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圣宠;愤怒;耳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皇儿不必多礼,这是你应得的,来人呐!现在就把朕寝宫里面的奴才全部送到到龙正,记住了~要把龙正打扫得干干净净,一粒灰尘都不准有,、被褥、桌子椅子都要换新的,还有以后星儿的饮食起居一定要让御膳房好好的准备,多做一些有营养搭配的,这些事就让御膳房总管亲自做,还有上一次把金国进贡的千年寒水玉也搬到龙正去,星儿你可能的不知道,这个千年寒水玉只要躺在上面可以帮助强健体魄,朕体好要那个也没有什么用处,到时你真应该好好的躺着,还有上上一次北国进贡的夜明珠,星儿,朕告诉你,这颗夜明珠即使是在白天也犹如太阳一般的闪亮,比太阳还要璀璨夺目,你拿它可以在黑暗中视物而且它不仅仅只有照明的功能,据说悬挂在上人也会变得神清气爽,看星儿你体如此单薄,一定要好好调息,知道吗?”欧阳天如果关心的话在常人看来这是多么千年难遇的事啊,谁能告诉他们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啊?自从洛妃走了之后,欧阳天就再也没有这样关心一个人,甚至是小到饮食起居,芝麻绿豆的事都要管,还想得如此周到,天呢!千年寒睡、夜明珠啊!这是堪比半壁江山的绝世宝物啊,就这样轻易地赐给了这个初次见面的皇子吗?欧阳天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洛妃,一直对洛妃那是念念不忘,但是就算是屋及乌那也要有个限度,那两样东西天下仅此独一无二的,而且先前皇后让欧阳天赐给太子一个千年寒玉,嘴皮子磨破了欧阳天也没有给,现在竟然就这样给了一个无势力无背景的皇子,得宠的原因也仅仅只是这个皇子是洛妃的儿子,更要命的是,这个皇子的容貌简直比洛妃还要祸害人,一个男人长成这个样子到底是福还是祸啊!不知道十年前的由容貌而引起的战祸是否会再一次出现,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哎~那些少年天子只为了冲冠一怒为红颜就让天下百姓陷入战火,不过值得庆幸的一点是,这个皇子终究是个男人,要是女人的话,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皇上~你怎么能这么昏庸呢!难道那个人的事还不能够让你得到教训吗?这么小就如此懂得蛊惑君王,长大了那还了得,来人!把这个妖孽给本宫拿下,本宫今天要为圣天皇朝出去心腹大患。”陈欣梅一时之间没有隐忍住浓浓的怒火,甚至连自己刚才强装出面具也被撕烂了,陈欣梅怒不可遏的立刻拍案而起,那张脸也是从黑变到绿,从绿变到紫,简直就和一个调色盘一模一样,真是多彩缤纷,阎星杀看到这一些不抿唇含笑,哼~这样就忍不住了?有心计没脑子的女人,不过这样的女人会比较好玩儿,因为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不是死亡,而是生不如死,见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是精神上和**上的双重折磨,就像是现在,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以后会有更多的、更有趣的事在后面等着,阎星杀的眼神谁都没有看到,她的眼神非常的空洞,没有任何人的影子在里面,一簇又一簇的罂粟花带着致命的毒药怒放的盛开,个个都像带着毒针的玫瑰,仿佛只要印在她的眼神里面,就会在这片嗜血的花海团团围住,直到那尖锐的戾气刺进人最深处的灵魂一点一点的被吞噬淹没,即使想要喊出来,那也只是奢望,那让人崩溃的黑暗和绝望可以将人入死角,永世不得超生。

    “啪~”啊~不是吧!这一定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他们现在一定是在做梦,老天爷呀!快让他们醒来吧!皇后被当众扇了耳光,而且是被一个六岁的孩子,天呢~这两个人不管是哪一方,跺跺脚这圣天皇朝抖得抖三抖,欧阳天尚且要顾及陈欣梅父亲南平王手中的兵权,而这个阎星杀竟然什么都不顾删了陈欣梅的耳光,大上十分的安静,静的似乎掉一根针都可以听见,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没有人敢喘一声的大气,因为在这个时刻就是黑暗到来的时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明哲保,做个瞎子聋子,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

    “你贵为一国皇后,竟然出言不逊,本下的母亲早已仙逝,而你却在这里出口伤人,这是你作为一国皇后所应该有的态度吗?为后者,理应母仪天下,一线的统帅后宫,而你,却对一个早已不再认识的人出口辱骂,你觉得你的行为可以算的上是一个皇后吗?如果你觉得你不能胜任的话,那么~这个皇后的位子我看你还是让贤吧。”阎星杀的眼睛犹如千年不化的冰山,那双眸中的戾气顿时化成一个永久不停地纠缠者,好似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伸出自己森恐怖的手指扼住你的脖颈,尤其是那一闪而过的嗜血红光,更是让人窒息,恨不得赶快了解自己,不要陷入着无尽的精神折磨中,尤其是那人的气势,更是让人有一种想要自杀的冲动。

