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结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二皇子?欧阳紫琪见过二皇子。”欧阳紫琪微微的屈了屈膝,不留痕迹的躲过了蓝堂傲的的手,蓝堂傲的眼里迅速的一丝怒意闪过,但还是压制主了,一想起自己今天此番的目的立刻摆出了一副绅士的笑容,顿时电到了在场的所有女宾客们,可是欧阳紫琪却是一脸的平静,看不出一点的痴迷,不知道为什么欧阳紫琪对这个蓝堂傲心底就是有一种很害怕的感觉,总感觉这个人很危险,给人一种头皮发麻、是暴戾的感觉,让人害怕却丝毫生不出一丝丝的敬畏,而自己的七哥就不一样了,七哥虽然非常的冷酷甚至是在某些方面有些残忍,七哥冷酷是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他的一个眼神可以让人不寒而栗,但是七哥绝对不会像蓝堂傲像只豺狼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的猎物,跟本就不懂得怎么收敛,有的就只是无尽的狂妄,但是对方毕竟是自己未来的小叔子,再者欧阳紫琪只想安安静静的过着自己的生活,至于最后的自己的归属,已经不再奢望了,像是这种利益的联姻,没有人会喜欢被纵的感觉,也许自己的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已经有了心上人了吧!不然又怎么会在那么多的朝臣面前当场拒婚呢?

    “公主今天是一个人来的吗?”蓝堂傲看着欧阳紫琪刻意疏远的表后,蓝堂傲更加的殷勤了,要不然怎么说男人都是永远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呢?蓝堂傲就是这样的人,看着欧阳紫琪这般美人怎么可能会放手即使这个人是自己的未来的弟妹也不放过,因为在蓝堂傲的眼里,欧阳紫琪还没有嫁给蓝堂俊那么就什么也不算,只要到时候欧阳紫琪成为了自己的人,那么蓝姬国国主的位置不就如同探囊取物一般,有了圣天这个强大的盟友,那么一切就会迎刃而解了。

    “不是~本公主是和七哥一起来的,二皇子来应该是有事的吧,本公主就不多做打扰了,我们走!”欧阳紫琪看了看后面的侍从绕过蓝堂傲急匆匆地走了出去,蓝堂傲站在后面邪笑了起来,想逃开始吗?本皇子就偏不让你逃走,一个政治联姻的公主竟然敢拒绝本皇子,不过没关系~有爪子的小猫还是需要好好的驯养一下,到时候留在边才会舒服的。

    “哎呀~这里到底是哪里啊?你们知道吗?”欧阳紫琪急匆匆地走了好久,回头一看,那些侍从是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欧阳紫琪再看看周围似乎已经不认识了,糟糕了~我是不是迷路了,欧阳紫琪探询的目光看了看几位侍从。

    “公主,奴才们刚才是跟着您走的呀, 这个蓝姬国奴才们也不熟悉啊。”后面的侍从尴尬的笑了笑,欧阳紫琪顿时有一种想要翻白眼的感觉,都怪那个什么二皇子,弄得现在迷路了,七哥现在不知道担心不担心啊,肯定会被骂死的欧阳紫琪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阎星杀那张超级无敌冷酷的脸,顿时升起了一丝的寒意。

    “公主,怎么办啊?”侍从小心翼翼的问道,看到自己公主的表其实已经想到了公主在担心什么,是啊!七下确实很可怕,那生气起来还不把房顶给掀了,自己的脑袋铁定保不住了。

    “我也不知道啊!算了,我们就在这里转一转吧,说不定还能碰到七哥,七哥看到我不见了就会来找我的。”欧阳紫琪十分没有办法的叹了一口气,慢悠悠的向前走,后面的侍从也是没有办法,只有跟着自家公主走,这已经迷路了,可千万不敢把公主给弄丢了,要不然真的会死人的。

    “快闪开······快闪开······”欧阳紫琪无聊的走到小摊前面看着那些虽然是假货,但是看起来还是十分精致的小饰品,欧阳紫琪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些东西,所以也是颇感新鲜,正兴致勃勃地看着,突然在街道上出现了一阵的混乱,一个人骑着马疯跑在街道上,撞翻了好多的小摊,顿时是一片的混乱,面对着突如其来的状况,欧阳紫琪猛地被吓到了就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那匹疯马跑向她的方向,侍从们更是一脸的绝望啊,刚才那一下子人群的潮涌将他们与欧阳紫琪分开了,眼看着那批疯马就要将欧阳紫琪踩在脚下,侍从们眼里的绝望啊~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回想着以前所有得罪七皇子的人的惨烈死相。

