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怪医(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四十五章:怪医(1)(6430字)

    “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难道他们把你……”东方千夜温柔的脸颊就像是扯开了一个伤口,立刻变得犹如从地狱走出的修罗一般的恐怖,看到阎星杀上只被一张桌布裹住了,虽然重要部位是遮挡住了,但是还是那么的光无限,想到阎星杀被那几个男人欺负了,就有一种把地上的男人千刀万剐的冲动,不过从现场的况来看,似乎应该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是这些该死的男人却看到了阎星杀的这个模样,绝对不可饶恕。

    “你觉得呢?哼!这应该问问你最亲妃吧!如果不是你的话,你觉得我会有这些麻烦吗?我警告你,如果你再不好好的管教一下你的女人的话,我不介意让你的后宫来一次大清洗,换点新容颜。”在短暂的温馨之后,阎星杀那张冷漠如初的脸依旧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语气似乎添加了更多的杀气腾腾的感觉,感受到阎星杀人的强势之后,东方千夜的瞳孔一缩一反常态的微微一笑。

    “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我保证!”东方千夜将阎星杀再一次拥入怀中,太害怕失去了,东方千夜第一次尝到了害怕的滋味,也许在这一刻东方千夜遇到了此生一辈子都跨不过去的劫。

    “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拥抱的是一个魔鬼,一个不见天的怪物,一个永远被快乐、光明抛弃的人,你还是不要执迷不悟得好。”阎星杀没有反抗,面色平静得说道。

    “就算你是怪物,我也一样认定你了,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过去,不管你从哪里来,但是你是我救回来的,你就是我的,我不会放弃的。”听到阎星杀嘴里的疏离和冷漠,东方千夜更是加重了抱着阎星杀力道,语气毋庸置疑得说道,听到东方千夜的话阎星杀沉默了,不是没有感动,而是因为麻木的心已经冰封的太久,早就失去了所有,一个没有心的怪物,一个永远躲在黑暗中的魔鬼,自己的人生已经拖轨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永远也回不去了。

    “好了,我们回家。”看到阎星杀这般香艳的女人躺在怀里,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要说没有一点点的想法那都是骗人的,东方千夜只能忍痛打破现在非常良好的气氛,现回去再说了,东方千夜扯下上的披风将阎星杀捂了一个严实,径直的一脚踢开了门,在门口已经守候多时的众人这才好奇的向里瞧,当看到里面状况的时候,他们发誓,这是这一辈子做得最后悔的一件事了,里面的况如果用血流成河这个词语形容一点点都不会觉得夸张,有的女眷看到地上血淋淋的眼珠的时候立刻双眼一翻晕过去了,还有其他承受能力好一点的男人,倒是没有晕倒那么夸张,但是从脸色的苍白程度上看应该是好不了多少的,所有人都拼命的抑制住面对这样的屠宰场面想要呕吐的冲动。 “把这里的三个人全部凌迟处死,挫骨扬灰,本王要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东方千夜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撒旦从空腔发出来的森森的声音,顿时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死亡的气息弥漫了整个无尽的夜空,跪在地上的人黑压压的一片,周围的生物气息已经被这种气势活生生的压倒,死一般的宁静敲击着每一个人的心脏,似乎都忘记了该怎么去害怕一般,他的脚步声在寂静的黑夜里由远递进,一步又一步的踏过,经过每一个人的面前,随着他脚步的接近,寂静的夜空只剩下人们加重的呼吸声,他的嘴角带着鬼魅的笑容,雪域悄悄的抬头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单薄的体似乎失去了支撑的能力,看着东方千夜的影慢慢地消失之后,雪域和绿苑对视了一下,倒在了地上,已经不敢看里面到底怎么了?只是无力的倒在了地上,愣愣的看着东方千夜的背影,不甘心~真的非常的不甘心!为什么,难道东方千夜看到那样的女人之后还是那样的以往如初吗?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一样地坐在了地上,但是没有人在看里面的景,只是使劲的摸着自己的脖子,寻找还存在感觉,绿苑得手紧紧地捏在了起来,东方千夜的声音已经明白地告诉了自己,自己输了,东方千夜在阅女无数这么多年之后真正打上了一个女人,为什么?自己这么委曲求全,只想从他的上获取一点点的温柔,只想让他分一点的真正的给自己,真的就那么难吗?自己呆在东方千夜边这么些年有得到了什么?为什么东方千夜总是看不到自己的存在。