    “星······星儿,你······。”欧阳天的震惊不比别人小多少,他在震惊的是:星儿是怎么到皇后边的,他怎么没有看到啊,尤其是星儿上所散发出的王者之气也是淋漓尽致,这个时候欧阳天似乎发现了阎星杀和洛儿的不同,洛儿是柔、善良、软弱,随时随地都要自己来保护的,而而洛儿生下的儿子却是浑的戾气,让自己看了都有些不寒而栗,这真的是他的儿子吗?他和洛儿的孩子,想到这里欧阳天不有了一丝的愧疚;如果自己当年保护好洛儿的话,也许现在的阎星杀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他应该是快乐、没有烦恼的,他应该是世界上最纯洁的天使,而不是魔鬼,看到自己最为珍的儿子有一刻甚至让自己觉得会化为魔危险,怎么能不令欧阳天心痛又着急呢?

    “皇弟,母后她出言不逊,做皇兄的给你道歉了。”在震惊中沉默了许久了欧阳霖终于站了出来拍了拍阎星杀的肩膀,非常客气地说,也借此细细的打量自己这个新弟弟,刚才初次看到这又为天人的惊人容貌,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在记忆中自己只见过洛妃一次,但是她的容貌已经深深地刻进自己的内心了,如今可以看到如此相似的脸庞,说不激动那是假的,就在刚才他竟然动手打了自己母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就是生不起起来,反而更加欣赏自己这位弟弟了,况且这件事也是自己的母后有错在先,看到这通人气势,欧阳霖笑得更加不知所谓,看来眼前的这位或许会是他继承皇位的最大劲敌,但是如果他没有争夺皇位的**的话,在自己继承皇位之后一定会重用自己这位弟弟的,因为自己有一种预感,如能为无所用必能如虎添翼,否则将后患无穷,最好是趁现在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呵呵~既然太子下出面,本下就不再说什么了!但是本下要你们所有人都记住,我从今往后不要再听到谁的嘴里竟说一些有的没的,讲话要经过大脑,谁在敢说一句我母妃的不是,我绝对要把你千刀万剐,听到吗?”阎星杀笑得十分灿烂,寒气颇重的语气回在大的上空,明媚的笑容没有一丝可的气息在里面,反而多了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气,都在怪自己今天应该穿多一点,晚上回家肯定会得重感冒的,看来以后千万不要轻易去惹这位七皇子,否则看这位皇子的脾气,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每个人都不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好!还好!还在。

    “是,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山呼海啸,阎星杀颇有深意的看了看欧阳霖,勾起一抹不明所以的笑容,而后又有余光瞥了一眼恼羞成怒,却拿自己无可奈何的陈欣梅,露出一个大大地微笑,看陈欣梅更是又气又恨,差点就晕过去,阎星杀收起笑容,脸上勾出了狠、嗜血的双眸之下藏匿着滔天巨浪,这只是一点小小的利息而已,陈欣梅,这只是一个刚刚开始的游戏,好玩的在后面。

    ------------------------------------------------------------------------------------------

    一场原本为欧阳天所准备的盛宴落了一个不欢而散,不过欧阳天倒是开心得紧,因为洛儿给了他一个好儿子,虽然他还没有叫过自己一声父皇,但是自己没有那么多的奢望,只希望在自己死之前可以听到他喊自己一句父皇,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只是······今天星儿表现出来的,却令自己不得不担忧了,星儿今天太过于锋芒毕露,而且当众打了陈欣梅一个耳光,陈欣梅一向善妒心狠手辣,自己都知道,只是忌惮南平王手中的兵权,才对陈欣梅一忍再忍,一直到最后换来一个洛儿惨死的下场,如今,很明显~星儿已经树下了陈欣梅这个大敌,自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没有儿子,如果星儿因为这些事出了什么事的话,自己有什么颜面下去见洛儿呢?

    “来人!”欧阳天抬眸对着空空的大压着声音沉沉的喊了一声。

    “皇上!”来这是一个一黑衣的男人跪在欧阳天的面前,看不清楚脸,夜晚也十分黑暗,欧阳天连眼睛都不抬一下。

    “离风,我要你暗中保护七皇子的安全,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从现在开始你们暗卫就都是七皇子的人,七皇子若是有什么事的话,你们全部提头来见。”离风从小就是被欧阳天所训练的暗卫,也是暗卫中的头,面对欧阳天对阎星杀的如此胜宠,即使内心有些许的不满但还是不敢违抗,接到了欧阳天的指令之后,离风又再一次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就像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