~这是怎么回事儿啊,难道是在欢送门主吗?”黑色斗笠下的雨神嘴角挂着一丝戏谑的笑容说道。

    “你真的要走吗?”东方千夜良久之后抬起泛着红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道。

    “是。”

    “非走不可。”

    “是。”

    听着阎星杀丝毫没有犹豫的回答,东方千夜慢慢地松开了自己的手,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上一个人是那么痛苦的一件事,看来自己在她的心中根本就不重要,自己在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地位,不然她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眼里没有人的绪,仿佛在回答一个根本就不重要的问题一样。

    “好~你走吧!走吧······你给本王记住了,不管你走到哪里,我北国永远都向你敞开大门,北漠宫的大门永远为你而开,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什么事需要我帮助的话,来找我,知道吗?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会帮你,哪怕倾国之力,这个玉簪是给你的,本来是想再过些天再给你的,但是现在恐怕没时间了。”东方千夜从袖口拿出一只通体黑紫色的水晶的玉簪,轻轻地插在阎星杀的头发上面,缠绕在手腕上东方千夜的温度在慢慢地消失,阎星杀对着东方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周围的黑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阎星杀买着沉稳的步伐,雨神跟随在后,一步一步的消失在了东方千夜的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根深种了,自己怎么会用武力让她留下来呢?这一刻,东方千夜的眼神变得空洞麻木,心痛得无法用言语表明,原来心痛就是这样的感觉,以前总认为女人是暖的工具而已,是不是自己伤害了太多的女人,现在惩罚自己的人终于到了,自己也第一次尝试了被抛弃的滋味。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