    ---------------------------------------------------------------------------------------------    “来人,给娘娘沐浴更衣。”东方千夜将阎星杀放在浴室的上,一声令下,呆愣在一边的侍女们立刻走上前去替阎星杀沐浴更衣,东方千夜慢慢的退了出来,站在前面静静地等待着,东方千夜的双手始终是捏在一起的,这代表了东方千夜此刻还是非常的生气,这样的结果根本就无法让东方千夜平静下来,一想到自己最喜欢的女人竟然差一点就被······东方千夜简直就是有了一种要班额几个男人千刀万剐的冲动,还有~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是她上的衣服竟然只剩下哪一件桌布,不可原谅啊~她不是应该很厉害的嘛,连自己都敢打的人,怎么可能回到那种地不再去反抗嘛,难道不知道一个女子在男人面前那个样子是非常危险的吗?就算是喜欢这样子的话,那可以在自己面前这样的嘛,自己是不会介意的呀!东方千夜在这边自我纠结,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思考方向奔着某个奇怪的方向去了。

    “鹰王,娘娘沐浴更衣已经完毕了。”听着后侍女的回话,东方千夜转过头来,这才看到一轻绿色纱裙的阎星杀,这样的她让自己完全想不到刚才那个在鲜血中依旧可以绽放妖孽笑容的人就是她,不过看到这样的她,更想将其一把拥入怀中,再也不让别人看到了,不过现在不是讲这种话的时候。

    “你是笨蛋吗?”东方千夜挥挥手,旁的侍女无声的退下了,东方千夜这才走到边居高临下的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恩?”阎星杀有些不太理解东方千夜的话,顿时皱了皱眉头。

    “恩什么恩啊!你是笨蛋吗?你不是连本王都敢揍的吗?你刚刚算是怎么回事啊?你竟然被那几个男人脱掉了你的外衣,你知不知道男人如果看到你的皮肤会有什么想法吗?啊~······你真是气死我了,你不是很厉害吗?你这个女人真是气死我了,公然不给我面也就算了,到最后我不是再给你找台阶下的吗?你倒好鸟都不鸟我,我是北漠鹰王诶~你说一句好话能死啊,如果你对我说一句软话,哪怕就是主动叫住我的话,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了对不对?还有啊······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从此时开始,你的行动不准离开我的视线,你的影不能离开我一米之外,本王一定要把你拴在边,否则谁知道你下一刻会不会做什么让本王疯掉的事。”东方千夜一通乱吼,声音微颤,如果换做平时东方千夜这样的态度对着阎星杀说话的话,阎星杀一定会再一次使出一招轩辕印将东方千夜派出去,但是此时此刻阎星杀却没有那么做,只是乖乖的听着东方千夜毫不温柔地训斥,这样的阎星杀东方千夜在吼完之后似乎也发现了,于是一阵子过后东方千夜尴尬的站在原地,静默一片。

    “扑哧······”阎星杀竟然破天荒的笑了起来,第一次笑的这么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笑意,阎星杀已经九年了吧~从来都没有这么多被人关心过,原来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啊,以前只有亚父才会真正的关心自己,其他的人自己都不信任,也不敢相信,好不容易认识了一个朋友,虽然它是一条蛇,但是自己看的出来它很关心自己,可是它却为了救自己,现在不知道尸体被冰冷的雪埋在那里,东方千夜,原本两个人是不应该有任何的交集的,但是命运弄人,自己竟然认识了这个男人,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自己可以真实的感觉到原来自己也被人这样的关心着,真好~真好啊~。

    “那个······你笑什么啊?我告诉你,不准笑·······”东方千夜的脸上染上了两朵小红云,这样显得他更像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伙子一样,被阎星杀的笑声搅得更加的心神不宁。

