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宫变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第三十二章:宫变2(5273字)

    “蓝堂俊,你真的要跟傲哥哥做对吗?你可别忘了你已经是本郡主的丈夫了,就算是你再怎么阻止,也不可能扭转事的发生,我爹的十万大军已经是兵临城下了,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可以拯救得了他们吗?你也太天真了,来人恩~把郡马给我绑过来。”安乐素手一挥,几个士兵冲出来立刻就包围住了蓝堂俊,这样的局势更加的剑拔弩张了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下一刻还会生出什么变数。

    “哼~就凭你们几个小喽啰也妄想可以动本下,自不量力。”蓝堂俊虽然从小养尊处优都待在宫里,但是对于武功只是还是没有像别人一样放松,因为自己的体从小就不是很好,所以只能靠武功来强健体,蓝堂俊会武功的事没有几个人知道,蓝堂傲看到自己的弟弟一个凌厉的回旋踢,将那几个侍卫扫到了一边,也是微微的吃惊,只知道蓝堂俊只是为了强健体才去练武功的,至于练得怎么样自己也没有去关心,没有想到不管手法还是速度上可就不仅仅是一个想要强健体的人所能做出来的,看来自己以前是小瞧了自己这个弟弟了。

    “你······蓝堂俊,你真的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吗?”安乐郡主一看那几个侍卫奈何不了蓝堂俊气急败坏的警告道。

    “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话,你这个乱臣贼子,本下没有你这种王妃,安乐,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追随他做一个某朝篡位的千古罪人,我不会原谅你的。”蓝堂俊扯下了前的大红色的花沉的双眸直勾勾的看着安乐。

    “你不会原谅我,你少在那里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了,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是有那个小人的,不过真的很可惜,你的那个小人说不定现在已经做了孤魂野鬼了,我就想不明白了,她不就是一个和亲的棋子而已,至于你这么在乎她吗?她到地算什么,论美貌才学和智慧,我安乐那一点比不上她,你说啊!”安乐气势汹汹的撤下了头上的凤冠霞帔上的一只朱钗丢在了地上。

    “你说什么?你······呵呵~你少骗我了,有琪儿的七哥在,就凭你也妄想可以动得了她吗?你以为你是这种烂招数本下就会相信吗?你错了,安乐,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如果你现在劝说你爹放弃的话,我父皇会网开一面的。”蓝堂俊死死地护住了蓝堂寻和蓝堂亿义正言辞的说。

    “他没有骗你,三弟,我知道那个阎星杀的确是非常的厉害,但是再怎么厉害还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而已,难道你真的以为他有翻天的本事吗?父皇,真是对不起了~来人呢,伺候皇上退位,快写诏书,大哥~你怎么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呢?难道你真的搞不清出状况了吗?你这个废物,你还真的以为靠着一个七岁的小孩子就能登上皇位了吗?你也太天真了吧,我真的很好奇,你什么时候才能露出其他的表呢?不过这不重要的,但是也请放心,我绝对不会杀了你的,毕竟我们还是兄弟,我要折磨你一辈子,我要让你长命百岁。”蓝堂傲走到蓝堂寻的面前用这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那大哥就在这里多谢二弟的祝愿了,我一定会长命百岁的。”蓝堂寻破天荒的露出了微微的一个笑容,虽然很淡,但是蓝堂傲却看得很清楚,立刻一种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田,事实上这股预感来得很及时。

    “阎星杀代表圣天恭祝三皇子大婚。”一声清脆悠远的声音飘了进来,不知何时,天上竟飘起了七彩花瓣,因是今的皓月当空与这大外的花瓣交相辉映,更添一番梦幻景象。众人竟也不自尽纷纷仰头,似乎想看清这场彩色雨从何而来。只见一道黑紫色的铁鞭从远处直飞下来,就在一片惊诧叹息中,飘飘而来一红衣男子,踏练而上,一艳红色的风衣显得越发妖娆,看神态宛若谪仙。众人只觉裙角还在眼前,那铁鞭却已经回收到了男子的腰间,那男子笑得异常的妖娆,听到男子后似乎有着声声的脚步声,侧目一看,竟然是阎星杀,阎星杀依旧是一的黑衣,眉目之中散发着黑暗的妖娆,腰间别的一把玉色剔透的扇子散发着盈盈的光亮,一只手负立在后,另一只手随意堆放在腰间,唇边带着冷酷的弧度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红衣男子的前面。

    “二皇子,干什么一直盯着本下看,难道本下长得很像鬼吗?不用那么惊奇,是这样的,我突然听闻到三皇子是今天大婚,所以就又折了回来恭喜一下而已。”阎星杀伸出手指点着下巴笑得无比的真诚,顺便又瞥了一眼出场如此华丽隆重的暗夜魄魂,这个男人不搞出一点状况来真是觉得不甘心,看看这在场的有几个人回过神来了。

