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感受父爱;苦艾酒吧之行,妖妖公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下,你回来啦!老奴等你好久了,这是你最喜欢喝的碧螺,给你放在里面了,现在天气已经慢慢的转凉了,夜里多盖被子,你看看你最近好像憔悴了不少啊,是不是很累啊!”陈公公孤独的影站在龙正的门口,看到那熟悉的影连忙赶上前去为他披上了一件温暖的披风。

    “亚父,天已经很晚了,你去休息吧!这外面这么冷,着凉了怎么办?你体本来就不好,如果亚父不想让星儿担心的话,就去好好休息吧!还有,这一件狐裘披风是星儿送你的,你都不会披上的吗?我是年轻人不怕,倒是亚父,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体,知道吗?去吧!”阎星杀强装出的轻松笑容被陈公公看在了眼里,但是语气中的关心却是那么的真意切,阎星杀推着陈公公回到了他的房中,强制的将陈公公赶上了,阎星杀对着陈公公乖巧的一笑,走向门外。

    “下,你不要忘记你还是一个较弱的女孩子啊!”陈公公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注视着那个被他的话停住的背影。

    “我知道,可是现在的我是一个男人,一个要保护亚父的男人。”阎星杀转过头微微一笑,轻轻地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偌大的龙正静悄悄的,就像是一片死寂的湖泊,没有一丝的声响,阎星杀孤独小的影被月光拉得好长,那沉重的就像是灌了铅的脚步一步一步地走着,周带着浓浓的悲哀,让人看了止不住的内心滴血,止不住的心疼,阎星杀走在微凉的秋风之中,那孤独的眼神就像是漂泊在大海里的一片孤帆,不知道自己下一站到底要去哪里,对未来充满了迷茫和未解的纠结,阎星杀走到一个石椅上面,几乎瘫软的坐了上去,双目空洞的望着前方,阎星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只是眼神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凄凉,阎星杀伸出手扶上了自己口的位置,静静地听着口传来的有节奏的心跳,脸上麻木的表,简直就像是一座活生生的雕像,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承受这样的命运,为什么老天要让自己变成一个人,前世的所有总是挥之不去的回在脑海里,那个男人的残忍无、妈妈死之前那悲伤得无法言喻的表,自己的一生几乎都在仇恨和痛苦中度过,没有人在乎过、没有人过,什么都没有!自己从来都没有怪过命运,只是觉得这是只是一场意外,毁掉自己一生的意外,但是这一世又是怎么回事,自己第一次张开眼睛,母妃就浑是血的死在自己的面前,那凄凉不舍的表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最可恨的是自己竟然没有办法去保护母妃,自己的这一时又是这样,老天~你真的要毁掉我吗?阎星杀突然站了起来,杀气腾腾的眼神直视着深邃的黑夜,就像是那宇宙中强大的磁暴一样仿佛要把一切毁灭,那黑的什么也看不见的眼睛突然冒出了越来越浓的殷红色的血光,越来越浓、越来越可怕!直到最后一双原本清澈无比的眼睛变成了一双嗜血、充满杀戮,那表上的寒与麻木就像是新出世的魔鬼一般,拥有诸天杀地的强大能量。

    “我阎星杀在此发誓,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这个老天,从前我那么相信你,你毁掉我的一切,总有一天我要你这自以为是的天匍匐在我的脚下,哈哈哈~~~”这原本寂静无比的夜突然狂风大作,似乎已经听到了阎星杀那疯狂的宣誓,原本清冷的月亮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被那厚重的乌云挡住了它原本的光亮,狂风伴随着飞沙走石在空中挥舞搭载了那冰冷的树木枝上,所有的一切似乎在为阎星杀浓重的怨气在改变着。

    ---------------------------------------------------------------------------------------------

    “这是怎么回事儿?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欧阳天从梦中惊醒,听到门外那狂风大作似乎还有沙石的声音,那不只从哪来的莫名的心寒震了一下,欧阳天向前打开了窗户,外面风阵阵,欧阳天的心似乎更加沉重了。

    ---------------------------------------------------------------------------------------------    “喂~小菊姐姐,你有······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恐怖了,好可怕啊!”住在丫头房里面的小兰哆哆嗦嗦的拉着小菊的手害怕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我······我也不知道啊!感觉好像是一阵气袭来的感觉啊,怎么会这样啊?”小菊也异常地害怕,两姐妹就依偎在了一起,惊恐的瞪大眼睛。

    ---------------------------------------------------------------------------------------------     “皇上,昨夜天象十分的异常,明明皓月当空却突然黑风阵阵,这实在是奇异啊!”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大臣走了出来对着欧阳天说道。