    “我要睡觉休息了,你出去吧!”阎星杀突然将笑声戛然而止,背过东方千夜直接躺在了上。

    “哦。”东方千夜愣头愣脑的走了出去,轻轻地关上了门,一阵风吹过,东方千夜立刻回过神来,不对啊!那是自己的寝宫诶,自己为什么要出来啊!为什么要听他的话啊,这······东方千夜有些不明所以得想着,就这样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月空。

    ---------------------------------------------------------------------------------------------

    “妃,你醒来了吗?”一大早东方千夜久就从外面闯了进来,门口候着一大群的人。

    “东方千夜,你有什么事吗?”阎星杀坐在椅子上背对着东方千夜说道。

    “呵呵~我已经将北国里面所有的医师都清过来的,是专门医治你的腿的,我相信只要再过一段时间,你的腿就会走了,怎么样?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我呢?”东方千夜一挥手,一大群的貌似年老的老头子抱着一个医药箱缓缓地走了进来。

    “是吗?我的腿还能好吗?”阎星杀有些意外的看着东方千夜,没想到东方千夜真的找来这么多的医生,可是真的会有用吗?自己的这双腿已经残废了七八年了,还有可能会治的好吗?阎星杀对于可以重新站起来走路其实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其实就算是没有腿,那些曾经伤害过自己还有妈妈的人也一样逃不过自己的手掌心,就算是爬也要爬回圣天,笑着看着他们哭,现在圣天不知道是怎么宣布自己的消息的,还是直接让自己变成英年早逝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陈欣梅现在一定非常的开心,觉得高枕无忧了,不过这样也好,快乐的子总是那么的短暂和美好,这样失去的时候才会觉得痛苦万分,这种游戏自己喜欢,看着自己的对手一点点的在自己的面前失去一切,慢慢的崩溃,慢慢的被折磨至死,这一定非常的好玩。

    “这……鹰王,可否让草民为娘娘把脉。”其中的一个年纪稍大的老者站出来说道。

    “好,如果治好本王的妃重重有赏。”东方千夜点了点头,顺便坐在了阎星杀的边满脸信心的笑着。

    “这……娘娘的腿是什么时候受伤的,为什么不及时治疗,从脉像上看娘娘的腿可能……”老者有些凝重的遥遥头说道。

    “可能什么?本王警告你们,如果治不好妃,你们一个都不要妄想可以走出这里了。”东方千夜虽是笑着,但是那语气中却暗藏杀机,还有满满的威胁,无疑是在每一个医师的头上旋了一把剑,无形的压迫感冲上了每一个人的心头,笼罩在大的上空,久久不能散去。

    “这……鹰王,草民曾经在古书上看过,有一法倒是可以医治多年的腿伤,但是草民也没有试过,为今之计,也许只有这一种方法了。”一大片的医师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平静的大里面只回这老者有些颤抖的声音。

    “那还说什么,还不赶快啊!你告诉本王,不管是什么珍奇药材还是什么名贵千年人参鹿茸,只要是对她的病有帮助的,都统统说出来。”东方千夜有些气结的看着面前的人。

    “娘娘的推倒之伤残应该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如果要能走路的话,恐怕就地进行中原非常有效的疗法针灸,但是被针灸者必须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而且中途绝对不可以中断,一旦中断的话,那么娘娘的腿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在恢复了,而且······可能会陷入昏迷。”地下的医师老老实实的说道。

    “什么?巨大的痛苦,这······不行,你们赶快给本王想,想一个既不会让本王妃痛苦的,又能治好本王妃的方法,你们是不是活不耐烦了。”东方千夜捏碎了手里的茶杯气冲冲的说道。

    “这······这······伤筋动骨都得一百天,何况是娘娘伤残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这让草民该如何。”地下的医师真的有一种要去撞墙的冲动了,想要治好伤残的腿不经受痛苦这怎么行呢?除非这世上肯有一个人出手······但是那毕竟只是一个传说而已,哪有人会真正的见过这个人呢?

