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震怒中的一巴掌,南宫无浪的威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下,您回来拉!刚刚您派人送回来的那个人的伤很重,如果不能及时的治疗的话,到时候伤及五脏六腑的话恐怕就无力回天了,老奴刚刚给他擦拭了伤口,真不知道是谁下了这么重的手,真是罪过啊!”陈公公摇了摇头,想起刚刚自己看到的那副惨不忍睹的状况就忍不住心里打颤。

    “亚父,悄悄找一个太医来这里,不能声张,我不想引起那些有心人的多事。”阎星杀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躺在上脸色惨白的像一张纸一样的男人。

    “是,下,老奴这就去。”陈公公心里存在着很多的疑问,自己的下自己很了解,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也不是什么善良慈悲之人,今天无缘无故的救一个不相干的人回来,真的是很奇怪。

    “下,太医来了。”陈公公气喘吁吁的跑到阎星杀面前说道。

    “恩,帮我把他治好,治不好的话,你们一家就给他陪葬。”阎星杀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手持夜光杯姿态优雅的品着茶。

    “是……是,下,老臣遵命。”老太医突然想要晕过去,心里大呼倒霉,但还是生命最宝贵了,想到这里,老太医连滚带爬的跑到边,伸出手把了把脉,紧张的表立刻舒缓了不少,还好还好,还有救,自己的老命还能多活几年,想到这里不想要感谢老天爷的款待,这一次回家要好好庆祝下了。

    “下,皇上在前厅等您。”阎星杀依旧不紧不慢的喝着茶,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样,在那种运筹帷幄、有成竹的感觉之下,总会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就像一个小丑一般,不管做什么都会被看的清清楚楚一样,止不住心里渗的慌。

    “来的还真快啊!有点超出我的意料啊,好,我这就去会会他,看他有什么要说的,亚父,好好的帮我照顾这个人,我去去就来。”阎星杀对着陈公公点点头便迳自踱步向正走去。

    “皇上,让您久等了,儿臣接驾来迟,还请皇上恕罪。”阎星杀径直走向塌椅,语气中没有一丝的尊敬,躺在狐裘皮上一脸的慵懒,顺手拿过一个夜光杯抿着手里的香茶。

    “星儿,你知不知道你那样做是会引起轩然大波的。”欧阳天气急败坏的看着阎星杀,此刻欧阳天已经顾不上阎星杀什么大不敬了,因为现在的状况比这个要糟糕的多得多。

    “皇上你在说什么?儿臣怎么听不懂,请恕儿臣愚昧。”阎星杀一脸无辜的看着欧阳天,似乎真的是一无所知,欧阳天看着这样的表真的很想相信这一切真的不是他,但是事实就在眼前,容不得自己感事。

    “你是真的听不懂吗?星儿,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次闯了迷天大祸了,那个南宫梦不是你能动的,你这样一来南宫家会放过你吗?。”欧阳天辞言厉色的看着还是一脸云淡风清的阎星杀。

    “哼!皇上,我不是曾经就告诉过你吗?谁要是敢污辱我的母妃我都不会让他有好下场的,你以为我是说着玩得吗?南宫梦这个女人我已经是手下留了,我没有把她送到阎王那里就已经非常仁慈了,你还想怎么样?”阎星杀丢掉手里的杯子,一阵清脆的声音久久回在空旷的大,他正视着自己这位所谓的父亲,一个软弱、无能的帝王。

    “星儿,朕是皇帝,是圣天的主人,你不要以为朕疼你,你就可以肆无忌惮。”欧阳天喘着气辞言厉色的看着阎星杀说道,自己已经放弃了一个帝王的尊严,只是为了换回阎星杀一点点的谅解而已,可是为什么换回的却是一天比一天更加浓郁的恨意,他是自己和洛儿的孩子啊!他不应该变成一个魔鬼,他应该是快乐的,不是应该这样的,欧阳天颤抖的看着阎星杀。

    “皇帝?你在讲笑话吗?你难道都不觉得自己很悲惨吗?你为一国之君,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你告诉我你是皇帝,你如果真的是一个皇帝的话,我的母妃会死吗?我的母妃会死的那么悲惨吗?你只不过是一个懦弱的傀儡而已,而在我的眼里,你只不过是一个和我流着相同血液的陌生人而已,仅此而已,还有~南宫梦的事是她是自己自找的,是她说她的孩子出来以后会跟我敌对、跟我抢,那么我又为什么要手下留呢?”阎星杀绽放了一个绝美的笑容,就像在黑暗里悄然怒放的罂粟花,妖娆美丽却带着致命的毒药。

    “你······。”欧阳天退后了两步,这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吗?一个年仅六岁的孩子吗?为什么会这样啊?自己已经在尽力给他最好的,为什么他还是会这样的。

    “我?怎么样?你想怎么样?你很难相信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吧,我告诉你,这都是你的,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要为我的母妃报仇,我要亲自动手,我要让那个人生不如死,不得超生,怎么样?觉得我很可怕吗?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以后还会有更多,你知道我在冷宫里面是怎么度过的吗?我的脑子里每一天都会出现我母妃死的时候的样子,那时候你在那里啊?你没有资格来怪我。”阎星杀推到了面前的桌子,歇斯底里的对着欧阳天吼道。

    “朕记得你的母妃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人,她就像水一样的,非常温柔,她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孩子,星儿,报仇的事交给父皇来做,这不适合你。”欧阳天哽咽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有化为魔的危险,心里既心痛又难过。

    “不适合我?皇上,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你以为我想过这种生活,每一天尔虞我诈,和别人斗志斗法,这不是我愿意的,如果你可以给我一个完整的家,我可以忘记过去,但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我的母妃已经死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所以你想让我停下,这根本不可能。”阎星杀狂放的笑了起来,回首字迹两世的人生都是在仇恨中度过的,每一天被所仇恨折磨,难道自己从来都不配得到吗?既然不配,那么自己也不再需要了,既然天不给我,我就灭天,我要整个世界臣服在我的脚下,到时候算什么!

