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雪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三十七章:雪崩(5122字)

    绝魔崖的夜晚寒冷,但是对于阎星杀来说是这些年来最温馨的夜,血蟒躺在自己的边,用体温暖着阎星杀,他一点点也感觉不到寒冷,侧着头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血蟒,从怀里掏出那块墨黑暗紫色的玉佩,这个就是历代轩辕门门主的信物,掌控地下皇朝这是多么巨大的惑,可是同样对自己来说又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虽然在杀戮和血腥中走过了多少个夜夜,但是直到来到了这里,才开始觉得原来平静的生活是多么的可贵,知道原来宫门斗争、权力相争不是自己心里面想要的,可是事往往不会这么尽如人愿的,如果在那个充满污秽、与肮脏的只会带给自己痛苦的二十一世纪,自己在六岁的时候,那个男人没有背叛妈妈,自己还是那样的享受着平静的生活,也许长大后会为了找不到工作而犯愁,也许会为了买房子想尽办法,也许会和其他女孩子一样期望梦中的白马王子,可是……现实总是残酷的,自己注定不是一个能够接受平凡幸福的人,那么走好自己的路也未尝不是一种快乐,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就算明明知道这种平静不会持续很久,但是还是要珍惜眼前,至少在自己重新回到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留下一个美梦吧!让自己在觉得累得时候可以怀念一下,让自己的心灵的慰藉,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阎星杀在以后的每一天都在研读那本书,好多时候都是被搞得焦头烂额的,但是阎星杀却并没有因此而烦闷,反而愈加的痴迷,里面的战术、天象、歧黄之术、暗器还有最后的轻功都在之后的七年纷纷通透,只剩下最后的轻功,阎星杀依旧是一片空白,他明白轻功现在对于自己是遥不可及的,胆识阎星杀倒是也没有着急伤心,一脸的随遇而安,对于阎星杀来讲未来是变幻莫测的,没有人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自己的双腿也许在某一天就会恢复的,当然~也可能是老天给自己开了一个玩笑,不管是什么阎星杀也不是那么在乎的,毕竟没有人想要离开一个感觉生活很好的地方。 阎星杀模了模自己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那一张脸开始变化起来了肤若凝脂雪堆就,细柳扶风摇曳行。细腻的肌肤吹弹可破,秀的鼻梁下,唇如樱花水光闪烁,发若黑瀑垂落腰间。一头墨黑色的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尖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这是自己吗?最初纯洁的双眼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的纤尘不染了,妈妈~小杀真的很想你,很想要见你,你现在在天堂过得好吗?你放心,你的仇我回报的,你在天上看着,一起看着他们哭,阎星杀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在淡淡的荧光之下充满了令人疯狂的魅惑。

    ---------------------------------------------------------------------------------------------    “噗······”阎星杀盘着腿坐在冰之上,表貌似很痛苦,一口黑血喷涌而出,阎星杀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轻轻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努力控制住体内到处窜流的两股真气,这两股真气是在这几天开始出现的,每一次只要自己已开始继续修炼最后一层的天门腹内的这两股真气就会互相的碰撞、摩擦,每一次都会吐血,该死的~阎星杀咒骂一声,摸了摸刚刚在绞痛之后稍微平缓的腹部,如果每一次修炼都是这样的话,那么要怎么继续呢?阎星杀有些气闷得趴在了上,将头深深地靠在了冰之上,感觉到什么东西在轻轻的抚摩着自己的后背,阎星杀不用看也知道了,血蟒的蛇尾在阎星杀的后背轻轻地抚摸,阎星杀用手支撑着体坐了起来,习惯地摸了摸血蟒的头。

    “你有没有名字啊?”阎星杀突然响起来,这些天似乎自己都没有叫过血蟒什么称呼,现在才突然地想起来。

    “嗷······”血蟒也不知道是听明白还是没有听明白,阎星杀自嘲似地摇了摇头,血蟒是不会说话,就算是血蟒通人想要告诉自己,它也不会说话啊~。

    “恩······我帮你去一个名字吧!好吗?就叫······墨玉,你觉得怎么样?”阎星杀笑着看着血蟒那通体黑宝石一般的体,再加上宝石绿色的眼睛,简直就是完美,墨玉,不错~阎星杀越想这个名字越好,第一次有了兴致勃勃的表期待的看着血蟒。

