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初次交锋暗恨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洛儿她好吗?”已经多少年了,自己已经记不清了,每每午夜轮回自己心心念念的只有她一个,想他贵为九五之尊连自己最心的女人都要以冷漠、甚至是残忍的方式才能保护得了她,太可悲了!眼前这个貌若谪仙的孩子真的是他和洛儿的共同体吗?使他们的结晶,想到这里目光便变得十分的柔和,只是这个孩子的眼神却冷漠得很,也许是对他的恨吧!

    “我母妃已经死了六年了呀!您竟然不知道,那也对~您是天子每天理万机、而且后宫要做到雨露同施,您怎么记得起我们母子两个,男人就应该志在四方,一个女人算什么,您说对吧?”阎星杀优雅地笑着,那副善解人意的模样似乎在说一个事不关己的人,但是在那淡然的眼眸下却藏着怒海冲天的暗潮涌动,所有人都想看破这一汪的秋水,只是很可惜~没有,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那一抹转瞬而逝的霾。

    “死了?而且已经死了六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欧阳天失控的站了起来,双手颤抖着,深邃的目光中只剩下了满满的绝望。

    “皇上,当年您一气之下将妹妹打入了冷宫,妹妹一时想不开便自杀了,臣妾劝过妹妹,但是妹妹却一意孤行,臣妾是怕您伤心所以没敢告诉您,请皇上赎罪。”好熟悉的声音,阎星杀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声音的,抬眼望去,愿意就是一的华贵之气,再加上以这一双含泪的眼睛,这样好像妈妈真的跟这个女人的感非常好,演戏演得真好,估计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但是再好的演技,再狡猾的狐狸是永远也逃不过猎人的子弹,这张伪装的面具阎星杀有一千种方法撕下来,但是~并不是现在,再看看她边站的三个男孩子,个子最高的应该就是当今太子欧阳霖了,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人,令人联想起带草原上扑向猎物的老虎,充满危险,这样也好,对手强大了才有挑战,游戏也会变得更加好玩!再看看站在欧阳霖后的,一脸懒散的样子,应该就是宫女们经常提及的花心王爷欧阳逸了,俊朗的眉,妖魅的眼,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嘴唇。乌黑的头发直达际,披散在洁白的颀长躯上,装点出妖魅般的美丽。还有一个,一脸纯真无邪的模样,站在陈欣梅的后,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好像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白皙的不能再白皙的脸透出一丝的粉红,哼~应该就是陈欣梅三个儿子中最没心机的欧阳笑了,像欧阳笑这种,在皇宫这个吃人的地方已经算是稀有品种了,最好不要消失,就这样永远的保留下去,才会成为我的有力武器,阎星杀似乎看到感兴趣的猎物一般的盯着欧阳笑。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皇后真是体贴啊,朕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奖赏你一下啊!”看得出来欧阳天很勉强,双拳捏紧青筋爆出,似乎很想要把陈新梅扒皮拆骨,但还是扯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阎星杀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皇帝竟然会怕一个皇后,连自己带妻儿都保护不好,还谈什么治理天下、精图立志,全是一堆话!既然这个窝囊皇帝没有能力保护,那么就由自己亲自动手,陈新梅的脑袋在她上已经太久了,马上就会得到解放的。

    “臣妾不敢。”陈欣梅抬起头看着这个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的男人的眼神,心里泛起了浓浓的怒火,自己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挽回欧阳天的心,可是到头来还是他厌恶和仇恨的眼神,这到底是为什么!陈欣梅将一腔的怒火全部算在了洛妃的儿子,阎星杀的上,如果当时自己把这个小孽种了结了,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不过现在也不迟,自己可以杀得了他的母亲,他也不会例外,一个小孩子能有多大的本事,先到这里杀气腾腾的眼神光速般的在了阎星杀的上,阎星杀敏锐的感觉到了这浓浓的杀意,转过去毫不惧怕的直视着陈欣梅,陈欣梅没有想到阎星杀会毫不惧怕的和自己对视,而且阎星杀的优雅之气淡淡的从他的眉宇间流失,突然变成了修罗鬼魅般锐利的双眸中,隐隐的透出舐血的龙已经展开了那发着寒光的尖牙,陈欣梅差点就被吓得瘫软在地上,如此眼神,陈欣梅发誓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眼神,好像要用眼神把自己扒皮拆骨,好像呼吸也被一只粗壮大手扼制住了,喘不过起来,陈欣梅立刻回避了阎星杀的目光,因为她害怕下一刻真的就会死在他的眼神里面。