    “哼~请回来的帮手是吗?阎星杀,你还真是命大啊,不过没有关系,既然你今天自动送上门,那就别怪本下今天心狠手辣,其实本下是真的舍不得你的,如果本下龙登九五,边有你这么一个绝色倾城的裔带在边的话,那可真是一桩美事啊,不过你一定要死,真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要你死,要不是他答应本下说你只要死了,他可以帮本下夺回皇位的话,本下是不会看着你香消玉殒的。”蓝堂傲摆出一副可惜的样子说着一堆恶心巴拉的话,阎星杀的表渐渐的变得森起来,只要是有感觉的活人应该都能觉得这周围的冷空气已经下降了几百度了,可以直接的冷死人了。

    “你不会看着我香消玉殒,但是我会看你这挫骨扬灰、万死难殊其罪,蓝堂傲,不是本下命大,而是你的命也太短了,动手。”阎星杀勾起一抹危险的笑容,蓝堂傲顿时觉得背后升起一生的凉意,之间原本团团围住整个大的侍卫突然开始自相残杀起来,一瞬几乎是血流成河,看着这几乎失控的一幕,蓝堂傲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搞不清出这是怎么回事,再看看那些活下来的侍卫渐渐地占到了阎星杀的后。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不可能的,这些人都是经过我千挑万选的,怎么可能会?”蓝堂傲的脑子飞速的运转着,自己几乎天衣无缝的计划根本就不可能出什么纰漏的。

    “这些认识你精挑细选出来的这没错啊,只是······就在昨天的晚上我已经把这里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换掉了,所以这里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我的人,是我的人自然为我卖命了,需要我再给你解释一下吗?蓝堂傲,别害怕呀~有胆子某朝篡位,就应该承受现实的。”阎星杀坐在了椅子上看着突然坐在地上的蓝堂傲,蓝堂傲此刻似乎已经看到了失败在眼前,没有想到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御林军竟然早已被人换掉了,机关算尽,始终没有算到这一步。

    “傲哥哥,没有了这些蠢货,你还有我爹的十万大军,我就不相信他们能把你怎么样?”安乐郡主连忙跑到蓝唐傲面前急切地说道。

    “对~对~哈哈哈哈哈哈······我没有输,阎星杀,我还有十万大军就在眼前,就算是你把我杀了,十万大军照样能把你们撕成碎片,哼~我才是胜利者,我不可能会输,哈哈哈哈哈······”蓝堂傲听到安乐的话,顿时觉得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原本低迷的气势一下子扬了起来,红着眼睛看着一脸平静的阎星杀。

    “你就是那个小人的哥哥吗?哼~果然和那个小人一模一样,下,以为是这些下三烂的招数傲哥哥就会失败吗?你们就算是以一当十,你们敌得过十万大军吗?我看你还是乖乖的顺从与本郡主,如果你们哄得本郡主开心的话,本郡主就网开一面,放过你们,怎么样?”安乐的脸上绽放着贪婪的表,一副如同饿狼扑食的样子看着阎星杀边的暗夜魄魂。

    “啊······”就在安乐盯着暗夜魄魂等下一秒,一条铁鞭无的抽打了过来,直接抽在了安乐的那半边脸上,其力道用得刚刚好,刚刚可以打烂安乐的半边脸,安乐痛苦的倒在地上向猪一样的嚎叫,暗夜魄魂迅速地收回鞭子,一脸嫌弃地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安乐,拿出手帕好心疼的样子擦着鞭子,阎星杀没有阻止暗夜魄魂,就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眼里就如一汪死水一样的平静,先不起任何的涟漪。

    “你······你竟然敢打本郡主,你好大的胆子,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一会儿我爹就会攻城的,等我爹来了就让你们不得好死,全部千刀万剐。”安乐在叫唤的同时还不忘诅咒着暗夜魄魂,暗夜魄魂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摇摇头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莫名其妙的女人,千刀万剐,这是暗夜魄魂的专利也是最

    “攻城啦~下,秦霜已经攻进来了。”一个灰头土脸的人连滚带爬的跑进来,跪在蓝堂傲的脚下说道。

    “好······阎星杀,我要你有来无回,秦霜,快给本下把他拿下。”蓝堂傲一脸高傲的站在阎星杀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仿佛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胜利者。

    “还不快拿下,你在等什么?”蓝堂傲叫了几次,秦霜就是站在外面不进来,反而表是一脸的木讷,安乐忍住了脸上的疼痛跑到了秦霜的边摇着。

    “爹爹,你快杀了他们,他们欺负女儿,快呀~!”安乐摇了几下,秦霜依旧是默不作声,表木讷,双目无神的直直的瞪着前方,突然秦霜的头竟然从脖颈上面掉了下来,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撒了一地的血,滚烫滚烫的。