    “嗷嗷······嗷。”血蟒似乎也特别的开心,一连叫了好几声,阎星杀微笑的看着墨玉,虽然墨玉不会说话,但是总觉得比那些人安全好多,这七年的时间第一次可以肆无忌惮的放肆自己的一切,因为在墨玉的面前自己不是七皇子、不是争权夺势、不是残酷麻木、不是冷血无,也更加不会是别人的眼中钉。

    “呵呵呵呵~哈哈······咳咳,咳咳······”阎星杀也跟着墨玉的声音笑了起来,但是笑着笑着,刚刚疼过的腹部似乎已经缓过劲儿来,微微的有些疼,阎星杀伸出手,双手一个上一个下,中间渐渐的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荧光球,阎星杀轻轻的舒了一口气,那种绞痛的感觉却来得更加的强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轩辕雪衣前辈没有说清楚,这让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不过,阎星杀决定冒着为危险冲过去,也许疼痛过后就能将这最后剩下的一层天门修炼完了,在绞痛越来越重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顿时的舒缓,这种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仙界一般,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得心应手一般,阎星杀在激动之余渐渐的收回了真气,睁开眼睛一看,墨玉就在自己的前方,宝石绿的眼睛泛着不知名的光芒慢慢地由消退了下去,阎星杀对着墨玉笑了笑,看来墨玉还真是自己的福将啊!

    ---------------------------------------------------------------------------------------------

    “墨玉,我们去那边看看!”自从阎星杀冲破了天门之后,阎星杀就带着墨玉仔细地寻找出去的出口,但是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阎星杀每一次都会拿出那块轩辕门主的玉佩仔细的大量,希望能从里面找到什么线索,但是~没有,真的没有,什么也没有~轩辕前辈,你说你怎么不留一张地图呢?到底要怎么出去,外面不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了,而自己还伸出在这里,虽然痴迷这样的生活,但是外面的世界才是自己的天地,外面还有很多的事等着自己去做,不能够一辈子呆在这里,今天阎星杀坐在墨玉的背上,指了指前方的一座冰山。

    “为什么这里的山都是长的一模一样呢?墨玉,真是麻烦你了,每一次为了帮我找出路,都要你背着我出来。”阎星杀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墨玉的脑袋微微一笑,墨玉转过头来温的信子阎星杀的脸颊。

    “轰,轰”突然一阵巨响,墨玉骤然转过头,眼前的这一座冰山似乎开始震动起来了,阎星杀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动震惊到了,阎星杀看了看前方,这座冰山上的雪开始像大海一般的向下流,如果阎星杀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地壳运动所造成的地震,这里也会地震的吗?在冰山上发生地震是最可怕的,这里的雪、还有坚冰将会把人埋在千米以下,直到活活的冻死,在大路上发生地震至少还有一线的生机,但是冰山上能够存活的机会简直就是微乎其微,更何况他们还在这个里冰山很近的地方,眼看着冰山的雪流涌了过来,而墨玉似乎还是没有动作。

    “墨玉,快跑~快跑,墨玉······”阎星杀对着墨玉喊了几声,墨玉看了看眼前的状况,再转过头看了看阎星杀,看着着四面八方而来的雪流,很显然,墨玉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听到了阎星杀的呼喊,这才缓过神来,可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墨玉焦急地看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用自己的尾巴卷起了阎星杀,使劲的将阎星杀甩在了老远老远的地方。

    “墨玉,你干什么?墨玉,你疯了······墨玉······”之后,震天动地的雪流淹了过来,淹没了阎星杀恐惧的声音,阎星杀就这样的被甩了出去,风雪的声音淹没了阎星杀的喊叫,同样也淹没了墨玉的体,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里又再一次的恢复了平静,没有人想到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白雪皑皑,已经是那么晶莹剔透,淡淡的阳光轻轻的照,却始终是缓解不了这里的寒冷。

    ---------------------------------------------------------------------------------------------    “王上,再有三天就可以回到王庭了,但是前方的路被雪所阻断了,但是王上不用担心,再过三个时辰就可以走了。”一行浩浩的人马渐渐地走了过来,一个披铠甲的兵士跪在了一座华丽的马车前。

