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怪医(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救与不救不是你说了算的,你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的地方吗?如果我说的没有错的话,你应该可以治好我的腿吧!”阎星杀危险的眯起双眼,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呵呵呵~别误会,就算是我能就得了你,但是在下不想救你。”眼前的男人说话也不转弯子,黑色的斗笠下露出一抹笑容。

    “理由!”阎星杀倒是没有什么慌乱的表,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神秘的男人。

    “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小姑娘你上的煞气、血腥、杀戮之气太重了,如果在下救了你的话,那么不仅仅是给江湖带来灭顶之灾,可能整个大陆都会陷入一片的血腥之中,所以我不能做千古罪人啊,是吧!”阎星杀的嘴角一反常态的露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不怒反笑,阎星杀黝黑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看来不简单啊,竟然能够一眼看出自己上的煞气,看来也是一位世外高人或是什么怪才,不过不管是世外高人也罢,怪才也罢,既然他让自己看到了可以站起来的希望,那么从这里走出去的估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喂~你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能治好她的腿,只要是本王力所能及的,一定帮你办到。”东方千夜似乎也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不简单,但是为了她只能忍气吞声一会了,这个男人连自己都看不出来内功到底是有多深厚,不到万不得已东方千夜不想大动干戈,但是如果眼前这个男人再这么不识好歹的话,那么就算是拼上自己这条命,也一定要让这个男人治好温儿的双腿,再说了,自己这个漠北鹰王的名号不是白来的,那是站在多少敌人的尸首下闯出来的。

    “呵呵~在下不缺什么,就不劳你这北漠鹰王了,在下不是说过吗?救了她,天下生灵涂炭,在下可不能哪天下百姓的生命安全作赌注,好了~在下还有事,后会有期了。”黑衣男人在斗笠下露出诡异一笑,想要离开,一瞬间,东方千夜立刻站在了男人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今天你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这由不得你。”东方前夜虽然比起这个神秘的黑衣男人可能差了些,但是毕竟是北漠鹰王,速度还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面前的男人被黑色的头发挡住了大部分的容颜,但还是看得清楚,这个男人的脸上还是充满着非常自信的笑容,甚至有些不屑一顾。

    “是吗?你也太自信了吧!北漠鹰王,我想要走谁拦得住。”男人不屑的以极快的速度绕过了东方千夜,转过头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刚想要离去之时,突然感觉到大上一阵轻微的震动,顿时,男人停住了脚步,看着自己这只还没有踏下脚步的地面竟然裂开了一条裂痕,男人的表顿时僵住了,他的影背对着上的阎星杀,在那黑色的斗笠之下,露出一丝疑惑的表,虽然看不清楚眼前的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但是阎星杀明显的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的笑容似乎消失了,貌似很凝重,其实看着男人的背影就已经明白了,明显还是在惊讶的状态,阎星杀收回手上的两股剑气,沉默的看着前方的男人。

    这是······男人明显轻咽了一下口水,但是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刚才那股伶俐的剑气,很想······突如其来的想法之后,男人立刻又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虽然自己经常不会回去那里,但是对于那里的况还是了如指掌的,轩辕门什么时候选了门主,选门主这等大事怎么可能自己会不知道,但是这股剑气又怎么解释呢?这分明就是冰刃啊,可是历代只有门主才会利用真气转化为冰刃,以其凌厉之势杀人于无形的绝招,只有门主才会的,难道是轩辕门已经选了门主了吗?不会吧,男人略有些僵硬的转过,对视着阎星杀的目光,似乎想从阎星杀的目光里面知道些什么,满脸的疑问、不解。

    “阁下,你觉得你真的走的了吗?”阎星杀轻轻的摸了模自己的手指轻轻的吹了吹,笑得无魅。

    “你是谁?你怎么会有冰刃的,是谁教你的。”黑衣男人的声音略显得很急躁,原本沉稳的语气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我有什么义务告诉你吗?”阎星杀漫不经心的侧了侧想要换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一块看似不是非常起眼的黑紫色的玉佩印入了黑衣男人的眼帘,男人不可置信的盯着那快玉佩,形明显有些颤抖。

    “你……你……好,我答应可以帮你治愈你的双腿,但是现在你必须回答我的问题。”黑衣男人的呼吸似乎有些急促的说道。

    “问题?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你要问我什么问题,我们今天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阎星杀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黑衣男人那种拼命抑制自己好像非常兴奋的绪说道。

    “可是……只要你告诉我,你的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男人的表被黑色的斗笠挡住了,但是可以猜的出来,一定是非常丰富多彩的,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想要问自己什么,但是眼前这个男人不仅可以治好自己的双腿,而且貌似知道一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一样。

    “条件?我没什么条件,而且我不想回答你的问题,现在我只需要一个治好我双腿的人,而不是需要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你明白吗?”阎星杀慵懒的躺在上,一脸让东方千夜莫名其妙的笑意。

    “小姑娘别那么冷静和理智,这样只会让别人觉得你很可怕,更加难以亲近。”黑色斗笠下的男人明显有些错愕的看着阎星杀说道。

    “这个应该就不劳阁下心了吧!”阎星杀的嘴角始终漾着不知所以的笑容,分明非常的温柔,可是为什么看上去让人联想不到一丝的和蔼呢?反而让人觉得头顶充斥着一阵噬骨的寒冷,久久不能从恐惧中平静下来,这种感觉无疑是非常可怕的。