    “可是你也不能伤害梦妃肚子里的孩子,她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你的弟弟或是······星儿,你可知道这是父皇的无奈,有些事不是父皇能够掌握的,你应该明白,你需要明白。”欧阳天捏紧了双手,真的很忍心看,非常的不忍心,自己最的孩子,自己和最的女人生的孩子,是被自己亲手毁掉的,记得当年洛儿刚刚怀孕的时候,自己就发誓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们的孩子,要让他们的孩子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可是自己却违背的誓言。

    “明白?你要我明白什么?明白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空顾江山,明白你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妻儿,明白我母妃的惨死只是你的无奈,明白你着双手将我们推向地狱吗?明白你毁了我的一生吗?我的皇帝陛下。”阎星杀知道眼前这个人为帝王可以对自己一忍再忍,完全是为了弥补,但是事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他的生母不会活过来,就像是当年妈妈不会再站起来一样,那个男人,那个毁掉自己一生的男人。

    “啪~”一记响亮的巴掌摔在了阎星杀柔嫩的脸上,怒不可遏的神和颤抖的双手都写满了痛苦与不安。

    “怎么了?恼羞成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说的没有错,是你,是你这个刽子手,是你毁掉了我母妃的一生,是你毁掉了我的一生,我母妃了你一辈子,从来都没有过怨言,她竟然还是那么默默无闻,我真识体她感到不值,她居然会你这个懦弱地胆小鬼,都不敢替她报仇,好啊~你不敢,我敢,只要我一天不死,我一天就让那些害死我母妃的人生不如死,我要把他们挫骨扬灰、碎尸万段,受尽所有的折磨,我要他们尝尽我所受到的痛苦千倍、万倍。”阎星杀笑得十分的癫狂,殷红色的血液在她妖娆的弧度下显得有些疯狂,阎星杀伸出自己的玉指擦掉了嘴角的血,用嘴一口一口的了下去,狭长的丹凤眼充满了嗜血的味道,周散发着冷冷的杀意,毫无惧色的看着欧阳天,几乎是直勾勾的看着,一直那样看着。

    “朕先回去了,星儿好好休息吧!”欧阳天沉默地离开了龙正,看着小的癫狂的儿子,欧阳天转回避了,罢了~也许他说得对,这是他欠下的,欠下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母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欧阳天走后,龙正里发出一声疯狂的笑声,那笑声中带着阵阵的寒意,明明是炎炎夏,却让人感觉到似乎被寒风刮在上一样,就像一道道匕首的刮痕一样,割在人们的心里生疼生疼的,有的胆子小的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了,有的甚至晕了过去,因为这抹笑声里带了许许多多的怨气,那不寒而栗的感觉是从心底而生的。

    ------------------------------------------------------------------------------------------“你们给我滚······滚啊~你们把皇上叫来,我要跟他说,是哪个种害死了我的孩子,是那个种,你去告诉皇上,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昔仗着有龙种的梦妃嚣张跋扈,如今没有了孩子,梦妃清醒的第一件事就是那周围的奴才们出气,疯狂的嘶叫着,那美艳的脸上带着生生的狰狞,影视破坏了那最后的仅存的美感。

    “爹······爹······是那个种害死了我的孩子,是那个种啊!爹,你要帮我杀了他啊!我的孩子还没有出世,他就离开了,我的孩子。”看到走进寝宫的南宫无浪,南宫梦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似得抓住了南宫无浪痛苦嚎啕,此时的南宫无浪更是气愤绝,自己也正是为了这件事来得,现在不仅仅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受苦,而且自己的计划也落空了,这一切都得算在那个小种的上。

    “我们这就去找皇上,让皇上把那个种治罪我就不相信皇上会公然的偏袒,带上这些奴才人证物证聚在,就算是我杀了那个种,皇上也不敢说什么。”南宫无浪拦着自己虚弱的女儿,对着跪在地上一群瑟瑟发抖的宫女奴才们招了招手,所有的宫女太监们立刻真起跟在了南宫无浪的后。

    “不好了,皇上,怎么办?南宫将军带着梦妃娘娘朝这边来了,怎么办?”欧阳天边的近侍元宝着急的连汗都下来了。

    “什么?朕不是说过吗?朕体不好不想见人吗?这个南宫无浪是越来越放肆、越来越目中无人了,竟然把朕的旨意当做空气。”欧阳天的脸上显现出丝丝薄怒,一首拍在了桌子上。

    “皇上,微臣怎敢把皇上的旨意当作是空气,只是微臣的女儿此刻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能让微臣坐视不理吗?皇上,七下谋害微臣的女儿还有那可怜的未出生的外孙,请皇上給微臣一个交代,这样的事要是让微臣的部下们知道了,微臣也无法向他们交代,请皇上公正判决,给天下人民做个表率,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句话该不是皇上拿出来愚弄百姓的吧!”南宫无浪的话一针见血,但是话语天衣无缝欧阳天竟一时之间接不上话来,而且威胁劲儿十足,欧阳天与南宫无浪就这样无声的对视着。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