    “朕也不知道啊,昨夜醒来就看到是这样了,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暗示我们圣天什么呢?昨夜的景象实在是百年难遇啊,对了~星儿今天怎么没有来上朝啊,星儿去哪了?”欧阳天几乎是一夜都没有睡,眼底也是微微的发黑了,眼睛向下一看竟然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顿时焦急起来。

    “皇上,您不要担心,下可能是睡过头了,听宫门的守卫说下昨天很晚才回来的。”欧阳天边的元宝连忙说,欧阳天对于那个大冰山似地儿子可是宠到无法无天,欧阳天何时将尊严抛诸于脑后的,也许就只有在这位下面前,每一次看到阎星杀对于欧阳天的不冷不,自己心里也心疼自己的主子,也感动作为皇帝可以对自己的儿子如此,可是眼前这个正主似乎还是摆着一张超级无敌的面瘫脸,没有意思的感动在里面,这简直就跟当年的洛妃娘娘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温柔善良美丽的洛妃娘娘怎么会生出这种大冰山啊。

    “这样啊!那就让他好好休息吧!一会儿下朝之后真再去看他,这个孩子老是往东忘东西的,不知道现在用膳了没有,算了~众位卿,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欧阳天看了看下面,甩了这么一句话,看着底下的人毫无反应,于是挥挥手退了潮,连忙走向龙正,看着欧阳天匆忙离去的背影,众位大臣简直就是跌破眼镜,疼儿子这没有错啊,但是也不能就这样把这么一群大臣丢在这里啊,这也太过分了吧!儿成痴啊!

    “星儿······”欧阳天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阎星杀的门,刚才听外面的人说星儿从昨晚一直睡到现在,很熟!所以欧阳天就非常的小心了,轻轻的走到阎星杀的边,脸上洋溢着慈的笑意,看着睡得十分沉的阎星杀,欧阳天有那么一丝的失神,原来星儿也有这么可的时候啊,醒着的他虽然有时候是笑着,但是却是那么的距人于千里之外,就算是在他面前都会像一只刺猬一样,生怕别人伤到他,从来都没有看过星儿的睡颜,原来他睡着的时候跟别的小孩子也是一样的,会蹬被子啊!欧阳天轻笑这帮阎星杀把被子重新盖好,在阎星杀那柔嫩的几乎可以滴出水的脸上落下轻轻的一吻,轻轻地推了门出去,看的外面的人毫不差异,欧阳天怎么会笑的这么开心啊,七下不是睡着了吗?难道睡着了也可以讨得皇帝的欢心吗?七下的魅力简直就是不同凡响啊。

    里面的阎星杀轻轻地直起来,伸出手摸着被欧阳天吻过的地方,失神的眼睛望着那扇门,其实在欧阳天进来的时候阎星杀就已经醒了,作为一名杀手,如果在人离自己一百米的地方还感觉不到的话,那么就只能等着被杀死,阎星杀刚才是在犹豫,当地要不要醒来,但是她选择了继续的睡下去,这样的吻!这样的充满的父亲为味道的吻,阎星杀的有那么一刻被惑了,也许是真的那么就都在抗拒欧阳天的,这是第一次直接的感受这种感觉,这就是被父亲着的感觉吧!回想起来,自己的这个父亲对自己百般疼、百般维护,虽然作为一个帝王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妻子,但是至少可以这样的疼自己的儿子,作为一个皇帝这已经是非常的难得了,如果是换做其他人一定会很快的沉溺进去,但是阎星杀就不一样了,阎星杀的心有那么一瞬间的颤抖,但是终究难以化开他那被冰封多年的心,阎星杀揉揉眼睛随手拿起一件衣服,就连早膳也是没有吃了几口就放下了,阎星杀的心是乱糟糟的一团,所以只能在皇宫里面乱转来缓解内心的莫名绪。

    “七弟,我正找你呢!快快快,二哥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保证你留恋往返。”欧阳逸没头没脑的冲到阎星杀的面前一脸兴奋地说,也没有等到阎星杀的回答,直接拉着阎星杀的手一路所向披靡的出了宫,虽然不知道欧阳逸到底想要带她去哪里,但是现在自己的心反正就是乱糟糟的,出工一下也好,但是自己这个二哥到底见到了什么地方,值得他这么兴奋的吗?能让当今的二皇子这么兴奋的地方,估计很新奇吧!难道是······想到这里,阎星杀露出淡淡的一笑,只可惜欧阳逸只顾着自己向前跑,没有注意到这昙花一现的时刻啊。