    欧阳紫琪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一阵黑色的旋风在自己面前闪过,惊魂未定的欧阳紫琪瞪大了眼睛,呆呆的躺在这个突然让自己安心的怀抱里面,良久~没有人反映过来,侍从们久久没有听到那声惨叫声,睁开眼睛看到欧阳紫琪的安然无恙,顿时眼泪夺眶而出,生存的希望啊!能活下来啊,他们想都没有想直接冲到了欧阳紫琪面前一脸激动感恩的看着救了欧阳紫琪的人。

    “你没事吧?恩?九公主,你怎么会在这里?”蓝堂俊以外的看向怀里的人儿,竟然是欧阳紫琪,这应该是蓝堂俊没有想到的,刚才在上面就看到一个柔弱的背影丧生于马上,只觉得心里一紧,一股从来都没有过的紧张,顾得及思考直接就冲了下来,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未婚妻欧阳紫琪,九公主,看到欧阳紫琪还是一脸呆呆的模样看着自己,似乎还是惊魂未定,蓝堂俊看着欧阳紫琪这么可的表也瞬间似乎被迷惑了,也是呆呆的看着欧阳紫琪,抱着欧阳紫琪的双手也没有放开。

    “没······没事,你可以放开我了吗?”欧阳紫琪的俏脸微红,轻轻地说道。

    “哦······哦······那个······对不起啊!你没事吧?是不是被吓到了。”蓝堂俊看到欧阳紫琪有些煞白的脸蛋担心的说道。

    “没事啦~有些吓到了,那个三皇子,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欧阳紫琪拉开了和蓝堂俊的距离说道,蓝堂俊突然觉得怀里一空,顿时心里觉得闷闷的空空的,脸上划过一丝的失落。

    “哪来的毛小子,竟然敢弄坏本大爷的马车,你不想活了吗?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家主子是谁啊?”蓝堂俊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后面那个被掀翻马车的人怒气冲冲地走到蓝堂俊的面前,满脸的狗仗人势的模样。

    “你家主子是谁啊?你不要忘了这里是天子脚下,容不得你这么肆意猖,你刚才在街道上横冲直撞,弄伤了百姓你担当得起吗?你这样草菅人命,你算什么东西在这里根本王说话,你刚才的行为伤及百姓不算,连本王未来的王妃都差点丧命于马蹄之下,你说说看~你的主子到底是谁?担当得起这样的责任吗?”蓝堂俊皱起眉头义正言辞的说虽然年纪颇小,但是一国王爷的气质尽显,欧阳紫琪听到蓝堂俊的话,微微的一愣,脸色微红的低下头。

    “王爷?王妃?臭小子,你是被本大爷吓傻了还是怎么样?王爷,我抽死你这个王爷······”那个人似乎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刚刚挥出的拳头就在半空之中被人紧紧的抓住了。

    “啊······你······臭小子,还来了帮手,快放开本大爷,本大爷可以饶你不死,放开······”蓝堂俊定了定睛,原来是蓝堂寻面无表的站在后面,看到那个人龇牙咧嘴的模样就知道此刻蓝堂寻的手劲儿是有多大,估计不断也残了。

    “大哥,呵呵~这个人就交给你喽,我和公主就先走了,走了,公主,我们先走吧!”蓝堂俊拉着欧阳紫琪冲了出了人群,蓝堂寻面无表的捏着那个人的手腕,即使那个人已经是疼的龇牙咧嘴了,但是蓝堂寻依旧没有松手。

    “啊······”蓝堂寻低下头看了看手上的这个人,再看看已经和那个人分离的胳膊,血淋淋的躺在了地上,蓝堂寻下意识的松掉了手上的这个恶心的东西,嫌弃的退了两步之后,看了看依旧笑得风轻云淡的阎星杀。