    “啊······”安乐尖叫着跑开了,像一个疯婆子一样的趴在地上下的连滚带爬,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的血色,与刚才的盛气凌人相比较又是另外的一番景。

    “哟~秦将军死啦!这死相还真是吓人呢,蓝堂傲,你怎么了?为什么脸色这么苍白呢?”阎星杀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看着蓝堂傲神开始涣散的眼睛说道。

    “你······你······我杀了你。”蓝堂傲的疯狗一样的抓狂已经是阎星杀所想到的,眼看着蓝堂傲就要冲过来了,暗夜魄魂抽起上的鞭子一边抽了过去,要说这道鞭子已经是汇集了暗夜魄魂的九成力道,一鞭过去,伴着蓝堂傲的惨叫,皮开绽,几乎可以看到森森白骨,在外面露着,不少女眷都已经开始吐了起来,因为今天的事简直就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件好好的大喜事,竟然是宫。

    “扑哧······我蓝堂傲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是要死,我也要拉你下地狱。”蓝堂傲不顾上的疼痛再一次想要冲过去,明显是准备鱼死网破了,只是阎星杀的表一就是处变不惊,只是静静地看着冲过来的蓝堂傲,暗夜魄魂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想要直接了解蓝堂傲的命的时候,一阵白烟顿时四起,蓝堂傲不见了,阎星杀皱了皱眉头,明显是这样的事是没有料到的,暗夜魄魂刚想要去追的时候,被阎星杀的一个眼神阻止了。

    “算了~别追了,追不上的,能够在你眼皮子底下抓到人恐怕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蓝堂寻,我发现你还真是悠闲啊,一个人站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全靠我来帮你摆平,像你这种置世外的人你确定你可以做皇帝吗?”阎星杀看着蓝堂寻半开玩笑的说道。

    “多谢主子。”蓝堂寻看了阎星杀一眼慢慢的走到阎星杀面前,轻轻地说道。

    “不客气,我这个下棋的人就是要保护我的棋子不被吃掉,这也是我的分内之事,不用感激,对了~你想知道我是用什么方法让那十万大军听我的呢?”阎星杀一副突然像想起来模样,脸上绽放着十分开心的笑容看着蓝堂寻。

    “是这样的,我已经把秦霜换掉了,没有人知道的,只有现场这些人真正的秦霜已经死了,而真正掌握十万大军的人叫做离风,不过他以后就是秦霜了,怎么样?我替你想得很周到吧,你只需要让现场的这些人全部闭嘴就好了,呵呵~”阎星杀笑得非常的开心,蓝堂寻皱了皱眉头,随即也跟着笑了起来,看来自己做这个皇帝海事有牵制的,如果自己到时候背信弃义的话,那么只要阎星杀的命令一下,那个假的秦霜便会立刻讨伐,到时候自己势单力薄根本就无法抵抗,好一招妙计啊!从根本上牵制了自己,更何况阎星杀还是圣天的皇子,万一借助了圣天再加上十万大军,那么自己绝对没有还手的机会,没有想到走来走去还是钻进了这个阎星杀的子里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点点也不会生气,内心反而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如果自己就这么做了阎星杀的势力的话,阎星杀一定会再遇到危险的时候来找自己,那么是不是就预示着自己在阎星杀的眼里是值得信任的一个人呢?

    “多谢。”蓝堂寻微微一笑,又向蓝堂亿的方向走去,阎星杀的心里有些微微的心惊,看不透这个蓝堂寻在想什么,他竟然不生气,知道自己摆了他一道竟然没有生气,反而能笑得出来,阎星杀送了耸肩膀,算了~他想什么跟自己没有关系,只要不威胁到自己就好了。

    “罢了,老了~真是老了,传朕旨意,朕年老体衰,传位于太子,三后举行传位大典,噗······”说完这句话,蓝堂亿倒下了,吐了一口黑紫色的鲜血,阎星杀冷然的看着所有人的手忙脚乱,算计了一辈子,到头来却死在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受伤,这不是可悲是什么?所有人手忙脚乱的把蓝堂亿太近了寝宫,只留下了正里面的残局,这一场宫变来得很突然,很多人都觉得这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实际上也是的,一夜之间,蓝堂傲,因病驾鈜,皇帝蓝堂亿危在旦夕。

    “小杀,这个女人怎么办呢?”暗夜破魂看了看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安乐说道。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她终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郡主,千万不要亏待了她,帮她恢复容貌,既然他那么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那么就把她送到~对了,我听说这个蓝姬国原来有一个什么院来着,听说是过了气的,叫什么楼来着,里面有非常多的求不满的而且过了气的男人,让她好好的享受享受,千万不要听哦!”阎星杀伸手拿出一枚红色的药丸,手指轻轻一弹,那颗药丸直接就送到了安乐的最里面,随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拖着安乐就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