    ---------------------------------------------------------------------------------------------夜,静得可怕~门外嗖嗖的风声伴随着树叶落地,一弯皎洁的残月,大地在这黑暗的笼罩之下似乎也多了些许不安分的味道,阎星杀平卧在上,看似睡得正熟,淡淡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如果她的脸上没有那死皱在一起的眉头,或许会被人误认作从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可是仙女或许永远都是美丽无瑕、清纯高洁的,可是阎星杀嘴角的那一抹残忍却始终无法掩饰,或许这就是掉入额比地狱的可悲,永远都不会睡得很安稳,每一天晚上都会有同样的梦魇进入他的梦境。

    “谁!”阎星杀突然睁开了眼睛端坐在上,满脸戒备的看着空旷的宫,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眼里的那一道原本艳红色的血光渐渐退却。

    “属下参见门主。”隔着白色的轻纱,外面不知何时跪着一个人,阎星杀皱了皱眉头,这个声音自己应该是不会忘得,白天的那个黑衣男人,可是为什么他叫自己什么门主,阎星杀无意间摸到了眼睑的那一块泛着黑紫色光芒的玉佩,难道······

    “你是雨神。”阎星杀清冷的声音在这里久久的回

    “是,门主。”黑衣男人似乎一点也惊讶阎星杀为何会知道自己的份,因为作为轩辕门的门主如果连这么一点的眼力的话,那么~还叫什么轩辕门的门主,今天白天的冰刃自己已经见识过了,真是后生可畏~只是为什么门主上的戾气会这么重,按道理说,轩辕门的门主一向要以大局为重,而且是主持和平的,此人若是门主的话,不知道会出现怎样的风波呢?

    “起来吧!现在我的腿脚不方便,我只想知道本门主的腿什么时候可以痊愈,最快的速度要多长的时间。”阎星杀轻轻的摸着自己的双腿说道。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东方千夜就已经在阎星杀的边守候着,雨神还是昨天的那一副装扮,站在阎星杀的面前,伸出手轻轻地抚摸过阎星杀腿伤的地方,突然之间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东方千夜一看,立即冲过去抓住了雨神的袖口。

    “你叹气是什么意思啊?你给我说清楚,本王今天告诉你,要是治不好本王妃的话,本王就把你碎尸万段。”面对东方千夜的过度神经过敏,阎星杀选择了无视,雨神同样没有看东方千夜只是一脸的意味深长的看着上的阎星杀。

    “你的腿至少已经伤残了七八年了,你断腿的部分有的已经甚至连接在一起了,所以造成了你根本就不能站立,想要站起来的唯一方法很简单,拔腿再一次打断,而且要把那些骨骼碎片打开,才能重新接骨、经脉相连,自己想想看。”雨神说的一脸的平静,好似这是什么非常正常的事一样。

    “什么?你在说什么啊!再把腿打断,你这个庸医,你在胡说什么?不行,绝对不行。”东方千夜抱起了上的阎星杀坚决的摇着头生气的看着雨神。

    “好~”沉默了一会儿的阎星杀突然抬起了明亮的眸子淡淡地说,那样平静的表得到雨神的基本认可,作为轩辕门的门主如果连这么一点点的痛苦都承受不了的话,那么还怎么肩负起轩辕的门的重大责任,雨神的眼里闪烁着赞赏,轩辕雪衣选择了一个好的门主,他选择向来不会错的,看来这一次也是如此。

    “不行~温儿,我们不治了好不好?本王可以一直抱着你的,我们不治了,这不是闹着玩的,断腿那是最大的极限痛苦,你承受不住的,我们不知了。”东方千夜的手劲儿很大,似乎要把阎星杀搂紧怀里一样。

    “东-方-千-夜,我-不-想-做-一-个-废-人,我的事我会自己决定。”阎星杀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耷拉在下空的手猛的打在了自己的膝盖上面,阎星杀全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变晕倒了,全都在冒着涔涔的冷汗,即使是在晕倒了,但是全上下还是在抽搐着,眉头比刚才皱的更加厉害,东方千夜看着阎星杀的腿,膝盖处流出了潺潺的鲜血,渐渐地把白色的衣服染得通红。

    “你还是把她放下来吧!”雨神站在一旁面色十分平静的提醒着东方千夜,东方千夜快速的大跨步到边,轻轻的把阎星杀放在上面,如果不是看在他会治好她的的腿的话,自己现在一定把这个人扔出去,看着阎星杀苍白的一张纸似的脸,东方千夜觉得自己的心快要痛的窒息了。

    雨神走到阎星杀边,双手轻轻放在阎星杀腿的上空,一阵青色的淡光渐渐地散发出来,缠绕在阎星杀的腿部,阎星杀突然挣扎起来,脸色比刚才更加的苍白恐怖,白色的贝齿紧紧的咬着自己早已经渗着血的下唇,东方千夜立刻将阎星杀抱在了怀里,本想让阎星杀躺在自己的怀里,或许能给她一点的安慰,阎星杀突然一口咬在了东方千夜的手上,东方千夜的脸上没有表,有的只是深深地疼惜,完全不顾自己已经被阎星杀咬的不成样子的手,因为感受着自己的手上的疼痛就知道阎星杀现在痛苦一定比自己多千倍百倍,能让自己更加深切的感受着为自己心的女人痛苦的滋味。

    “好了,三天之后她就会醒了。”雨神手上青色的光渐渐地消失,转离开了边,似乎对上的人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大步的走出了北漠宫,东方千夜此刻已经顾不上那个该死的臭男人的无力了,现在最主要的是上的这个人来人,东方千夜握住阎星杀的手,感受着从阎星杀手心里冒出来的汗,阎星杀在梦中痛苦的呓语,而东方千夜又何尝不是心痛呢?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