    “呵呵~寻公子好闲逸致啊,怎么来这等地方闲逛呢?这么恶心的东西也劳得动寻公子亲自动手,不如就由我代劳似乎也不错,对了~我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好好的看一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给我当上一会儿导游啊。”阎星杀走到蓝堂寻面前微笑的说道,蓝堂寻微微地点了点头,对于脚下的某只死猪几乎已经是充耳不闻了,阎星杀伸出手里的扇子优雅的闪着,两个人的影慢慢地消失在了人群,所有的人都围着那一具死猪半死不活的体悄悄地喝着彩,像是那种狗仗人势的人早死早好。

    ---------------------------------------------------------------------------------------------    “太子下,别老是摆这种表嘛!笑一笑十年少,别到最后这皇位没有抢到,人最后也老了,我看你这种坐以待毙的方法似乎不是那么明智的啊!蓝堂傲明显已经有了动作,你再这样下去的话,我看你别说是皇位就算是命也难以保住哦!”阎星杀和蓝堂寻并排走着,阎星杀看了看蓝堂寻面无表的脸有意无意的说道,蓝堂寻听到阎星杀的话之后脸上的冰山终于有了一丝的动容,停下了脚步,转过头那深邃的目光直直的看向阎星杀哪一张好似天使般无辜的脸颊。

    “哼~那又怎么样?有什么办法?满朝文武皆知父皇宠二弟,就算我是当今太子又能怎么样?被废是迟早的事。”蓝堂寻的一汪死水的眼底终于有了一丝涌动。

    “哎哎哎,你是不是在每一个人的面前都是这个样子的,不要把所有的人当傻瓜,你可不是傻子,能在太子这个位子上带这么长的时间,我可不认为这是你的幸运而已哦!”阎星杀收起了嬉笑的脸一脸正色的看着蓝堂寻,直接兜住了蓝堂寻按暗潮涌动的双眼。

    “你真的只有七岁吗?”蓝堂寻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虽然只有淡淡的一点点,但是这已经让阎星杀看到了久违的希望。

    “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看不出来吗?本下当然只有七岁了,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有一句话叫做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吗?太子下,虽然你很聪明,但是比起实力,蓝堂傲可比你强太多了,他要是真的和你对着干,你这个皇位早晚你都得落空,我相信依蓝堂傲的手段他不会给你好的下场的,更何况,太子下你应该不是那种甘愿做阶下囚的人吧!趁着自己还有机会,把握机会才是王道啊。”阎星杀慢悠悠的扇着扇子看着蓝堂寻变化莫测的脸。

    “盟友?七下你该不会说的就是你吧。”蓝堂寻眯起眼睛看着远方渐渐退却的夕阳。

    “有何不可,本下绝对有资格来做的你的盟友,有了本下的支持,皇位手到擒来,想想清楚,免得到最后失去了机会追悔莫及,本下的耐心是有限的,明白吗?”阎星杀的眼睛闪烁着野的光芒,蓝堂寻盯着眼前这个不想七岁的孩子,第一次觉得一个孩子竟然有这种深不可测的感觉,甚至有些可怕!

    “你一个七岁的孩子而已,有什么能力来帮我?”蓝堂寻觉得阎星杀有些不可思议,是不相信,对于阎星杀在圣天皇朝的受宠程度自己也是略知一二,但是难道欧阳天会为了一个小孩子住自己登上皇位吗?现在的局势很明显,蓝堂傲的的背后绝对比自己强。

    “哼~我说我可以就可以,只要你同意。”阎星杀淡淡的说道。

    “好吧!就算你帮我,你该不会就只是想要单纯的帮我吧!”蓝堂寻微眯着眼睛说道。

    “当然~不是了,我的条件是以后你要为我是从,只听命于我,我要你往东你不能往西,而且你以后对我的称呼只有一个就是主子,怎么样?”阎星杀勾起一抹邪魅的笑说道。

    “主子?你是想我来做你的傀儡吗?你想借机吞并我们蓝姬国。”蓝堂寻觉得眼前这个小孩子真的是有那种能力的,可是如果要自己去做一个傀儡的话,那么~自己宁愿不要做。

    “呵呵~别误会,我对你的蓝姬国没什么兴趣,你放心,本下绝对没有干涉蓝姬国内政的习惯,只是要你作为本下的一股势力存在而已。”阎星杀悠悠的说道。

    “好!我相信你,参见主子。”蓝堂寻地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看着眼前这张明媚的笑脸,第一次愿意去相信一个人,第一次愿意去相信啊!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