    “恩~要快,加派人手。”马车里面的声音极其的厚重,带着磁,隔着厚厚的帷幔看不清楚里面人的长相,但是听着声音就能知道里面的人绝不是什么寻常的人。

    “是,王上,你们快一点······”披铠甲的士兵随即站起,向着前方正在努力清扫雪堆的人。

    “报······王上,雪堆埋着一个人,只露出了一只手,属下恐怕有诈。”士兵又再一次的跪在了马车前,蹙着眉头说道,前面的几个人也不敢在动了,雪堆里面只有一只手露在外面。

    “哼~敢在本王面前玩花样,本王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埋在雪堆下面。”言罢,马车里面的男人掀起了帷幔,躯凛凛,相貌堂堂。披银色铠甲,上面染着淡淡的血渍,但是这并不显得他的狼狈,反而有了另一种别样的威风。一双眼光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一看就知道应该是狠角色,士兵跪在这个男人的脚边,眼中更是疯狂的崇拜与敬仰,对~这就是他们军中的神,军中的灵魂,在那些士兵的眼里,只要有这个男人在,哪怕就是天下被踩在脚下那都是迟早的事了,男人的脚步缓缓的沉稳的向前走,从脚步的声音都能体会到男人的丝毫不松北的警戒之心。

    男人走到了那只手的面前,并没有命人将那只手的主人拉出来,只是静静地看着那双露在外的手,男人微眯着双眼,细细看着,说实在的~从小生长在大漠里面的北漠鹰王东方千叶虽然不是什么大大恶之人,但是绝非善良之辈,在战场时更是被人称作冷血刀王,所以在军中的威信才会如此高涨,东方千叶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只手,看起来修长白皙,手心没有一丝丝的瑕疵,是平生见过的最漂亮的一只手,应该不是大漠之人,因为凡是生长在大漠里面的,不论男女,一双手绝对不会看起来如此细滑白嫩,难道哦啊这其中真的有诈?东方千叶向来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也很期待~这雪堆下到底埋的是何人,想到这里,东方千叶二话没说,伸出自己粗糙的手,拉住了那只手生生的将雪堆里面的人拉了出来,看到东方千叶的动作,其他人都很惊奇本想要阻止,但是还是止住了脚步,毕竟东方千叶不是那么大意的人,应该可以对付任何的突发状况。东方千叶抓住那只手的时候心里面立刻产生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这只手很冷,不过似乎不是因为埋在雪下的关系,东方千叶更加好奇了,这双手的主人到底是何面目。

    “哇······”看到这只手的主人所有的士兵都惊艳得倒吸一口凉气,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碧水寒潭之上,出尘如仙,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视。松垮的白衣笼在上,但是却丝毫不显狼狈,反而更显美丽小,一头长发倾泻而下,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肤如凝脂,白里透红,温婉如玉,晶莹剔透。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暇;比最温和的软玉还要温软晶莹;比最美的玫瑰花瓣还要嫩鲜艳;比最清澈的水晶还要秀美水灵,众人皆再想想,如果那双眼睛睁开的话,那该是那种别样的风,只是那紧皱的眉头却是舒展不下,在那剑眉之处散发着阵阵的冷意,但是还是被忽略了,因为现在毕竟如此寒冷,别人只会把那股冰冷当做天气原因,哪会想到,就算是阎星杀晕倒了那股戒备、寒意始终不会烟消云散,晕倒的样子都如此令人着迷疯狂,常年在外作战的士兵哪见过如此佳人,正想多窥探几眼,但是却被一记冷冷的眼神退了回去,悻悻的耸着头,都在案子的后悔,为什么刚才不自己亲手拉一把呢?这样的美人就算是多看几眼那也是三生有幸啊。

    “快马加鞭,回王庭。”东方千叶顺势将自己上的披风解下,改在了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抱起来的女子上,东方千叶的厉令,立刻教会了所有刚刚差点失掉心魂的士兵。

    “是······”看到东方千叶如此勒令,其他人自然不敢怠慢,东方千叶顺势抱着怀里的女子走上了马车,但是速度却比刚刚要快了很多。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