    “什么?本王告诉你们,想不出办法你们今天就别想走出这里了。”东方千夜大手一挥,所有人都趴在了地上,面对东方千夜近乎无理的要求,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死亡近在眼前。

    “我试。”轻启朱唇的两个字久久的回在大之上,阎星杀面色沉静的看着前方说道,非人的痛苦,自己早就不知道承受了多少了,只不过是**上的疼再疼能疼到哪里去,总不会比前世发生在自己上的事更让自己痛彻心扉吧。

    “不行!”东方千夜转过言辞的拒绝。

    “我要试,我不能一辈子这样下去,请你不要替我做决定。”阎星杀冷冷双眸中透着坚定。

    “绝对不行~绝对不行~你知不知道万一不行的话,你会陷入昏迷,而且一辈子在也站不起来了,不能试,本王去找其他人,本王就不相信了,除了这群庸医还找不到其他人了。”东方千夜顿时坐在边,面色紧张地抓住阎星杀的手说道。

    “我这一辈子都在跟老天赌,这一次我还要赌,开始吧!”阎星杀没有理会东方千夜指了指地上的人。

    “这······需要温水,还有一块锦帕,如果是在是疼痛难忍的话就拿着它要在嘴上,一面咬到舌头。”老者低着头缓缓的站了起来小声的说道。

    “去拿,东方千夜,让人帮我去拿。”阎星杀挣脱了东方千夜的手说道。

    “好~来人,拿温水、锦帕,都死在外面干什么?”东方千夜知道自己阻止不了阎星杀,于是乎又把自己的气撒在了其余的人上。

    于是乎,房间里面的气氛真的是非常的紧张,东方千夜紧张的看着老者手上的那根又一根的银色的针插进阎星杀的腿上面,阎星杀没有咬锦帕,脸上十分的平静,似乎被针扎着的不是阎星杀,而是其他人,这样的阎星杀,让东方千夜看了十分心疼,明明就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多坚强,为什么就不能帮自己找到一个依靠,为什么就不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呢?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一切因藏心底,难道自己在她心目中还是一个不能倾诉的对象吗?还是她跟本就不信任自己,或者说她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任何一个人,她给自己的感觉总是若近若离的,捉不到,感觉上十分虚幻,这种不踏实的感觉真的让自己害怕,生怕那一天醒过来,她就不见了。

    “恩。”感觉到阎星杀的体一颤,东方千夜立刻抬起头,看到阎星杀用牙齿咬着下嘴唇,脸色十分苍白,看清来很痛,东方千夜现在的心里疼痛的无语附加,恨不得代替阎星杀来痛苦。

    “啪······”一根好似银针的什么东西,突然从窗外了进来,打掉了老者手上的银针,那根早已入骨七分的银针被活生生的拔了出来。

    “啊······”阎星杀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东方千夜这才看到阎星杀后背的衣服已经完全的湿透了,这才亲的感觉到阎星杀真的很痛,东方千夜立刻拦住了阎星杀的体,紧张的看着阎星杀白得像一张纸的脸。

    “到底是谁?快给本王出来!”东方千夜顿时感觉到无比的愤怒,冲着空旷的宫吼道,那声音犹如震怒中的百兽之王,让所有人的心更是一颤,立刻跪倒在地上看都不敢看东方千夜那张散发着死亡气息的脸,那声音简直就像是从丹田里面发出来的,似乎下一刻就会生生扼制住每一个人的喉咙,让每一个人都生生的窒息。

    “哈哈哈······我要是再不把那根针拔出来的话,她连小命都保不住喽!”不知道从那里突然冒出来一个男人,听声音像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喘着黑色的披风,黑色的斗笠遮住了他的脸,还有长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容貌,让原本就看不清楚容貌的男人增添了一股诡异。

    “你是谁?竟然敢擅闯王宫。”东方千夜下意识地走到边护着后的阎星杀。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今天我是来看看这个让你这个北漠鹰王不惜万金的女人到底是谁?~你挡在那里我要怎么看呢?”说完,男人森森的一笑,好似轻轻用手拂面一样,东方千夜立刻被一股强大的真气踉跄了几步才算是稳住了形。

    “呵呵~果然不同凡响,是个天上仅有地下全无的美人,只不过就是煞气太重,小姑娘,你上的血腥味够浓的呀!小小年纪,杀戮之心就这么重,不能救不能救。”男人好似自言自语地说,虽有些调笑,但语气却多了几分凝重的味道。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