    “皇后娘娘可真是关心皇上,对皇上真是体贴入微,不愧为我朝国母,作为晚辈,阎星杀在以后的子面一定会好好的孝敬皇后娘娘,惊喜会天天和娘娘永远相伴。”阎星杀咬重了“惊”这个字,一脸含笑的看着陈欣梅,阎星杀突如其来的残酷眼神又让陈欣梅心里一颤,但表面还是维持着镇定。

    “阎-星-杀,这是皇儿的名字吗?”欧阳天轻轻的呢喃这个名字,这是一个很美但是又让人心痛的名字,听到这个名字似乎能想象出来自己孩子从出生到现在是怎么活下来的,阎星杀?连名字都有杀气,自己亏欠这个孩子的实在是太多了。

    “是啊!怎么了?你有意见?”阎星杀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又恢复了一脸冷漠的样子。

    “不是~皇儿,我们国家叫做圣天,而我们皇家是姓欧阳的,所以皇儿应该叫做欧阳星杀。”欧阳天一脸耐心地讲解着,只是这在阎星杀看来真的是十分的可笑,欧阳?凭什么让自己姓欧阳,这个从自己出生以来没有看过自己一眼的人,有什么资格让自己姓欧阳。

    “欧阳?皇上,我叫做阎星杀已经叫了六年了,所以我不想改,也不要该,你以后还是叫我阎星杀就好。”阎星杀的眼神很坚决,皇上?欧阳天此刻才察觉到这个与众不同的称呼,皇上?连一句父皇都不愿意交吗?他不想承认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吗?也对~自己做了那么多害人害己,不仅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妻儿,也让自己的皇位做的也十分的不安稳,回想自己的一生,真是是什么也没有得到过,如果自己当年可以坚决地放弃皇位,和洛儿一起游历天下,那样的子一定很快乐。

    “星儿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星儿,这些年委屈你了,现在朕特封阎星杀为绝世亲王,入住龙正。”此令一下,整个金銮的所有人集体石化,他们没有听错吧~绝世亲王?其实有的人想,皇帝的儿子封个王有什么不行的,但是恰恰是绝世这两个字,在整个圣天皇朝,上至皇亲国戚下到黎民百姓,谁不知道绝世亲王是何含义,掌握天下三分之二的兵权,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就连皇上都要忌惮三分,可以说只要绝世亲王愿意的话,江山可以立刻易主,这是多么大的权力啊!天呢~就这样给一个六岁不到的小孩子,天呢~这个皇帝在想什么啊!

    “皇上万万不可,如此重要的职位,怎么能随便给一个六岁的小孩子,请皇上收回成命!”皇后第一个不答应,因为如果阎星杀坐上了绝世亲王的位子,那么等于给自己的儿子当今太子欧阳霖培养了一个致命的对手,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此生最恨的人的儿子。

    “皇后,朕不管你爹的权利究竟有多大,但是不要忘了,朕才是圣天王朝的主宰者、统治者,朕说的金口玉言,你们就是再猖狂也只是皇室的奴才,圣天一天不换主,朕就是圣天王朝的天,而且后宫不得干政,这一点你没有忘吧!”欧阳天从来都没有如此的让陈欣梅这么丢面子过,在以往,欧阳天不管怎么样都会给陈欣梅几分薄面,而现在却为了一个孩子让皇后彻底的下不来台,哎~看来欧阳天以后会把这位七皇子宠上天的,甚至就是取太子而代之也不是不可能的,这圣天皇朝的下一位皇帝到底是谁可真的是不确定啊,自古红颜出祸水,洛妃,这个所有人心中的神话,欧阳天到骨子里的女人,更何况剩下了一个洛妃与欧阳天的孩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臣······臣妾······。”陈欣梅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很显然陈欣梅第一次这么在所有大臣面前这么丢脸,看来这陈欣梅,还有这个刚刚得宠的皇子,师必有一场无硝烟的战争啊!

    “星儿,今天朕就派人把你的东西搬到龙正去,龙正就在我寝宫的隔壁,有什么事缺什么就告诉我,知道吗?”欧阳天刚刚还是一副词严厉色的样子,现在有瞬间变成一个慈的父亲一般的,这变脸程度真的有点让人嗔目结舌了点。

    “多谢皇上。”阎星杀委委屈了屈伸,就当是谢过了,还是一副冷漠样子,真是搞不懂,要是换了别人早就跪下来三跪九叩,涕零的感谢大恩了,怎么这位七皇子一副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真是然人郁闷啊,但是这一副淡然的模样,真是像那个圣天皇朝曾经轰动一时的绝色妖妃——洛妃。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