    “怎么样?怎么样?不错吧!这里是最近才开的一家叫什么酒吧的地方!好像是在京城里面已经有好几家了,而且每一天都是爆满,想进去都进不去,走走走~二哥就带你长长见识去。”不由分说,欧阳逸拉着阎星杀就进去了,阎星杀抬眸一看,不错~是按照自己的构思设计的,这个灯是······当初自己设计这个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古代是没有电的,所以这个闪灯也就······这个暗夜破魂还真是有办法啊!用各种不同颜色的布笼罩着好似现代闪灯一样,再加上人工在幕后作,简直就是和现代没有什么区别,这样子似乎非常的有特色,还有花式调酒,真是不错啊!而且这里的服务生都穿自己设计的服装,美男美女,既享受也养眼,这个暗夜破魂可以办成这样子,还真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啊。

    “怎么样?惊呆了吧!”欧阳逸献宝似地看着半响不说话的阎星杀,意外阎星杀被这里的奇特惊住了,顿时内心一种成就感出来了,终于是看到了阎星杀不冰冷的一面啊,真是激动啊!

    “恩······是啊,这个地方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很有特色,不错。”阎星杀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淡淡一笑,脸上没有一丝惊讶的表,欧阳逸这时又有一点疑惑了,他不是觉得很奇异吗?为什么连惊讶的表都没有,反而是一种奇怪的主人翁意识打量着这里的一切,但是转过脑筋再一想,也对~特殊人群特殊对待,自己这个七弟能露出不同的表就不错了,惊讶的!以后还是再接再厉吧!不过晚上这里好像有一场表演,一定会露出惊讶的表的,想到这里,欧阳逸笑得就像是捡到钱包的样子似地。

    “呵呵~我告诉你哦!今天晚上有一场非常特殊的表,你看了一定会觉得非常惊讶,真是不知道这里的主人是谁,真想认识一下,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奇人,可以想出这样的奇思妙想,简直就是妙哉妙哉啊。”欧阳逸赞不绝口地看着周围一脸的兴奋,阎星杀低下头露出一丝不容察觉的算计,今天似乎得到了一些特殊的收获呢!

    “先生,您的调酒。”一个非常具有东方古典美的服务生走了过来,连山带着职业化的笑容,不错~笑容甜美、服务态度良好,很有亲和力,看来暗夜破魂的招人本事也不错啊,服务生的训练可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呢!

    “来来来~七弟,这个是我最喜欢的调酒了,你尝尝看,但是只能一小口哦,这个酒非常烈,这个酒的名字就做······恩?”欧阳逸还没有说完,阎星杀优雅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了,残留在嘴角的酒水滴下来一滴,顺着嘴角轻轻流了下来,一直滑到了脖子上,阎星杀似乎对这不是特别在意,伸出自己如羊脂玉般的手指沾上了那一滴酒,伸出感的舌头,其魅惑的姿势、慵懒的气息,略带迷茫的眼神简直让欧阳逸觉得自己快要幸福的死掉了,竟然可以看到这样一幅贵妃醉酒······不是!应该叫什么呢?欧阳逸觉得自己的大脑神经已经错乱了,尽然把自己美得不像是男人的弟弟想成是女人,绝对不可以的,自己的弟弟就是男生女相了一点点,比女人还看得那么一点点,这很正常的,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酒很苦。”阎星杀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完全无视欧阳毅还在那边自我的纠结,双眼直视前方,朦胧似乎又陷入了自己的回忆。这种酒叫做苦艾酒,是阎星杀在现代最喜欢喝的一种酒,因为这种酒能麻痹阎星杀的思想,可以让他得到短暂的平静,这种平静难能可贵,所以阎星杀特意的学了这样的花式调酒,每到夜深人静就调一杯给自己喝,最起码可以安然入睡。

    “各位来宾、各位先生女士们,现在就有请我们的沉睡酒吧的梦公主来为我们献上一曲舞蹈,有。”妖妖公主?阎星杀蹙了蹙眉,这暗夜破魂照的又是谁啊,妖妖公主?不管是什么公主,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自己就一点不在乎。

    “哇······”红玫瑰香紧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腰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人的邀请。这女子的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妖妖公主?”名字可真是名副其实,阎星杀颇有兴趣的的看着,眼神在那红衣妖媚美人的上转了几圈,似乎感受到阎星杀的目光,红衣美女抬起一张绝色倾城的脸颊一双狐狸似地媚眼对着阎星杀抛了几个,阎星杀微微一笑,同样地过去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红衣美女愣了一下,仔细看红衣美女的脸似乎有些微微的红了,但是毕竟是专业人士,还是很快的恢复了过来,但是总是有意无意的盯着阎星杀,阎星杀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看着底下那一群快要喷鼻血的男人。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